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東北人闖紐約

曾慧燕

從當年的「闖關東」,到今日的闖紐約。來自「白山黑水」、千里沃野的中國大陸東北人,近年在華人社區中,成為繼粵、閩籍和江浙人之後的第四大新移民群體。

他們以紐約皇後區法拉盛為聚居地,各行各業都閃現眾多東北人的身影,包括裝修工人、按摩師、小巴司機、地產經紀、律師助理、小吃、指甲店、發型師、餐館廚師、侍應生及保母等。移民路上,多少悲喜交集、血淚交織的故事,說不盡道不完。

近年來美的東北人以遼寧沈陽人居多,加上大連、黑龍江哈爾濱及吉林長春等地的鄉親,形成可觀的移民潮。第一波熱潮要追溯到1989年「六四」事件後,第二波是六七年前,最近兩、三年達到高峰,大潮方興未艾。

東北人(包括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的稱謂,是一個頗有意思的現象。在福建,同一省份的人,會表明自己是福州人還是廈門人。但東北三省的人,無論是出身遼寧、吉林或者是黑龍江,似乎都貼著「東北人」的統一卷標,他們都樂意泛稱自己是東北人。

*美國勁吹「東北風」

近年美國東西兩岸都在「勁吹東北風」,東北人發揮當年關內人「闖關東」的精神,美國成了他們追求新生活的新目的地。除了留學是在美東北人口增加的主要渠道外,打著商務考察、交流訪問等各種旗號,也是東北人來美的重要通路。沈陽原是大陸國企重要基地,也是美國總領事館所在地。隨著國企倒閉及下崗工人的增加,沈陽人率先「打開缺口」蜂擁來美。

綜合多位在美東北鄉親的說法,能夠持商務考察簽證「合法」來美的人,大多數是「有背景」的,並且受過高等教育。也有的是下崗工人,在大陸沒有生活出路,不得不出外謀生。東北一些中介公司因此「應運而生」,約在67年前瞄準市場需求,協助願意花錢來美的東北人,以商務考察或者參加旅游團的名義,取得美國駐沈陽總領事館簽證,從中牟利。

許多東北人抵美的第一站是洛杉磯,但由于洛杉磯地方大,出門要開車,衣食住行沒有紐約方便。當越來越多的福建人、江浙人和北京人等,在有「紐約小台北」之稱的法拉盛及周邊地區聚群而居時,說國語者大行其道,令初到貴境的東北人產生語言親切感,吸引他們前來法拉盛聚居。

20多年前自台灣移民來美的東北同鄉會前會長徐松林回憶,剛到紐約時,當時華埠是廣東台山人的天下,大街小巷踫不到一個東北人,想買豬肉說國語,對方竟然充耳不聞,不瞅不睬。與如今滿街都是操著東北口音的老鄉相比,簡直是「換了人間」。

*風風火火闖世界

東北人闖紐約,在整體上透露出東北人的無奈。這要追溯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後,在東北建立了一套完善的計畫經濟體制,東北人幾十年來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他們曾經驕傲和自豪過﹕他們創造了東北工業的繁榮,也成就了東北農村的輝煌。

但自改革開放以來,隨著中國社會由計畫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東北長時間陷入困頓和迷茫,工業經濟效益下滑,部分產業工人失去了崗位;黑土地上生產的糧食出現了大量積壓。面臨社會的變革和改革的陣痛,許多吃慣了大鍋飯的東北人一時手足無措。在東南沿海地區經濟突飛猛進的今天,曾經風光一時的東北人,不得不面對「東北落伍了」的巨大落差。

21世紀之初,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被稱為「糧食市場穩壓器」的東北農業,再次遭遇相同尷尬。大陸媒體稱此為「新東北現象」。東北的經濟發展落後了,東北人的生活水平下降了。于是,不少東北人背起了行囊,用當年關內人闖關東的精神,艱難地「突圍」,用雙腳闖天下。下崗的林業工人走出大山「異地安家」,產業工人告別老工業基地,實現「異地再就業」,也有的人走出黑土地,跨過山海關,飄洋過海遠走高飛,「該出手時就出手,風風火火闖九州」。

隨著東北籍新移民的增加,繼傳統的東北同鄉會後,以九○年代以後來美新移民為主體的美東黑龍江聯誼會,于今年1月在紐約成立。

會長李鐵城指出,近年來,黑龍江移民越來越多地涌入北美地區,僅在大紐約地區,包括新澤西州、康州和紐約上州,據不完全統計,就有千人以上;整個東北三省,估計目前在大紐約地區有逾萬鄉親,其中以沈陽人最多,約有五、六千人,主要以法拉盛為聚集地。從事的工作領域,幾乎遍布各行各業。

他指出,成立聯誼會的目的,就是要將僑居美東地區的黑龍江人士團結起來,不管對方有沒有合法居留身分,只要是鄉親都歡迎入會,旨在互相幫助,共同創業,回饋社區及融入美國主流社會,同時加強與家鄉的聯系。目前會員約有100人,經常聚會聯絡感情,交流信息,並不定期舉行免費講座,為會員解決在美國面臨的生活及就業困難,並為一些遭遇意外的鄉親提供援助。

相對于在紐約地區的廣東人、福建人和江浙人的新移民群體,東北人的起步稍晚一些,經濟基礎也相對薄弱。李鐵城生動地形容,東北人目前在經濟方面仍處于「爬坡」階段。

東北人有「小富即安」的性格成因,缺乏當年先輩闖關東的精神。闖關東的歷史,要追溯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東北解禁以後,當時關內土地稀少,迫于兵荒馬亂、災害連年和官府的橫征暴斂,關內人掀起了「闖關東」的熱潮,在歷史上寫下悲壯一頁。

闖關東的絕大部分是山東人和河北人。資料表明,在「解放前」東北的3500萬居民中,山東人就佔了2000萬。山東人和河北人也帶去他們的文化,整個東北文化其實就是山東、河北漢文化的一個變型。東北人豪放、粗魯、熱情、暴躁、率直、閑散,這些特性在很大程度上都與山東人相似。

原在吉林省長春市一汽車身裝備廠任職工程師的唐元雋指出,東北人中,為數不少是「解放後」內地人「支持邊疆建設」派往東北的,像他雖然是在吉林長春出生,但父母原為上海人。他去年11月抵紐約,在法拉盛的華人教堂,常常看到不少東北鄉親。

據他了解,有的持商務簽證來美的沈陽人,付的費用是1112萬人民幣,來美後再花七、八千美元律師費申請政治庇護。

唐元雋說,從整體上來講,東北人缺乏冒險精神,懶散,容易安于現狀,喜歡坐享其成。這與東北氣候有關,由于冬季較長,耕種季節相對短,東北人在冬天的戶外活動受到很大限制,在長時間的農閑時間里,東北人很少有人外出打工,而是把時間放在喝酒賭博上。東北有句俗話,生動地描述了東北人一年到頭的生活,「三個月種田,三個月過年,三個月干閑」。

東北人消閑的主要方式之一是「侃大山」、「嘮嗑」,這個傳統愛好如今在美國華人社區發揚光大。一些餐館業者指出,每逢周末假日,經常可看到東北口音的客人前來用餐,他們最頭痛的是生意繁忙時,被客人佔著桌子「侃大山」。而且東北人愛喝酒,酒喝多了就鬧事,影響其它客人。

東北人個性豪爽,崇尚英雄,但容易沖動,愛打架出了名,于是大陸順口溜就有「不到東北不知道膽小」之說。東北人重江湖義氣,講究忠義精神。「東北人個個都是活雷鋒」,雖說在美東北人自身基礎較弱,但是出于江湖義氣,那怕自己沒幾個錢,也不惜將錢借給朋友。這也是許多人願意結交東北朋友的原因。

*「紅色資本家」李鐵城

紐約鐵城實業公司總裁李鐵城,是在美東北人中創業有成的「紅色資本家」。他的祖父輩正是當年闖關東的山東人。他1989年來美,正好趕上「六四綠卡」的班車,解決了居留權問題。他原為建築工程師,看準大批受惠于「六四綠卡」的中國留學生、學者們在解決身分和生存問題後,必會掀起購屋置產熱,而華人聚居的法拉盛地區,將是他們的首選,房地產將會升值。他在法拉盛創辦「鐵城建築公司」,主要業務是「幫人蓋房子」,目前已發展成為紐約地區具有一定實力的建築公司之一,他同時投資房地產,大有斬獲。

一般人都認為東北人缺乏生意頭腦,相對于絕大多數仍在「爬坡」、為生活終日勞碌奔波的東北鄉親,在短短時間內創業有成的李鐵城算是異數。他從幫人打工做裝修開始,半年後「輕車熟路」投身建築業,主要做的是美國人的生意。他說他把顧客都當成比自己還要聰明的人,以誠相待,不耍花樣,不怕吃虧,每接下一宗工程,就跟客人變成好朋友。在自身建立事業基礎後,看到許多近年新來的鄉親,遇到困難常常不知所措,他發起成立同鄉聯誼組織,希望對後來者及時施以援手。

*韓哲進退維谷去留兩難

每一個來美的東北人都有各自的故事和理由,或為追求發財夢,或為出國看世界,或為下一代著想,甚至為了求生存。而1998年來自延吉的韓哲,就很坦率地說﹕「來美國的目的是為了賺錢。」

韓哲原來是百貨公司職員,大陸從計畫經濟走向市場經濟後,公司跟不上時代步伐,被迫關門大吉。韓哲一直苦謀出路,但從來不敢想過出國。「那時覺得美國是『天國』,遍地黃金,離我是多麼的遙遠,又沒有親戚朋友照應,對出國的事,想都不敢想。」

他說他的出國「純屬意外」。1998年的一天,他在路上踫到一位朋友,問他想不想來美國?他說當然想,但沒有門路。朋友說現在有一個機會,很安全,就看你要不要去。韓哲前後交了約10萬元人民幣,只花了大約三、四十天的時間,就順利拿到出國護照和商務考察的簽證。

韓哲那個「考察團」共15名成員,打著來紐約參加曼哈坦賈維茨中心展銷會的旗號,抵美後全部開溜。韓哲說,剛下飛機,就發現現實的美國,與想象中的「天國」有太大差距,「簡直跟農村差不多」。

他時差還未調整過來,就從紐約去了維吉尼亞州一間韓國人開的餐館做炒鍋,周薪450美元,老板特別「嘮叨」,以前韓哲在國營企業吃大鍋飯時,是別人要看售貨員的臉色,現在變成他要看別人的臉色,這種差距令他「心里特別難受」。幸好一位來自台灣的同事是位「好心人」,暗中幫他不少忙,至今他對他心存感激。

他踏踏實實干活,並虛心跟大廚請教廚藝,一個多月就基本掌握要訣。不久,大廚不干了,他接任其職,但老板「工資一直漲不上去」。三個多月後,他轉回紐約,在曼哈坦一家韓國人開的日本餐館做大廚,那時年輕不知累,一心想賺錢還債再攢點錢早日回家,東北人的懶散習性,在他身上完全不起作用。他每周干七天活,從不休息,一天干12小時,加上往返2小時交通共14小時,回家累成一癱泥倒頭就睡。

美國九一一事件後,餐飲業受到嚴重沖擊,令他重新思考未來的出路。他覺得日復一日,「白天爐頭,晚上枕頭」,終日困在廚房的一角天地,不是長久之計,決心學一門其它手藝改善生活品質。

一個偶然的機會,別人介紹他去學腳底按摩,他覺得這工作時間比較自由,也較適合自己,就改行了。由于他用心揣摩,很快就掌握技術,「拿捏恰到好處,客人舒服滿意」,而且他是中國少數民族朝鮮族,在吉林延邊地區長大,懂韓國話,許多韓國人喜歡找他按摩,擁有了一批固定熟客,收入不錯。

據韓哲了解,不少東北鄉親目前都在從事「馬殺雞」(按摩)行業,有的是在桑拿浴中心給人按摩,也有不少為人修指甲,還有不少做裝修。

這位憨厚老實的小伙子,剛來時想家,想妻子,不知偷偷掉了多少眼淚。但由于背了10萬元人民幣的債務,回去也怕別人看不起、笑話,陷入進退維谷的兩難困境,「那時越想越後悔,後悔得要死要活,但後悔已來不及了,只能橫下心來捱世界。」

他說﹕「東北人滿足『兩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我曾經想過要回去。現在錢也賺了不少,但來了美國五年,現在想法不同了。剛來一兩年的人,大多後悔來美國,都說要回去,但回去的人畢竟少之又少。我現在也不後悔了。」

韓哲透露,他的不少東北鄉親是偷渡來美,采用的偷渡路線是從墨西哥入境,有的是從邊境偷越國境,有的是用韓國人的護照「合法」從墨美海關入境。也有的鄉親,先拿旅游簽證去韓國旅游,然後持韓國人的護照直飛美國,大搖大擺經過海關入境。「反正美國人看韓國人和中國人的臉孔都差不多」,一入境,護照立即被蛇頭收回。

據他所知,現在的偷渡費,東北三省每個地區價碼不同,持商務考察簽證循合法途徑來美的費用,從前幾年的六、七萬人民幣,激漲至目前的20萬人民幣,部分更漲到24萬至30萬人民幣,但仍有不少東北人絡繹于途,「這真令我想不通,為什麼這些人仍要來。」

像他的妻子了解到美國的真實情況後,反而死活不肯來了,他又不想回去,有的人好心給他介紹有美國公民身分的女孩子,但他不想背叛妻子,如何解決夫妻長期兩地分居的問題,小伙子雙手抱頭,愁眉深鎖地說:「一想就頭痛,干脆不想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還是向前看吧。」

*曲紅與愛子「零的距離」

1996年前自遼寧丹東來美的曲紅,家庭環境非常優越,父親原為副市級干部,姑姑為外交人員,曾派駐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曲紅是大學畢業生,原來在丹東有一份很不錯的工作,但後來被迫「下崗」。她說,丹東靠近北朝鮮,是個「死胡同」,發展空間很有限,她向往看看外面的世界。

不久,她獲得一個來美商務考察的機會,由于她的家庭背景,相對其他鄉親要花13萬人民幣才能出國,她不用花一分錢就獲得出國簽證,第一站是美國洛杉磯,再輾轉來紐約討生活。她說,現在的出國行情是20萬人民幣,還要走後門、托關系,她的一位同學原來在東北是當經理的,來美後後悔得不得了。

她說,當初姑姑曾勸她不要滯美不歸,說美國沒有人們想象中好。但她考慮到丈夫患了嚴重的腎病,需要巨額醫療費治病。美金變成人民幣,一比八,畢竟對家庭經濟大有裨益,咬著牙,她就這樣留了下來。

最初,她在紐約法拉盛一個溫州人開設的鍋貼水餃店包水餃。她說﹕「這一輩子的水餃都被我包完了,我現在看到水餃就怕。」

她省吃儉用,積攢到一筆錢後,開始為未來作長遠打算。她想,總不能一輩子包水餃,趁年紀不大時,趕緊學一門手藝,即使以後回國定居也用得著。為此,她孤注一擲,停工幾個月,交了幾千美元學費,去學美發美容,考了執照,獲紐約法拉盛安姿麗美容中心聘用,一干四年。現在的她,對生活充滿自信。

在美七年,曲紅想兒子想得發慌。她回憶,頭一年的春節,她在大年除夕撥通丹東老家的電話,12歲的兒子一聽到她的聲音,鳴鳴哇哇就哭開了﹕「媽媽,我想您,您什麼時候回家?」聽到兒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曲紅揪心剜肺的難受,母子倆對著話筒哭了老半天。

兒子後來長大了,懂事了,每次她打電話回家,兒子都高高興興安慰她,她說要回家跟兒子團聚,兒子反勸她說﹕「您回來,我出國就沒指望了。我們總有一天會重新生活在一起。」

曲紅頗以兒子為榮,她說現在念高三的兒子學業成績優秀,平時還喜歡寫作,希望將來出國留學。美國遭遇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後,中國大陸舉行主旨為世界和平的征文比賽,曲紅的兒子以一篇題為《零的距離》的作文獲獎。曲紅看著兒子韓笑奇的名字,白紙黑字印在報章上,尤其看到文中那句「九一一事件,我與媽媽零的距離」,眼淚嘩啦啦就掉下來了,在那一刻,她覺得這些年所吃的苦、一切的艱辛都「值了」。為了兒子,曲紅走上了「不歸路」。

她說,當初她的妹妹勸她說﹕「姐,外面的世界太艱難,不要再在美國捱了,趕緊回家吧,否則再待上半年,你就回不來了。」沒想到果然被妹妹言中了。而曲紅的妹夫,原為丹東設計學院高級工程師,也曾來美國「商務考察」留了半年,一頭鑽到費城中餐館打工。餐館廚房位于地下室,妹夫天天過著只有燈光、不見陽光的生活,只有晚上餐館打烊後,步出地下室才能看見月光。妹夫經常在晚上下班後打電話跟她吐苦水,但一到餐館發薪水的日子,數著那綠色的鈔票,什麼苦、什麼累又都拋之腦後了。

那一年的春節,曲紅精心做了滿桌子的佳肴,叫妹夫來吃團年飯。「那麼大的一個小伙子,鳴鳴咽咽地哭開了。」

妹夫伸出那一雙被洗碗劑泡得發白、皺巴巴的手給她看:「姐,我天天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我的一雙抓筆搞設計的手,要被洗潔精糟踏了。」

曲紅勸妹夫不如歸去,妹夫再三思量,半年後攢了七、八千美元,終于踏上回國之途。

「可憐妹夫回去後,怕別人瞧不起,白天不敢踏出家門半步,連我爸爸那里也不敢去,更別說回原單位工作了。」既然在家鄉已「見不得人」,曲紅的妹夫直奔上海,找到一份設計工作,因人才難得,現在北京建設部設計院工作,事業有長足發展。「可見當初我妹夫回去的決定是對的,若繼續留在美國,他的設計才華就埋沒了。」

*「人財兩空」釀成悲劇

不過,曲紅認識的一位來自沈陽的東北鄉親小耿回國後釀出的「殺妻」悲劇,就讓她唏噓不已。她說,小耿原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營級軍官,五年多前公派來美,因妻子下崗,為了改善家庭生活,一度滯留華府打工,但工錢太少,遂轉來紐約法拉盛中餐館任職。每月拿到的薪水除了零用,全部寄回給妻子儲蓄,小耿在美唯一的娛樂,是每周休息日上賭城賭一把,但都非常有節制,從不超出預算。

去年春節前,曲紅在法拉盛街頭踫到小耿,小耿興沖沖告訴她,要離開美國打道回府跟老婆孩子團聚了,小耿來美五年還沒有合法居留身分,此去不可能再返美國了。曲紅本來想勸他三思後行,但小耿說,錢是賺不夠的,在美國受了幾年苦也受夠了,還是「老婆孩子熱炕頭」最重要,回家後,有錢喝點啤酒、吃點花生米,享受天倫之樂,是他人生的「最高境界」。曲紅唯有祝福他。

沒想到,最近回沈陽探親的鄉親,返紐約後告訴曲紅一個驚人的消息,小耿把老婆殺了,成了殺人犯,判了死緩關在監獄里。原來,小耿回家後,才發現妻子在他離家期間,難耐寂寞,成了出牆紅杏。他雖然不堪戴綠帽,但為了孩子只好啞忍,沒想到妻子最後卻卷走全部財產「跟人跑了」。他好不容易找到妻子,要求將前幾年寄回家的錢拿出幾萬元,讓他作為再次回美的「買路錢」,但為妻子拒絕。小耿覺得辛辛苦苦為了妻小出外熬了幾年,到頭來卻落得人財兩空的下場,頓覺萬念俱灰,一時沖動殺死妻子,也賠了自己。

*無頭箱尸案聳人聽聞

在美的東北鄉親發生悲劇最轟動的案例,要數紐約華埠東百老匯的無頭箱尸案,被害人是45歲的張彥軍,來自遼寧撫順,生前報住法拉盛41路一個家庭旅館。今年628日從法拉盛乘發財巴士到康州賭場玩樂後失蹤。兩天後(30),一名流浪漢在東百老匯的巴士站撿到一個行李箱,以為「拾到寶」,打開後發現是一具無頭、無雙腳的碎尸,從而揭發這宗駭人聽聞的無頭箱尸案。經警方多方查證,證實死者是張彥軍。

這是紐約華埠開埠以來首宗無頭碎尸案。警方至今沒有抓獲任何嫌犯。也不清楚張彥軍是如何被殺,在何處被殺。很多疑團至今沒有揭開。

紐約市警方曾兩度為張彥軍在遼寧撫順的妻子房世娟發出信件,協助她和女兒前來紐約辦理後事,以及協助調查張彥軍的死因。但房世娟及其家人,均未能獲得美國駐沈陽總領事館簽發來美簽證。房世娟只好授權他人代為處理張彥軍的喪葬後事,以及提領銀行保險箱存放物品和終止帳戶等事務。

*孫瀾濤「為人民服務」

紐約李根(Legan)律師樓中國部主管孫瀾濤,原為仕途看好的中國大陸外交官員。他來自哈爾濱,原為鐵路工人,自學成才。在鐵路工作的日子,他一邊「燒鍋爐」,一邊自學英語,「每一本書都被燻得黑黑的」。1980年他以23歲之齡,以黑龍江英語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外國語學院。

1986年,孫瀾濤畢業後分配北京文化部外聯局工作,1989年派往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任文化副領事,三年半後離任回國。1993年因妻子在美留學,他放棄令人羨慕的外交官生涯,以陪讀身分再度赴美。

最初,他獲一間移民服務公司雇用,做的是在計算機上打字填寫表格的工作,由此對法律產生興趣,並認識到一些律師的「壞」和「狠」。在大陸,孫瀾濤的專長是一口流利的英語,但在英語為母語的美國,「會英語」變成一無所長,一切只能從零開始。

他深有感觸地說:「不管自己過去多麼輝煌,人不能活在過去的回憶中。」從踏上移民之路的第一天起,他就決心放下身段從頭來過。不過,還是拜懂雙語的語言優勢,他得以進入李根律師樓工作,成了專門接待華人客戶車禍賠償的咨詢專家,為公司爭取到不少生意。

從討厭一些律師的見錢眼開,到「帶著許多問號」去攻讀法學院,他決心考取律師執照來幫助那些有需要幫助的人,他說從「恨律師」到自己想做律師,這是一個「為人民服務」的認識過程。他白天工作,晚上攻讀法律學位,邊做邊學,目前已「勝利在望」,即將通過律師資格考試。 

他風趣地說﹕「我這一輩子,什麼都比人慢半拍,讀大學遲,成家、要孩子、移民,甚至考律師執照,什麼都比人遲。」

孫瀾濤進入律師樓工作後,在公司對華人客戶的宣傳策略上,首先提出采用中國大陸新移民耳熟能詳的「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最初,「非我族類」的美國律師們,很難理解這句話的真正含意,直到後來,才明白這句話信手拈來的妙用。而孫瀾濤就對他的老板強調,這絕不是一句空話,而是要付諸實際行動,代表一種「沉重的承擔和責任」。尤其在處理車禍的「實戰」經驗中,他認為華人同胞特別需要幫助,警察在寫車禍報告時,往往都是各打50大板,華人由于語言問題經常吃啞巴虧,他對此現象深感痛心。他的工作不但為他帶來穩定的收入,還為他帶來滿足感和成就感。

他說,由于經常要代表律師樓在中文媒體上亮相打廣告,許多華人客戶找他,都說「我們是沖著你一臉老實的長相找來的」;不少東北鄉親在華人社區從事電召車、小巴司機的職業,時常踫到大小車禍,這些人一聽到他的東北口音,就倍覺親切。他也覺得自己很有「客戶緣」。

今年2月,一位來自哈爾濱、就讀美國丹佛大學鋼琴系專業的19歲女生張琪,因警察追捕小偷,小偷在飛車亡命奔逃時,攔腰撞上張琪,導致這位頗富音樂天賦的東北姑娘香銷玉殞。當地媒體曾大事報導這宗悲劇。

張琪的父母自哈爾濱來為愛女辦理後事時,許多專做車禍的律師爭相聯絡他們,希望做其代表律師向市府索賠。張琪父母正在舉棋不定時,聽說在紐約「有位哈爾濱的鄉親專門從事車禍賠償」,特別聯絡孫瀾濤代為物色人選,他才知道自己「名聲在外」。張父對他說:「我們也不知道該相信那一位律師,就憑你一句話,你說找誰我們就找誰。」老鄉的信任和重托,令孫瀾濤深覺責無旁貸,為此他花時間義務做了許多調查,為張琪父母提供許多「有益、有建設性的建議」。

孫瀾濤提起張琪的死亡,不勝惋惜,他說她是一個非常優秀出色的音樂人材,並憑此獲得學校的全獎學金,卻因一次意外,年紀輕輕死于非命。

*藍天在同鄉會找到「家」的感覺

去年才從遼寧大連經洛杉磯轉來紐約的東北姑娘藍天,來美時間只有短短一年多,但似乎很快就能適應環境「進入狀況」。她原在大連機場工作,持工作簽證來美。目前在紐約法拉盛一邊打工,一邊在皇後社區學院讀書,生活過得非常充實。

她也是黑龍江聯誼會的常務理事。她說,人在異國他鄉,鄉親之間的聯絡非常重要,她之所以很快適應環境,與參加聯誼會的活動分不開,讓她找回「家」的感覺。她也喜歡與東北鄉親「侃大山」,場面熱烈火爆,每每聚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

她說,無論來自那一個地區的移民,在生活及工作上,都喜歡與文化習俗相近的鄉親在一起,比較容易溝通,也可消磨在美國艱辛的生活,東北人也不例外,

藍天剛抵美國洛杉磯時,給她的感覺是「特別安靜」,後來來到華人聚居的法拉盛,走在街上聽到許多人在說廣東話,讓她「好象到了中國的廣州」,這種時空錯覺,令她一下子對法拉盛產生認同感。

*東三省被列為新的「簽證重災區」

近年大批東北人以留學和商務考察等各種名義滿世界亂闖,,使得歐美使領館的關注目標,從過去被列為「傳統簽證重災區」的福建、江浙一帶,轉移到東北三省。美國領事館目前最頭痛的也是那些「志在留美」的「三轉學生」,即打著出國旗號,在美國換了學校、換了專業和換了身分的人。

知情人士指出,東北地區由于不是傳統的僑鄉,較少「海外關系」,不易籌到數萬美元的偷渡費,來美的「成本」相對要比其它地區低,不過,行情也一直水漲船高,從前幾年的12000美元漲到目前的三、四萬美元。

目前在中國大陸有一個很成熟的申請出國材料造假市場,一些留學中介公司甚至公開刊登廣告「給我們4000元美金,可以保證你簽證成功」。東北地區的申請人,在一些中介公司「幫助」下,過去不乏使用假材料進行申請成功蒙混過關者,包括偽造證書、成績單和銀行存款證明、邀請信及入學通知書等。媒體報導東北某些銀行為出國留學的人,出示虛假存款文件,從中收取2%的手續費。

1999年,加拿大移民官暗中隨加國留學講座團赴東北考察招生情況,在留學說明會現場,發現許多東北留學生中介人在現場公開兜售留學簽證的假文件,由此造成2000年加拿大使館對來自東北的留學簽證申請人普遍拒簽的現象。

一般人認為,由于一些國家近年對東北人實行「另眼看待」的政策,正是導致東北人將出國目標瞄準美國的原因之一。昔日闖關東的人,曾經書寫過悲壯的創業史,如今的種種跡象表明,東北人開始闖到全世界,用實際行動譜寫新的創業史。送子讀書,送女外嫁,也將成為東北人在21世紀追求新生活的一種選擇。

(原載「世界周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