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大選和海外民運

曹長青

美國總統選舉糾紛,歷時一個多月,一波三瀾,從地方法院、州法院,一直打到聯邦最高法院,才算最終裁決。其過程和結果不僅證明了美式民主的韌性和成熟,也使「尊重遊戲規則」這種價值再次獲得肯定。

這次大選糾紛的核心是,對佛州的幾個郡是否重新手工計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強調,每一個人的選舉權利都是神聖的,每張選票都應該計算,「人民的願望是最根本的決定因素」。因為只要在這幾個郡重新手工計票,戈爾就可能領先對手,當選總統。左派媒體更不斷渲染說,戈爾在全國按人頭計算的普選票中領先三十多萬張。言外之意,戈爾當選才符合民意。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小布什強調,佛州全州已經兩次機器計票,如果僅對四個民主黨票源的郡被機器淘汰出的不合格選票重新手工驗算,不僅不公平,而且曠日持久的不斷重新計票也違反法律﹕按照佛州州法,總統大選之後第七天,就應宣佈選舉結果。在全州兩次機器計票之後,州務卿已按期發佈了選舉結果並簽署了勝選者證書,在此之後再要求手工計票,等於是在政治遊戲之中,修改遊戲規則。

「既定法律」比「人民意願」更重要

戈爾陣營強調「尊重人民的意願」,小布什陣營強調「尊重既定的法律」。那麼在「人民意願」和「既定法律」之間,到底誰更重要,更應該尊重哪個價值?這不僅成為這次總統大選的糾紛焦點,也是美國幾級法院,直至聯邦最高法院辯論和裁決的關鍵。

從美國最高法院的聽證和裁決來看,多數法官認定「既定法律」比所謂的「人民的意願」更為重要。

因為佛州的法律是由該州議會多數議員通過的,經民選產生的議會是州的最高權力機構。州法,體現的是該州全體人民的意願。這個「既定」的人民意願的體現,比大選中臨時提出的所謂「人民的意願」更具有法律根基。

雖然在全國普選票中戈爾領先小布什,但美國的總統選舉規則不是按全國普選票計算,而是二百年來一直用「選舉人票」計算,即在全國五十州贏得多數「候選人票」才算贏得大選。在美國歷史上,曾有過贏得多數全國普選票,但由於「選舉人票」少於對手而輸掉大選的。

當民主黨陣營強調戈爾在全國普選票中領先,強調「人民的意願」,以及在佛州州法規定的期限過後,以「人民的選舉權利是神聖的」等道德性口號來要求重新手工計票時,不僅是有意誤導民眾,而且也打破政治遊戲規則。

民主的核心價值之一是,大家定好的政治遊戲規則,必須遵守;如果改變,也要到下一輪政治遊戲開始之前,經過民主方式修改,或重新制定,而不可以在這一輪政治遊戲進行之中,一方擅自修改或不遵守事先定好並承認的遊戲規則。

這就如同兩個人玩撲克牌,如果事先定好的規則是誰抓到四個A誰是贏家,那麼在玩牌中任何一方不可以抓到大、小王而強調「我抓到的是王牌,我應算贏家」。這就屬於在遊戲進行之中臨時改變遊戲規則,輕者應說是犯規,重者就屬於耍賴。

遵守既定的政治遊戲規則,比所謂的民意更有重要的價值。因為如果允許政治家以「人民的意願」等貌似道德的理由輕易打破政治遊戲規則,民主的「遊戲」就無法進行。

海外中國民運失敗的原因

美國這次總統大選糾紛,給將來的民主中國提供了重要的啟示,那就是民眾,尤其是政治人物,首先應該學習遵守政治遊戲規則。

在中共專制的國情下,中國人無法操練民主。海外的中國民主運動應該成為一種民主操演。但遺憾的是,民運人士們在有條件操練民主的情況下,沒有意識到尊重政治遊戲規則的重要性。這是海外民運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九九三年在美國華盛頓召開的民陣、民聯合併會議就是一例。當會議進行到尾聲時,原來被看好的候選人王若望、胡平等看到自己當選的把握不足,他們陣營的人就指控另一個候選人徐邦泰「拉票」、製造「假代表」。最後王、胡派的人以會議不民主,不體現「民意」等似乎很有道理的口號為由,集體退出了會場,導致合併會開成了分裂會。當時我作為前去觀選的局外人,也覺得王、胡陣營站在道理和道德一面,認為徐邦泰陣營的做法不能接受。

今天看來,退場的行為實際上就是打破事先大家制定並承認的遊戲規則,或者說是在「遊戲之中」修改了遊戲規則。因為「拉票」如同競選,並不違背規則,剛操練民主的中國人把選舉想像成「君子謙謙相讓」,對此還不習慣。而事後查到的所謂「假代表」有三人,它對當時一百五十名代表的選舉並不具有決定性意義。而且所謂「假」,是由於某些代表沒有獲得赴美簽證,才由其他人代替。當時的與會代表,在某種意義上都不具真正的代表性,因為都不是各個國家的華人和留學生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僅是幾個人或幾十人的自發團體推舉的。

按照當時的章程,一屆主席任期是兩年。對當選者即使不喜歡,兩年之後還有機會再選掉他。結果他們採取的是退場,這就像沒有抓到好牌,就摔牌不玩了,更不承認合併會議產生的新組織「民聯陣」和其主席徐邦泰。

幾年之後,徐邦泰的「民聯陣」和王策擔任主席的「自民党」也召開合併會議,結果出乎徐邦泰意外,王策當選為新組織的主席。當年曾激烈譴責華盛頓合併會上那些退場者不遵守遊戲規則的徐邦泰,這次不僅不交出他原來編輯的《中國之春》雜誌,還很快再自行召開電話會議,恢復了「民聯陣」,自己又當主席,根本不承認王策這個「新主席」和那個新組織。這完全是和上次華盛頓合併會議一樣,只要自己不贏,就不玩了。任何事先認可的遊戲規則都不承認了。由於海外民運的特殊情形,沒有像美國法院這種仲裁機構來解決類似戈爾和小布什這種選舉糾紛,所以民運只能以分裂告終。

美國這次總統大選使人們更清楚地意識到,只有遵守政治遊戲規則,民主制度才能運作;只有健全的法律才能制約人們按規則「遊戲」。

十二月十二日於紐約(原載《開放》二零零一年一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