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加州壓倒紐約第一州

滕健耀

  加州海岸線由墨西哥灣北伸一千英里,東西兩側高山峻嶺,之間聖瓦欽谷原,沃土耕田百萬方英里,今天號稱美國第一州,奪下紐約一八七○年以來的桂冠。

  近百餘年來的美國風尚,勝利固然是最好的(Winner takes all),打破紀錄的當然是世界第一。美國既是當前的世界超級大國第一,說加州是世界第一州,自然也當之無愧了。六十年代時就有人說過,加州世界排名也數得上是第七位工業大國。這是實話實說,並非吹牛。牛氣之大屬自嘲的國風,以德州的為最﹕一德州佬到紐約看到了個臭蟲,洋基(Yankee)不好意思的抱了歉。他說道﹕「這算什麼?!我們德州的都是烏龜大!」如果說他說德州的姑娘是美的漂亮的,那你就必須相信他當真不假。不過要加上附加一句﹕加州的世界第一!

  吹牛不是壞事,坑不了人,也毀不了己。吹牛是自我意識所期望,自讚自美的自勵,吹吹風打打氣,既然並非自大,怎能說是瘋狂?吹牛是健康的。健康的自信自省自如的風格,健康的不怯不懼儀表。

  吹牛的反面是過度的自謙,無聊的自卑,頭抬不起,脖子伸不直,哈著腰,癟著胸,彎著膝、縮著肩,低聲下氣的﹕「奴才不敢」!「奴才該死」,數千年大氣壓下的太監閹人,封建官僚,下屬老百姓的形象。現在該是不見了吧?!「中國的人民站起來了」嘛!

  哪管是紐約第一,抑是加州第一,我都有緣份,沾上了些牛氣。前者數十年,後者竟半生。

  四八年一月三日抵紐約,落腳處正是紐約的東下區,又正是紐約城的發祥地。數百年歐洲下船來的「篳路藍縷」由此起步,「以啟山林」。當時同我相濡以沫的是一批年青力壯的清寒子弟,「一戰」後猶裔第二代的移民,一見如故,相見何須曾相識?同是天涯淪落人。又都是醫學院畢業後的進修專科或作實驗研究,也都是一襟懷抱,兩手空空,面對百仞的高峰,千里的前程。

  紐約是他們的出生所,他們熱愛的家園,告訴我說紐約是世界第一大都市,人口超過一百萬(如今是八百萬),是美國的文化中心、商業中心、娛樂中心。有天下最長、最快、最方便、最先有的地鐵,無論去多遠,通是五分錢。暑天乘它去璦斯海灘,我看卻是遠不及我們煙台的好!或是去康尼島遊藝消遣一番,飽餐一頓生蚌與海蠣,乃我早年離家再也不曾嚐到的家鄉海味。

  紐約更是經濟中心。世界股票市場的馬首是瞻。每週五天,每日財富易手以億萬計,十億、甚至於百億。一座座的摩天大廈莫非般般大企業的頭腦指揮部,由此向東南去便是意裔區,過街就是唐人街了。

  猶裔由東下區延伸到布魯崙全鎮。本來我們同是被偏見受歧視的民族、難兄難弟。四十到六十年代時,豪華的旅館與餐店,咱們都是不受歡迎的。

  猶裔熱情,好客重義,文化高而好學,思想前進,猶嚴守古老的教義,家庭觀念深,種族意識厚,民族團結是生存的唯途,從出埃及前開始四千年的流亡,劫難、屠殺奠定的基礎。他們貴學術,尊智慧(Knowledge is king),「學術乃王」,「知識乃金」。如同我們的書中自有黃金屋與顏如玉,我們的難以團結,或許是劫難的遭遇尚且不足?!猶裔最喜歡的職業是地產與珠寶,今天的最又是工商管理、經濟政治、廣告傳媒、學者教授、醫師律師。

  他們有不讀書的父親,卻是無不識字的老娘。猶太的民族節日同我們的節日巧合,相差盡在幾天內。他們的節日較多,聯繫民族的歷史的大災大難。節日的家宴儀式,由母親獨自擔當講說歷史掌故,世世代代傳遞,爹靠邊站了。《十誡》是他們的「基本法」。從以色列我想到羅馬。羅馬亡國並亡族,拉丁文也從而淪為死文字。而希伯來文長繼不斷,儘管國亡兩千年(63-BC-5.14.1948),民族未亡而日旺。猶太媽媽的功德無量!

  紐約是美國財富的集中地,豪富有豪福的享樂,清寒有清寒的樂趣,十餘載波希米亞人(Bohemian)生活,給我留下多少美妙的回憶?!這塈琲鴞衙巨鴠磎T樂的演奏,幾次的羅伯遜(Paul Robson )當代中音的演唱。聽大歌劇更是破題兒第一遭。戲票票價一元,歌劇院四樓最高處憑欄站賞,波西米亞人看悲情愛憐的《La Bohem》,端的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歌劇院的傳統,謝幕的演員們特向高立雲霄的觀眾,扔出熱烈的長吻,掌聲如雷!

  地下鐵一站之距便是排門埃戶的故書坊,十分錢一冊的精裝舊籍,歌劇、詩歌、十九世紀的古典小說、英譯的雨果、布希金、托爾斯泰等等。西部四十一街有一家影院,二十四小時連續放演、美國的舊片與歐洲二戰前後的名片《藍天使》、《自行車賊》、《苦米》、史扎溫斯基的《石花》及蘇俄革命初期的宣傳片,我喜聽其配樂的男聲合唱,兩毛五分錢,兩場的高級影片,另外還有無消費的格林維治村的逍遙遊。遊覽波希米亞藝人的畫室,雕刻的作坊,陶磁玻璃的藝品,及小劇院的話劇演出,這埵釵h少尚未發現的天才?

  今天的華裔集居區由皇后區,延伸到長島的法拉盛與福來喜(Long Island-Flushings & Forest Hill)人稱之為「新唐人街」。我說是「新上海」,相對紐約的古稱「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

  港外的自由神,身披銅袟顒漲菪悁漎菕A有腳下的艾瑪•拉扎羅斯的詩句,令我難忘﹕「給我!彼岸遠處,那疲憊力竭,驚濤駭浪滔盡,捲臥擁抱,呼吸掙扎,期盼著自由的人群,我高舉燈火,待立金門。」

  愛麗斯島拘留所的牆壁上,我也看到百年前排華,華僑在前無去路,後無歸途,淚水寫下的詩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