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把掃帚拿來!

陳真

謝謝回應。

我跟你(Juno)說的可能有點不太一樣,有一些微妙卻很根本的差異。

我「非暴力」(非暴力﹕一個愛情故事.網友漫筆)一文所講的「看整體」並沒有你所解釋的「那種」道德意涵,而比較是認知上的事實問題。因為,如果是「道德呼籲」,那就直接「說答案」就好了,像朝會校長訓話那樣,何必做argument?甚至自己實行就好,根本也不需寫出來了。

哲學上有個重要的觀念,散佈各種討論中,叫做Holism,中文我不會翻譯。意思是說,當你提到P時,你其實是提到P的整個背景。關於此,有幾句有名的話應該謹記在心。一是邏輯學家Frege說的﹕「只有在一個句子的背景中,一個字眼才有意義。」(Only in the context of a sentence does a word have a meaning.)一是維根斯坦說的﹕「了解一個句子,就是了解一種語言。」(To understand a sentence is to understand a language.)當代的哲學家Davidson綜合了一下說﹕「只有在一套語言的背景下,一個句子(接著才是一個字眼)才有意義。」(Only in the context of the language does a sentenceand therefore a word have meaning.

我說的「看整體」是這個意思。

簡單說,我如果學了一句「This is a book.」我認知到的其實不只是「一句話」,而是認知到「英文」這套「語言」的存在。如果這句話不是英文,那我們只能說這些符號是「無意義」的(meaningless)亂碼。當然,這意思不是說我必須學會造所有英文句子才能說我懂得這句話或才能使用這句話。

我完全沒有要在道德上強調「整體的偉大、個人的渺小」這層意思,對我來說,個別人事物最偉大。但是,這不妨礙我們心中認知到一個「整體」的存在。

我要反對的是﹕為什麼當我們在講“This is a book.”時,感覺好像不是在說「英文」,而是把這句話「孤立」出來似的。那當然就無法理解了。

一個人當然可以一生只學“This is a book.”一句話,這樣很感人沒錯,但是,總不能忘了它是一句「英文」。同樣地,一個人當然可以只關注自己的人權,這樣很偉大沒錯,贏得我全心的尊敬,但是,總不能忘了這是「人」權,不是「陳真權」或「Juno 權」。它是整體的一套「語言」。

關於Holism,當然不是這麼簡單,不過,大致精神只是這樣。這方面的書滿山滿谷,我最喜歡的一本是Jerry FodorErnest Lepore寫的“Holism”,Blackwell出版,1992。封面是一個歐肉桑在掃地,不知情的可能會覺得很奇怪,怎麼用這麼難看的封面,其實是因為維根斯坦舉過一個例子,就是﹕當我們說「把掃帚拿來!」時,我們已經說出了有關「掃帚」的一切。

另外,「無欲則剛」也是,我不是要叫人家清心寡慾或者考慮出家修行那樣的道德意涵。相反地,我是要說人心都有追求快樂的欲望,也應該盡所能去追求,而且,這欲望的實現根本沒有人擋得住,因為它是來自內心,而不是來自外在可見的事物。我們卻常誤以為快樂「藏」在金錢、地位等等媕Y,結果是,越去追求,過得越不爽,反而只是變成別人可以操控使喚的掌中玩偶。

寫東西很像在玩一種有趣的遊戲。一個人如果老是寫硬梆梆、裝模作樣的論文,而不寫點比較有趣的(就算罵人也好,防止將來太早老人痴呆),頭殼可能會壞去,就像許多學者或研究生那樣,慢慢變得沒有人味,行屍走肉,無趣死了。

我常覺得不是「我」在寫,而是「手」自己會動,像把腦海堛漯F西「倒牛奶」一樣「倒」出來。李敖說他羨慕海明威一天可以寫五百個字,我平均一天寫五千字都完全不是問題。只可惜,這樣逍遙自在的好日子不知還能過多久?

至於焦垢,我的做法是不要去管它,多煮幾次湯,很奇怪,它就會自己慢慢不見了。
=========================

Juno寫道﹕

非常同意陳真的觀點,你每次寫這麼長是當作寫論文空檔時的休閒活動嗎?文章吸引人,我的鍋子因此燒焦了,有何方法可以去焦垢?

只可惜並非每個人都無慾則剛,並非每個人都能體認從整個人類歷史來看短短一生其實只是眨一下眼,從宇宙來看地球就是地球何從切割,我們也常被公義之名所媚惑,藉行公義之名遂一己之私。若以,巴前幾天引發衝突的事件發生在海峽兩岸的話會不會兩邊早就引發全面大戰了?

Juno

=========================

補充﹕

“掃帚”一文之底下這段話沒說清楚可要傷害很多無辜的人。我是要說,很多人讀了些書,態度就會變了,變得講話文謅謅,喜歡吊書袋。明明可以用簡單的話,卻硬要說得玄之又玄,並且瞧不起學術圈以外的人,自命「菁英」;或者輕視「非學術」的文章。其實,有什麼學術不學術菁不菁英的?知識有什麼難呢?!我相信,如果某人寫的學術論文以後會被人記得,那麼,他的「不學術」的文章,更會被人一字一字地記得,像著作等身的Chomsky,像只有一本著作的Wittgenstein 那樣。

一個人如果老是寫硬梆梆、裝模作樣的論文,而不寫點比較有趣的(就算罵人也好,防止將來太早老人痴呆),頭殼可能會壞去,就像許多學者或研究生那樣,慢慢變得沒有人味,行屍走肉,無趣死了。

陳真

22 Oct 2000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