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差點被當成恐怖份子

曹長青

由於給電視和電台做評論,近年多次坐飛機從紐約去華盛頓DC,每每令人感嘆現代科技給人們帶來的方便﹕通過電腦定票,在機場只要出示一下證件,就可直接登機。在紐約和華盛頓之間,幾家航空公司都開設有短程穿梭飛機(shuttle),每小時一班,不管定票是哪班,想坐哪趟都可以,極為方便;而且僅在飛機起飛前十幾分鐘趕到,就可以坐上,安全檢查也是簡便迅速。

華盛頓的主要機場“里根機場”因離白宮太近,關閉了近一個月,最近才開放。

昨晚,是我在911事件後第一次坐飛機去華盛頓,參加美國之音的一個電視節目。

雖然事先已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沒有想到機場檢查是那麼嚴格,昔日的方便大受限制。我隨身僅帶了一個手提包,但被放射機掃描後,又被手工檢查,連指甲刀也被掰開查看,見到洗漱用具裡一個小金屬耳勺,檢查員竟去請示上司,好像那是定時針。那位上司好像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撇了一下嘴,我才算終於被確定不是恐怖份子,通過了安檢。

我坐的“美國航空”(US Air),晚上七點這趟飛機,平常幾乎總是滿員,很多住在華盛頓但在紐約工作的人,都是這樣乘飛機通勤,因空中飛行才45分鐘,加上起降等,才1個多小時。很多電台、電視(總部大多在紐約)的工作人員每天就這樣乘飛機往返紐約華盛頓之間。

但這次我上了飛機一看,乘客稀稀拉拉,頂多坐滿了一半。也許是趕機場太匆忙,沒有來得及做好全方位準備,飛機起飛不久,就想去衛生間。我像往常一樣,悠閑地站起來……,突然一個空姐、一個穿駕駛員服的男性,從過道兩頭包抄趕過來,很生硬地對我說﹕“按規定你不可以這樣站起來,除非處於緊急狀態!”

我一開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飛機在晚間飛行,機內燈光很暗,我又磕睡過一會兒,有點懵裡懵登,後來馬上醒悟到,他們在懷疑我是恐怖份子,趕緊解釋,我確實處於“緊急狀態”,必須去廁所。

空姐猶豫了一下說,好吧,但要快去快回。聽了她的話,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飛機上的人要是拉肚子,就倒死霉了,那準是拉登像孫悟空那樣鑽到肚子裡搞破壞了,讓空姐懷疑你一次次跑衛生間,可能要在裡面準備劫機。

好在昨晚我肚子裡沒有拉登,因此僅被空姐懷疑了一次。當我走出衛生間時發現,那個身穿駕駛服的男子竟還坐在門口守著,然後一路“目送”著我返回座位(後來他是否有一直盯著,我就不知道了,因為我不敢再回頭,怕他更懷疑)。

和往常很不一樣的是,里根機場大廳裡空空蕩蕩,愈顯出那面高懸的美國國旗的巨大,而星條旗旁邊牌子上的標語﹕“歡迎你回來!”更給人一陣糾心的感慨。

今天中午從華盛頓回來時,機上乘客人數更是慘不忍睹,我查了一下,總共才27個人。我問空姐,飛機有多少座位,她可能感覺到我的意思,往日的微笑不見了,而是苦笑著說﹕146個——乘客不到五分之一。明顯地,這趟飛行大概連本都撈不回來。

在美國之音做完節目,主持人問我,是坐飛機回紐約嗎?誰都明白這份關心中的意思。在定票前,妻子建議坐火車,但最後我決定坐飛機,因為恐怖份子的目的就是要打亂人們的生活方式,對恐怖襲擊的回答,就是拒絕被“打亂”。

我跟那位主持人說,如果真的碰上劫機,我一定得反抗。可上了飛機一看,不要說僅27個人,其中老頭老太太就佔了6個,還有11名女性。那些男乘客,幾乎都不像能反抗的樣子,沒有一個像戰士。

今天,人類進入高科技、充分專業化的時代,一個編導出星球大戰的導演,可能根本不會使用槍枝。讓飛機上我們這些太普通的人起來反抗那些專門受到訓練的亡命徒,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我雖然誓言反抗,但根本沒有李小龍那種功夫,僅是去健身房拉舉過那些機器而已。

6.4”屠殺那年在洛杉磯辦報時,因收到恐嚇電話,當地“射擊俱樂部”的一位朋友曾送我一把手槍,讓我放在枕頭底下,以防萬一。可我除了在大學軍訓時開過一次槍(還是閉著眼睛扣動板機的,因近視看不清靶子),再沒摸過槍,根本不知道怎麼用,很快把它還給了主人。

看著飛機上那安祥、平靜、極為普通的20多個乘客,我心裡一陣難過,那被恐怖份子劫持的四架飛機上那些乘客就是這樣的普通人,那麼無辜,遇難時又那麼無助……就那樣從這個世界上永遠地消失了。

911之後,有人在譴責恐怖份子的同時,用“但是”、“如果”來聯係美國的中東政策。但看著這架飛機上那些普通人,那些女性、老人和孩子,更讓人感到,那些強調“但是”“如果”的人實際上在一個非常錯誤的思維軌道——那種對平民的有意屠殺,任何理由都不能作為解釋、更不能原諒!它和美國的中東政策、西東政策都不可以掛鉤!即使是天大的道理,用阿拉、拉登、和拉什麼的名義,都絕不可以!

美國一直奉行不和劫持人質的恐怖份子談判的政策,就是認為,如果談判、讓步,使人質獲釋,那麼那些恐怖份子又會抓新的人質,等於承認劫持人質行為的可行性。

這就是為什麼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決定退回沙特阿拉伯王子給911遇難者的一千萬美元捐款,因為這個王子把911和美國的中東政策掛鉤,大談“如果”“但是”。朱利安尼在退支票時說,這種“如果、但是”不僅“使問題更糟”,而且“正是問題的一部份”。

在從機場回家的路上,出租車司機Dadou很健談,他讚美今天晴空萬里的紐約深秋“太美了”,但同時說他的心情“很壞”,因為他從早五點開工,已經幹了7個小時,才掙到50美金,因客人太少。

他說911 前,他主要在世貿大廈附近載客,每天可淨賺120到150美元。而今天,他還沒把該繳公司的租車費75美元賺夠。

這位六年前來紐約的司機說,他母親是法國人,父親是摩洛哥人,他在巴黎出生、長大,雖然他誇歐洲的“生活質量高” ,但更強調美國這裡“機會多,賺錢多”;他深愛紐約,恨死恐怖份子了。臨別時,他喃喃地自語“客人會回來的”。他是自語,也在某種意義上傳遞紐約人的信念!

10月26日下午於紐約(原載多維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