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呆胞妹進北京城

呆胞妹

呆胞妹進了一趟北京城。著實開了眼界。說來給大家聽聽。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搭乘東航班機在上海轉機到北京。十一點半到LA的國際機場Check in。才發現櫃台上貼了一張告示,告知班機將延至當日晚間八點五十分才起飛。東航給每位乘客十元午餐和十元晚餐,可用登機證在機場速食店用餐。Check in的隊伍堣w經有人在抱怨東航機票比別人家貴,還老搞這種飛機。呆胞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等事,心想反正已經是事實吵也沒用,只是問問櫃台小姐飛機到北京是什麼時間,以便通知北京友人更改接機時間。小姐回答是二十七日晚上九點。呆胞妹一聽。怪怪,飛機才遲飛七、八個小時,怎麼會抵達北京時間整整延誤二十四小時,再仔細一問,小姐說錯了,應該是二十七日凌晨四點,本來是二十六日晚上九點五分到北京的,現在變成清晨抵達,也還可以啦,登機手續辦妥。好在家離機場只有十分鐘車程,只好搭Taxi回家,晚上再來。

二十五日晚間七點左右,呆胞妹又回到機場。候機室埵陷X位阿公阿婆帶著小Baby回國,真不知道整個下午他們是怎麼過的。飛機在九點多才起飛。到了上海已經是當地時間二十七日半夜兩點左右,大家都要出關,大部份的乘客只到上海,只有少數二、三十人是到北京的。上海的浦東新機場,真的是美侖美奐,有夠氣派。一出了關才知大事不妙。由於飛機的延誤,這已是夜堻怮嵷頩F的一班飛機了。等大家一出關,機場要「打烊」了,沒有飛機轉往北京。航空大廈也要關門了,不能在機場停留。這二、三十個人不滿的情緒開始爆發。東航的職員一問三不知,沒人知道怎麼處理這等事。東航職員彼此之間用上海話交談,呆胞妹也聽瞴。其中有七、八人是老外,大家都見識了這等事。東航這麼大的一家航空公司,對這種轉機的安排,竟然是如此草率(根本就沒安排)。飛機延誤已造成大家的不便,東航早在飛機延誤點時,就該有所安排,不能等到這批人到了上海,亂成一團,才臨時找人負責。而東航的職員各說各話,每一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又造成大家的不滿。幾個老外除了在一旁搖頭之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大概過了一個小時之後,有位女職員來向幾位老外解釋,她講的是英文不是上海話,這下子呆胞妹可是聽懂了,她說機場外邊有一輛巴士,會載你們去旅館休息,明早最早的一班飛機就把你們轉往北京。然後她就帶著幾位老外走了。老中還傻傻的站在那兒,呆胞妹一急,就直呼那位小姐,可是她就是裝做沒聽到,一直往前走,走下電扶梯,呆胞妹情急之下,只好在上面往下吼﹕「小姐,你是什麼意思?就帶著幾個老外走掉,老外有車坐有旅館休息,那麼這群中國人呢?老外是人?中國人不是?這樣的差別待遇,也未免太下流。」呆胞妹這麼一吼,一群老中全跟上來了。小姐只好解釋,上面只有交待她照顧幾個老外,所以她就沒管這些老中了。半夜三點多就這樣流落上海浦東機場,但是機場也要關門打烊了。總算來了一輛大巴士,把這群人帶到旅館,每人憑登機證領房門鑰匙休息。大家已經累得不像話,爭先恐後拿鑰匙。幾個老外在一旁冷眼觀看。有位老中說﹕「大家按秩序排隊,不要給老外看笑話。」就有人答腔﹕「反正東航已經給人家看笑話了,再多看一些也不為過。」等領到鑰匙進了房間,已經清晨四時許。六點Morning Call,匆匆吃了一頓還算可以的早餐。六點半巴士把這群人又帶往機場。到了機場,又要求這群人買機場稅,公憤難免,有位女士直言﹕「本來吃了早餐,氣已經消了,這下子又不得不開口大罵。」後來總算機場稅不必買了。飛機八點起飛,等到九點三十分飛機才來。臨登機前一位老先生走到櫃台向工作人員交待,請把我們的行李裝到同一班機上,我們不希望人到了北京,行李還在上海。嘿嘿!到了北京,真找不著行李了,一個多小時這群人一下子國內行李轉盤,一下子國外行李轉盤,轉得這群人昏頭轉向,個個咬牙切齒,下次決不再搭乘這家濫公司了。(這也難怪東航在美國的上市股票會一直下跌。)等找到行李時,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哎呀,我的媽,從LA到北京足足花了三十二個小時。

北京的市容比起四年前漂亮,整齊多了,高樓林立。腳踏車到處流竄,倒也沒看見發生車禍。一般小市民的質樸還是很可愛的。但是令人最受不了的,是隨地吐痰。走在街上,吐痰聲此起彼落,坐在的士堙A司機先生對著窗口向外吐痰。想想如果北京市民一天一人少吐五口痰,北京的市容是不是更乾淨些。一位剛從大陸旅遊回來的美國教授,我們見面的第一個話題就是「大陸的人怎麼那麼愛吐痰?」中國人啊!吐痰沒關係,可別把「國格」也吐掉了。

有一天呆胞妹去了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真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掛號爭先恐後,付錢也爭先恐後,領藥只有三、兩個人也還要爭先恐後。中國人不懂得什麼叫「排隊」。門診室外邊有的是椅子,還沒輪到你,可以坐在外邊等。一堆人都擠在小小的門診室堙C醫生看病,大家都湊過去聽,湊過去看。中國人的字典堥S有「隱私」這一回事的啦!

回程的路上,只有祈禱飛機不要再誤點,不然可能回到LA,進了家門就得上班去了。好在起飛、轉機都還好,沒準時,但也沒誤差多少。在飛機上一對夫婦帶了一雙小兒女,孩子是很可愛,可是老是去玩「找空服員」的按鈕,爸爸媽媽也只是淡淡的告訴孩子不要再按了,小孩子還是按著玩,每按一次空服員要來問一次,真要人命!

飛機飛行途中,有位乘客在走道上突然昏厥。擴音室媦x尋乘客中有無醫護人員?二位年輕的醫生,一位來自San Francisco。另一位是UCLA醫學院的醫生,二位相互配合,沉著冷靜的應付,急救。呆胞妹看了都很感動。這個時代我們正需要這樣的年輕人。但是有一件事卻讓呆胞妹不舒服了好幾天,正當醫生在急救病人,竟然有幾個「好奇寶寶」也湊過去看了半天。當大家在狹窄的走道上慌成一團,蹲在地上做急救的工作,竟然一班閑雜人等就在醫生、病人身上跨來跨去。

臨下飛機前要填寫入境申報表。隔壁的老先生,不知如何填寫,告訴他要用英文填,還一直吵著說表格是中文的,當然用中文填寫。(入境表格為了讓不懂英文的人易於填寫,所以加註了中文翻譯)。還問國籍是要填出境的國籍?還是入境的國籍?空中小姐來幫他填表格,從頭到尾沒有一句「謝謝」,只是不停的重覆,他兒子是哥倫比亞大學的博士生。博士生的老爸倒是在每餐飯後,杯杯盤盤連餐具都整整齊齊的收到他的袋袋堨h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