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黃鶴幾時歸?

營志宏

十年清夢繞茲樓

五月中,我和傅崑成教授共同帶領一個團到武漢去考察台商投資與法律仲裁。在最後一天,終能偷得半日拜訪了珞珈山上風光明媚的武漢大學,和矗立大江之側見証古今歷史的黃鶴樓。

「昔讀司勛好題句,十年清夢繞茲樓」(1)。在我九歲、十歲開始讀唐詩的時候,就已經愛上了這座歷史名樓。崔顥題詩,李白擱筆,費禕乘鶴,庾亮登樓,稼軒賦別,武穆長吟,無數個浪漫的歷史傳說,築成了少年心底的黃鶴樓。想不到在我人生已然過半,走過了半個地球之後,才走到了這黃鶴樓下。

當我一步步走近黃鶴樓時,心裡竟不僅僅是興奮,而且是感動。我明明知道舊的黃鶴樓早已在清光緒年間焚燬,眼前的這座是一九八五年的新作,但朝聖者信奉的是神明哪裡管廟宇的新舊?像康有為遊故址明知樓已不在卻仍把詩名定為「登黃鶴樓」一樣,這一份信仰、愛,與執著,讓我拾階而上走近黃鶴樓時,仍然感動得要落淚。

崔顥題詩在上頭

走進黃鶴樓園內,到處看見鶴的圖像,或鳴或舞,或翔或立,也不只是黃鶴,還有紅鶴白鶴。光看這些姿態不一的鶴,已經讓我心裡充滿了喜悅,感覺到天地的寬廣。

園內有一「崔顥題詩園」的浮雕,崔顥峨冠博帶、挺拔飄逸,在煙霞繚繞間揮筆題詩。所題的當然是被評為唐詩「七律第一」的「黃鶴樓」詩。畫面上的詩是由當代書法家沈鵬書寫,俊秀飛舞,有如仙鶴,竟也稱得上崔顥的這首名詩。

黃鶴樓與岳陽樓、滕王閣被稱為江南三大名樓。岳陽樓以范仲淹的「岳陽樓記」,滕王閣以王勃的「滕王閣序」而名聞天下,黃鶴樓雖也有唐代閻伯理的「黃鶴樓記」以志其勝,但聲名文采遠遜於「岳陽樓記」與「滕王閣序」。其後各朝各代好事者寫「黃鶴樓記」或「黃鶴樓賦」者不知凡幾,但全無佳作。倘無崔顥一首「黃鶴樓」詩,豈不使名樓失色?崔顥以一詩力敵二文,猶有勝處,千百年後仍讓我們驚歎不已!

為這首詩驚歎的豈只是我們?還有當時名動天下的大詩人李白。其實李白欣賞崔顥的詩有脈絡可循,崔顥的「黃鶴樓」詩極不守章法,「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前三句中竟然連用三次「黃鶴」二字。而唐詩人中最不守章法的就是李白,天才縱橫,豈能為章法所限?

所以李白在黃鶴樓上看了崔顥的詩,遂擱筆不作的傳說是極為可信的。這件事顯示了李白的氣度與識才愛才,也使得文名始終不如李白的崔顥,能以一詩與黃鶴樓同登不朽。這首詩顯然讓李白印象深刻,我們的大詩人雖然在黃鶴樓上擱筆不題,但到了金陵卻又弄出了一首與「黃鶴樓」詩風格神似的「登金陵鳳凰台」的七律來。

在「崔顥題詩圖」浮雕的的對面,就是一座「擱筆亭」。擱筆亭的命名,竟然是清代戲曲作家「桃花扇」的作者孔尚任所為。孔尚任顯然也是好事者,看到當時的黃鶴樓區沒有紀念「李白擱筆」的建築,遂以附近一小亭命名為「擱筆亭」。今亭當然非彼亭,亭內寬廣,有桌案,上置文房四寶,正待詩人揮毫。可惜詩人無意於此,已不知「手持綠玉杖」(2)雲遊何處去也。古來樓台以詩留名,而此亭竟以「無詩」為主題,大詩人名震千古,其「無詩」竟也勝於「有詩」。

擱筆亭重建於一九九一年,亭名是由現代詩人臧克家書寫,竟也是一手好字。亭前有幅楹聯,是清代江夏縣令曾衍東的舊聯﹕「樓未起時原有鶴,筆從擱後更無詩」,由當代劇作家曹禺書寫。

我在曾衍東的聯句前沉吟許久。「筆從擱後更無詩」確是事實,崔李獨占黃鶴樓詩名,其後登臨黃鶴樓的名詩人不乏其人,但已難有足以匹敵的名詩。但這是「李白擱筆」之故嗎?你只看洋洋灑灑黃鶴樓內亂題詩的人彼彼皆是,就知道「李白擱筆」對他們並沒有嚇阻作用,這裡還多的是「敢笑太白無才思」的人。「唐詩之後已無詩」,崔李已把黃鶴樓主題發揮到淋漓盡致,後人實在難以為繼啊!

孤帆遠影碧空盡

一九八五年落成的新黃鶴樓是一棟五層樓的建築,古樸雄渾,一點都看不出是新樓。遠遠地即看到當代名家趙樸初等人所書的「氣吞雲夢」、「楚天極目」等匾額,巍峨的樓宇在白雲的襯托下真是好看。

樓中除了有閻伯理的「黃鶴樓記」雕刻外,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幾幅大壁畫,它們敘說著黃鶴樓的神話與故事。一樓前廳有「白雲黃鶴圖」,天上大鶴飛翔、仙人吹笛、白雲繚繞,地上大江之前林木之後的黃鶴樓上眾人歌舞無止無歇,這是什麼樣的世界?這樣的世界是否曾在遠古存在過,而我們後來遺失了它,甚至忘記了它?黃鶴,或許真的來過江城,但是它只生存在清純明朗的世界,當人間變質後,它就不肯再來了?我凝望著這幅「白雲黃鶴圖」,心思隨著大鶴恍忽不知所之。

另一幅是「辛氏酒家」,敘說的是仙人子安在辛氏酒家壁上用桔皮畫黃鶴,客至鶴即下來起舞。而後子安再來,吹笛召鶴,騎之飛向白雲深處。辛氏感念仙人,在子安駕鶴升天處起樓,即黃鶴樓。

二樓中有兩幅壁畫,右為「孫權築城」,左為「周瑜設宴」。周瑜為了討還荊州在黃鶴樓中設宴以圖劉備,這當然是無稽之談,但是可以滿足「三國演義」讀者大眾的想像力。「孫權築城」倒是確有其事,而且是黃鶴樓超脫神話外真正的開始。根據唐代李吉甫的「元和郡縣圖志」中記載,吳黃武二年在江夏(今武昌)築城屯兵,西南角在黃鵠磯上建樓,名黃鶴樓。「孫權築城」圖上有士卒負石登山,孫權率軍臨江築城,瞭望江面敵情的場面。武昌在江漢交流之處,自此成為軍事要地,孫權築城,確有見地。

在頂樓向外望去,的確是「楚天極目」。江上舟帆,盡在眼底 ;楚天遼闊,一望無際。當日天色不佳,但對岸的龜山與鸚鵡洲,仍清晰可見,難怪崔顥寫下「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這樣的名句。大江東去,直上天邊;「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3),李白雖然是天縱之才,若不是登上黃鶴樓看到孤帆駛向天邊之狀,怕也難創造出這樣壯麗的句子。

煙波江上使人愁

黃鶴樓園區內另一個名樓,就是「南樓」。南樓在宋詞中經常出現,只是我一直沒注意它在哪裡。世說新語中的「庾亮登樓」,所登之樓也是南樓。

南宋詞人劉過有一闕「唐多令」,背景就是南樓﹕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二十年重過南樓。柳下繫舟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曾到否?舊江山渾是新愁。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劉過曾經兩度來到南樓。第一次是在少年輕狂的時候,獨闖辛棄疾的府衙公宴,即席成詩,為稼軒所賞識。二十年後再來時,卻已是個屢試不中上書陳北伐之策而不用豪氣盡失的中年人。

我在中年之後開始喜歡這首詞。那是一個有大志的愛國者失意的年代,辛棄疾都鬱鬱一生,何況劉過?當年的南樓之上,有過多少像劉過這樣的文士,遙望著京國,把淚水灑入江中?

黃鶴樓上曾出現過一位有大志的將領。岳飛曾經駐軍鄂州,屯糧練兵,為北伐收復失地做準備。他有一闕「滿江紅--登黃鶴樓有感」,信心滿滿的說﹕「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卻歸來,再續漢陽遊,騎黃鶴」。岳飛駐軍武昌甚久,另外一首更有名的「滿江紅」﹕「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倘若真出於武穆之手,則憑欄遠望仰天長嘯之處,也必然是黃鶴樓無疑。武穆風波亭遇害,鄂州人民哀聲萬里,因為他們再也盼不到岳元帥收復失土後騎黃鶴回到武昌了。

黃鶴幾時歸?

黃鶴樓經過千百年的發展,早已成為中華文化的一部分,中國人民的摯愛。中國人民一方面忍受戰亂、苛政、外族入侵、顛沛流離,但也從未放棄對太平盛世河清人壽的嚮往與企盼。不管當年跨鶴登仙的是費禕、子安,或是呂洞賓,人民都希望他們有一天能夠回來,乘著大鶴歸來。因為大鶴歸來的時候,將把人間的苦難收去,重現「白雲黃鶴圖」中人仙共樂長生自在的場面。

但是依我看,大鶴之所以離去,正是因為人心的惡質化,像鳳凰「非梧不棲」一樣,被污染的人間已不適合黃鶴居住。倘若人民不能自力清掃這個環境,大鶴哪裡肯重新回到人間呢?

中國人民把對民族文化的愛投射到了黃鶴樓上。黃鶴樓是木質結構,因此歷史上被焚再建不下數十次。也經常是「民族衰時燬」「民族興時建」。為什麼每次焚燬後都會把它重建起來?那是因為中國人民心中不曾少了愛,也從未放棄追求理想的信念。

黃鶴樓最後一次焚燬是在清光緒十年(一八八四年),此後的一百年間,荊楚人民失掉了他們心愛的黃鶴樓,那是他們心中的最痛。他們從來沒有中止過重建黃鶴樓的倡議,只是正處於民族歷史的低潮,戰亂和財力困乏無法應付重建的工作。

當一九八五年,焚燬後的一百年後,比前樓更高大更壯麗的黃鶴樓重新矗立在蛇山之上時,那是全體中國人民的驕傲。這是中國人用現代科技融合傳統建築藝術而創造出的文化寶藏,鋼筋水泥的建築使人確信沒有人能再燒燬我們的黃鶴樓。三楚大地的人民自四面八方湧到,心中的空虛與失落已被彌補,白雲之下的江城重新有了地標,來往大江之上的船隻旅人滿心喜悅的睜大眼睛凝望這座歷史名樓。

「築樓」是「引鳳」的預備工作,我們現在有了黃鶴樓,但是黃鶴卻仍然是「杳如黃鶴」。園區內雖然有座美麗的「黃鶴歸來」銅雕,及一座「九九歸鶴圖」的浮雕,但我們知道,歸來的只是黃鶴樓,黃鶴並沒有真正歸來。

我們不要忘記壓在中國人民心底的那個信念:「黃鶴終於是要歸來的」。中國人必將擺脫百餘年來的屈辱與貧困,把神州大陸打造成歌舞無歇自在太平的人間,那就是黃鶴歸來的日子。

中國人民既然有智慧與毅力建造出一個比從前更新更好的黃鶴樓,還有什麼是辦不到的呢?黃鶴樓的重建成功,給予我們的是信心,但是我們不要忘記前面還有更壯麗的遠景。中國人的千年大夢,正等著我們去實現。

在離開武漢前夜的惜別宴上,新認識的段副市長送了我一本馮天瑜教授新出版的「黃鶴樓志」。為一座樓寫一部志倒是少有的事,也看得出武漢人的情痴。看看在座的幾位副市長,個個年輕學識好而且純正認真;「唯楚有才」,信哉斯言,大藩之地,群彥汪洋。不禁想到﹕

黃鶴樓都已經重建好了,大鶴歸來的日子還會遠嗎?

200067日於台北

(1)   清代詩人黃景仁的詩句。

(2)   李白「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句﹕「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

(3)   李白「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詩中句。

  作者營志宏為美國職業律師,新黨僑選立委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