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筆記

曹長青

可悲的桑塔格

美國經濟政策的革命性變化

意識形態給左派惹禍

「人忘記了上帝,所以會這樣」

西方左派是邪惡的同盟軍

自行車上的偉大傳奇

美國人不相信左派媒體

宗教信仰主導美國

個沒有傳奇的美麗而偉大的人生(33

一個沒有傳奇的美麗而偉大的人生(32

一個沒有傳奇的美麗而偉大的人生(31

堅守自由的巨人——里根

馬克思幽靈不滅

上帝在美國

聯合國愈見官僚腐敗

印度大選告別社會主義

西方左派是“有用的白癡”

美國經濟帶動世界

拒絕左翼自由派的奴役

為什麼要追究誰殺死了耶穌

為什麼不讚成同性戀結婚?

用實力和獨裁者“講話”—美國新保派對外交政策的影響

中國的前途在於私有制

BBC和《紐約時報》的恥辱

誰會是美國下屆總統?

在美國當窮人有多舒服?

2004﹕關鍵的一年

遠離上帝、擁抱災難的20世紀

美國經濟為何強勁復甦

提高了中國女性形象的宋美齡

中國式謊言走向世界——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6之6)

賣書還是賣人?——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6之5)

演床戲的女人叫“純潔”——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6之4)

她和松本清張“在溫泉相會”?——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六之三)

美女作家的醜陋謊言——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六之二)

唬了中國人,耍了卡梅隆——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6之1)

在大是大非面前沒有灰色地帶——董樂山為何不原諒董鼎山

新版的馬克吐溫《競選州長》

胡錦濤被江澤民欺負死了

我的老師們

左派法官在敲碎美國的根基

達賴喇嘛和江澤民“鬥法”

亞裔跟著白人跑?

西方左派是“為虎作倀的爪牙”——寫在911事件兩週年

911悼念儀式看西方文明

加州是美國災難的開始?

卡斯特羅和他的《百年孤獨》

光著屁股反對資本主義

黑暗中紐約的光明

右派來自火星,左派來自水星

拿小丑般的騙子怎麼辦呢?——冰凌的空手道和王蒙的聰明誤

美國把窮人慣壞了

死刑應不應該廢除?──吳弘達與曹長青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的辯論

自行車大賽和輸不起的法國

王蒙和“諾貝爾獎提名”騙局

美國政府也經常是“強盜”

伊拉克戰爭推翻亨廷頓文明論

美國政府為何“大腹便便”?

我怎樣成為一個美國右派

我非得認“高玉寶是喬伊斯”嗎?

猶太人主導美國政治嗎?

不會衰落的“美利堅帝國”

“勇敢的新世界”能成功嗎?

美國人為何比歐洲人勤奮

吳祖光的真話和錢理群的底線——悼念吳祖光先生

李慎之是不是思想家?

英美價值走向世界中心

對李慎之說點真話吧

背叛大眾的紐約市長

自由的繩索下一個將套上誰

北島和自由背道而馳

中國人有沒有吃老鼠的權利

法拉奇再撰長文﹕憤怒、自豪和疑問

中國人民懷念張召忠

傳播“薩斯”病毒的張召忠

吃吧,勇敢的中國人!

法拉奇﹕一個伊拉克士兵的獨白

戰後伊拉克充滿希望

伊拉克戰爭的贏家輸家

美國媒體的內部“戰爭”

《鋼琴家》是奧斯卡唯一亮點

美國該在聯合國失敗

美國記者欺軟怕硬

法國為何耍無賴?

哈維爾給中國知識人的啟示

反戰者們真的熱愛生命嗎?

波蘭新聞界的丑聞

誰在慫恿金正日?

美國有什麼錯?

中國反戰學者向當局獻媚

美國攻打伊拉克是為了石油嗎?

“希望工程”裡的“絕望”

別讓仇恨毒死自己

劉荻和中國黑社會

美國打伊拉克的法理在哪裡?

中美媒體不同在哪裡?

吳征為何要“庭外和解”?

“西方左派是人類自由的掘墓人”

要不要“打土豪,分姚明”?

中國和俄國的八個不同

江澤民的人質晚宴

江澤民到底是不是“賣國”?

聖誕快樂!

誰把中國人當“東亞病夫”?

意大利女人挑戰伊斯蘭

江澤民的“被害妄想”

諾貝爾和平獎給了“張伯倫”

神經錯亂的瑞典文學院

中國這次會不會跟著俄國跑?

白宮的首位女性諸葛亮

江澤民是“邊緣人”

金正日讓日本人發抖

俄國是中國的一面“鏡子”

共和黨為何大獲全勝?

今天的美國大選“爭”什麼?

吳征楊瀾“監督”楊斌?

楊斌的“騙局”走向世界(下)

楊斌的“騙局”走向世界(上)

林毅夫和吳征的“秘密交易”

中國精神病院裡的政治犯

奈保爾,喬伊斯,普魯斯特——奈保爾評介(66

非洲的民主照出中國的丑陋

奈保爾,魯迅,昆德拉——奈保爾評介(65

誰給中國放了毒?

奈保爾抨擊伊斯蘭——奈保爾評介(64

不可承受生命之重

奈保爾不替母國印度遮丑——奈保爾評介(63

911式災難會不會再發生?

人類什麼時候能長記性?——寫在911災難一週年

陳小平打什麼官司?

奈保爾歧視非洲?——奈保爾評介(62

諂”不忍睹的楊瀾

奈保爾的“政治不正確”——奈保爾評介(61

阿拉伯學者自揭傷疤

劉曉慶之後該是楊瀾了

賀家夫婦的說辭可信嗎?

賀梅案和種族問題

撒切爾主義響徹歐洲

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嗎?

推翻共產專制後的波蘭

熱戀美國的法拉奇

美國人的愛國主義

共產黨的“偽造多數”

為何必須要阿拉法特下台

上帝在美國遭圍困?

核潛艇下沉,普京聲望上昇

伊斯蘭信徒為何要殺法拉奇

西化的俄國是中國的明天

《餓鬼》作者聲音被扼殺

六四,共產黨輸了——寫在六四屠殺13週年

吳征在紐約被控盜用30萬美元——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補遺

美國奧委會主席假學歷和吳征“博士”

荷蘭﹕無法謀殺的民意

南斯拉夫的江青

被貧窮致殘的中國人

薩哈羅夫﹕中國知識人的一面鏡子

阿拉伯知識份子和邪惡軸心

法國大選﹕整個歐洲經濟向右轉

“中國長城”姚明光環蓋過胡錦濤

《泰坦尼克號》﹕永恆的紀念碑——紀念泰坦尼克號遇難90週年(44

永不沉沒的人性輝煌——紀念泰坦尼克號海難90週年(43

“泰坦尼克熱”之謎——紀念泰坦尼克號海難90週年(42

泰坦尼克號”重建再次起航——紀念泰坦尼克號海難90週年(41

吳楊踏上陽光之旅——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十

吳征在香港翻雲覆雨——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九

吳征圈錢的第一塊跳板——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八

吳征在美國走麥城——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七

吳征涉嫌非法獻金——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六

吳征被美國偵探公司調查——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五

吳征的誣告——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四

吳征怎么逃了官司——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三

“我們都被吳征耍了”——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二

吳征的“偽證”——追蹤“吳征的第一桶金”之一

錢偉長對巴靈頓瞭解多少?——巴靈頓和中國教授分肥(下)

誰把巴靈頓引進中國——巴靈頓和中國教授分肥(上)

當我的同行被謀殺

布什訪問北京和中美較量

土耳其挑戰亨廷頓

吳征楊瀾的惡劣品行

楊瀾吳征“沒有騙過任何人”嗎?

吳征楊瀾不要做懦夫

楊瀾周勵相似知多少?——追蹤“楊瀾傳奇”之七(下)

楊瀾周勵相似知多少?——追蹤“楊瀾傳奇”之七(上)

楊瀾和40美元的男孩——追蹤“楊瀾傳奇”之六

布什主義﹕聖戰和稅戰

楊瀾有進三大台的可能嗎?——追尋“楊瀾傳奇”之五

楊瀾的英語夠上電視嗎?——追尋“楊瀾傳奇”之四

楊瀾98個字裡多少錯?——追尋“楊瀾傳奇”之三

楊瀾上了《紐約時報》頭版嗎?——追尋“楊瀾傳奇”之二

楊瀾是“前百分之五”嗎?——追尋“楊瀾傳奇”之一

再見,朱利安尼!

民運人士,丟死人了!

誰把吳征楊瀾慣成這樣?——對吳征的再質疑

對吳征的六點質疑(下

對吳征的六點質疑(上

由病危的王若望所想到的

穆斯林知識份子開始反省

大江健三郎的左派盲目癥(下)

大江健三郎的左派盲目癥(上)

泄密和誹謗案對言論的制約——評美國遭襲事件之六(下)

言論自由的道德底線——評美國遭襲事件之六(中)

見到拉登採訪還是報警?——評美國遭襲事件之六(上)

布什和普京成為“同志”?

紐約﹕新市長,新希望

張學良糊涂死了

最佳時机的諾貝爾文學獎

我差點被當成恐怖份子

美國精神必將走向全球

言論自由有沒有底線?——評美國遭襲擊事件之五

“為了和平,就必須準備戰爭”——評美國遭襲擊事件之四

打一場摧毀專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戰——評美國遭襲擊事件之三

向中國式恐怖份子宣戰——評美國遭襲擊事件之二

讓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世界——評美國被襲擊事件之一

日本知識界和謊言文化

經濟全球化和右翼聯盟

“把人民的錢還給人民”——美國精神之二

西藏和「十七條協議」

聯合國﹕左派的幻想

為機會提供自由的跑道——美國精神之一

中國的選擇﹕王偉還是王治郅

薩伊德向西方文明扔石頭

「張良」偽造多數

人道在哪裡?

來自《動物農場》的外交官

美國價值重返白宮

真獸性對待假道德──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五

高行健得獎損害中國文學形象──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四

文學是擠奶還是排泄?──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二

穿上新裝就編織童話?──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三

不給邪惡風光的機會

“少給我來克林頓”

媚俗的港台媒體

對中國當代文學的誤讀﹕就高行健獲獎訪馬悅然

  ──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一

六個偶然編織了皇帝的新衣從錯誤開始到恥辱結束的百年諾貝爾文學獎

  ——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

時代錯位的領獎詞﹕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九

瑞典這次看走了眼--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八

“我你他她”,一塌糊涂﹕高行健作品的人稱混亂

  ——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七

農夫式的性幻想高行健小說的女性形象--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六

高行健作品的藝術丑--評高行健系列作品之五

高行健的粗劣語言--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四

高行健的拙劣模仿--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三

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前言

  --前言﹕為什麼寫這組評論高行健的文章

皇帝的新衣﹕《靈山》--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一

偽個人主義﹕《一個人的聖經》--評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二

小布什就職後的難題﹕對華政策——美中台續編「三國演義」

“天安門文件”的真偽——王丹的想法很可怕

中國高級記者是冒牌貨

美國大選和海外民運

小布殊的台海政策將走鋼絲

克林頓對中共政策的失敗

  ——美學者給克林頓八年外交政策「打分」

遵守「遊戲規則」比「人民意願」更重要

  ——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大選案」的啟示

萊斯﹕美國新政府的外交靈魂

  ——美國最高法院將裁決小布什勝選

美國大選僵局對外交政策的影響

美式民主的特色——總統大選爭執與選舉人制度

法律和輿論將站在小布希一邊

  --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大選糾紛案的前景

烏托邦﹕知識份子的毒品——共產主義和美國總統大選

黨派意識壓倒法律與公正

 ——評佛州最高法院對大選爭執的裁決

美國大選之夜的四個奇異

美國選出少數人總統——大選爭執的焦點

自由比平等更重要--歐美左右派政黨經濟理念的不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