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人道在哪裡?

曹長青

去年的這個時候,最引起全美關注的新聞是六歲的古巴男孩伊利昂是否應該被送回到古巴的父親那裡。人們爭議的焦點是那個在大海上親眼見到母親被吞沒的孩子,心靈會受到怎樣的創傷,怎麼才能使他今後健康地成長。

現在看到高瞻夫婦五歲的兒子竟被中共從父母身邊帶走,在沒有任何親人在身邊的情況下被扣留了二十六天的報導,簡直無法相信一個政府竟然會對一個五歲的孩子做出如此沒有人性的舉動。

那個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孩子安德魯,在被人從其父母身邊強行帶走時會怎樣驚恐、哭喊?在被與父母隔離的日子,一個孤零零、對周圍一切都陌生的孩子怎樣渡過那一個個夜晚?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沒有能力知道是怎麼回事的安德魯,一定會在夜晚哭喊著要媽媽,要爸爸,他哭了多久?哭了多少次?整個外部世界沒人知道。那一個個黑夜怎樣吞噬了他微弱的哭聲,那沒有親人的陌生環境的恐懼又如何損害了他幼小的心靈,今天人們也難以判斷。

被單獨關押的孩子父親薛東華曾向國安局人員提出,如果不讓安德魯和他或母親在一起,至少應把孩子送到他在北京的父母或岳父母那裡。但他的要求不僅被拒絕,國安局人員還威脅說,想見兒子的唯一方式是“交待”——把孩子當做了“人質”。那個被與父母隔離的安德魯,不是在恐懼和無助的哭喊中渡過一個夜晚,兩個夜晚,而是整整二十六個夜晚!世界上恐怕找不出第二個政權,這樣下流、這樣殘忍、這樣對待一個才五歲的兒童!

古巴男孩伊利昂在邁阿密有那麼多親人照看,那麼多玩具,那麼多喜歡他的美國人的關愛,兒童心理學家還前去鑒定,看這個孩子會不會因沒有和父親在一起心靈和精神上受到損害。

在美國媒體報導高瞻夫婦及孩子被扣留事件之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竟否認單獨扣留過這個五歲的孩子。那麼這個孩子在被國安局人員帶走後,長達二十六天中既沒有和父母在一起,也沒有和他在中國的任何親人在一起,他在哪裡了?這不叫“單獨扣留”,叫什麼?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可能也都是有孩子的父母,他們是否設身處地想過,如果是自己五歲的兒子,被人強行從身邊帶走,在沒有任何親人的陌生環境扣留二十六個日夜,你們能夠容忍嗎?如果你們還有人性的話。

安德魯是美國公民。中美簽有「領事保護協議」——任何一方扣留對方公民,必須在四十八小時之內通知對方領館。但安德魯被扣留的二十六天中,中國政府從沒有通知美國使館。面對美方的質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解釋說﹕“男孩的父母並沒有要求公安部門通知美國領使館。因此並不存在中國破壞中美之間的領事保護協議問題。”且不說這根本不合乎基本常識和邏輯,退一步講,即使孩子父母沒有要求,中國政府也應該遵守協議,根本不存在當事人是否要求的問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解釋簡直是在耍蔑視外交常識的無賴。

薛東華和兒子獲釋回到美國後發表聲明說,“在我們被拘留後,國安局也沒有通知我們在中國的家人,我的美國公司的老板,我妻子工作的學校美國大學。……我們在中國的家人和在美國的老板都相信我們被綁架了,甚至料想我們可能已經被綁架者殺害了。”

薛東華說,他所服務的美國公司,為仍是中國公民的雇員失蹤,專門成立了一個“特別法律咨詢委員會”,並且“花了幾個星期在全中國尋找”他們。高瞻一家在美國經常去的“教堂失去了我們能生還的希望,甚至為我們的全家——當然包括這個五歲的可憐的孩子——在準備一個悼念儀式。”——這是一個怎樣充滿人性的社會。

當薛東華父子被釋放送回美國時,孩子的父親要求和仍被關押的妻子見一面,或者起碼讓二十六天沒見到母親的孩子看一眼媽媽,但就連這個要求都被中國政府拒絕了!

兩相比較只能讓人痛感,那個缺乏人道的政府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仍然存在,真是中國人的恥辱,人類的恥辱!我們不禁要問﹕人道在哪裡?

三月二十三日於紐約(原載大紀元)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