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新中間階層應自主思考

南方朔

西方媒體長期操弄輿論,剝奪第三世界的意識主體性,香港改革應有創造性思考。

近代,有一個人們常常在使用的觀點——「盲點」或「盲區」。它指的是,當一個問題或一個現象發生時,人們總是會從某些角度去思考,而對另外的角度則視而不見。

而「盲點」或「盲區」的形成,在第三世界國家,通常是這些國家的人民,他們的心靈與認知被西方媒體所宰制的結果。西方媒體挾帶著強勢的霸權。根據它們的利益觀點而對第三世界說三道四,於是,它們說些什麼,第三世界的人民也跟著說些什麼。這也就是說,西方世界透過了對它們媒體的操作,在替第三世界制定著日程表。

它們也創造出了一種「政治正確」。凡是與它們唱和的,就是進步的﹔凡是對它們提出質疑的,就會被說成是反動。用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的話來說,就是西方已壟斷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理由」。在學理上,這種現象可說是第三世界在這樣的過程中已等於被剝奪了「主體性」,因而不能根據自己的歷史過程、自己的生存環境與利益,尋找到最有利於自己的生存路徑。講得難聽一點,它也是一種意識形態的被支配。對此,可以舉兩個例子為證。

一九九七年美國華爾街的操盤手,在經過細密的布局後,對東亞展開金融狙擊。如果我們回頭去看當時的媒體,西方千篇一律都是指控東亞金融體制的不健康,而香港及馬來西亞的反狙擊則受到指責。當時東亞絕大多數專業人士不也都是跟著西方的指揮棒起舞嗎﹖這波金融狙擊搞垮了印尼經濟,也終結了蘇哈圖的時代,印尼人民則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甚至印尼的華人華商也因此而慘遭反華排華風暴的打擊。

而過了多年後,國際貨幣基金終於多次表示,那個時刻該基金的政策犯了錯誤。所謂的政策犯錯,當然也就是那時它的整組論述和理由也都錯了。但印尼人民可以因此向國際貨幣基金要求賠償嗎﹖當然不可能﹗當時東亞在這個問題上與西方唱和的人,不就是失去了主體意識,以致於連本身的利益都無法判斷嗎﹖

也正因此,在這個媒體已日益成為一種意識形態支配工具的時代,第三世界國家如何捍衛自己的主體性已越來越困難。因為隨著它們指揮棒起舞的,會被它們所獎勵——新聞會被大大的報道,相關的機構與討論會則會被邀請參訪。而不隨指揮棒起舞的,當然得不到青睞,不受重視。

而尤有甚者,則是會被批評攻擊。就在這種獎勵與懲罰之間,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做最正確。所謂的「政治正確」因此而變得日益強固。

在東亞,最具主體思考能力的,厥為南韓了。從金大中到盧武鉉,他們以及他們的國民,都深知「泛朝鮮半島共同意識」的重要。金大中的「陽光政策」、盧武鉉的「軍事對峙是美國的利益,不是我們的利益」之論,都可堪印證。但也正因為他們具有堅強的主體性,因而金盧兩位領袖遂都受到過美國的羞辱與暗算。

我們可以說整個南韓的政治,乃是一種具有主體性的「後冷戰政治」,以及附和美國、沒有主體性的「冷戰政治」的長期糾纏。

因此,「主體意識」的重要已不容待言。當一個國家和他的人民不能自我定義,而只是一時跟隨別人的指揮棒起舞,這就形同將生存權交付於他人,最後必將因此而付出代價。今日拉丁美洲之所以民生凋敝、社會倒退,即是長期以來他們都在被牽制之下,不明言的在為別國的利益服務,因而失掉了自己的利益。他們有太多代理人,但卻少了足夠的自主人。

諾貝爾文學將得主馬圭茲在《迷宮中的將軍》裡,看著國家被各種代理人撕得失去了方向,因而發出了「不要管我們,讓我們過自己的中古世紀吧」之嘆。

這種意見當然不可能在現實世界成真,但至少提出了一個警告﹕我們不能要求強權挾帶著他們的媒體不要介入我們的家內事,但我們社會的有為者,至少必須培養決定自己日程表,為自己前途畫出願景的能力。

最近,台灣的政府要向美國採購六千餘億軍火及裝備,這是替美國「軍產複合體」的利益在服務,而決不是在替台灣人民服務。因而台灣具有自主性思考能力者已決定發動浩大的「反軍購運動」。但在美國強勢的意識形態宰制下,這個運動是否能夠成功,仍然值得擔憂,但台灣至少已嘗試走出具有真正主體性的第一步。

而這種情況,在像香港這樣的地方亦然。對香港的前途能務實、而且自主性思考的新中間階層,已必須站出來,不能任由一種非自主的對抗型的政治在香港繼續泛濫。任何社會的對抗型政治都會有煽情效果,但卻未必吻合共同的利益。只有在非對抗的氣氛下,長治久安的民主發展始有可能出現。而歸結到最後,仍是自主與非自主的問題﹗原載亞洲週刊

南方朔﹕原名王杏慶,亞洲週刊主筆,台灣政治評論家。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