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國民主化的必由之路

-對茅于軾先生《中國民主化的道路﹕已見曙光待見朝陽——擴大執政黨的合法性基礎推進中國的現代化》一文所作的點評

無名

(一) 中國政治改革的歷程和現狀

鴉片戰爭以來的160年,為了追求現代化,我們走了無數的彎路。有成百萬的仁人志士為此犧牲,有些是被抵制現代化的力量所殺害,但是更多的是自己選錯了路徑,雖然目標相同,具體的意見不合,自相征伐,傷害無數。這一切教育了中國人,終于在文化革命之後,開始了新的道路。經過二十多年的改革,雖然是曲曲折折,總算大體上走上了正軌。這二十多年相對于過去的百多年而言,主要的區別是各人對現代化的了解雖然不同,有極端正統的共產主義,到極端自由的資本主義,但是沒有像過去那樣因意見不合而自相征伐,而且在不斷的爭論中慢慢地走,找到了正確的方向。現在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市場經濟的框架,憲法上把民主法治寫了進去。特別是2001年底的入世,標志著中國人承認國際通用的規則,尋求體制接軌。然而中國能否順利地完成民主憲政,實現現代化,還有眾多的不確定性。所以說,已見曙光,待見朝陽。從政治改革層面來說,不能說政治改革一點也沒有進行,現在我們的個人自由比25年前多多了,人權的保障也多多了,人權這兩個字逐漸在深入人心,人們對自身權益保護的意識大大地增強了,法治雖然還遠得很,終究被認真地提出來了。人們的思想觀念已經完全不同于過去。沒有這些變化,經濟改革也是不可能的。這就是我們見到的曙光。(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來說明。過去翻譯西方社會科學方面的經典著作時,都是當作反面教材,是批判的靶子,後來只是說明要批判地吸收,現在這些多余的話都沒有了。)其實,如果按照過去25年的變化繼續往前走,中國的民主法治是大有希望的。【點評﹕正如“湯本論壇”首發的《中、美、台三方各自手上的王牌》一文所說,“隨著變革步伐的不斷加快,社會制度的更換也已不可避免地提到議事日程上來,這是因為,既已‘發展經濟’,經濟發展規律本身便必將迫使人們,包括統治者在內,不得不著手試探新的社會制度對解決經濟難題是否有所裨益,難怪,自鴉片戰爭以來,這個獨裁制度根深蒂固的國度出現過那麼多的仁人志士,不厭其煩地設法引導各自朝代的獨裁者去發展經濟,而非一再徒勞地重復‘獨裁-反獨裁-再獨裁’的所謂‘獨裁怪圈’,其艱苦努力雖屢屢告敗,但到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卻終于把獨裁者‘好歹’逼上了這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單行道’。由于‘退路’已斷,恰如‘上屋抽梯’,就再也不可能重蹈諸如‘抓革命、促生產’之類愚蠢透頂的覆轍,而不得不‘硬著頭皮’在這條‘單行道’上繼續走下去,直至終于嘗到‘甜頭’,再也舍不得重返昔日那種連獨裁者自己都‘後悔不迭’的悲慘歲月了,盡管這個國家在民主化的道路上還相去甚遠。”這可說是,把握中國大陸,這個龐然大“國”發展趨勢的“關鍵”;同時,也是這個國家不同于其它任何落後國家在“跟進”世界發展潮流的過程中難免不一波三折的基本特點!對此,中國人自己務必要心中有數;全世界一切希望中國“長進”的人士亦應心中有數!否則的話,動輒“打它個稀巴爛”,即使“革命”成功,所有、所有的一切還得從頭開始,幾年、幾十年下來,若仍不“如意”,再“打它個稀巴爛”……,依此類推,這個民族還有何希望?而這正是“自鴉片戰爭以來,這個獨裁制度根深蒂固的國度出現過那麼多的仁人志士,不厭其煩地設法引導各自朝代的獨裁者去發展經濟,而非一再徒勞地重復‘獨裁-反獨裁-再獨裁’的所謂‘獨裁怪圈’”的基本原因!同時也正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卻終于把獨裁者‘好歹’逼上了這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單行道’”的“策劃動因”!既然這個民族實已斷然擺脫“‘獨裁-反獨裁-再獨裁’的所謂‘獨裁怪圈’”,一切希望中國“長進”的人士就決不該再生任何所謂“打它個稀巴爛”的愚蠢念頭!更何況“不能說政治改革一點也沒有進行,現在我們的個人自由比25年前多多了,人權的保障也多多了,人權這兩個字逐漸在深入人心,人們對自身權益保護的意識大大地增強了,法治雖然還遠得很,終究被認真地提出來了。人們的思想觀念已經完全不同于過去。沒有這些變化,經濟改革也是不可能的。”嗨!你希望中國“長進”嗎?好!那就“添磚加瓦”吧!事實上,更為嚴峻者……】現在的問題是中國能不能繼續保持穩定並且能夠繼續改革,有沒有重大的不穩定因素,使改革開放有可能中途而廢。

可能阻礙我們繼續前進的重要障礙,還在于國家的政治體制。雖然現在的政治環境比25年前有了巨大進步,但是政治制度並沒有根本性的變化,而且也不明確會有什麼變化。大家不知道我們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點評﹕假如既不明確當前中國大陸究竟處于怎樣一個社會發展階段,又不清楚全球究竟處于怎樣一個社會發展階段,特別是作為全球經濟“龍頭老大”的美國等發達國家究竟處于怎樣一個社會發展階段,還何談“我們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事實上,即使“硬著頭皮”走,也必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難免不跟頭連連!殊不知,為了“知道我們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最靠得住的,莫過于“老老實實”根據“我們”的經濟發展現狀做出科學,而非想當然的評價和判斷﹕是資本社會初級發展階段(或起步階段)就“老老實實”承認是資本社會初級發展階段,再莫閑扯什麼“社會主義”之類毫無科學依據,只能自欺欺人的空話、廢話、大話,歸根結底,無稽之談?好!既然充其量不過資本社會初級發展階段,就老老實實按資本社會初級發展階段的法子辦事嘛!好在,世界上很多國家或民族都曾經歷過這個階段,並不乏“成功範例”,既如此,還有什麼“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的問題呢?問題就這麼簡單!一旦“開竅”,“我們”的事將一通百通,一順百順!好比“蛾子蛻殼”,索性徹底擺脫那個“殼殼”,否則,尾巴上拖著一個“殼殼”,還何談“朝前走”?對此,在《“奉行現世哲學的布殊總統”同“共產制度學說”之間究竟有沒有關系?》(簡稱《奉》)一文已闡述得淋灕盡致。除此之外,還不妨回顧一番馬克思先生對當年英國所作的傾力研究,洋洋灑灑的《資本論》,“未完待續”的“蓋世杰作”,可惜,至今卻沒有一位所謂的“馬克思主義者”哪怕是添過一磚,加過一瓦,更休談對當代資本制度高度發展的典型代表——美國作過哪怕一絲一毫的探究了,自然也就無法判斷這個國家究竟發展到什麼階段,以及“我們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了!那麼,馬克思先生又為何傾力研究英國呢?說穿了,無非就為找出社會發展,特別是資本社會發展的“自然”規律!但值得注意的是,研究“社會發展規律”同研究其它“規律”不同之處在于,必須隨時隨地對現實社會進行科學,而非想當然的持續探討,絕非一旦“探討”,乃至出了《資本論》,便萬事大吉!我們這些自認為馬克思的學生的人,必須持續不斷地“補充”“‘未完待續’的《資本論》”!也就是說,如果說,《資本論》“研究的,是資本制度生產方式以及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到現在為止,這種生產方式的典型地點是英國”(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第一版序言”),那麼,現在就有必要著重研究美國,因為美國已經是當今“這種生產方式的典型地點”!而一旦研究透徹美國,所謂“我們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的問題也便迎刃而解!其原因在于,“工業較發達的國家向工業較不發達的國家所顯示的,只是後者未來的景象。”“一個國家應該而且可以向其他國家學習。一個社會即使探索到了本身運動的自然規律,——本書(指《資本論》)的最終目的就是揭示現代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它還是既不能跳過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發展階段。但是它能縮短和減輕分娩的痛苦。”(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第一版序言”)對此,需要補充者,也許是,“自然的發展階段”不僅“不能跳過也不能用法令取消”,僅僅“經濟”這條腿“走”過去,“政治”這條腿卻跟不上,而想“跳過”去,同樣不行,即使“‘經濟’這條腿‘走’過去,‘政治’這條腿跟不上,”已部分“縮短和減輕分娩的痛苦”!事實上,“政治”這條腿一旦跟進,“痛苦”的“縮短和減輕”才會更加地明顯!並且,不得不承認的是,我們這個國家已在向其他國家,特別是美國學習了,也就無需遮遮掩掩了!何況事實證明,學習得還算不錯,乃至舉世矚目,不過,既然是學習,就不要“自作聰明”,奢望“跳過”、“半跳半不跳”或“用法令取消自然的發展階段”,例如“取消”政治制度領域里的發展階段,而僅僅在經濟領域學點皮毛!要學!就必須老老實實,死心塌地地學!殊不知,“政治”這條腿遲早都要“走”,而非“跳過”“自然的發展階段”!既如此,早走,早主動!晚走,必被動!又何不早些“走”呢?如果擔心國家會“亂”,那就索性“直告”美國﹕“我堂堂中國開始向貴國學習了,請多多指教!”可以肯定,美國必然是求之不得,必會千方百計確保“學習”成功!即使出亂子,美國也會全力“承擔”!為什麼?因為美國已不再是昔日人們想像中的“帝國主義”,且不說它自己是否已意識到此點,至少從911開始,它已初步意識到“美國等發達國家盡管已成為世界上最安全、最富足、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但在貧窮國家的汪洋大海里,充其量不過孤零零的幾座山頭,為了不致‘淹沒’,最佳途徑只能是,把整個地球變成一個‘無不安全、無不富足、無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奉》文)它決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地球上還依然存在偌大一片“一黨專制”的領土滋生不安全的因素!】哪一步是可行的,對各方面都是安全的?有哪些是不利于政治改革的,我們千萬不要做的?【點評﹕正因為沒人踏踏實實地研究這些規律性的問題,便只能人雲亦雲(這個“人”也僅僅不過權力最大的那個“人”),至于是否“可行”、“安全”、“不利”、“要做”,便只能“撞大運”了,就像1976年末撞上的那次“大運”那樣——一場自下而上向“以階級斗爭為綱”這個荒謬口號的挑戰!之所以“自下而上”,就在于,從問題的提出到“十一屆三中全會”不得不拋棄這個荒謬口號,竟歷時整整兩年時間!而“冒出”這個問題時,卻要“大開殺戒”!之所以“殺”不成,乃因問題的提出,“科學地”論證了這一口號的荒謬性,而非毫無根據的空穴來風!正因為“科學”,便一舉“堵死”了“階級斗爭”死灰復燃的任何“退路”,此後,才不再“斗”了,才開始搞經濟了,才改革開放了,才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進展!遺憾的是,自從撞了這次“大運”後,再無任何轉折性的突破,所以,才會重又提出所謂“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的問題來!很顯然,人們對于1976年末所發生的那場挑戰的意義,至今仍知之甚少,特別是不清楚那場挑戰是經過對當時國內、外社會發展階段做了全面分析之後,才“精心籌劃”的,自然也就無法深刻體會研究“社會發展規律”的重要意義﹕只有“把握”住社會的發展規律,才無需犯愁“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的問題!否則的話,……】雖然政治改革的議論很多(大部分在網上),但是牢騷多,發泄多,冷靜分析的少。有的設想過于偉大,不知從何入手;有的又過于細微,似乎起不了多大作用,因而也不能引起大家注意(其實有時候改革就是從小事做起)。【點評﹕但似乎還應補充一句﹕作任何“小事”的同時,都不要忘了“大局”!例如,馬克思先生當年在英國博物館搜集資料時,每一份資料的搜集可以說都是再小不過的“小事”,但其所構思者,卻是再大也沒有的“大局”,即資本社會發展的“來龍去脈”!“我們”現在的問題恰恰是,作“小事”的人多如牛毛,“牢騷多,發泄多”,但研究當代社會發展規律的人卻鳳毛麟角,或“冷靜分析的少”!之所以“有的設想過于偉大,不知從何入手”,其實並非真的“偉大”,否則的話,決不致“不知從何入手”!之所以“有的又過于細微,似乎起不了多大作用”,其實也並非真的“細微”,否則的話,也決不致“起不了多大作用”!馬克思的《資本論》之所以“偉大”,就在于,對于資本制度的研究知道“從何入手”;之所以“細微”,就在于,對于資本制度的研究“入木三分”,以致在經濟學界的“作用”至今不容低估!】

特別重要的是大家討論政治改革應該抱什麼態度,和政府的關系應該怎樣?政府中的大小干部又應該以什麼態度對待民間的討論,這些問題更值得澄清。

(二) 全民參與政治改革,其基礎是什麼?

首先,我認為政治改革是全民性的大事,既是政府的事,也是百姓的事。因此大家必定會關心它,會參與其事,會發表意見。在具體行動之前首先要有行動的共識,大家一起討論我們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這個討論如果是心平氣和的,充分理性的.它能夠幫助我們逐漸取得共識。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但是也是最難走出的一步。【點評﹕之所以“難走”,就在于,有人不允許“走”!動輒“圍追堵截”,議論者除了腦汁絞盡構思,還要防著追殺,將如何個“走”法?由此可見,有關當局實在是“想不開”!實在是因小失大!實在是“小家子氣”!一點肚量都沒有,還何談“走”?正如……】前面已經說了,改革的二十多年雖然意見分歧,但是在經濟問題方面的討論是相當自由開放的,沒有激烈的沖突。否則中國又被內部斗爭所控制,根本不可能在經濟上有什麼進步。政治改革也一樣,如果大家能夠心平氣和地討論應該做什麼,避免做什麼,事情已經成功了一半。從二十年前鄧小平提出政治改革以來,討論政治改革基本上還沒有開始過。相反,倒是氣氛緊張,彼此都存著戒心。這種狀況繼續下去,政治改革就陷入了僵局。所以首先要創造討論問題的良好氣氛。【點評﹕問題就在于,有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政治-經濟”不分家的道理;不知道“政治經濟學”之為“政治-經濟學”的道理,充其量對經濟“獻策”笑臉相迎而已;一旦涉及政治,便“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說到底,就是對“政治經濟學”一竅不通!還要硬充“行家”!】大部分人把這個問題看成言論自由,這個看法沒錯,但是有點片面性,因為言外之意是討論不起來的障礙是政府不讓,所以責任在政府。【點評﹕你有警察、監獄,動輒抓人、判刑,責任不在政府,難道在手無寸鐵的百姓?】其實,政府的顧慮是有原因的。中國百姓比較窮,教育不夠普及,大部分人心目中的好政治根本不是現代化的民主政體,而是好皇帝統治下的德政。一旦皇帝不好,就會揭竿而起,殺人放火。有史以來的農民要麼當順民,要麼當暴民。豈只是農民,其他階層的百姓又何嘗有當公民的經驗。歷史上的知識分子也差不多,或者當御用文人,做歌德派,或者辱罵腐敗政府,當造反派。如何以負責任的態度,成為社會進步的積極力量,還在探索之中。【點評﹕事實上,沒有比老百姓更“懂得”政治經濟學的了!只不過有些人割裂了“政治-經濟”之間的關系,故弄玄虛而已!老百姓有理和你說不通,還不“揭竿而起,殺人放火”?這樣的政府甚至連一個半世紀前的英國政府都不如——對馬克思先生的研究並未橫加干擾!】大家希望開放言論自由,當然希望出現一個有利于政治改革的討論,不見得希望出現兩陣對罵的混戰,按照現在大家在網上看到的關于政治改革的意見,恐怕出現混戰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所以說,言論自由的前提是逐漸建立一個以理性引導的討論氣氛。否則,我們永遠只能在政治改革的外圍打圈圈,進入不到實實在在的議事日程。【點評﹕好一個“實實在在的議事日程”!實實在在搜集當前所能得到的一切資料,特別是美國等發達國家日新月異的一切資料;實實在在研究所有這些資料的實際價值……,政府不要橫加干涉!“混戰”就混戰!“有理走遍天下!”“有理不怕混戰!”馬克思就是最不怕“混戰”的人!那麼多人“戰”了他一百多年,他的《資本論》卻巍然屹立!有些人成天罵馬克思,但仔細一問,卻連馬克思的一篇文章都沒讀過,更休說《資本論》了!事實上,其所罵,也並非馬克思,而不過被歪曲得面目全非的所謂“馬克思主義”——即使是馬克思本人見了也會罵的糟粕!】

政府特別關心自己的權威地位.許多人認為這是政府的私心。然而一個有權威的政府又是社會所要求的,是百姓日常生活離不開的。只要看蘇聯解體之後的混亂就能想象沒有了權威將是一個什麼局面。黑手黨盛行,政府完全被腐敗分子所控制,物價飛漲,大家幾十年的儲蓄化為烏有。最後不得不從頭來起。10年後的今天產生普京,就算以後一切順利,十年寶貴時間已經逝去。蘇聯人民的教育水平比我們高,失去了權威尚且如此。中國如果沒有一個有權威的領導會出現什麼情況是不難想象的。從中外古今的歷史看,一個國家的政權既可以起幫助經濟增長的作用,也可以起經濟衰敗的作用。中國改革二十多年的成功,始終有一個權威政府,社會安定,這是極其重要的一條。今後仍然如此。除了希望天下大亂的人,都不希望沒有政府。也許有人不希望共產黨的政府,希望有一個更好的政府。但是且不說這個過渡如何實現,理想的政府在哪兒?政治綱領是什麼,由誰組成,他們比共產黨更好嗎?會不會起了經濟衰敗的作用?一大堆未知數。共產黨不但已經有了過去領導的成功做基礎,而且不斷表示要繼續進行改革開放,包括政治改革,我們有什麼理由要改弦更張呢?【點評﹕你“黑手黨盛行,政府完全被腐敗分子所控制,物價飛漲,大家幾十年的儲蓄化為烏有”,政府當然要管!否則,要政府干麼?但是,政府除了管這些,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清楚“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很顯然,作為政府,既要“管事”,又要“想辦法”解決“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的問題,卻談何容易?怎麼辦?這就要“集思廣益”、“群策群力”!並且,也只有把這件事“管”好,其它事才能“迎刃而解”,否則的話,就是吃力不討好!所謂的“黑手黨盛行,政府完全被腐敗分子所控制,物價飛漲,大家幾十年的儲蓄化為烏有”的現象就有可能在中國大行其道!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你不知道“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所幸,現在有幾位“不錯的當家人”,但是,將來一旦“黑手黨”似的人物上台,這個國家就非常危險!所以,研究“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的問題已迫在眉睫!即不但應當知道“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而且,要有切實的措施,確保不致“黑手黨”似的人物上台,自始至終知道“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才是這個國家的萬全之道!那麼,怎樣才能防止“黑手黨”似的人物上台呢?這就要“民主化”!即由老百姓,而非個別人挑選並監督“當家人”!事實上,個別人挑選“當家人”,有時“很準”,但“準確”的幾率只有50%!除了“準確”的例子,康梁變法所挑選的袁世凱就是一個100%的“黑手黨”似的人物,這種人一旦得勢,所有的一切一切頓時化為烏有!其後的中國,一“打”就是整整一個世紀!以致,時至今日仍不得不重談“憲政”話題!卻連康梁的一半都不及!豈不可悲?反之,若是老百姓挑選,老百姓監督,誰還敢為非作歹?由此可見,所謂的“政治改革”已火燒眉毛!再不“當回事”,這個國家就非常之危險!】

現在體制外的同志對政治改革的討論缺乏對共產黨的尊重,讓共產黨很不放心。批評江澤民是可以的,但是應該尊重他。就是對待一個普通同志也應該彼此尊重。江澤民是一國的領袖,怎麼可以不尊重他呢。有些同志(包括過去的我自己)為了表示民主精神,故意用鄙視的態度對共產黨說話。這是走了極端。沒有好處,只能把事情弄得更復雜,彼此的戒心更大。提意見一定要從善意出發,讓人容易接受。發牢騷,出氣是一回事,認真的討論是另外一回事。我們在網上看到的大部分是發牢騷,甚至是罵人。發泄一下未嘗不可,但是如果大多數人用這種態度討論政治改革,討論被這種氣氛所主導,討論是進行不下去的,是于事無補的。我們應該想清楚,言論自由並不等于可以不計後果,每一句話都會有它的後果,不管你承認不承認。我們應該說那些產生好後果的話,能夠消除猜疑的話,能夠逐漸建立信任的話。從理論上講,言論既然自由,那就什麼話都能說,可是從實際效果看,要說能夠推進政治改革的話,當前要說的是負責任的,有禮貌的,符合民主精神,有協商余地的話。民間說話要本著這樣的精神,共產黨要為這種有益無損的討論提供場所。【點評﹕此乃問題之關鍵!事實上,無論是“故意用鄙視的態度”、“走了極端”、“發牢騷”、“出氣”、“罵人”、“發泄”,還是“不計後果”統統都是“逼出來”的,其原因在于,要麼,有議論,沒場所;要麼,有“場所”,只允許“拍馬屁”,這種狀態本身就不能不讓人先自“憋了滿肚子氣”,“憋”的結果,無非走極端、發牢騷、罵人,至于“不計後果”,倒未必,這是因為,他“預料”到,一旦“罵人”,必有人“干預”,一旦干預,便是“響應”,大不了抓人、判刑、上公堂,事情一旦“鬧”大,“興許”有人“過問”,當然,最好是一位“清官”過問,“問”來問去,終于“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然後“平反昭雪”,事情也許得一解決,至于能否解決,卻就難說也!……這叫什麼?這叫“脫了褲子放屁,自找麻煩”!否則的話,有“場所”,允許議論,並且,有“議”必“應”、必“果”,誰還“憋氣”,不顧“傷身”,走極端、發牢騷、罵人?事實上,這就是兩種不同社會制度之間的重要差別!那麼,這兩種社會制度,究竟哪一個好?恐怕連三歲兒童都不難回答,因為他(她)深知,“好”的家長能“耐心”聽自己“議論”,議論能及時得一結果,也便無需“鬧”;而“不好”的家長,往往不等你說什麼,便是一頓“屁股”,除非你“大鬧”,鬧他個天翻地覆、人仰馬翻!】

退一步說,如果還不放心的話,可不可以先在黨內讓這些意見自由表達,黨外人士只聽不說。再退一步,黨外人士可以連聽也不聽,讓黨關起門來自己說。說總比不說好。【點評﹕不過,這種“一退再退”的法子卻不一定解決問題!殊不知,共產黨就是靠“意見自由表達”起家的!未當權時,比誰都“意見自由表達”得很,一旦當權,卻比誰都討厭“意見自由表達”,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倒退!事實上,“意見自由表達”有什麼不好?無非罵“婊子”!但如果真的“婊子”,便不是“罵”,而是“準確命名”;反之,不是“婊子”,便誰也不會在乎!假如人們無不痛罵“婊子”,“婊子”過街人人喊打,“婊子”自然出得少些,否則的話,一罵“婊子”,便遭關、遭押,“婊子”豈不愈發地泛濫?事情就這麼簡單!】

(三) 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

解放時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在于解放戰爭打敗了不得人心的國民黨,全國人民歡天喜地地歡迎共產黨。那時有一首歌,歌詞是“……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這些事實就等于選票,甚至比選票更能說明問題。【點評﹕非也!事實上,問題就出在這種似是而非的所謂“等于選票”上!成天歌功頌德,有的人被吹上了天,便不知天高地厚起來,“意見自由表達”之門關得緊緊的,還不跌跟頭……】然而接下來的三十年,特別是三年災荒餓死兩千多萬人,文化革命給全社會造成極大的痛苦。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已經消耗殆盡。這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依然堅持階級斗爭為綱,搞大躍進,搞無產階級專政,按照毛澤東1957年以後的思想和路線執政的話,群眾是不會擁護共產黨的。幸虧1978年鄧小平撥亂反正,挽救了共產黨,開始了改革開放。【點評﹕鄧小平同樣是一位了不起的人,不過,所謂的“撥亂反正”並非起于1978年,而是1976年末!事實證明,他也並非真的了解“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否則的話,也不致打壓胡耀邦、趙紫陽,並終于誘發出一場至今仍無結論的6  4事件!事實上,他錯過了一次千載難逢的民主化機遇!】這個改革開放25年的成功建立了現政權的合法性。這個論點也許有人不同意,但是這一點至關重要,它是當前政治改革的出發點。【點評﹕只有真正了解所謂“出發點”的事實真相,才能真的了解“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共產黨執政是不是具有合法性?回答是肯定的,原因就是改革開放的成功。有人認為25年中共產黨犯過不少錯誤,特別是89年的6  4。和對法輪功的政策。我同意,但是更重要的是GDP增長四倍,這在中國歷史上可能是空前的,也是為世界銀行等國際社會所公認的。瑕不掩瑜麼,一個空前的變化要求不犯錯誤是不現實的。問題是要讓共產黨逐漸承認這是一個錯誤。那就很不錯了。過去犯過大錯誤,今後我們希望不要再犯大錯誤,如果政治更民主,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誰也不敢擔保,今後大錯誤一定能夠避免。【點評﹕但如果真的知道“應該和會如何朝前走”,“今後大錯誤一定能夠避免”!】

現在還有不少人,認為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在于解放戰爭打敗國民黨,在于繼承了毛澤東的統治。這是一個巨大的認識誤區。如果把自己的合法性建立在這些東西上,就沒法再進行政治改革了。現在要改的就是這些東西,如果把它當成合法性的基礎,豈不是自相矛盾嗎。如果我們陷在這些過時的理論里,改革就沒法起步。比如把企業雇用工人看成是剝削,那還要不要解決就業?又比如“馬克思主義千條萬條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那還要不要改革?這些糊涂思想驅之不去,怎能輕裝前進?現在要和過去一刀兩斷也許還有困難,【點評﹕之所以“困難”,就在于,積案已久,整整一個世紀!不過,要想一刀兩斷,其實並不難,之所以不“難”,就在于,如《奉》文所說,“不過‘窗紙’之隔,一捅就破!”】但是確實要逐漸和過去劃清界限,要與時俱進。修改憲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原來憲法里問題很多,現在已經啟動了修改的程序,為進一步的修改創造了條件,慢慢地可以做到比較理想。

解決了合法性問題,才有改革的開始。共產黨才能夠比較放心,允許大家來參與改革的討論。如果討論中反復質疑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討論變成往後看,而不是向前看。下一步如何走的重要問題就被扔到了腦後。要從現實出發,要一步步改進。大家有了這個共識,政治改革的討論才可能進行下去。所以說,不但要承認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還要弄明白這個合法性不是別的,而是25年改革開放的舉世公認的成功。【點評﹕共產黨確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正如慈禧太後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那樣!但無論如何,一個國家總得有人“當家”,不能“無政府主義”,一盤散沙!問題是,一個優秀的改革家無論面對怎樣的“當家人”都有辦法讓其“服服帖帖”,如英國、日本然!事實上,歷史如能“倒轉”,慈禧時代的“改革家”們如果“手法”“高明”些,不是動輒“兵變”,逮捕慈禧,慈禧難道就不想作一個中國式的“女皇”、“天皇”?說不定今天的中國就是另一個英國或日本!“女皇”、“天皇”保留著,怕什麼?只要國家像英國、日本那樣強大!否則的話,動輒“打它個稀巴爛”,一切從頭再來,說來容易,但要達到今天的水平,恐怕就不止一兩個20年的問題!嗨!別犯傻了!共產黨即使有一萬個“不是”,作為一個高明的“改革家”就設法“幫助”它嘛,正如高明的建築師從不計較己有條件的“惡劣”那樣!況且,它這個黨至少是現在看來,還不是“破罐子破摔”,同樣希望把事情辦好!】

(四) 擴大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

共產黨的領導是大家承認的,但是領導不等于包辦或者壟斷。國家的大事也要讓黨內外人士發表意見,參加討論,甚至參與其事。現在黨的宣傳部門企圖壟斷國家事務,任何獨立的意見都很難發表。凡是討論人權,選舉,貪污腐化,司法獨立,6  4,或者法輪功等的文章或新聞都被認為是危險性的,有些極具學術價值或有政策意義的好意見都得不到發表的機會,整個言路被窒息,非常不利于政治改革。【點評﹕問題是如何讓其知道這樣作的害處!例如……】從現實出發,作為第一步,應該讓這一類積極的,友好的,建設性的意見有發表的機會.對那些不友好的,敵視的意見,暫時可以用老辦法。將來只要是講道理的、不是罵人、侮辱人的都可以發表。再將來就是有些牢騷、有些怨氣,也得有個發泄的機會,比如把國家領導人畫成漫畫,但那是後話。不管是好意見壞意見統統不讓發表,壟斷一切討論,這怎麼能算民主社會?今年年初胡錦濤主席曾經建議宣傳部門少報導領導人,多貼近群眾。開始的幾天似乎有點變化,可是現在又老病復發。要想宣傳部門改變已經有五十年歷史的習慣做法,不能操之過急。但是也不允許紋絲不動。【點評﹕假如發現“拍馬屁”的,便立即撤他職,看誰還敢“拍”?】

要讓非黨人士參政當一把手。現在部級和副部級干部中非黨人士佔的比例還不及毛澤東時代多。把國家管成了共產黨。這是很不正常的。不突破這一關,民主法治只能停留在口號上。是繼續把國家辦成共產黨,還是像憲法第二條所說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這一點必須想清楚,不容有絲毫的動搖。否則只能是老樣子。【點評﹕乃至“黑手黨”似的人物上台,大家統統玩完!】作為第一步,要改變基層政府的人事結構,村,鎮,縣三級要取消黨與非黨的區別,一視同仁,量才用人。企業和非政府組織(如工會)的領導人也要這樣做。現在有許多人事安排的難題,就是因為想區分黨員和非黨員造成的。另外在各級人大政協代表中黨員的比例要逐漸降低。要知道,把權力分散同時也分散了責任。萬一出事過去是由共產黨一家承擔,別人幫不上忙,像6  4,就是如此。將來萬一出事,大家幫著想辦法,空間就大多了,安定的基礎就擴大了。其實也是擴大了政權的合法性。【點評﹕再進一步就是“兩黨制”!有些人一提“兩黨制”怕得要死,殊不知,你不搞兩黨制,依然是兩派“窩里斗”!道理很簡單,東西、南北、上下、左右、輕重、緩急、得失、利弊……,哪有一個方向的理?即使是家里,還“兩口子”計較呢!所以“聰明”的外國人大多兩黨制!互相監督,互相制約,互相“挑毛病”,才不會“直至把事情辦砸,也決不回頭”!退一萬步,共產黨不甘心與別人共同治理,何不一分為二,一撥執政,一撥“進修”?進修得有長進,能提出比執政方更好的大政方略,通過民選,決定其能否“上台”;至于“下台”者,說明已相對“不得人心”,該“進修”了,若不願進修,另謀職業亦無不可;若“不服氣”,還可“卷土重來”……,試試看!是不是競爭起來,更有生氣些?除此之外,例如總理、省長、市長、縣長什麼的,就公開“招聘”嘛,電視上“見”,彼此辯論,由選民取舍,不要幾個人關起門來“一合計”,就是張三、李四,至于何以張三、李四,老百姓卻莫名其妙!……事實上,辦法其實很多!目前來說,堂堂中國可能是所剩無幾不能民選當家人的國家了!這非常蠢!】

(五) 寬容是政治改革全過程的根本要素

政治改革能不能成功,就看社會有沒有寬容精神;社會能不能安定,也看社會有沒有寬容精神。我們放棄了“月月斗,天天斗”的政策,換來了安定的25年。但是和發達國家比起來,還遠遠不夠寬容。否則的話,如果雙方都有寬容精神,都能彼此尊重,6  4就不會鬧到這樣的結局。提倡寬容要在各個方面做工作。首先在法律方面要做出標本。要強調教育,把刑罰當成輔助手段。不要再搞“從重,從快,從嚴打擊刑事罪犯”了。現在全國一年處死的犯人大概超過一萬人。如果分析一下這些人的收入和文化水平,恐怕大部分都屬于社會的低層。可見犯罪和社會不公有關。他們的犯罪難道其他人就沒有責任嗎?現在貪污上百萬甚至千萬元的都不一定判死刑,對刑事犯為什麼就這麼嚴厲呢?為什麼對弱勢群體中的犯罪就如此無情呢?判一個死刑,留下的社會問題一大堆,子女沒有人教養,父母沒有人贍養,許多人為此痛苦一輩子。毛澤東時候還說“可殺可不殺的,一概不殺”為什麼現在就這樣輕易殺人呢?我建議首先要大大減少死刑人數,一步步減,最後減到現在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中國人本來就是一個講究寬容的民族,是文革破壞了這個傳統。我們有幾千年的文明歷史,在寬容方面應該做全世界的模範。【點評﹕寬容!無疑是一種難得的“美德”,事實上,最能“寬容”者,莫過于百姓!但問題是,在“政府-百姓”這“雙方都有寬容精神”中,哪一方更該“主動”?老百姓難道只能“逆來順受”?或只能是老百姓“寬容”,而政府卻“不”?那麼,為什麼世界上只有我們堂堂中國(還包括幾個小國)的政府不能比老百姓“寬容”?我們的社會制度究竟有沒有問題?】

在對待政治犯方面我們也有了很大的進步,首先是取消了概念模糊的反革命罪。其次,特別重要的是改革開放以來政治犯還沒有判死刑的。這和過去比有了根本性的改變。然而現在仍然有政治犯,雖然我們不承認。下一步要逐漸改變對僅僅由于政治言論而犯罪的人的處置。也許不能馬上取消處罰,至少要把刑期大大壓縮。過去幾位重要的政治犯刑期都在十年以上,個別的判了無期徒刑。對“政治犯”或者良心犯,刑期頂多判一兩年,阻嚇一下就可以了。按理說,政治犯根本就不應該判刑。過去有判死刑的,現在只判徒刑,就是進步;現在判長期徒刑,將來改為判短期徒刑也是進步。如果共產黨能夠宣布對政治犯的大赦,這立刻能夠擴大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並提高共產黨政權在國際上的地位,尤其是創造一個寬容的政治討論氣氛。【點評﹕自己當政前,千呼萬喚“創造一個寬容的政治討論氣氛”;當政後對“寬容的政治討論氣氛”卻怕得要死!這就叫“葉公好龍”!】

所謂寬容就是願意原諒別人,不太較真。在政治改革方面涉及到的方面就是政府和百姓,這兩方面都要有寬容心態。要培養寬容心態其實並不難,只要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就想通了。百姓一方面對政府要求很高,可是對自己是不是也能夠高要求呢?既然對自己做不到高要求,也就不能對政府提出高要求,批評的時候應該留有余地。在政府這方也一樣,自己距離高標準還差得遠,有什麼理由拿高標準要求老百姓呢?“政治犯”有錯誤,自己就全對了嗎?【點評﹕什麼叫“政治犯”?五、六、七十年代把好端端一個國家引入一條經濟崩潰的死胡同,才真正是名副其實的“政治犯”——你這個“政”權因不善“治”理“犯”了錯誤!好在,老百姓“寬容”了你!反過來,為何就不能對老百姓“寬容”點?何況,有時老百姓的“咒罵”並非一點沒有道理,甚至不乏警示你這個“政”權應妥善“治”國,少“犯”錯誤的至理名言?】

(六) 民主化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不可操之過急

民主化一定要慢慢來,它要花三四十年之久。但是這一點也是有爭議的。有些性急的熱心人恨不得一夜之內完成整個民主化過程。認為民主化和百姓的文化教育水平無關。認為慢慢來是共產黨舍不得放權的拖延之計。【點評﹕之所以有“爭議”,關鍵就在于,政府是否認識到民主化的意義!(老百姓是沒有問題的,原因很簡單,既然是“民主”,老百姓做主,顯然不會反對)遺憾的是,對民主化的態度,可能連慈禧都不如!當年慈禧被打得四處逃竄,實已意識到民主化的“好處”,而現在卻誤以為“老百姓懂得個屁!”毫無疑問,民主化的過程不能“一夜之內完成”,但也絕非只能“慢慢來”,實則卻就是不“來”!乃至抵制!譬如香港,既然民主化的熱情很高,何不放手一試,讓其“趟”出一條“路子”,然後內地照學,豈不善哉?】

如果想快速實現民主,而老百姓準備不足,百姓們只能在領導的指導之下來實施民主,其結果正是我們過去所看到的所謂大民主,其實就是獨裁。文化革命就是這樣一幕戲。由領袖發動,全民參與,每個人都在偉大領袖指引之下充分發揮自己的主動精神和創造性。文化革命雖然是毛澤東親自發動親自領導的責任當然在毛澤東,但是因為有千百萬人民群眾積極響應他才搞得起來。所以不能說群眾就沒有責任。如果毛澤東到美國去發動文化大革命,大概不會有那麼多人響應,文化革命也搞不起來。這不正好說明了人民覺悟所起的作用嗎?政府只不過是百姓的鏡子,有什麼樣的百姓就有什麼樣的政府。一個習慣于做順民或者暴民的百姓不可能對應一個民主化的政府。民主化過程是一個政府和百姓同時學習,不斷改進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只有寬容精神能把它貫穿起來。【點評﹕歸根結底,還是在于政府!一個“高明”的政府就應該把民主化的教育當做“基本國策”!視民主化為民族興亡之根本!像華盛頓先生那樣,率先垂範,置個人私利于不顧!一旦握權,立即籌劃民主化大計,選出百姓稱心的“當家人”,制訂能夠把民主化延續下去的可靠“制度”,然後,立即“交權”,徹底“交權”,決不“戀棧”,後人則照學不誤,一旦當選,傾力辦事;一旦落選,另謀“職業”,久而久之,習以為常,誰也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高尚”之處,這是因為“開國元勛”尚且如此,作為“晚輩”還能怎樣?否則的話,華盛頓先生若“半推半就”,混他個“終身總統”當當,盡管不會有多少人反對,但也許因此就沒了今天的美國!事情就這麼簡單!事實證明,凡民主國家一般都經歷過這樣一個“說來簡單,做起來卻難于抉擇”的轉折過程,之所以“難于抉擇”,就在于,“大權在握”的那個人“戀棧”,卻又特別忌諱“戀棧”這兩個字,口頭上只說“不放心啊”之類,似乎唯有他自己“握權”才能“放心”!實則,倒是他自己“放心”了,老百姓的“心”可就提將起來也!因為老百姓不知道他這個人會不會成為“袁世凱第二”?】事情只要有進步,哪怕慢一點都可以,但是不可以停滯不前,更不允許倒退.中國民主化必定是這樣的一條道路,不但因為這是一個共同的學習過程,也因為它比較能被各方面所接受,成本比較低。如果這個看法能夠被各方所接受,社會的緊張情緒立刻就能緩解,大家都可以松一口氣。【點評﹕為了“松一口氣”,特別是政府為了“松一口氣”,只能把“包袱”扔掉!所謂的“包袱”就是“私心”!事實證明,華盛頓率先垂範,“從自己作起”,對其個人並無任何損失!他的“英名”將永載史冊,這比“賴著不下台”,直至“老糊涂”,干出蠢事、傻事、丑事,再被趕下台,可謂“天壤之別”!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一個口稱“共產黨”的政黨卻害怕民主化,豈非連一位“資產階級革命家”都不如?令人痛心的是,我們的民主化程度連某些“落後國家”都不如,就更休說先進國家了!這不能不說是中國人的“奇恥大辱”!】(2004-7-5)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