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印度政府印象

--漫談中印文化比較(

沈濟馥

  我的上篇拙文在湯本論壇登出之後,湯本老友告訴我反應不錯,希望我繼續寫。無奈我十月份在美國出差,在“可愛”的洛杉磯地區用午餐時,手提電腦隨行李一起被竊。由於這原因,我化了不止一個月的時間來恢復自己的“中文寫作”能力。所以請湯本和論壇的朋友們原諒我在遭遇不幸之後的動作遲緩。

我生活在中國三十年,移民到美國也有二十年。自然對至少兩個國家的政府有自己的感覺。我覺得,把印度政府與我所瞭解的政府做個比較,可能是一件有趣的事。當然我三年中跑的主要是孟買,不是印度的首都新德里。其實我對印度政府的瞭解非常之少,或者說不全面不直接。所以以下的比較僅根據有限的瞭解,難免有誤。如有朋友發現,請及時指正。

我生活過國家的政府,至少是得力的,或者說用力在做它想做的事。在印度的感覺相反。我與多個印度的老百姓談起他們的政府,他們不知道政府在做些什麽,他們也不關心政府在做些什麽。我們公司在印度所雇傭的軟體工程師,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年青人,正所謂“八九點鍾的太陽”。回想自己在那個年齡時,何等的關注“國家大事”。但是印度的這一“受教育的年青一代”,對政府是多麽的不屑一顧。他們看報紙,只看國際消息,科技動態和招工廣告。我跟他們談起政府,他們告訴我,印度政府(至少在九七年之前的幾年堙^是短命的。因爲執政黨得不到多數選票,只有聯合其他小黨才能取得政權。但在執政後,聯合陣營堣p黨的背叛很容易使得執政黨變成少數,就不得不重新大選。所以本來是五年一任的政府幾乎每年都面臨重選的危機。這樣的政府,“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那媮棬鄏釭矕蟆鶿F的計劃呢。時間長了,老百姓所看到的政府,只是唱唱選舉鬧劇,和在有限的任期內貪污撈好處。他們對這樣的政府,興趣越來越缺,感覺越來越遠。還有一個朋友告訴我,政府部門堙A不管大小官員,做事都以自己的任期爲目標。一個小小的市議員,任期只有兩年。很多這樣的議員就盡力通過一些工程決議,然後讓自己的親友的公司來承包工程;他任期一過,利益已得到,就不管後果了。所以在孟買市,有些馬路上這兩年拆開鋪一種管道,過兩年又拆開鋪另一管道,非常浪費。老百姓對此習以爲常。對比我老家上海,浦東開發八年以來,變化大,效率高,有目共睹。我想政府部門的合理規劃是一個主要原因。從某個角度說,印度政府的不得力與它五十年來奉行的民主制度有一定關聯。

印度政府堛熙g污情況如何,我沒有很多資料。從國家的普遍貧窮落後,從老百姓對政府的態度,我想不會是乾淨的。有一次我過海關時,X光機器顯示我帶了三瓶酒。官員告訴我只能帶一瓶免稅,兩瓶要付稅。我問稅是多少,他告訴我一個數,我說這稅遠遠高過酒的價錢,我不要了。他一聽我說不要了,笑嘻嘻地拿出一瓶放進自己的櫃子(沒開收據給我),讓我拿了兩瓶免稅放行。一個小小海關人員如此濫用職權,可以想見高層官員的情況。如果說印度政府的不得力與其民主制度有關,我也敢推斷在印度較難産生象中國官場中那種長年形成的盤根錯節的“獨立王國”;近年聽到的那種走私貪污大案在印度恐不易産生,因爲任期內不容易經營到那種規模。

印度政府並非一無是處。它在資訊工業上的成就舉世共睹。九七年時,我在“經濟時報”上看到一篇整版的文章介紹印度的資訊工業的成就。其中把功勞歸咎與九十年代初的一個部長。可惜我沒有記住其姓名。

另外我也想過爲什麽國際級的軟體公司比較喜歡到印度而不是中國去發展。語言固然是一個原因。但是政府的不干涉,或者說不得力而造成的不干涉,也提供了一個更自由的經濟環境。我想作爲一個國外公司,尤其是高科技行業,更喜歡這樣一個當地政府很少來管的環境。

我想以一句笑話來結束本文,印度的貧窮,是“因福得禍”,因爲它的共和國創始人一開始選擇了民主制度;但它的資訊工業,是“因禍得福”,因爲它的不得力的政府,造成了外國投資者更喜歡的環境。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