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大江健三郎的左派盲目癥(下)

曹長青

大江健三郎反對美國以軍事手段打擊恐怖主義的言論並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他和西方左派的主要觀點是一致的。就國際事務來說,西方左派言論主要表現為反美、反資本主義、反全球化(因為全球化首先是經濟全球化)、對第三世界籠統同情。他們同情第三世界固然精神可佳,但問題是他們經常混淆第三世界獨裁者和第三世界人民之間的界限,於是往往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在日本作家中,大江還算是比較親美、親西方的,他並不掩飾自己對西方文明和西方文學的欣賞。但由於他同時又有很強的左派社會主義理念,所以當西方右翼勢力有強勢表現的時候,他又自然地站在了他左派理念的一邊。大多數西方左派都有過同情、讚賞共產主義的歷史。雖然在共產主義已經在全世界崩潰的事實面前,許多左派對共產主義的認識有所修正,更有人轉變成激烈的右派,但多數左派仍然對共產主義和獨裁專制根本沒有清醒的認識(這主要是由於他們的社會主義理念所致),大江健三郎就是其中一個明顯的例子,雖然他是東方左派。

在大學讀法國文學的大江健三郎年輕時深受薩特影響,而薩特和他的伴侶西蒙.波娃則是西方著名左派,六十年代還訪問蘇聯、古巴,讚賞蘇聯社會主義和卡斯特羅。大江在六十年代也曾作為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崇拜者而訪華,回到日本後寫了不少稱讚中國的文章。他當時的盲目或許還有情可原,但今天,自認為關注中國、對中國有相當瞭解的大江,對中國的專制制度則幾乎毫無任何本質的認識。這點從他去年九月到中國訪問後發表的談話中可以清楚地看出。

去年129日,大江健三郎在自己家中接受了中國官方報紙駐日本特約記者劉迪和吉林大學副教授王新新的採訪,在訪談中,大江健三郎相當感嘆和讚美中國的“民主”。

那么是哪些事情讓大江感到中國很有民主了呢?大江曾在中國社科院和清華大學演講,在網上和中國網友聊天,還曾和中國官方作家座談。“作為一個作家,我對中國一直很關注。通過和大家的接觸,我感受到了大家發自心底的真情,也感受到了民主的存在。其實世界上所謂言論自由、全面的民主、全面的自由都不過只是原則,美國也是一樣。就說日本,對天皇制度表示反對的言論也不完全自由。在中國,就我所接觸的學生來看,他們發表意見就很直率。”

在這裡大江完全沒有理解什么是言論自由,且不說那些他認為“很直率”的言論是關於日本向中國道歉不夠等問題(這種言論和中國官方態度毫不矛盾),即使他們有對政府不敬的言論,能在小型會議上表達和能在媒體上公開發表、討論完全是兩回事。另外大江指出,表示不支持天皇制度的言論在日本也不完全自由,言“內”之意,中國的某些不自由也是有情可原的。而事實上日本的所謂言論不自由和中國一樣嗎?大江在日本、美國都曾發表演講,強烈抨擊日本的天皇制度。但有人阻止他嗎?有人逮捕他嗎?有人阻止他回日本嗎?但哪個中國作家可以公開發表演講反對中國的現存制度而不被阻止、不被逮捕、不被禁止回國?他在日本發表反對天皇的言論僅僅是不受歡迎,而中國人是根本被禁止發表反政府的言論,或是遭刑法處罰,這二者是多么本質的不同!大江用那么輕松口吻模糊這兩者的不同,這難道不誤導中國人嗎?

他豈止誤導中國人,他說﹕“我回來後,有一個在中國大學教書的日本年輕人給我來信說﹕我以為中國不是民主國家,但是,你在中國說了很多民主的話,我很感動地發現我錯了。”

而他那“世界上所謂言論自由、全面的民主、全面的自由都不過只是原則,美國也是一樣”的說法更是荒唐,因為中國也有“言論自由”的原則高調,如果美國的言論自由也僅僅是原則的話,那么中國的言論自由豈不是可以和美國相提並論了嗎?這點恐怕連江澤民也不敢同意吧?

大江接著說,“最令我感覺到自由的是與作家們的座談……那幾位女作家真是很自由,他們對王蒙那一代老作家,對莫言這一代五十歲左右的作家,發言都非常自由。有些意見我覺得甚至都有些火藥味了。我對此十分欽佩。”

在當今的中國,尖銳的文學批評不僅在座談會上,而且可以發表在各種雜誌上,這根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而且從文學角度對作家或作品進行批評,無論怎樣有“火藥味”都不會受到什么官方的懲罰。而大江健三郎不僅把這當成了新鮮事,還把它作為中國很有言論自由的證明。這不僅說明他對中國社會和文學現狀缺乏起碼的瞭解,更說明他對什么是言論自由毫無基本概念,這不能不令人十分吃驚。當然,對於他擁有的東西,他或許根本就不需要瞭解。

中國的現實是什么?大概除了大江任人皆知,作家根本不能自由地發表作品,尤其是挑戰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權力的作品。大江的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同伴高行健的作品就至今在中國被禁止出版。雖然我曾寫過一組文章批評高行健的作品,但作為首次獲得諾貝爾獎的中文作品,13億中國人有權利看到,有權利做出自己的評價,而不是由中國政府決定。對這種以剝奪出版權利、不許作品和讀者見面的文化專制,大江健三郎怎么沒有發出一聲質問?

再一個讓大江感到中國有自由的理由是,“我一直是日中友好協會、日中文化交流協會的會員……我在中國在日本都說﹕日本不反省是不對的,也多次說我對文學家魯迅、對政治家毛澤東、周恩來懷有敬意,對胡適、莫言很欣賞。我甚至還提及一些中國本土的媒體極少提及的作家。這次我在中國,沒人跟我說你不許講這些,講了要有麻煩。對於中國的這種自由、寬容的現實,我很想在日本廣為宣傳。”

且不說作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對加入中共政府認可的“日中友好協會、日中文化交流協會”毫無不自在的感覺;且不說要求日本反省是中國官方態度,憑什么說了要有麻煩;且不說胡適和莫言是多么不同的作家,把他倆扯在一起顯得滑稽;且不說沒人阻止他發表上述和中共官方毫不矛盾的言論就令他感激中國的自由;也不說他如果去向日本宣傳中國有自由,會把自己擺在一個多么可笑的位置;就憑他在今天仍表示對給中國人民帶來沉重災難的毛澤東、周恩來“懷有敬意”,就無法不令人在可憐他弱智的同時感到憤怒。

在毛澤東、周恩來領導的共產運動給中國帶來的災難全世界都已知曉的今天,大江健三郎的這種說法,和向猶太人表示對希特勒和戈培爾“懷有敬意”沒有本質的區別。面對這樣一個大江健三郎——讚美明明是獨裁專制的中國有民主自由,對暴君和其同謀懷有敬意——人們就可以明白為什么這位日本作家會那么強烈地反對美國使用軍事打擊恐怖主義,因為他根本不懂什么是邪惡。

如此這樣一個大江健三郎,就是那些躲在自由世界高高的象牙塔裡,讚美共產世界,讚美第三世界,譴責美國的左派典型。

20011130日於紐約

(原載多維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