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神女生涯原是夢

王伯慶

  在美國衣足飯飽之余﹐沒有了學位﹐工作﹐綠卡或終身教授的顧慮﹐你我兄弟(含大妹子)常常會有一絲淡淡的惆悵﹕生活在美國﹐雖身居繁華﹐卻遠離生活的激動﹐像被拋棄在理想遺忘的角落。

  從小﹐我們被教育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什麼叫生活﹖生活就是鬥爭。幸運地生活在偉大的時代﹐我們想的應該是怎樣才能在有限的生命中為人民做出無限的貢獻。

  無論我們在生命的哪一個階段﹐從事什麼樣的職業﹐我們總能找到可以學習的英雄榜樣。想保家衛國嗎﹖黃繼光﹐孫玉國﹔想當人民公仆嗎﹖焦裕祿﹐孔繁生﹔想救老百姓嗎﹖歐陽海﹐王杰﹔想做好人好事嗎﹖除了雷鋒是壓軸戲外﹐報紙上每天給你換新英雄。連小孩子都可以找到少年英雄王二小(把日本人騙到八路軍的埋伏圈)劉文學(不准地主掐海椒讓地主給掐死了)。

  既然人生如此崇高﹐又有眾多英雄為榜樣﹐我們還有什麼私心雜念不可以拋棄嗎﹖於是﹐你我是身居斗室﹐胸懷世界﹔心中裝著十二億﹐唯獨沒有咱自己。

  來到美國﹐領導不樹英雄﹐報紙上也不宣傳﹐你我失去了追隨﹐好像是克林頓的錯誤路線佔了上風。“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那份淡淡的惆悵也許就是犯這病了。

  一個社會有那麼一小批人要成為英雄﹐倒也是民族之福。問題是﹕在“我為人人”的集體主義大旗下﹐十二億人都被號召起來做英雄﹐生活的個人價值蕩然無存。英雄們的不平凡是讓大多數平凡的人生活得更好。如果全國人民都干英雄﹐成為工于名利﹐嚴于律己的上進之徒﹐那麼﹐多數人的幸福何在﹖英雄的意義何在﹖

  對大多數人來講﹐幸福不是享受英雄般的人生﹐無論這種英雄人生是吃苦在先英年早逝﹐或是功成名就壽終正寢。多數人的幸福正是為英雄們所不齒的玩物喪志﹐兒女情長。養花喂狗﹐唱歌跳舞﹔一個知己﹐二兩黃湯﹔與可心人花前月下情意綿綿﹔看著兒女們一天天長大。我們老百姓是為了活得好才奮鬥﹐英雄們是為了奮斗而活著。

  你我“不幸”是這大多數中的一員﹐更為不幸的是我們讀書人又被教育成為自視較高的精英﹐不肯認同自己的普通老百姓身份。這“精英”帽子有如貞節牌坊﹐壓得你我明明在美國守寡﹐卻不敢暗送秋波﹐再享風流。

  自勉為精英要成龍成鳳﹐我過去把人生當登山﹐只顧埋頭攀登﹐無心抬頭看景。自己稍微玩了一下﹐頓感愧對人生﹐也生怕落後于他人。常常未及山頂﹐生命也就熬到了盡頭﹐這樣的人生值得嗎﹖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們總有一天會脫離滾滾紅塵。回首往事﹐我們將何以看待一生﹖碌碌無為不必羞恥﹐虛度年華何來悔恨﹖我只會為沒有盡享生命之美而遺憾。

  不要以為“天下興亡﹐舍我其誰﹖”﹐缺了紅蘿蔔照樣辦席。有個風吹草動就往前站﹐救國乎﹖功名乎﹖書生常常也誤國。

  太平盛世﹐大多數人註定成不了英雄﹐我身在其中不思慶幸﹐反而繼續著一枕英雄黃粱夢。在衣食無慮的生活中﹐不去欣賞今天身邊的美好﹐卻去懮慮明天的失意和惆悵。其實﹐學會享受今天比計劃明天更重要。你我兄弟何苦來“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還不如攜了薛姐姐共享人生﹐且把那搞不定的林妹妹﹐換了淺斟低唱。

  我現在視人生如游山﹐登頂不忘駐足賞景﹐及時行樂。學會了隨時報答自己﹐請自已喝一杯﹐唱一曲﹐睡一懶覺﹐看一本小說。能從每日生活的些微小事中體會樂趣﹐即便未能登頂﹐也無須淚撒羅衫﹐如喪考妣﹔我已盡享人生樂趣﹐何憾笑傲江湖﹖

  有了平常心態﹐我們進可為社會服務﹐退可修身齊家。做事不能強求﹐幹大事也得舉重若輕。人到中年容易猴急火燎﹐千古風流今在此﹐萬里功名莫放休﹐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把自己的生活搞成悲慘世界﹐也攜全家共赴水火。

  大妹子們一般不犯這“英雄病”﹐但是﹐有些妹子因為讀了太多的瓊瑤小說﹐犯了相思“帥哥”病。

  你我兄弟結婚前也差不多是帥哥一個﹐又多情﹐又有遠大理想﹐小鳳要配阿龍哥。結婚後﹐老婆眼中無英雄﹐小鳳妹老覺得阿龍哥今天沒情趣﹐明日沒希望。你我就象齊次線性方程組的平凡解﹐一眼就讓女娃子們給看白了。

  想當年為了把壓寨夫人搞到手﹐你我兄弟也有幾多艱辛﹕為了鑄造愛情的衝鋒槍﹐查閱過一些女性文學﹐背住了幾句席幕容的詩﹐然後挎上了這杆合資企業造的衝鋒槍去斷道﹐才把從山下經過的美人兒給擄到寨中﹐眼明手快地把生米煮成了孩兒他娘。

  待到娘子們回過神來﹐才發現你我太沒勁﹕成天守著電視看球賽﹔足球﹐藍球﹐棒球﹐職業的﹐大學的﹐一場接一場﹔睡覺打呼嚕﹔撒尿後不放回衛生桶座蓋﹔離小說裡的帥哥差得太遠。我不看電視﹐也沒有這些壞習慣﹐自以為可以蒙混過關。可是太太仍說我每日換下的臭襪子內衣亂扔﹐起床不整理被子﹐而且還不會叫“Honey”(蜂蜜)。我也努力過﹐大著膽子叫過“糖精”﹐太太說不是甜度不夠﹐是黏糊程度不夠。

  看來﹐你我兄弟雖有革命時期的衝勁﹐缺乏和平年代的浪漫﹐老革命遇到了新問題。在美國﹐太太們的社交圈比國內的窄﹐祇得一個心眼地扑在丈夫身上﹐感情上回報的期待值也高。你我兄弟得想些新花招才行﹐兄弟也試過一些。

  一天﹐我給太太打電話﹐象當年一樣約會她﹕“Would you have a dinner with me today?”(我可以約你吃晚飯嗎﹖)

  半天沒有聽到線那邊的聲音﹐我猜想﹐要麼是她激動得暈過去了﹐要麼是鑽到桌下躲地震了。結婚十年﹐小子沒有這麼浪漫過﹐多半是動物反常地震先兆。

  那天我們約的是“漢城飯莊”﹐太太搞得香噴噴地來了﹐我選的日子恰好是當年初識日﹐那頓飯吃得自然是柔情萬般﹐秋波如潮。It works(這招關用)。你老兄不要把太太帶到皮查餅店﹐還掏出買一送一的折扣卷﹐准砸。甭怨我﹐你這個歪嘴和尚怪經不好。

  兄弟呀﹐你可能視這些為花招﹐可女孩子們認為是情調。反復使用時要改變一下地點和時間狀語從句。有些話中文不好意思出口就干英文﹐美國“流氓”有的是現成句型﹐換換稱呼就成。

  愛情不是國庫卷﹐你得不斷投資才能保值。帳面上的余值一完﹐你我就得捲鋪蓋另找地方歇息。大妹子呀﹐嫁給兄弟們你有委屈﹐也聽兄弟我一句勸﹕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難得理想盡意處﹐湊合著使喚俺們吧。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人生無常﹐時光不再﹐我願意珍惜到手的每一個今天﹐善待自己。

  《十年一覺美國夢》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