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情人節--只羨鴛鴦不羨仙

曾慧燕

情人節即將到來,人生因為有情而美麗,但不少人認為在現代功利社會,真愛難求。事實上,現實生活中的愛情故事比比皆是,如一對年近百歲的神仙眷屬,結?75年生死與共,攜手走過四分之三的世紀,至今仍互相扶持,形影不離,「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令人「只羨鴛鴦不羨仙」。

另外兩個愛情故事中的女主角,分別來自海峽兩岸的北京和台灣,她們都受過愛情創傷,當舊愛成為往事後,真愛幫助她們走出陰影,化為翩翩的蝴蝶動人飛舞!

這些愛情傳奇不是虛構的電影情節,不是遙不可及的人間神話,而是活生生的真人真事。當現代人對愛情已經心灰意冷的時候,通過這些溫馨感人的故事,會否令你重拾愛情信念?相信人間終有愛。

*魯潼平神仙眷屬互相寶貝

99歲的魯潼平,被紐約華文界稱為「中國近百年歷史巍然猶存的見證人」。他與愛侶蔡美瑗(Julia Toy)相戀77年,結縭75年,夫婦倆育有兩子一女,兒孫滿堂。兩人攜手相依走過四分之三世紀,伉儷情深,永不言倦,甚至從未吵過架,紅過臉,真正做到了永結同心。

魯潼平1905年生于四川潼川縣,一歲多喪父,母親楊湘瓊撫孤守節,帶他回到原籍湖南。1927年他從北京清華大學畢業,以優異成績獲官費留學美國。先抵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攻讀新聞,翌年轉往芝加哥大學,改修文史和國際關系,獲哲學學士學位。

當年的芝加哥,為紐約以外的第二大都會,也是中西部中國留學生最多的集中地。19288月,美國中西部中國學生夏令會在風景如畫的艾文斯頓(Evanston)密西根湖畔的西北大學校園舉行,魯潼平在這里邂逅他的「牽手」蔡美瑗。

年近百歲的人瑞魯潼平,至今耳聰目明,步履穩健,說話有條不紊。他用帶有濃重湖南口音的國語回憶,第一眼看到蔡美瑗,當時她正站在蒼翠繁茂的青藤架下,羞澀地沖著魯潼平一笑,他立即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16歲的少女正在含苞待放的年華,那一笑成了永恆,不但令魯潼平自此墜入情網,而且像電影鏡頭定格一樣,在他腦海里佔據了一生的位置。

事隔四分之三世紀,那一幕似乎仍歷歷在目,魯潼平深情地說:「我喜歡Julia的微笑,她的笑就像蒙娜麗莎一樣的迷人。」「我們的愛情道路,也像伊甸園一樣的神聖美好。」

兩人在熱戀時,有天蔡美瑗依偎在他身邊好奇地問:Albert(魯潼平的英文名),在遇到我之前,你是否有過其它的女朋友?」這一問,令他回憶起童年時的「奇遇」,他有點遲疑地回答﹕「沒有,你是我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女朋友,這是真的。」由於魯潼平大蔡美瑗六歲,蔡美瑗露出有點難以置信的表情。

魯潼平補充說﹕「是的,我之前有過女朋友,她就是你。你曾在我的童年時代奇妙地出現,我一直以為那是一個錯覺。」

 

他給蔡美瑗吐露埋藏在心中多年的一個秘密。那是在他67歲的時候,有天他與童年玩伴在湖南老家的地板玩「家家酒」,突然從一塊裂開的地板的破洞中,「看到有個可愛的穿綠衣裳的小女孩對著我微笑,那神態迷人極了。當時我非常吃驚,那個像洋娃娃一樣的小女孩,弄得我小小年紀就神魂顛倒,我一度以為她是狐仙轉世來引誘我的。多少年過去了,直到我遇到你,才確定你就是當年我在洞中看到的那個小仙女。我比你大6歲,當你第一次在我的生命中出現時,我肯定你已出世了,那時你在美國的芝加哥,我在中國的湖南長沙。真是千里姻緣一線牽呀!」

魯潼平說,在這之前,他一直不敢隨便對人訴說這段奇妙的經歷,擔心別人以為他編造故事,他自己也解不開這個謎團。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蔡美瑗出身芝加哥一個華僑領袖的家庭,頗有大家閨秀的風範,溫婉含蓄,她認識魯潼平時尚是個中學生。也許是姻緣前定,魯潼平輕易贏得蔡美瑗芳心,兩人很快共浴愛河。

蔡家是廣東台山人,在芝加哥華埠頗有影響力,那個年代的華僑社會,以廣東人為主,有點歧視非粵籍的外省同學,蔡母也不例外,對他這個「外江仔」有傳統看法。蔡美瑗在家中七兄弟姊妹中是么女,最得父母寵愛,他們都反對她選擇魯潼平為偶。兩人的戀愛只能在暗中進行。

魯潼平說,這里還有個插曲,盡管未來岳母視他為「外江仔」,但他第一次見到蔡母後,反而更加堅定要與蔡美瑗為侶的念頭。「因為看到她雖然已50多歲了,仍豐姿綽約,人們常說,從母親身上可以看到女兒未來的模樣。由此我相信以後Julia年紀大了,也會像她媽媽一樣的漂亮。」

兩年後,蔡美瑗到了18歲的法定成年年齡,在父母與愛人之間,蔡美瑗作出痛苦的抉擇,為了愛情而忍痛割舍親情。在缺乏娘家祝福的情況下,放棄風光出嫁舉行熱鬧婚禮的機會,于193034日跟魯潼平在法庭公證結婚,婚事一切從簡。婚後不久,她與父母不辭而別,跟魯潼平在舊金山搭Korea Maru輪船踏上回國之途,形同私奔。

魯潼平對妻子的義無反顧既感動又不安,臨行前,他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長信給岳父蔡裕堂,深表歉意和內疚之情,沒想到這封情文並茂的信打動了餐飲業巨子蔡裕堂,覺得「這個年青人很有才華」,而且米已成炊,後來這對愛侶終于獲得蔡家接納。

70多年過去了,魯潼平在接受訪問時強調,他覺得對不起妻子,因為他是她的初戀,也是今生唯一的男人,他沒有給她選擇的機會,她就成為他的妻子。

巧的是,蔡家三女都是嫁給清華畢業生。魯潼平留美三年,為了愛情犧牲學業,未能拿到碩士及博士學位,在事業上難免不順遂,他對此不無遺憾,常常用「博士易得,佳偶難求」自我解嘲。他說自己一生淡薄名利,不怨天,不尤人,喜歡以「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自勉。

他說﹕「提起與Julia的緣份,我一點也不後悔,我一生中的唯一成就,就是獲得賢妻。飲食方面也多虧她悉心照料,她就像我的家庭醫生。我活到現在,真不怕你見笑,未生過大病,未住過醫院。夫復何求。」

*護花之舉逃過厄運

他稱贊蔡美瑗是現代人少見的賢妻良母,集溫良恭儉讓于一身。數十年來跟他同甘共苦,毫無怨言。在八年抗戰的艱苦歲月,夫婦倆留在重慶,飽受日機轟炸之險和物資貧乏之苦。1949年大陸政權易幟前,他曾任國民政府外交部編輯室副主任、國立浙江大學西洋文化史教授和英文《自由西報》主編等,與國民黨領導人交誼甚篤。以他復雜的社會關系和留洋背景,若留在大陸很可能難逃厄運。

他感慨地說,也許是人生命運皆有前定。年輕時他是個浪漫主義者,篤信人生如夢的說法。年紀大後則是個「生活派」,安于現狀,樂天知命。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感情出軌,是在19512月,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遇到一個如花似玉的外國女郎,一見傾心。他笑說自己「難過美人關」,美人央他做護花使者,陪她前往香港。沒想到這一「情遁」之舉,使他得以逃過日後大陸歷次政治運動的迫害。

他說,那次護花之舉,幸得蔡美瑗寬宏大量默許他進行,結果救了一家性命。他自言一生福大命大,幾次大難臨頭都能化險為夷,蔡美瑗功不可沒。而每當他難以獨力負擔家庭經濟、家中青黃不接時,貧賤夫妻並沒有「百事哀」,蔡美瑗都主動外出工作幫補家計。所以,「內人一直是我的堅強後盾,使我一生沒有後顧之憂。」

魯潼平抵香港後,任《紐約時報》駐香港助理記者五年。1955年應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之聘再度來美,研究編撰《民國時代中國名人傳記辭典》歷時五年。他覺得非常安慰的是,闊別美國25年後,「我終于把蔡家的女兒又帶回來了。」

此後,他與蔡美瑗再也沒有分開過,朋友們請客,都知道一定要請兩個他才會出席。許多男士對陪太太買衣服視為苦差事,魯潼平樂此不疲,自結婚後,蔡美瑗所有的衣服,都是魯潼平跟她一起購買挑選,魯潼平說她穿上好看,她才會買。

現在兩人年紀一大把了,蔡美瑗經常快樂得像小女孩,很喜歡唱兒歌。「我把她當女兒,她把我當兒子,兩人相依為命,互相寶貝。就像一首打油詩描述一樣﹕『一對夫妻,兩間小屋,左看是他,右看是她。』我快樂她也快樂,真的是少年夫妻老來伴呀!」魯潼平滿足地說。

*黃初娟事業愛情兩豐收

如果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位了不起的女性。改寫了美國郵局百年歷史的康州首府哈特福(Hartford)市郵政總局局長黃初娟的成功,離不開她的意大利裔丈夫布萊斯(Blaise FallingStar)的支持和關愛。

「他一直以我為榮,全力支持我向上爬,他本身也很優秀。如果沒有他,我不可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布萊斯是耶魯大學統計學博士,在美國著名的塞考斯基飛機公司(Silkorsky Aircraft)任計算機工程師多年。

這對異國鴛鴦已經度過7年之癢,幸福的婚姻令黃初娟生活充滿陽光,工作充滿活力。

有誰想到,當年她差點與布萊斯擦身而過,錯過良緣。1982年來自台灣高雄的黃初娟回憶,7年前,她是康州希布倫市郵局局長,那是一個只有八、九名員工的小郵局,與今天她掌管700多名員工不可同日而語。當時她仍是單身,女友急著為她介紹對象,說她的男友認識一位為總統制造直升飛機的「金牌王老五」,那人叫布萊斯,與黃初娟非常「登對」,希望從中撮合。

黃初娟聽了對方的條件,覺得似乎不錯,答應見面無妨。誰知到了約會那天,男方一直沒有出現。陪同見面的女友怕她難堪,一直安慰她。黃初娟覺得自尊受損,表面上卻裝得若無其事。

此後,熱心的女友幾次要再度為他們安排見面時間,黃初娟為上次對方的爽約耿耿于懷,表示「沒興趣」。但女友鍥而不舍,堅持說他倆是天生一對,無論如何都應見一面再作決定。

轉眼已是三個月後,1995年的大除夕,黃初娟在家里舉行新年派對,前天晚上女友來電,說約好布萊斯今天吃飯見面,黃初娟推說家中舉行派對,沒有時間。女友「打蛇隨棍上」,說既然如此,何不邀請他也來湊湊熱鬧,黃初娟樂得順水推舟。

除夕夜,黃初娟女友果然把布萊斯帶來了,到了門口,她才告訴布萊斯,今晚派對的女主人,便是當初要介紹給你做女朋友的人。既然已來到大門口,布萊斯也就隨緣了。誰知他第一眼看到黃初娟,就驚為天人,眼睛再也離不開她,一直尾隨她身後問長問短,沒話找話,甚至連他少年時代在夏威夷跟中國功夫師傅學詠春拳,都「秀」出來以博取黃初娟的好感。

*相逢恨晚姻緣前定

黃初娟自己也奇怪,本來心中還憋著一口氣的,看到他什麼氣都沒有了,不但對他不反感,還有一種熟悉了多年的老朋友的感覺。當晚,布萊斯與黃初娟的女友是最後一批離開的客人,他一直「賴」在黃家不走,最後才戀戀不舍離去,並當場要了黃初娟的電話。第二天一早電話就來了,兩人頭一次講電話,竟然一口氣聊了5小時,第二天再講了6小時,兩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都有相逢恨晚之感。

接著的第一個周末,布萊斯已經迫不及待約會她,兩人享受了一個浪漫溫馨的晚上,吃完燭光晚餐再去逛畫廊。當晚布萊斯送她回家時,竟深情款款跟她求婚。曾有過一次不愉快婚姻的黃初娟,第一反應是﹕「這個人是否有問題,第一次『相親』臨時爽約,之後三個月避而不見,今晚才第一次約會,就向我求婚。真是嚇壞我了。」

由于布萊斯本身條件優秀,耶魯大學博士,年齡40歲,未曾結過婚,有一份相當不錯的工作,事業有成,經濟穩定,而且IQ「爆棚)(高達195分)。「這樣的男人,若正常的話,打著燈籠也難找,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運氣落到我頭上。」她越想越覺得「這人有毛病」、「不正常」。立即一口拒絕,推說事出突然,才剛認識,沒有一點心理準備。

但布萊斯不死心,對她展開猛烈的愛情攻勢,天天給她寄卡片,每周送一次花。兩人交往了一段時間,與布萊斯相知日深,黃初娟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是幸運」,「姻緣前定,是你的始終跑不掉。」布萊斯知識淵博,待人真誠,心地善良,樂于助人,是不可多得的佳偶。

19965月母親節來臨的時候,布萊斯的母親從佛羅里達州來看望兒子,黃初娟第一次與未來婆婆見面,對她留下良好印象,並從她口中了解到布萊斯的家庭背景,對兩人的婚姻產生信心。她說,年輕時以為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年長後才了解婚姻是兩個家庭的事情。後來她跟布萊斯開玩笑說:「我嫁給你,主要是看在你母親的份上。」

同年6月,布萊斯利用一次前往紐約教授詠春拳的機會,把黃初娟帶到一家珠寶公司,要她挑選鑽石戒指作為定情之物。說到這里,黃初娟不無驕傲地展示戴在無名指上的婚戒說﹕「這是我親自設計的款式。」

過不多久,她與布萊斯踏上紅地毯。結婚多年,布萊斯對她的愛有增無減,每天早上出門上班前,都不忘對她說﹕「我愛你。」

*成功背後的堅強後盾

黃初娟在事業上是個力爭上游的女強人,她坦言﹕「為了全力投入工作,達到向上爬的目的,我在婚前就跟布萊斯說好不要孩子,他支持我的決定。」她強調,婚姻應建立在坦誠的基礎上,從一開始有什麼打算就要開誠布公說清楚。

正因為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全副身心投入工作,婚後不久,1997年她升任辛斯伯利市(Simsbury)郵局局長,且在職級上連跳5級,升至20級。

據指出,康州一般郵局局長是由15級晉升至18級,再由18級晉升至20級,黃初娟是聯邦郵局升遷最快的官員。200210月,她更上一層樓,升任康州首府哈福市郵局總局局長,是該局227年歷史上首位華裔局長,改寫了美國郵政歷史。

黃初娟事業愛情兩豐收,她認為除了個人努力,還因嫁了個好丈夫。她自言不是賢妻良母,從來不給丈夫煮飯洗衣,幸好布萊斯沒有娶個中國太太回家伺候自己的概念。兩人在一起生活多年,一直相敬如賓,從來沒有發生沖突。兩人世界樂融融。

總結她的婚姻經驗,她說,由于她與布萊斯結婚時,年齡都已成熟。婚姻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如果要「找碴」,家中事無大小都可以產生沖突。重要的是互相體諒,求同存異,凡事不斤斤計較。她很感激丈夫給她充分的空間,作為康州哈特福郵政總局的最高主管,她工作壓力大,有時回家累得不想說話,盡管比她早回家的布萊斯很希望有個聊天的對象,但也能體量她的辛苦和壓力。如果換了是中國丈夫,她不敢想象對方會否容忍一個事業型的太太。 

她指出,恩情要學水長流,她與丈夫感情歷久彌新,中間沒有波浪起伏,有的是「細水長流」。

她感恩地說﹕「我目前的一切,都拜幸福婚姻所賜。」

*李芳電影情節的真實奇緣

北京姑娘李芳與四度奪得艾美獎的美國國家電視台(NBC)金牌攝影記者哈利威斯曼(Harry Weisman)的異國情緣,兩人認識的經過宛如電影情節般浪漫動人,稱得上「不是小說的小說」。

曾經一度,熱愛文學寫作的李芳認為愛情已死,心已碎,情難留,人間何處覓真愛。十年的真心和痴情,換來的是被欺騙了的感情和傷害得千瘡百孔的心。她舔著滴血的心,20004月自新加坡來到美國紐約,沒想到只有在電影里或小說中才會出現的情節,活生生在她身上重現。心如死灰的她,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熊熊愛火重新照耀她未來的人生,她本來今生再也不敢說愛情,但她的異國奇緣,卻讓人相信人間終有愛。

李芳抵美之初,把自己封閉在曼哈坦一個小小的公寓里,天天伏案寫作,借此來抒發自己心中的鬱結。她沉浸在文學天地中,試圖忘掉那個令她愛恨交織的男人,她曾經把他作為生命的全部,以為可以地老天荒,結果把自己折磨得精疲力盡,遍體鱗傷。

愛情失意,她的文思卻如泉涌源源不絕,她以芳芳的筆名,接連二三獲得文學獎,包括台灣聯合文學短篇小說獎、梁實秋文學獎散文第二名、洛城作協小說佳作獎。她的室友看她天天埋首寫作,足不出戶,硬拉她去洛克菲勒中心散心,並說可以介紹她在NBC工作的男朋友給她認識。

那天恰巧是名歌星尼爾戴蒙(Neil Diamond)訪問紐約洛克菲勒中心,歌迷聞風而動,現場擠滿人潮,警察到場維持秩序。李芳生性不喜熱鬧人多的場合,趕緊鑽出隊伍躲到一邊「看警察」,因為她還未見過美國警察的裝備,覺得「蠻新鮮的」。

其時國家廣播公司(NBC)正在現場拍攝戴蒙來訪的畫面,同時也將攝影鏡頭對準現場圍觀的人群拍攝他們的反應,李芳仰起頭好奇看著高高掛在洛克菲勒中心的電視大屏幕,突然看到「怎麼有一個長得那麼像我的東方女孩」出現在屏幕上,她再定睛一看,簡直無法置信,那個女孩就是她本人。這時,她接觸到一雙灼熱的目光,一個站在類似起重機高台上的中年白人男子,正在操縱攝影機凝視著她捕捉鏡頭。

*第一眼就愛上她

那一刻,憑著女性的第六感,李芳讀懂了他深情的眼神,認定他將會追求她。這時,圍觀的人群隨著戴蒙的離開而逐漸散去,李芳的女友從人潮中鑽出來,拉著她奔向那位攝影師,「來,這是我的室友李芳,這是哈利威曼斯,介紹你們認識。」

威斯曼哈哈大笑,幽默地說﹕「我早就認識她了。」李芳怔住了,她沒想到天下有這麼巧的事,這就是室友要介紹她認識的人,而且她當時就有一種好象上一輩子就認識了對方的感覺。

事後威斯曼對她說:「當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愛上你了。」他形容李芳具有一種說不出的「東方美」,也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李芳的女友至今都弄不明白,她那一點輸在李芳手上。當初她自恃比李芳年輕貌美,而且李芳當時只會幾句簡單的英語,出于對自己的信心,她大方地介紹李芳認識威曼斯,沒想到卻「栽在她手上」,最後兩人為了這個男人反目成仇。

威斯曼對李芳一見鐘情,李芳用錢鐘書的著作形容,老頭子一旦談起戀愛,就像老房子著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她當時對愛情陰影未除、心存恐懼,避之唯恐不及。但對方翩翩的君子風度、良好的學識和教養、正直善良,慢慢解除了李芳對男人的戒心,融化了她心中的冰雪。

李芳說,認識威斯曼之初,根本不了解對方的底細。第一次到他家,看到陳列著四個艾美獎最佳攝影獎、制作獎獎杯,「還以為是別人的。」仔細一看,獎座上赫然刻著哈利威斯曼的名字,才知道他在事業上的成就。

大既見慣了與自己同文同種的中國男子的自私和虛偽,威斯曼的深情和真誠、溫柔和體貼,給了李芳極大的安全感和穩定感。她漂泊海外多年,厭倦了那種萍蹤飄流無定處的生活,她渴望有一個家,有一個自己的孩子,有一個寬闊的肩膀可以憑依。她說﹕「愛情要以經濟為基礎。這些威斯曼都可以給我。」

李芳認識威斯曼不到一個星期,只會幾句英語的她,就完全可以跟威斯曼溝通了。兩人不用說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已心靈溝通,心領神會,這種心心相印的默契,令李芳本人也覺得不可思議。

她說,威斯曼非常尊重她的感覺,兩人認識半年後才進一步發生關系。隨著兩人相知相識日深,她產生要與威斯曼共度一生的想法,渴望懷上他的孩子。在這之前,威斯曼身邊女友不斷,但從來沒有要當父親的念頭。他是個享樂主義者,不希望有孩子的束縛,而且他已50出頭,不希望別人認為他是孩子的祖父。他試圖說服李芳不要孩子,並保證愛她一生一世。

可是,李芳認為,有孩子才像個家,她已40歲了,如果再不要孩子就機會不多了。為此,她提出要跟威斯曼分手,威斯曼說她已成了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可能一日無她。他溫柔多情地看著她說﹕「你是我第一個想要安定下來的女人。」

正當兩人為要不要孩子爭持不下時,由于威斯曼一個疏忽,李芳意外懷孕了。威斯曼最初聽到這個消息,嚇得驚慌失措,「他哭了,他是一個非常有愛心和善良的人,在認識我之前,他每年都給中國孤兒院捐錢。但他不喜歡有自己的孩子,他說﹕『我已是個快做祖父的人了,而且有了孩子的羈絆,就不能環游世界了。』可是,他又不忍心要我墜胎,既殺害一個小生命,也對我造成二度傷害。」

那段時間,威斯曼陷入極度痛苦矛盾中。李芳生氣了,她要威斯曼離開她,她要獨力把孩子撫養成人,後來她不忍看到威斯曼為此痛苦,也曾同意拿掉孩子,兩人先後兩次去了婦產科診所,最後一刻還是因威斯曼的道德標準和良心不允許自己「殺生」才改變主意。

真沒想到,自從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後,威斯曼比李芳還投入,他經常像個大孩子一樣趴在她的肚子上聽胎動,還不斷安慰她,絕不會因她懷孕身材走樣而不愛她。

*就像掉在蜜罐里

20029月,他們的愛情結晶品來到人間,打從兒子呱呱落地那一刻,威斯曼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比李芳還緊張兒子的一切,搖身一變儼然成了個標準的好父親,經常搶著為孩子換尿布、喂奶。盡管動作笨拙,但那一絲不苟的認真勁兒,讓李芳看了莫名感動。

威斯曼的改變,令他的家人朋友都非常詫異,他與李芳的這段緣份,連他母親也嘖嘖稱奇,他本人更始料不及,自己不但愛上一個中國女孩,原來堅決不要孩子的他,當了父親後,把兒子寶貝得不得了。他感恩地說,幸虧當初作出要孩子的決定,「這才像一個完整的家。」

李芳說,威斯曼是個非常容易快樂滿足的人,對她的愛也無微不至,因此感染了她的人生觀,這也是她迅速治愈愛情創傷的良藥。有時威斯曼就像個大Baby一樣可愛,所以李芳經常說﹕「我家有兩個BB,一個大寶寶,一個小寶寶。」自從有了她和兒子,威斯曼下班後那兒也不想去,最愛吃她煮的東西。令她對「愛情源于廚房」、「要想抓住愛人的心,先得抓住愛人的胃」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李芳快樂地說﹕「天天做點飯,這還不容易,這樣的男人太容易打發了。」更難得的是,威斯曼愛屋及烏,逢年過節,「連往大陸給我的父母寄錢都想到了。」

她深有體會地說﹕「年輕時,希望能和一個我所愛的男人在一起,而不太在乎對方是否也很愛自己;現在涉世日深,才知要找一個愛我比我愛他多一點的男人,才是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

她說,在一起生活三年多,威斯曼仍經常含情脈脈地凝視著她,讓她怦然心動。「我現在的生活就像掉在蜜罐里,有時一覺醒來真懷疑自己是否在做夢。這卻是我的真實人生。」

因此,她以自身經歷鼓勵那些像她同樣有過感情挫折的華人女性,當發現上當受騙時,不要以為世界末日即將到來,天無絕人之路,要擦干眼淚收拾心情迎接艷陽天的到來。「不是嗎!像我這樣40歲的女人,前半生踫得頭破血流,一路跌跌撞撞,還能覓到真愛。比我年輕的女性,更加不要放棄追求愛情的欲望,希望在人間。」

(原載自世界周刊02-08-04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