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華埠巴士錢景誘人惡鬥驚人

曾慧燕

「快上車喲,去波士頓,只要 10 元!」在紐約華埠東百老匯與科西街交界的怡東商場一側,華人長途巴士員工不斷舉牌吆喝拉客,短短一個街區放置著數個不同巴士公司的招牌,成為華埠街頭的一個新景觀。置身其間,空氣中似乎有一股火藥味,隱約感覺業者之間的惡性競爭已進入「短兵相接」的白熱化階段。

紐約華埠長途巴士服務近年成為華埠兩個傳統經濟支柱餐館和衣廠以外的第三產業,以其快捷的服務、便利的交通網絡和低廉的票價備受歡迎,「紐約華埠巴士總站」之名不脛而走,吸引各族裔乘客紛至沓來,帶旺華埠各行業,並成為很多華人眼中的「老外」認識華埠的重要途徑,但隨之而來的惡鬥和喋血事件,演變成社區治安隱患,並有可能危及乘客人身安全,目前至少已有三宗兇殺案懷疑與巴士血腥衝突有關。華埠長途巴士發展勢頭及存在隱憂,年來已引起美國主流社會關注及媒體爭相報導。

華埠長途巴士大約在十年前隨著華人新移民人數的增加應運而生,九一一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遭遇恐怖襲擊,福兮禍所倚。巴士業進入興旺發展時期,乃由於九一一重創華埠經濟,不少閩籍新移民被迫往外州謀生存,福州人的外賣餐館在全美遍地開花,但他們仍以紐約為大本營,每逢休息日都會回紐約探親訪友、辦事購物等,若他們以灰狗巴士為交通工具,無論語言、時間和費用都覺得不便利。

搞活經濟供求兩旺

有見及此,善於「搞活經濟」的中國福建新移民,開始動腦筋研究經營長途巴士的可行性,結果一試就靈。這些最初以福建鄉親為主要乘客對象的長途巴士,在一定程度上為乘客帶來了交通快捷便利的服務,而且票價低廉,例如來回紐約和費城的收費,只是灰狗巴士(Greyhound)票價的一半,甚至不到美國鐵路(Amtrak)收費的四分一。

在供求兩旺的情況下,紐約華人經營長途巴士的規模日益壯大。在美國華人社區,風行「那裡有福州人,那裡就有外賣中餐館」的說法,但現在也可以說:「那裡有外賣中餐館,那裡就有長途巴士站。」

華人巴士行駛線路以紐約華埠為中心,伸展到美東、美中南部各地。從五、六年前紐約至波士頓的單一路線,發展到目前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包括南至費城、華盛頓、巴爾的摩、維吉尼亞、南卡、北卡、喬治亞州、亞特蘭大、阿拉巴馬州等;北至康州、波士頓、水牛城、麻州等;西至密西根、芝加哥、伊利諾州和俄亥俄州等地,另外還有到佛羅里達、田納西、肯塔基、底特律、紐約上州雪城、水牛城及奧伯尼等地的專車。交通工具則從五、六年前的15人座中型巴士,發展到現在的57座豪華大巴﹔乘客從原先清一色的華人,發展到各族裔乘客。

華埠巴士最初是接載華人乘客及哈佛大學學生往返紐約與波士頓,後來再發展到往返費城和華盛頓等地。隨著中餐館在全美遍地開花,新的巴士路線也「百花齊放」,不斷向四面八方幅射,主要是以華人工作及居住人口集中的地區為發展方向。

經營南方巴士線的華人業者表示,新路線是根據乘客市場需求增闢。目前紐約至費城、華盛頓等地的長途巴士業務已達飽和,居住在美南一帶的華人也希望獲得相同便利的服務。客源以福州移民為主,還包括廣東和東北籍移民。自去年 5 月開始開通南部巴士路線後,紐約至南卡、北卡及亞特蘭大的巴士每天一班,均在晚上 10 點從東百老匯出發。巴士是標準的57座豪華新型車輛,有冷暖氣、電視及衛生間等設備。

華人巴士公司以低票價吸引乘客,從紐約到波士頓才10元,他們幾乎不在報章上刊登廣告,但有的公司「非常先進」,採用網上售票方式攬客,乘客可憑電子票(E-ticket)登車。另一重要途徑則是通過口碑相傳,乘客介紹乘客。例如,在波士頓哈佛大學的華裔學生將「好消息」告知其他族裔的同學,「Chinese Bus超便宜」逐漸在非華裔乘客中傳開,他們被巴士的低廉票價吸引來試搭,後來成為常客。一傳十,十傳百。原先沒有被美國主流社會看在眼裡的華埠巴士,實實在在成為一個賺錢的行業。

去年國殤節、國慶節和感恩節等美國主要節假日,華埠各個長途巴士站擠滿人潮,乘客如織,而且外族裔乘客超過華人,成為華埠巴士的生力軍。即使業者將平日每兩小時發一班車往波士頓的班次,變成每小時一班,仍班班客滿,創下新高。

《美國之音》記者菲利普斯(Adam Phillips)去年初親臨華埠採訪長途巴士的起源及發展,對華人巴士業僅在兩年間就快速發展,並直接威脅灰狗巴士生意感到驚奇。他說:「華人社區給美國主流社會很封閉的感覺,巴士業似乎成為華埠社區具有吸引力的服務業之一。」

菲利普斯採訪過的一些外族裔乘客認為,華人經營的巴士,直達目的地和票價低廉成為吸引許多大學生及低收入者的王牌武器。巴士站的快速發展,也進一步吸引非華裔乘客到華埠消費。菲利普斯建議應該進一步開闢適合美國人消費的商店,使巴士站更加吸引外族裔人士。

「二加一」優勢威脅灰狗

華人巴士業者「以價取勝」,在美國公共運輸行業打下一片江山,與灰狗巴士相比,「小蝦米打敗了大鯨魚。」靠的是「二加一」的優勢,即巴士「快速直達」及票價低廉(僅及灰狗公司一半),再加上靈活機動「服務上門」的營運方式,紐約華埠巴士短短幾年聲名遠播。

在票價方面,紐約至南卡單程85元、北卡70元,至亞特蘭大95元,至底特律70元,至波士頓十元,至華盛頓15元。簡直是超低價。

交通方便快捷也是華人巴士吸引乘客的主因,如從紐約到亞特蘭大,華人巴士車程最多14個小時,比灰狗巴士節省四小時。各巴士公司從紐約出發直接往來美東主要城巿的華埠,包括華盛頓、波士頓、費城等,也使華人乘客節省中途轉車的時間和車資。此外,靈活經營也是華人巴士的特色之一,如行駛南部的巴士,沿著95號州際公路南行,途經南卡、北卡等地,以亞特蘭大為終點,再用免費小巴將乘客接載到阿拉巴馬州等兩小時車程範圍內的各市鎮,有時甚至直接把乘客送到工作地點,可謂服務到家。

前幾年福建新移民是巴士乘客的主力,目前仍占半數,業者根據他們的作息時間作出特別安排。比如,在結婚喜宴多的周末,以及較多餐館從業員休息的周一,會在夜間開加班車,也會根據不同情況靈活安排。例如紐約至費城,因車程較近,班次較多。從周日至周四,從費城與紐約兩地各發七班車,從早晨8時,一直到晚上8時。每逢周五是新移民工作最忙的一天,車次就比平常少一半。

除了本地華人,有些來自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等地的華人遊客,也從親友口中獲得「紐約華埠巴士又便宜又方便」的訊息。如經常來往中美之間的深圳律師吳慧鴻,每次來美,也喜歡從馬里蘭州搭乘華人巴士到紐約探親訪友,或先飛抵紐約,再搭巴士往馬里蘭州探望兒子。她相當肯定華人巴士的服務品質。

現居波士頓的作家陳乃良,也經常利用華人巴士前來紐約探親訪友,他說光是每次往來波士頓與紐約之間,就可省下不少車資。

瘦田無人耕 耕了有人爭

俗語有云:「瘦田無人耕,耕了有人爭。」長途巴士生意一片榮景後,以閩籍移民為主的巴士業者,紛紛加入爭奪市場大餅的行列,有的從合夥人變為競爭者,以致反目成仇。華人巴士公司也從最初的一、二家,擴展到目前大大小小差不多廿家。業者間為了獨霸市場,展開一場刀光劍影的地盤保護戰,不惜削價競爭,與對手拼個你死我活。票價不斷下降,營運公司不斷增加,雖然為乘客帶來便利和實惠,但業者形容這是「自殺式的生意」,除了大家都幾乎無利可圖,還多次發生因爭客而引起的暴力傷人及奪命事件,恐嚇事件也層出不窮,即使僑領出面說項和警方干預,也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過去新世紀和金龍是經營費城和華盛頓兩條路線的主要競爭對手,最早投入營運的新世紀公司,是華埠長途巴士業的三間大型公司之一,與金龍假期、今日假期(原名金龍捷運)、東方等巴士公司在紐約的發車地點均在華埠怡東商場前。新世紀原先獨占市場時,紐約至費城的車費單程18元、雙程28元;至華盛頓單程35元,雙程50元,價格非常有吸引力。因此不僅華人,連其他族裔人士也紛紛前來乘搭。

2002年6月,原先以經營美東巴士旅遊團和紐約一日遊為主要業務的「金龍假期」,由於九一一重創旅遊業,也轉型加入長途巴士業。稍後金龍假期原股東陳德健在東百老匯另組金龍捷運公司,與新世紀行駛華盛頓、維吉尼亞州和費城同一路線。原在柏路的「金龍假期」,在「金龍捷運」開始營運後,一度把車站移到中城,放棄東百老匯的站頭,但後來又再重返華埠。

「金龍假期」對「金龍捷運」提出「名稱侵權」的控訴,兩家「金龍」後來對簿公堂,對誰是「本尊」各有說法。紐約州高等法院判決「金龍假期」勝訴,「金龍捷運」後來易名「今日假期」。

稍後金龍、今日與新世紀等公司,為爭奪乘客展開一場激烈的割喉戰,惡性競爭的結果,紐約至費城的單程票一度只要5元,來回10元;紐約至華盛頓單程10元、雙程15元,不到灰狗巴士價格的四分之一。事實上,各巴士業者都承認鬥得兩敗俱傷,大家都在苦苦掙扎,迄今情況未見好轉。

華人巴士受外族裔青睞

華人巴士業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新興勢力,逐漸進入主流社會,受到外族裔青睞,它的日益壯大以及削價戰導致的空前低票價,引起美國規模最大的長途巴士霸主灰狗公司的關注。灰狗公司有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派人到華埠實地調查華人長途巴士發車情況,尤其對乘客數量與華人業者經營模式最感興趣。

紐約到波士頓、費城的單程票價都是只要10元,令美國主流社會感到不可思議。《費城詢問報》去年12月曾以頭版頭條的顯著篇幅,報導往返費城與紐約之間的華人巴士現況。

報導指出,雖有黑幫介入的傳聞和尖峰時段搭不上車的不足之處,但對來回20元的票價,乘客均給予肯定。如住在紐約布碌崙的麥克萊特,每到周末都到費城看望他的華裔女友,他認為「票價合理」是他搭華人巴士的主因,而搭灰狗要40元,搭美鐵要96元。

《紐約時報》也在今年2月21日,大篇幅報導紐約華埠長途巴士的削價競爭與暴力問題,並以風華巴士公司梁老闆為重點採訪對象,描述華人巴士業者的經營情況。

《紐約時報》報導,紐約華埠長途巴士的創始者之一是風華捷運巴士的梁老闆。梁老闆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每天工作15小時,這是一項「自殺的生意」。風華公司每天在紐約和波士頓之間運營18個來回,公司一共有20多輛巴士。每輛車來回成本是800元,其中包括司機薪水、過路費、油錢、保險及其他營運開銷。以一輛57人座的巴士來說,如果來回都滿座,可賺340元,若未滿座就可能虧本。

他的成功始於麵包車時代,1997年他借了6萬元,買了4輛麵包車,開始時在布碌崙區日落公園和華埠之間接載乘客,後來他發現很多學生在波士頓的長春藤學校就讀,於是開始經營紐約和波士頓之間的巴士路線。

後來由於華埠長途巴士削價競爭越來越激烈,為了節省成本,梁先生只好開除六名司機,現在他有25名全職跟兼職司機,每開一趟來回可拿100元薪水。梁先生自己身兼老闆、司機跟修車技師,一星期工作七天,太太也幫忙賣票,從早上6點半到晚上10點,夫婦倆都覺得十分辛苦。不過因為票價低,生意多了四成,而且還吸引了更多非華裔乘客,所以他又添購了兩輛巴士。

票價超低安全性遭質疑

華埠長途巴士價格之低,令灰狗巴士等主流業者難以置信之餘,不禁質疑華埠巴士的合法性與安全性,引起聯邦部門調查。不過,根據聯邦汽車安全管理署的紀錄,出人意外的是,華埠巴士的安全報告相當良好,保險也全部合法。

《紐約時報》在上述訪問風華梁老闆的同一篇報導中,同時訪問了美

國巴士協會(American Bus Association)總裁彼得.潘圖索(Peter J. Pantuso)對華埠巴士業的看法。潘索圖表示,包括灰狗巴士在內的3500家巴士公司,都因為油價與保險金額越來越高而虧損連連,許多公司甚至宣告破產,連灰狗巴士都已虧損好幾年,主流巴士業者怎麼也想不透,他們的票價比華埠長途巴士高那麼多,但是利潤幾乎只有百分之一,比他們票價低這麼多的華埠長途巴士怎麼可能賺錢?因為光是從曼哈坦中城搭計程車到下城的華埠,車資就差不多要十元左右,從紐約市到波士頓215哩的四小時車程,怎麼可能也是十元?

不過,對於主流巴士業者的質疑,聯邦交通部表示,風華捷運的檢查報告一切正常。在2003年會計年度檢查報告中,九家華埠長途巴士業者只有一家有機械故障問題。

其實不僅主流業者對華埠廉價巴士的安全性深表懷疑,一般華人乘客也都心生疑慮。業者則信誓旦旦保證,經營的巴士都購有人身安全保險,而且力求行車安全。例如金龍假期表示,他們的保險金額是一千萬元,可以保證乘客上車或者在車內發生意外時獲得理賠。新世紀也聲稱保險金額是五百萬元。兩家公司的巴士設備都相當齊全。金龍假期負責人李嵐和新世紀負責人高美英均表示,他們的司機在跑完一趟車後,有將近兩小時的休息,可以保證行車安全。

費城的新世紀公司也表示,該公司以租賃巴士的方式營運,如果沒有購買乘客保險,根本租不到車輛。

熟悉各長途巴士運作方式的紐約旅遊業資深業者劉喜龍表示,根據紐約法律,業者成立巴士公司,必須經過保險公司註冊、購買乘客意外保險等手續,而且按規定至少要買五百萬元保險,所以相信一般經過合法註冊的正規巴士公司都會有保險保障乘客安全權益。再者,聯邦交通部也經常突然抽查巴士的安全性能,並規定巴士每半年要檢修一次。故此,華埠巴士的合法性和安全性應不存在問題。

作為旅遊業者,劉喜龍肯定華埠巴士帶旺華埠各行業、成為人氣旺地的作用,但也希望各業者切實解決長期存在的惡鬥現象,互存共榮。不過,他承認,當中涉及許多複雜問題,說來容易做起來難。

許多巴士業者對這個良好願望也顯然不樂觀。目前華埠巴士經營模式已進入「戰國時代」,雜亂無章。巴士線路不同,購買車輛安全保險也不一樣,一些缺乏法制觀念的新移民業者漠視乘客權益,「只要有輛巴士就可上路。」經常開快車、違規經營,有的業者為了降低競爭成本,以自用車輛的保險載客經營,滋生不少問題。

車禍頻生敲響安全警鐘

華埠長途巴士業者兼司機鄭先生指出,司機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特別是不能疲勞開車。他最擔心的是某些業者使用私家車牌營運,沒有購買足夠的汽車保險,導致乘客的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如去年3月中旬,一輛從紐約華埠開往維吉尼亞州的15人座巴士,在巴爾的摩發生奪命車禍,兩名閩籍乘客死亡。因業者只以紐約州私家車牌購買了第三者責任險,因而死亡的乘客至今沒能獲得任何賠償。

賓州境內貫通美國東西部的80號高速公路,已成為華人巴士業的滑鐵盧,近年發生多起華人長途巴士交通事故。如今年4月5日凌晨,一輛15人座的白色中巴從中北部開往紐約華埠,行經190號出口時,因天氣寒冷路面結冰偏離公路翻覆,導致4名在外州打工的福建新移民受傷,幸無人死亡。

最嚴重的一次車禍則於去年感恩節(11月28日)凌晨發生。「華運」巴士公司一輛從紐約開往印第安納的15人座中巴,在80號公路的第70出口與卡車相撞,巴士跌落山谷,釀成一死七傷的慘劇。

坐長途巴士前往外州的華人乘客,大部分為在餐館討生活的閩籍新移民,大多無合法身分,也未購買人壽保險,一場車禍對他們及其家人都是沒頂之災。

去年7月29日凌晨,紐約上州的眭月兒乘坐華人長途巴士到紐約法拉盛探親,途中因司機勞累過度打瞌睡而發生車禍,時速75英里的巴士從高速公路衝上分隔島,包括眭月兒在內的車上三名乘客受傷。她本人頸部、脊椎多處撞傷,額頭被撞出一個大包。車禍發生後,巴士公司僅賠給傷者兩倍於票價的錢,並拒絕進一步賠償。

眭月兒要求這家巴士公司賠償,因為她的身體多處受傷,可能影響她今後在衣廠的工作。但該公司希望私了,後來只向每名乘客賠償130元。眭月兒事後聘請律師索賠,該公司隨即停止營業。

眭月兒說這是她第一次乘坐華埠巴士,該公司當時剛運行兩個星期,今後她再也不敢乘坐華埠長途巴士,因為行車安全得不到保障。

最近發生的一宗車禍是5月2日上午,從密西根州開往紐約華埠的一輛長途巴士,在距離紐約不到兩個小時車程時,因司機疲倦導致注意力不集中,在賓州境內撞上一個加油站,結果有十多名華裔乘客受傷,其中包括一名四個月大的嬰兒,不過無人有生命危險。

這起車禍再度為華埠長途巴士業敲響安全警鐘,特別是巴士公司應保證司機切勿疲勞駕駛。

幫派介入運作內幕曝光

巴士之戰使紐約華埠再度硝煙彌漫。《法新社》、《美聯社》、《紐約時報》和《時代周刊》等多家主流媒體,今年 2 月先後報導華埠巴士風波。

美聯社在2月24日一篇題為《華埠巴士戰致命轉彎》的報導說,紐約華埠曾經是「飛龍幫」和「鬼影幫」等幫派長期結怨洩恨的場所,現在又爆發一場新的戰爭,警方認為其中牽涉3宗尚未解決的人命案。

華埠巴士營運成為一塊「肥肉」後,各業者競爭激烈,從2003年5月開始至今年1月,短短七個月就發生三宗疑與巴士衝突有關的命案,大大小小的打鬥更是難以數計。

巴士爭端首次導致喋血事件,始於去年5月9日,今日假期(原金龍捷運)的兩名股東陳德健和李傑駕車行經華埠市場街時,另一輛車開到側面,向他們開火,陳德建被擊斃。

陳德建2002年5月曾經捲入一宗刑案,他倒車撞上競爭對手新世紀的經理陳倫東,導致對方肋骨折斷。陳德建被槍殺後,風波四起,新世紀兩輛嶄新巴士稍後被縱火。2003年6月30日,華人巴士站附近驚現無頭屍。兇徒將缺頭少腳的屍體放進行李箱,棄置於東百老匯「今日」的長途巴士站旁的電話亭。事後證實死者來自東北瀋陽,案件涉及一名福州青年,其棄屍過程被「今日」無意中全部錄影下來。巴士業者相信事件是兇徒向競爭對手發出警告。

2003年10月30日,在華埠亞倫街與顯利街交界處,兩名原來合作經營紐約往來印弟安納州長途巴士的業者,因後來演變為競爭對手而心生嫌隙。案發當日,李振紀駕駛中巴,與陳雷所開的大巴在兇案現場不期而遇,雙方都是開往印第安納州,為了爭客大打出手,陳雷持刀把李振紀刺死。陳雷行兇後,為一行經兇案地點的聯邦便衣探員逮捕。陳雷遭到兩項二級謀殺及一項一級攻擊罪起訴,迄今拒不認罪。

華埠地威臣街今年1月17日發生的街頭駁火事件震驚紐約市,相信也與巴士爭端有關,兩名男子在巴士站附近一家餐館外開槍射擊,使用AK-47步槍殺死一個30多歲的男子。

式微多年的華人幫派分子死灰復燃,介入華埠長途巴士業運作的內幕,去年6月16日首度曝光。紐約聯邦執法人員在接受紐約《每日新聞》訪問時表示,這是聯邦當局介入東百老匯街長途巴士命案調查的原因。據指出,僅紐約至費城的營運,每年就可為業者帶來百萬元的經濟收入,加上至華府、波士頓、亞特蘭大等地路線,利潤驚人。

調查人員指出,正是豐厚的利潤才使幫派分子介入巴士業,導致華埠長途巴士業競爭帶有「血腥味」。

《每日新聞》訪問「今日」巴士股東、聯邦及市警五分局調查人員後,在這篇報導中指出,華埠巴士業者間的「血腥」競爭,已摻入了幫派因素。

報導說,華人幫派分子介入巴士業,開始於紐約至費城的「中巴時代」,競爭雙方業者以幫派分子為後盾,加入競爭行列,令業者間的競爭,不斷傳出暴力事件。一名前巴士業者表示,其實東百老匯街的華人長途巴士業,「是被迫與幫派分子結合」,有時是「無法拒絕幫派分子上門」。這些幫派分子沒有固定組織,三、五成夥。有的看到別家公司有人撐腰,就自行結合或找靠山自衛,達到「恐怖平衡」。

報導說,27歲的陳德健在華埠遭槍殺身亡後,警方調查人員描述陳德健是「冷酷無情」的「勒索者」。但陳德健在今日公司的同事表示,警方不但無法破案,還讓真正凶手逍遙法外,讓巴士業者感到安全沒有保障,今日的員工必須在鐵門緊閉的辦公室工作,這也說明暴力危險依然存在。但業者表示,每個人都不會輕易退出,因為長途巴士業的巨大利潤實在誘人。

多次調解巴士糾紛的紐約林則徐基金會主席黃克鏘表示,華埠地區上次黑幫仇殺掃射,發生於1981年東百老匯的「金星酒店」,如今在地威臣街再次發生駁火事件,令人震驚,「最讓人擔憂的是,這是否又將引起一連串的復仇行動,進而導致幫派再度死灰復燃。」

巴士業者間的惡鬥,像不定時炸彈隨時爆發,暴力起源於每個業者都不容別人插足自己的地盤。在華埠地威臣街駁火事件三個多星期後,2月12日,科西街又發生三名閩籍巴士業者遭十多名同鄉用刀械死命圍攻追殺事件,其中一名巴士業者潘增朝右眼球被利刃戳傷,另一名受害人身體遭刺傷,警方確信該攻擊案與巴士業者間的惡性競爭相關。

受害人潘增朝七、八年前從福建長樂金峰鎮移民來美,曾與人合作經營田納西州的長途巴士線,後來出現競爭對手,經營同一路線,衝突愈演愈烈。

互相拆台嚴重內傷對手

主管華埠治安的紐約市警察局第五分局,曾多次邀請各巴士公司的負責人談話,希望能夠尋求解決惡性競爭和暴力事件的途徑,但幾乎徒勞無功。

與巴士糾紛相關的暴力一再發生,達到令警方無法忍受的地步,紐約市警方在三名閩籍巴士業者遭圍毆事件的第五天(2月17日),突然發動取締行動,一早派出大批警力,將東百老匯夾科西街處路段封鎖,迫令每一部路經的大巴到臨檢站接受檢測,上百位各族裔乘客被迫轉換其他交通工具離開紐約。直至中午收隊時,共臨檢19輛大型遊覽車,其中16輛因檢驗不合格遭拖吊。

這次臨檢行動,雖然警方表面上是以安全為名,但許多華裔社區人士都把這次行動,看做是「明白無誤的警告」,官方的忍耐程度已經非常有限。東百老匯接二連三的暴力事件,不禁讓社區人士擔憂,華埠是否將重演八○年代幫派猖獗橫行的亂象。由於華人巴士競爭發生的連串血腥事件,引起主流社會和媒體越來越多的關注。《法新社》2月24日形容,「這是繼飛龍幫和鬼影幫後,華埠新的地盤爭奪戰」。

除了屢見血光,多家巴士公司還接連發生多起縱火、蓄意毀壞車輛等事件。經營紐約至華府、費城、維吉尼亞州長途巴士的今日巴士公司,在今年4月15日早上,發現兩輛巴士油箱內遭人放入鹽和砂土。「今日」股東程士英表示,這已是該公司第五輛巴士遭這種手法破壞,估計這可能是華人業者相互拆臺的新手法。約兩周前該公司也連續有三輛巴士油箱遭人塞入衛生紙屑。

此前一周,另一間巴士公司跑巴爾的摩路線的一輛巴士,油箱也遭人放入白糖,白糖在高溫中融化後,阻塞供油系統,使引擎發生故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3日,華埠巴士業又驚傳新世紀公司在南街碼頭停靠的一輛巴士的洗手間內,發現一把M1911點45口徑的半自動手槍。

華埠巴士停靠滋生不少社區問題,紐約市警察局第五分局局長馬德善(William Matusiak)表示,巴士已成為目前區內一個十分頭痛和棘手的問題,常常引起附近居民商家的關注和抱怨。如該局接到位於企李士提街「恩信教會」的投訴,指華人巴士長期停在教會外面,有時甚至雙排停車,等車的乘客佔用行人道,亂丟垃圾,巴士帶來的各種問題,影響了教會的運作,也影響到學生。

專跑波士頓路線的風華巴士在大乘寺前的站頭,也常被附近商戶抱怨巴士乘客將私人店面當作休息站,甚至在門口留下一堆垃圾。另外,孔子大廈的居民也向警局抱怨,指許多長途巴士停靠在地威臣街上,發動引擎等候乘客,製造空氣、噪音和垃圾污染。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閩籍僑領黃克鏘表示,儘管多次調停巴士業者的紛爭問題,但業者只是稍微收斂一下,過一段時間又故態復萌。他說,長途巴士是一門新興生意,業者根本不知如何運作,也不重視職業道德和行規。目前警方的取締行動只是一個警告,如果業者之間不自律,最後巴士業會完蛋。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黃克鏘對福建鄉親不擇手段的惡性競爭,表示「痛心疾首」。他痛心這些人「爭氣不爭財」,沒有考慮到殺人要償命,犯法必須付出代價,兩敗俱傷,結果是不但令自己的父母家人痛苦,也令對手的家人無辜承受喪失親人的悲痛,自己本人也好過不到那裡。

他認為警察第五分局應在怡東商場的巴士站設立24小時警崗,以及安裝監控錄像設備,如此將可對犯罪分子起到一定阻嚇作用。

另外,社區人士也建議,巴士業者停車難的問題一直困擾業者和社區,也讓服務品質無法提高。如果紐約市府交通部門能提供一個專用巴士站,如將目前閒置的堅尼路與地威臣街交界處的科西街改成巴士站,至少可讓業者有秩序引導乘客上車,再加上合理管理,或可改善惡性競爭帶來的負面影響。

華埠巴士業也傳出醞釀整合的消息。冷僻路線已有多間公司合併,熱門路線的業者則有聯營的打算。巴士業者這些構想獲得僑界的讚許和支持,認為有利於良性競爭和提升服務品質。

萬寶路長途巴士負責人陳威肯定巴士整合聯營的良性發展。他表示,惡性競爭令業者元氣大傷,也令乘客困擾。業者動輒增加或取消班次,並不惜血本地削價競爭,打擊了對手也令自己嚴重「內傷」。經營紐約至印弟安納路線的業者鄭先生也表示,聯營和合併將毫無疑問地減少巴士業暴力案件,還社區安寧。

不過,經營紐約至華盛頓路線的東方巴士公司負責人鄭水明對此不大樂觀。他說,公司合併或聯營是個很好的構想,但對於某些長期競爭的公司而言,可能只是美好的「烏托邦」,實際操作上有不少困難,除非政府管理部門及社團制定及執行輪流發車制度,勒令業者按順序發車,情況才有可能改善。

最近才被競爭對手合併的閩籍業者陳添發說,合併實是無奈之舉,因為惡性競爭成本太高,難以長時間堅持,加上對方「軟硬兼施」,他只好順水推舟賣掉股權。但他認為同條路線營運的車輛不能飽和,否則合併後又會發生新的矛盾和衝突。

另一位業者表示,同行殺價競爭是行規惡化的關鍵,每個人都想以低價搶客打垮對手,以為這樣就可壟斷市場,但其實市場是一個人獨吞不了的,惡性削價只能大家都血本無歸。

美國福建同鄉會主席陳清泉表示,多宗暴力惡鬥事件,令紐約警方及主流社會對華埠東百老匯的福建社區增加許多負面看法,警方擔心福建社區變成犯罪溫床。回顧兩年來的巴士業狀況,憂大於喜,惡性競爭代價慘重。業者今後如不收歛,不僅本身利益受損,連福建社區也將賠上「惡名昭彰」的代價。他希望業者自我克制,和平共存,有飯大家吃,有財大家發。

(原載「世界周刊」05-16-04)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