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經典的薄弱

朱老忠

  筆者曾經對經典的勞動“腦”“體”之分提出質疑,認爲人是個整體,沒有獨立於體的腦和獨立於腦的體;任何腦的活動或勞動都要依賴體力的支援,任何體力勞動也必須動腦筋來完成;完全不用腦筋的畜力是“使役”而不是勞動,勞動是人類所特有的活動;勞動只能分爲簡單勞動和複雜勞動,不可能分爲“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

  然而,對此發表見解的人極少,何哉?說得如此通俗,絕對不是什麽“曲高和寡”。

  細琢磨其實也不難理解,因爲這是長期以來作爲大家思考問題基礎的一個經典,一旦離開了這個經典,大家就不能思考,造成一種無比尷尬的危機。正因爲如此,道理再簡明,經典也是思想家們所不敢質疑的。

  然而可悲的是,經典的東西卻往往十分單薄,十分地不堪一擊。

  最著名的一個例子,就是數學中的羅素悖論。數學經歷了三次危機,這已是第三次,至今還沒完全得到解決。羅素悖論動搖了數學中集合論的基礎,人們無法否定這一悖論,但又不能承認——數學因此就全盤推翻,不要再學習、再發展了嗎?

  爲了證明經典的薄弱,筆者在此再對一個經典提出質疑:

  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分之一是政治經濟學中著名的“剩餘價值理論”。可是如果把資本主義社會抽象成:只有一個資產階級、只有一個無産階級而且沒有外交的國家——這是老馬分析問題慣用的方法,我們在此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那麽,如果無產階級付出了剩餘勞動時間,資產階級沒有付給工資,必然會造成:剩餘勞動時間生産的産品就會賣不出去。道理很簡單:無產階級沒有錢來購買。衆所周知,價值是一定要通過交換才能實現的,但剩餘價值因此就不能實現。於是資本家只好抱著剩餘時間生産的産品去跳海,什麽“資本積累”啦,什麽“再生産”啦,也就統統無從談起。

  筆者沒那個水平,並非想以此證明剩餘勞動時間資本家也付給了工資,而只是提出這樣沒有一個政經老師能給出滿意答復的悖論,來質疑老馬的經典,這個被恩格斯佩服到了極點、吹捧到了極點的經典。

  有些道理,明明不成其爲道理,但信仰了很久就難以擺脫,不僅馬列,什麽神啦鬼啦上帝啦都是如此。可是你說出大天來也休想叫人家不信,雖然人家駁不倒你,甚至可以當面承認你說得很對,但是離了這些被人家視爲經典的基礎的東西,很多人就無法思考。除非你有本事不讓人思考。

  也就是這樣的原因,“從理論上徹底駁倒”往往做不到,除非面對的是剛剛接觸有關問題的人。因爲要想讓長期按照這樣的方式思考問題的對方放棄原來的觀點,按照你的方式來重新思考是極端困難的,對方就總是採用所謂的“辯論手段”來跟你兜圈子、推碾子、挑刺、找轍,車軲轤話來回說,想方設法地維護他信奉的經典。

  所以,懷疑自己賴以思考的經典,經過從信到不信的痛苦過程,如果不親身經歷是絕對無法想象的。筆者這種經歷過從信到不信的人,要想再信什麽也是難上加難。也因此懷疑那些以前聲稱信馬列,後來聲稱改信耶穌基督的人,以前和現在都不是真信——那不過都是無法擺脫的精神寄託(難聽點兒叫“枷鎖”)而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