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香港創意政治呼喚新中間路線

王健民、譚天媚

香港「七一」大遊行後,在兩極化政治的夾縫中,出現「新中間路線」的創意政治,希望落實二零一二年普選,並凝聚民主與愛國的力量,發展一個各方都不見得滿意但又可以接受的政治框架,追尋務實及有可行性的雙贏策略。

香港七月一日大遊行改變了這城市的政治生態,數十萬人在仲夏午後高溫的街頭上,秩序井然地走了幾公里,展示香港人不再只是經濟動物,也渴望政治上尋求突破僵局的決心。遊行之後,香港社會也出現兩種力量的激盪,領導遊行的一些民主派領袖相信,香港政治必須繼續「企硬」,與中央對著幹,才會爭取到更多民意支持,遊行人數之多就是明證。而另一方面,北京一些強硬的聲音也出現,認為香港若以「遊行政治」來施壓,北京就會放棄再以CEPA 等優惠給香港,甚至京港一拍兩散,「打破罈罈罐罐」,從頭來過。

但就在兩極化政治的夾縫中,一種「新中間路線」的力量正冉冉升起,希望凝聚香港的專業力量,尋找務實、具可行性及「雙贏」的策略,避免長期政治對抗引發京港「雙輸」的局面。在推動二零零七年普選失敗之後,民主派陣營內部越來越多聲音認為,爭取二零一二年普選就是突破的契機。爭取在二零一二年落實普選,是比較務實的做法,也使北京和特區政府有更多緩衝時間和心理準備。同時,評論界及學術界也注意到,在香港實施普選之前,必須落實更多的立法及行政配套,以使民主化過程能順利展開。

改變「非黑即白」的顏色

同時,香港的一些法律精英也組成法律論壇,以專業論政方式,希望改變目前香港「非黑即白」的顏色,強調香港應該有更多的包容性。馮華健、廖長城、廖長江、黃英豪、葉成慶和周永健等法律精英認為,「一國兩制」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因而如何求「一國之大同,存兩制之大異」是對香港人的考驗。

同時,香港一些專業人士也在報上發表一份呼籲「務實、穩定、和諧」的宣言,強調「珍惜香港和中央以及內地的關係,珍惜階層和諧,珍惜社會穩定」。這份約六百人簽名的宣言也特別指出,與較早前另一批專業人士所強調的「核心價值」的宣言並不衝突,表示對於「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都認同,但卻認為必須「化解矛盾,而不是激化矛盾」。

為了避免激化矛盾,京港兩地的溫和派聲音也開始上升,不約而同地釋放善意,避免權力的傲慢,希望香港在進步中求穩定,在穩定中求進步。因為民主派及激烈反對董建華政府的人都同意,香港儘管在民主化的程度上仍然不足,但在自由化的程度上,在生活的方式上,都走在全球先列,與美英等國不遑多讓。同時北京的支持者也承認,民主派內部也有不少人非常愛國,當年在反殖民統治、保衛釣魚台及爭取中文合法化運動上,都走在抗爭的前列。因此當前民主派及親北京力量其實有不少重疊之處,也開拓了香港政治「第三條路」的可能性。

在「七一」大遊行前後,香港不同政治團體內部都出現一些新中間路線的力量,探索香港政治目前是否有這種條件可以超越「非敵即友」的局面,發揮現代化社會的特色,將對立的思潮「融合」到己方陣營中,發展出一種爭執各方不完全滿意,但卻可以接受的新中間力量。

北京方面也發出了訊號,尤其遊行當天在珠海現場觀察的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被視為極具開創格局的中國領袖,他剛從南非訪問歸來,即投身處理香港事務。北京一位官員透露,自曾慶紅主管對港事務之後,加強了對香港事務的調查研究,實事求是對待香港實際問題,比較溫和的看法目前佔了上風。這位官員批評之前中央對香港問題的了解,被某些善於喊「極左」口號的人士所誤導。

民主派與北京加強溝通

同時,即使泛民主派陣營中,也越來越多人反思與北京加強溝通的重要性,除了專業團體外,過去一向激進的大學生團體也出現新的獨立聲音,反對一味的「企硬」,認為溝通及務實是香港政治的新格局。

另一方面,香港一些親北京的政黨也擺脫過去「唯董建華及北京馬首是瞻」的模式,發出獨立的聲音。像針對衛生福利局局長楊永強是否應為非典型肺炎問題辭職一事中,民建聯的陳婉嫻等人也以民意為依歸,公開主張楊要辭職以示負責,落實問責政治。

過去被視為只為工商界及富裕階層發言的自由黨,也開始強調要走上直選之路,直接面對選民,而不是只靠功能組別的選舉。自由黨領袖田北俊在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也強調,要打破自由黨只為工商界說話的刻板印象,要爭取不同階層的支持。

民意已被高度動員

這其實也是香港民主化步伐的力量,讓不同背景的政治團體幡然憬悟,不能只靠過去的背景,而必須直接面對民意,因為香港的民意已被高度動員,可以轉化成巨大的力量,連續兩年的「七一」遊行,都顯示媒體對政治動員的巨大影響力。

新中間路線的創意政治,也在於港人的務實性格,反對假大空的政治運動。幾十萬人上街,和平有序,沒有人燒車,沒有人去砸商店,沒有人去攻佔警察局或政府機構,這和其他的大城市比較起來,都是不可思議的。香港大學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訪問學者說﹕如果今日中國大陸大城市出現幾十萬人上街,後果會不堪想像。他說港人特別冷靜與理性,而這也為香港的新中間路線提供了基礎。

也許香港市民的獨特性格,為香港的創意政治提供了基礎。市民不希望政治走向「一拍兩散」,也不希望遊行之後只是「一聲嘆息」,他們會繼續前仆後繼,爭取落實普選。

董建華政府在遊行之後面對了非典事件後遺症的政治危機,他沒有先見之明的「棄車保帥」,將衛生福利局局長楊永強炒魷魚,還處處為他辯護,又再度引發民怨,最後在民意的巨大壓力下,才讓楊永強辭職,但「損害已經造成」,問責制政治蕩然無存,楊永強沒有保住,反而出現了「保車棄帥」的效應,使特區政府的形象受損。

熟悉北京的香港官員透露,他們眼看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處理人事及非典事件,覺得他還比不上中國大陸。僅僅上星期,中國衛生部門經過數個月的調查,認為今年年初北京發生的非典病例,是由於中國疾病控制中心的實驗室管理不善,令病毒擴散,問題屬管理不善的失職事故,中心主任李立明被指對事件負有重大責任,即時辭職。

六月底,已加入中國籍的英裔高官、香港投資推廣署署長盧維思,被政府一個獨立調查小組指要為去年花費納稅人一億港元(折合約一千三百萬美元),卻完全沒能收到預期宣傳香港成效的「維港巨星匯」事件負責﹔調查小組建議政府要對盧維思採取紀律行動。但是,幾個星期過去了,特區政府的公務員事務局只是表示,事件由於涉及中介公司涉嫌處理外國歌星赴港表演費用混亂的問題,案子已交由廉政公署進一步追查。因此,對盧維思的處理,在廉政公署沒有對整個事件得出結論之前,不能草率決定。

熟悉董建華的政府官員告訴亞洲週刊,政府內大家都公認董建華是一個好人,對下屬很關心。但是,市民也會質問特首,政府不是慈善機構,為何總要收留一些有過失的官員,不到迫不得已,都不接受他或她的請辭,更遑論進行紀律處分﹖是官僚架構的問題﹖還是人為的問題﹖

七月六日,被視為董建華及特區政府智囊的中央政策組發出通告,要求其顧問之一的鍊乙錚即時休假直至九月任期結束為止,也即等於是要求他立即離職。政府沒有說原因,但難免令人想起近日有關中央政策組民意調查問題外洩事件。較早時,為評估「七一」遊行的形勢,中央政策組進行了一系列民意調查。據消息透露,小組內部對這些民調內容起爭議,有人指部分問題針對民主派,有引導性。後來更有傳媒披露了整份民調內容,引來外間對中央政策組及其首席顧問劉兆佳的不少批評。

練乙錚被要求即時休假離職是否與事件有關,政府發言人未能提供答案。但練乙錚在離職前夕發給友人的電郵中則表示,自己對政府很多政策並不同意。而去年七月,練乙錚曾出席民主派舉行的「二零零三民主大會」,並捐錢給民主發展網絡。當時身為政府智囊團成員卻參加民主派活動的練乙錚吸引了不少記者,他向記者表示,錯過了「七一」的大遊行,所以才出席這次民主大會,「希望香港多些民主,亦想感受一下群眾情緒」,日後也會多參加爭取民主的活動。

不管練乙錚的政治取向及個人意願是否適合再留任中央政策組,政府要求他即日離職卻是近年罕有的舉動。政府其實應該講清楚這次決定的真正原因,?p 果真的和洩露民調內容有關,則是練的操行問題﹔如果只是政見不合,則「道不同,不相為謀」也很正常。關鍵是不要不明不白,否則鍊乙錚可能被視為洩密人而令其一生清譽受損,政府也被視為「清除異己」,不能容人。而且,這邊廂,政府可以雷厲風行,要求一位從屬政府架構的高級人員即時離職,他是否犯錯或政見不合均沒有解釋﹔那邊廂,對一些已被查明是犯了錯或失職的官員,卻遲遲不採取任何行動,難免會被人指政府只知包庇自己人而排除異己。

一個理念相同的團隊,對政府的有效管治很重要,所謂「排除異己」其實也就理所當然。但政府要明白,清理門戶的真正意義不只局限在把妨礙自己的力量除掉,也要除掉會令政府蒙污的負資產。特別對於管治威望已所剩無幾的特區政府及特首董建華來說,面對一個勢將與之挑戰的新立法會,面對隨時再爆發的民情,面對還不很成熟的問責班子,當機立斷,把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地方至關重要。

北京對廖暉唐家璇失望

據北京決策層透露,董建華政府的表現已越來越使北京感到困惑,也使北京反思過去的訊息接收鏈條的缺陷,對原來主管香港事務的廖暉、唐家璇等官員都表示失望,因而也要另設新的管道,由曾慶紅來主導新的治港思維。

而新中間路線就是治港新思維的主調,要發展一些具有高度政治能力的新力量,而不是倚賴當前政治能力低落的董建華班子。目前北京仍沒有代替董建華的備胎,但已在積極物色,並且要發展香港的優勢,在未來盡快推出有利香港的政策,像奧運會及泛珠三角「九加二」的框架、發行香港債券,甚或邀請民主派北上。

一位中方官員說,他們意識到對香港問題需要主動及有創意的思維,不能再被董建華的低民望所拖累,影響「一國兩制」的發展。原載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