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北京醞釀平反六四光碟打先鋒

王健民

六四事件十五週年之前,江澤民指示中宣部製作長達三小時的光碟《六四風波的經過》,詳細介紹決策過程,要求近千名高層官員「系統了解,統一思想」。光碟披露,簽署開槍決定的是楊白冰,現任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及曾慶紅當年非中央決策人物,與六四鎮壓無關,顯示為平反「六四風波」作思想準備和輿論準備。

每年春夏之交的「六四」前夕,不管北京公園如何繁花似錦、街頭怎樣車水馬龍,政治氣氛總是緊張而詭譎,其實正顯示了中國領導人巨大的內心焦灼。十五年前震驚世界的天安門流血事件,雖然事後可以用不斷「縮小」的口徑來淡化,但終究無法令其永遠沉默曖昧,向歷史作出交代的壓力日甚一日。

就在這種外鬆內緊的氛圍下,中南海上空今年透出一絲希望的曙光。包括江澤民在內的不少中共領袖,最近都在努力撇清自己與「六四」的關係,這是中南海近來的政治動向,卻也透露了中共高層對「六四」事件的最新態度。這是繼前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於去年秋天寫成三十萬字的日記體書稿《關鍵時刻》,要為自己「平反」,澄清他並非「六四」鎮壓的「罪魁禍首」之後,中共高層最新的舉措。

這就是「六四」平反的曙光,是近年來中共黨內要求平反「六四」呼聲日益高漲的結果,也是對全球華人要求平反「六四」的最新回應。亞洲週刊獲悉,北京當局在「六四」問題上的一個最新動作,是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宣部)於月前製作一盤「六四」光碟,供黨政高幹「系統了解」「六四風波」及「統一思想」,但實際上被認為是有關領導人「釐清真相,撇清責任」,是在為「六四」平反進行必要的思想準備和輿論準備。

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宣部的這個光碟,是應中共前總書記、現任軍委主席江澤民的指示製作。當時,恰逢北京解放軍三零一醫院退休軍醫蔣彥永致信北京「黨和國家領導人」,要求當局「下決心」糾正「六四」的錯誤,「為八九年六四學生愛國運動正名」。蔣的信件後來由互聯網公開,引起軒然大波,並在數天之後總理溫家寶的記者會上,成了最令人關注的問題。

其實,據稱早在溫家寶總理記者會之前兩天的三月十二日,江澤民即向中宣部下達指令,要求製作有關「六四」事件的光碟,以便「澄清事實」,讓「全黨系統地、清楚地了解六四事件發生的由來、背景和經過,統一黨員高級幹部的思想」。接到指令之後的中宣部,在部長劉雲山的親自督導下,調閱有關「六四」檔案和音像資料,迅速製作了一個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光碟。

這個名叫《六四風波的經過》的光碟,據稱有些畫面是第一次出現,除了有關學生示威靜坐、北京市民攔軍車、戒嚴部隊開進天安門的鏡頭之外,還詳細介紹了中共高層決策的過程,包括以畫面加文字的形式,介紹了當時的高層領導人,包括鄧小平、楊尚昆、趙紫陽、李鵬、楊白冰等人對鎮壓措施的態度和看法。值得關注的是,光碟中介紹的這些決策層人物,並不包括「六四」之前剛秘密上調北京的江澤民,當然更不包括胡錦濤和曾慶紅,似乎有意暗示,江、胡、曾與「六四」鎮壓無關。

根據中宣部的有關規定,《六四風波的經過》光碟,觀看範圍嚴格限制在中共內部黨政軍機關司、局級以上高級官員,而且是「當場看,當場收回」,「不准個人保留」。北京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官員向亞洲週刊證實,他們組織觀看光碟,「主要目的是為了系統了解,統一認識」。

顯然,當局所說的「統一認識」似乎只是藉口,而要撇清「六四」的干係,才是真正的目的。他們知道,「六四」不但是當局與老百姓之間政治矛盾的核心,而且成了中國改善國際形象的最大障礙,要獲得國際社會的尊重,使中國「和平崛起」,並在中國取得改革主導權,必須要為「六四」平反。他們也知道,任何與「六四」鎮壓的牽連,都是其政治生命的負資產。因此,三十六計,唯有徹底撇清「六四」,才是上計。

據北京官員透露,為江澤民和現任北京最高領袖撇清「六四」,是《六四風波的經過》光碟自始至終要傳達的信息,還有就是找到了「六四」鎮壓的「替罪羊」。光碟最令人吃驚的內容,是首次透露下達「六四」鎮壓命令者,就是當時的中央軍委秘書長、總政治部主任兼戒嚴部隊總指揮楊白冰。光碟以畫面的形式,披露了楊白冰簽字的命令。與此同時,也為楊尚昆「平反」,即以畫面加文字的形式,證實楊尚昆不主張武力鎮壓。這樣對「楊家將」的一打一保,增加了光碟內容的可信度。

「平反六四,先為自己平反」,是十五年來不少當時在位的北京高層領導人的慣常做法,他們也要衝出自己也深受其害的中共決策暗箱操作黑幕,為他們自己討個說法。因此,這些年他們以各種方式,陸陸續續把有關「六四」事件的一些秘密公諸於世,其中最突出的,是據稱以數千份中共當時的秘密文件成書出版的《中國六四真相》。

很明顯,北京高層領導人都明白,「六四」鎮壓是一宗罪惡,歷史將會作出公正的判決。一年多前,當時的中國全國政協主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瑞環,在廣東視察時,就在一個非公開場合對「六四」鎮壓表達了立場,表示「我們錯了」(詳見四十七頁框文)。「六四」之後才從天津調到北京決策核心的李瑞環,被認為是北京高層一個比較實事求是,而且有勇氣承認錯誤的領導人,與其他北京高層領導人對「六四」事件「猶抱琵琶半遮臉」形成鮮明對比。他們不敢公開承認錯誤,只是在中宣部光碟中為自己澄清。

據北京官員表示,中宣部光碟用相當多的篇幅,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介紹了當時參與決策的每位領導人的態度。比如李鵬解釋,不是他下令開槍,他只是執行戒嚴令。李鵬同樣在他準備出版的《關鍵時刻》一書中為自己解釋,稱當時一些重要決策,並非如外界所傳是由他作出。他也想透露當年中南海高層在如何處理天安門前的學生存在的明顯分歧,為自己撇清責任,只可惜現在的黨中央不允許他的書公開出版。

其實,當了解「六四」鎮壓的罪孽之後,不僅李鵬或江澤民,很多中共高級領導人都想洗刷手上或身上沾上的「六四」開槍的血跡。早在李鵬於去年秋天寫成書稿《關鍵時刻》,要為自己澄清並非下令鎮壓的「罪魁禍首」之前,更早在海外出版的《中國六四真相》,就被指是中共某些高官要為自己撇清與「六四」關係,而刻意洩漏到海外的。

曾經在中南海中共中央書記處工作,了解中共機密檔案保管程序的吳稼祥就認為,《中國六四真相》一書中那些「天安門密件」,從已經公布的幾份關鍵性文件看,其中有些是假的,「或經過修改的」。這些已經公布的文件「改善了鄧小平和楊尚昆的形象」,而且,在已經公布的這些「密件」中,很少看見在「六四」鎮壓過程中,代替遲浩田扮演戒嚴部隊總指揮的楊白冰的名字。

目前在美國的吳稼祥表示,這樣一位「在策劃或參與幹一件不好的事時,事先就想好退路,想好如何讓自己脫離干係,並採取相應措施」的人,只有楊尚昆可以做到。「楊在整個事件過程中,就在收集一切可以到手的文件,並根據對自己的有利原則進行必要的修正,以便自己對歷史有個交代」。

而且,根據中共中央檔案局或秘書局檔案處管理的嚴格程度,只能假設這些「天安門密件」是在入檔前流失。「那麼誰有這麼大的權力在六四期間可以閱讀所有這些文件,並加以備份呢﹖特別是其中有的文件記錄的只有鄧小平和楊尚昆兩個人的談話」,所以,「除了鄧家和楊家,無人有這樣的資格獲取這些文件」。

根據吳的分析,如果是鄧家所為,「一定會公布楊尚昆帶領李鵬等人於四月二十五日向鄧小平匯報的記錄,這是為鄧本人洗刷罪名的最好例證」,但是在《中國六四真相》裡,卻至今沒有看到「這份東西」。

以光碟反擊「密件」

吳稼祥認為,《中國六四真相》在為楊家兄弟開脫的同時,「確證了李鵬的惡劣形象」,但「李鵬是個陪綁,主要矛頭指向的是江澤民」,「密件」提出了江澤民的「正統性」問題,認為江澤民是「發國難財」,踩著「六四」死難者的鮮血,登上中共總書記寶座的。事實上,江澤民早在當年的五月二十一日,即接到北京高層一通保密電話,「化裝成藝術家、戴墨鏡」,趕到北京西山,單獨會見了鄧小平,接受了鄧交代的一個重要任務。

這個任務就是要他在上海截住從加拿大出訪回國的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因為當時有五十七名人大常委要求開會討論李鵬宣布北京戒嚴是否合法的問題。如果萬里回京召開人大,形勢就可能出現很不利於鄧的局面。江澤民回上海後,「出色完成了鄧的重要委託」,把萬里留在上海住了六天,並讓他在五月二十七日發表聲明同意李鵬頒布的戒嚴令,讓北京在戰略上做好了鎮壓的準備。

完成了鄧小平交付的重要任務之後,江澤民於當年的五月三十日,再度奉命秘密飛赴北京。這時離「六四」鎮壓還有五天。而從這天開始,江澤民正式改變了他仕途的軌跡,他被正式調到北京中央工作,並在「六四」鎮壓之後的二十天,在六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召開的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上,取代被撤職的趙紫陽,當上了中共中央總書記。

平反六四成鬥爭籌碼

如果說《中國六四真相》的主要目標是對準江澤民和李鵬,為楊家兄弟開脫,那麼,中宣部光碟顯然對此進行了反擊,不但澄清江與「六四」鎮壓無關,而且揭露了下令「六四」鎮壓者,是楊尚昆的弟弟楊白冰,並提供了證據。當然,光碟也「證實」楊尚昆在事件中的態度,與北京解放軍三零一醫院退休軍醫蔣彥永,在三月份要求平反「六四」的公開信裡所說的類似。

據稱楊尚昆直言﹕「六四事件」是中共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錯誤,現在他已經無力去糾正,但將來一定會得到糾正。楊尚昆懂得的道理,江澤民當然也明白。一九八九年四、五月間,當他以「文鬥」的方式,處理了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事件,奉召進入北京中南海之後,他當然知道政治鬥爭的險惡。

江澤民夫人王冶萍回憶當年的生活,曾心有餘悸地表示,當時每天要聽到江澤民座車停到門口的聲音,一顆心才放下來。但十五年之後,儘管江澤民今天的權勢如日中天,但他還是放心不下。

依然是「六四」事件使江澤民不放心。他知道,他當年是踩著「六四」的血跡,踏進了中共的權力核心,成了中國的最高領導人。今天,當他行將退出中國的權力核心時,恰恰是「六四」成了他的心病。

因此,江澤民必須奪取「六四」的解釋權,才能贏得歷史的主動,也只有贏得「六四」的解釋權,才能確立他的歷史地位。顯然,對於「六四」解釋權的爭奪,成了目前北京高層權力鬥爭的籌碼。在表面上嚴厲詞句的後面,為「六四」平反的工作實際上正暗暗進行當中。這是歷史的潮流,誰平反了「六四」,誰就將贏得民心,贏得歷史,贏得中國改革的主導權。

(原載《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