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愛情比麵包重要答網友

陳真

我說﹕

不過,對我來說,網路形式的治療連“發明”也稱不上,只能說貼標籤. 因為媕Y沒有想像力和新花樣,只是舊瓶裝舊酒,招牌改一下而已。

你說﹕

請問

真的是這樣嗎?網路可不可能真的帶來了一些本質的改變?因而需要發明新療法?

我又說﹕

當然不會「真的」是這樣,因為人是活的,話當然也是活的,如果大家一致決定改變詞句的用法,誰能擋得住?!詞是我們「發明」的,不是嗎?不過,改得了詞意,改不了事物本質。不管你叫玫瑰什麼名,它還是一樣香。

所以,換句話說,可以一定是這樣,也可以不一定是這樣,究竟是哪樣,端看我們談論的是什麼層次的問題。

我覺得我們在談兩個不一樣的世界,一個形而上,一個形而下。我講的東西不需要任何實證,所以也不會被經驗否證。

還是拿「愛情比麵包重要」來講好了,指出各種生理需要的醫學事實,並無法否證或證實了這句話。因為,這樣的話,既不會對也不會錯,它是「無意義的」(nonsensical),是一種形而上的東西,像詩。絕沒有人能把詩寫對或寫錯,不是嗎?

許多「思想家」相信科學毀了人類的文明和人性,這些想法,並不會因為醫學「確實」幫助了人們解決一些肉體上的痛苦而被否決,因為,這樣的說法,涉及的不是經驗上的事實,而是一種價值觀,一種「看世界」的方式。就好像我覺得小老鼠蠻可愛的,但是,有人可能看了就會發出慘叫,這種差異,涉及的不是對錯,不是理性的「想」,而是雙方「看」世界方式的不同。

在「實證」上,張阿花、林小明要怎麼說任何東西或想法是「新發明」或「偉大的發現」,當然都沒關係,高興就好,反正也不會因為說「錯」了就抓去槍斃。所以,討論標籤的意涵是沒什麼意義的。重點仍然還是得回到我們打算用什麼樣的方式活,用什麼樣的眼光「看」世界的問題;而這樣的問題卻是形而上的。

我們不得不如此,因為如果我們要檢討一樣東西的本質,就得到它的「外面」來,否則只是邏輯上「繞圈子」、不斷自圓其說而已,跨不出一步。如果我們要檢討科學,當然也只能到科學的「外面」來,因為沒有東西能自己解釋自己。科學有沒有毀了世界,當然不能用科學的方式答,因為,這樣有答等於沒有答。就好像警方有沒有對嫌犯刑求,照過去法官的做法是發公文去問那個警察,警察當然會回信說﹕「沒有哇!我是人民褓姆啊!」。同樣地,以為科學自己能回答自己幹了些什麼好事或壞事,這種科學兮兮的精神,實在很奇怪。

網路當然可能因為瑣瑣碎碎的技術上所謂「進步」,而在實務上改變了一些做法,但這些改變,不會蘊含任何深刻的意義。在我「看」來,這就好像一個人如果有更好的原子筆,或有功能更強大的電腦,很可能寫情書比別人快或編排比較美觀,但是,這些東西不叫「本質」,也不會影響了「本質」,對方不會因為他用了更好的原子筆而芳心默許,他也不會因為用了功能強大的「快速原子筆」而比別人「先」交上男友或女友。

我們當然不排斥用新原子筆,但是,如果有人把他的終身大事的期望,寄託在這支「新發明」的原子筆上,那我們會覺得他可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是那看不見的東西在某些事物的「根本」上起了作用,而不是技術上或外在的東西。

當然有人會對我的說法不以為然,但是,這個不以為然,不是因為我們的科學知識有差異,而是因為我們的價值觀不同,世界長得不一樣。

比如說,有人可能會因為對方寫來的情書堛有一張董事長級的名片而看重對方,或者因為對方是某縣長部長班長而特別讓他先掛號。這當然不令人訝異,不但不訝異,主流世界似乎就是如此,所以我們才說世界毀了。因為,天使不再飛,全掉到地面上來了。

我們往往重視那看得見的、可以測量的,遠遠勝過對那看不見的東西的評價和喜愛。我發現,似乎越是都會性格的男男女女,尤其是自以為很浪漫、很有水準的,越是這副德性。於是,他們拼命追求「進步」,追求「時髦」,追求所謂「成就」和外在業績的亮麗;並且,總是以為改變外在造型是很重要的。他們不在乎玫瑰本身香不香,卻在乎名字、在乎標籤和包裝的美觀、動聽和酷炫與否。

可惜,不管在包裝和標籤上如何努力,都與內涵無涉。就好像努力洗澡或改變髮型不叫「重新做人」一樣。當然,我們可以一致決定改變「重新做人」這個標籤的意義,但是,這樣仍然改變不了「重新做人」的「本質」。

玫瑰並不會因為改名「霉瑰」而發出惡臭,天使也不會因為改名「黑多醜」而在地面亂竄。如果我們真的在乎一切像詩那樣的東西,就只能用詩的方式去理解,而不必準備燒杯、本生燈來做化驗,也不必準備計算機或找徵信社,因為這埵釣潃茈@界,一個看不見,一個看得見,一個形而上,一個形而下,一個屬靈,一個屬肉,一個是業績報表,一個是詩。

維根斯坦說的,你只要告訴我你用的是什麼方法,我就能告訴你,你會找到什麼樣的東西。

我們有許多願望,但是,世界並不會按照我們的願望來運轉,它有自己的一套規矩,就像神那樣,不管你喜不喜歡,祂都不會聽你的,只能我們聽他的。有些東西,我們可以任意為之,毫無「必然」(necessity),有些東西,卻是分毫不差,必然如此。好比說,我無法畫一個圓的三角形,對此我沒有遺憾,因為事情本來就是這樣。

至於動不動就說是在「做治療」,是不是很奇怪?當然是很奇怪。

我記得以前在北部大醫院時,病房規矩一堆,這些規矩,有時,我真是搞不清楚是為了病人,還是為了讓醫護人員有「威望」、好辦事。比如說,我還是住院醫師時,病人問我說「陳醫師,你有沒有一塊錢?我要打電話。」,我伸手一摸,管它五塊一塊就給了他,這時候,你看,資深人員就會像鎮暴警察一樣衝出來「喝止」,理由是「不能讓病人養成壞習慣」。

我覺得很奇怪,他們是幼稚園小朋友嗎?我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是在「做治療」嗎?病人有這麼脆弱無知,凡事要我們為他操心嗎?有位資深醫生老是用「愛心」的角度跟我「訓話」說,萬一病人養成借錢不還的習慣,對他沒有好處。可是,住院住個幾天幾周會養成什麼借錢不還的習慣?

而且,我自己跟人家借幾千塊都會忘了還了,還說病人那一塊五毛的!還不還根本無所謂。而且,資本家或民代什麼的,借個幾億幾十億,也從來都不還,一塊五毛的算什麼?!好吧!就算老喜歡借錢不還,那也沒有我們的事,那也是病人他家的事。我們總是把病人當成三歲小孩似的,不會管太多了嗎?

醫生就是醫生,不是牧師,不是大法師,更不是精神導師。精神病就精神病,沒什麼大不了,如果醫生護士是人,病人當然也是人。如果我們有壞習慣或偶爾品性不端,病人也一樣,那是上帝和法官、警察該煩惱的事,不是我們該管的。精神病人也從來都不是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一思一想都是病。動不動就說是治療,當然很令人感冒。

如果真的當三歲小孩「管」,說不定也還好。更糟的是,事實也根本不是這樣,而是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卻管得樂不可支。病患挨揍、被歧視,處境堪悲,醫生藥商兩情相悅、你儂我儂的,醫界通常一律當做統統沒這回事,能不提就不要提,太「敏感」了,萬一有笨蛋不識相提出來討論,你等著看他會有什麼報應吧。

不知道你有沒有比較滿意我的「看」法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