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布什和普京成為“同志”?

曹長青

特約新聞分析

俄國總統普京結束三天訪美於16日返回莫斯科,美國主流媒體普遍認為,雖然這次“布普會談”沒有就飛彈防禦等問題達成協議,但兩國首腦發展出親密關係,《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這一左一右兩家大報16日都指出﹕「布普之間」已建立了“同志般”的友情,為美俄戰略伙伴關係奠定了基礎。

在普京訪美,尤其是911事件之前,美俄之間存在很多嚴重分歧﹕第一個是俄國反對北約東擴。北約現有19個成員國,包括1999年新加入的波蘭、捷克、匈牙利等三個前東歐共產國家。目前立陶宛三小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馬其頓、波士尼亞等其他東歐國家,也在積極申請加入。俄國對北約東擴,並要擴展到它的邊境門口一直持反對態度。

911之後,俄國反對北約東擴的態度有軟化,普京表示,如果北約更多是一個政治性的組織(不是單一軍事性),俄國可以考慮改變原來的立場,並表示將來俄國也可以加入北約。

普京這次在休斯頓講話時說,俄國已經準備好與北約合作,就看北約是否願意。顯示俄國對北約東擴問題有了更大的靈活性。因此,《華盛頓郵報》15日在“北約和俄國的新關係”中分析說,雖然現在說俄國加入北約為時太早,但起碼可以談論“19加1”(即北約19國加俄國的合作);克林頓政府時的國家安全顧問柏格則在15日《華盛頓郵報》上發表文章“普京的現實外交”中評價這次俄國總統訪美是持現實主義態度,而非意識形態,肯定普京的務實做法。

美俄之間的另一分歧是核導彈平衡問題。美國現有7013枚核彈頭,俄國有6000枚。按照克林頓和葉利欽達成的協議,到今年底,美俄兩國要各自把核導彈削減到六千枚以下,在2003年削減到3500枚。俄國因為軍費削減,無法維持龐大數量的核導彈,因此也希望美國同時削減,把核導彈削減到1500枚。

這次普京來訪時,布什宣佈把美國的核彈頭削減到1700到2200之間,雖然沒有完全達到俄國的期待,但也大幅削減了三分之二。普京表示俄國也將進行這種規模的削減(沒有給予具體數字),從而使兩國在核導彈上的歧見基本化解。但由於雙方沒有簽署具體文字協議,僅是大致意向,在怎樣達到這個目標上沒有具體說法,再加上兩國軍方都反對大幅削減核武,因此這個問題仍留下一定後遺癥。

美俄之間最大的分歧是飛彈防禦問題。1972年,美國和蘇聯簽署了“反彈道導彈條約”, 規定雙方都不可部署導彈防禦,以雙方都擁有大量核武形成毀滅性威懾,從而構成戰略平衡。但冷戰結束後,美國謀求部署導彈防禦系統,理由是為了防範拉登式的導彈襲擊,但遇到這個條約的限制。美國鷹派強調“蘇聯”已解體不存在,這個條約自然也失效;鴿派則主張與俄國談判,修改這個條約。但俄國認為它繼續了“蘇聯”原有的債務和所有條約,這個條約不僅沒有失效,而且不能更改,因為它是維持美俄戰略平衡的基石。

911事件之後,俄國對這個分歧的口氣也開始放鬆。這次普京訪美,雖然美俄沒有就這個條約問題達成協議,但普京在美講話調子顯示,俄國對這個問題也可能採取靈活立場。普京在德州表示,“俄國充分體諒和理解美國要部署導彈防禦系統防範襲擊的心情,俄國對這個問題會採取靈活態度。”顯示有可能在這個條約不廢除、不修改的情況下,以新的解讀允許美國進行導彈攔截試驗。這就等於美國得到了“裡子”,俄國則獲得了“面子”。

一位西方外交專家說,“911後美國向阿富汗扔的炸彈,卻導致美俄關係發生地震,兩個關係正出現重大變化。”

這從布什接待普京的規格可以看出。911後,有十幾個外國元首訪美,包括英國首相布萊爾、法國總統席哈克、日本首相小泉美國重要盟國的元首等,但都沒有獲得普京這種待遇——被邀請到布什的德州農莊做客和會談。在布什和普京今年6月首次會晤那次,布什就形容說,從普京的眼神中看出這個人可以信賴。這次,布什以這種高規格接待普京,也是試圖發展兩國元首的私人關係和友情。從普京的反饋來看,已基本有效果,普京對這種安排相當滿意,不斷在講話中誇獎布什和他的德州農莊,因此《華爾街日報》16日社論“普京的進展”(Putin's Progress)中說,布什和普京已發展出一種“同志般的關係”。

911之後俄國對美政策明顯發生變化﹕俄國同意美國使用烏茲別克、塔吉克斯坦等俄國鄰國的軍事基地,而以前這些區域都是俄國的勢力範圍,美國勢力無法進入;同時俄國還提出,如果由於美國對阿軍事行動而導致波斯灣石油進口受到杯葛,俄國願提供西伯利亞的石油作為救急。

同時美國還注意到俄國最近的另外兩個舉動﹕取消了在古巴的監聽(美國)基地;停止了使用越南金蘭灣海軍基地的租約。美方認為,俄國的這種舉動,不僅是為節省軍費,而是發出和美國全面改善關係的信號。

911後,首先給布什打電話表示同情和支持的外國元首是普京。普京來美訪問前夕在莫斯科接受了美國國家廣播公司(ABC)“20/20”節目女主持人芭波拉.沃特斯的電視採訪,在被問到對911感想時,普京說他有“負罪感”(guilty),因為俄國沒有事先收集到有效的情報來通知美國,以避免這一災難。

這次訪問美國時,普京再次表示俄國堅定支持美國反恐,並到紐約電台破天荒地直接接受聽眾提問,坦率地回答各種問題。普京的這些舉止,都將贏得美國民眾的好感。

俄國這種抓住時機和美國發展戰略關係的做法,和中共形成鮮明的對比。在不久前的上海“亞太經合會議”期間,布什和江澤民首次會晤,雖然江澤民也表示支持美國反恐,但提出很多“條件”——要經過聯合國,不要傷及平民等等。美國研究機構“太平洋論壇”總裁就此發表文章指出,從江澤民的這些“條件”來看,北京支持美國反恐是勉強的,很不情願,並預測如果美俄在反恐上聯手,北京可能被邊緣化,冷落在一旁。

俄國總統普京所以採取這樣和美國及西方合作的政策,和俄國走向民主有直接的關係。普京做不好總統,在下次大選中就可能被選民淘汰;而且俄國的自由媒體對普京的對外政策已有相當的監督制約。去年8月俄國發生潛艇事故時,莫斯科著名政治周刊《Itogi》發表了很多批評普京的評論。

但在中國,不管江澤民怎麼做,實行什麼樣的對外政策,整個中國媒體都不敢、也無法提出批評,更談不上制約。

普京這次訪美,使美俄進一步聯手,不僅對全球戰略平衡產生影響,而且對北京聯俄抗美的戰略目標形成沖擊。它意味著,北京試圖和俄國建立戰略伙伴對抗美國的時代可能結束。中共不久前和俄國簽署“友好條約”,把當年俄國從中國搶奪去的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永久性地給了俄國,拉攏莫斯科建立聯盟,以抗衡美國一極化主導世界事務。但現在隨著俄國改變對美國和西方的政策,北京的這種戰略目標將受挫。

中共過去幾年致力經營“上海六國”組織,想借助這個區域集團擴大北京對中亞的影響。但由於“上海六國”中的重要國家俄國和美國改善關係、並進而形成戰略伙伴,再加上美國對阿開戰,勢力進入烏茲別克、塔吉克斯坦等中亞國家,使“上海六國”這一區域集團有名存實亡的可能。

卡特總統時期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曾在《外交事務》上撰文分析說,冷戰結束後,俄國像到了十字路口,不知向哪裡走﹕是走與美國、歐洲合作,成為西方社會一員;還是繼續意識形態和美國爭霸。911事件發生後,俄國一下子找了和美國的共同點,那就是聯手反恐怖主義。而通過聯手反恐,布什和普京成了“同志”,美俄可能成為“兄弟”。

(原載多維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