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向中國式恐怖份子宣戰

 ——評美國遭襲擊事件之二

曹長青

美國被襲擊後,在阿拉伯世界出現幸災樂禍的慶祝和電腦網絡上的喝彩,還多少有些理由,因為他們和以色列有土地糾紛及多年的戰爭宿怨,不滿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而中國離以色列相當遙遠,不僅沒有土地糾紛,更無歷史恩怨和宗教對立。恰恰相反,不少中國人對穆斯林教頗有敵意,甚至歧視,對曾在中國發生的恐怖行為非常憤怒。而這次面對穆斯林恐怖份子使用人類最野蠻的方式謀殺平民,中國竟有相當多大學生歡呼、慶祝;在中文網絡上為這種殘忍叫好的聲音竟然壓倒了同情受害者、譴責恐怖份子的聲音,其狂熱程度甚至超過阿拉伯人。

這個像紐約世貿大廈在眼前轟塌一樣無法令人相信的事實,只能表明﹕中國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線、最基本的人性價值已像世貿大廈一樣被轟塌了,它們同樣是被恐怖份子轟塌的,是被中國式的恐怖份子轟塌的!

那些幸災樂禍的大學生、網民就是一批中國式的恐怖主義份子。那種對謀殺無辜生命的喝彩,就是向世人宣稱﹕他們和炸毀世貿大廈的恐怖份子所信仰的價值是一致的,那就是根本不看重生命,只要為了一個極端意識形態的目標,什麼手段都可以使用,多麼無辜的生命損失都不在乎。

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中國式恐怖主義份子?其根本原因之一,和這次美國劫機事件一樣,是因為中國這架大飛機和13億乘客,早就被共產黨劫持了,才洗腦、毒化出這些小恐怖主義份子。共產黨在劫持了中國的50多年中,強佔駕駛倉,想怎麼開就怎麼開,想往哪兒開就往哪兒開。六十年代,它開向大躍進,造成4,000萬人死亡的悲劇;然後它又開向10年文革,一億多人受珠連,幾百萬人喪生;12年前,它又在這架劫持的飛機上殺害了成百上千的無辜市民和學生。劫持美國飛機的恐怖主義份子所以採取自殺的方式,因為他們只能做一次,必須同歸於盡。但共產黨劫持中國之後,一次再一次地謀殺,一次又一次地製造大災難,在50多年裡殺害了(西方專家估算)近8,000萬中國人——是這次美國遭攻擊喪生人數的16,000倍,但它還坐在駕駛盤上!

這次恐怖份子劫機所以成功,主要靠兩個手段﹕一是恐嚇,二是欺騙。劫機份子把駕駛員用繩子綁了起來,用刀子威懾住所有乘客;同時又對乘客說﹕誰也不用害怕,沒有人會受傷害,不要做任何愚蠢(反抗)的事情。善良的乘客們在恐懼的同時也相信了恐怖份子的欺騙,否則如果他們知道反正是一死,怎麼可能不奮起反抗?

共產黨劫持了中國之後,使用的手段和恐怖份子完全一樣,雖然他們也是一小部份人,但他們用軍隊、警察、監獄,殘暴地鎮壓、威懾住所有反抗的可能;同時用宣傳機器,欺騙13億“乘客”,毒化出一批批極端民族主義份子和小恐怖主義份子。而這批“份子們”就成了共產黨這個“劫機犯”繼續坐在駕駛盤上的底座。

這種情況和清王朝晚期非常相像,那個時代,中國的大恐怖主義份子是劫持了整個國家政權的慈禧太后,小恐怖主義份子是那些嘶喊“刀槍不入,扶清滅洋”、 絕對排外、見西方人就殺的義和團。而今天不同的是,還有些坐在大學講壇上的知識人,為這一大一小的中國式恐怖主義份子牽針拉線,維護劫機犯永掌駕駛盤。這次美國被襲擊後,我看到中國至少有三個在大學任職的人公開講話的調子都有對美國被炸幸災樂禍的情緒,其中一個是國防大學教授張召忠,一個是清華大學教授閻學通,另一個是以“妖魔化美國”出名的清華大學新聞傳播所主任李希光。從他們對媒體的談話中根本感覺不出他們對這次多達近6,000名無辜生命損失的真正同情,反而從他們警告美國要檢點自己的口氣中,感覺到他們的幸災樂禍和冷血。

那些被共產黨的媒體冠以“軍事專家”“新聞教授”頭銜的所謂學者們,實質上是靠認同與附和統治者的價值而獲得了高等學府的位置。正是他們在幫助中共那個大劫機犯毒化一代又一代的中國青年。作為劫機犯的精神同謀,他們以抵押靈魂獲得了吉拉斯筆下“新階級”的特權地位。在本質上,他們是坐在講壇上的戈培爾,是拿教鞭的中國式拉登!

中國式恐怖主義份子和阿拉伯世界的獨裁者們一樣,採取的都是共同的策略,那就是煽動和灌輸《動物農場》裡的邏輯﹕“四條腿是好的,兩條腿是壞的。”奧威爾在這裡提出一個經典性的理論﹕獨裁者們最善於做的就是用內外的不同、族裔的不同來掩蓋、取代價值的不同;用抵抗所謂外來者來轉移人民對獨裁統治者的不滿。阿拉伯獨裁者們就強調穆斯林世界是一個整體,強調阿拉伯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不同;中國的獨裁者們則強調中華民族、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不同。他們要用這種不同來掩蓋獨裁國家和民主國家在價值取向上的不同;他們用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和中國式恐怖主義,來對抗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和人類文明價值。他們真正恐懼的並不是美國的霸權,而是民主、自由的價值在全世界的傳播。即使美國不干預任何國際事務,他們也同樣會煽動反美情緒,因為僅僅是美國的存在,就足夠讓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獨裁者恐懼和痛恨——自由、民主、強大的美國的存在,是專制、集權、虛弱的獨裁國家的鏡子。他們恐懼美國所代表的自由的風吹進他們封閉的天空;他們恐懼美國所體現的民主的價值傳播到他們自己人民的心中;他們恐懼自己的人民有一天要求像美國人一樣有自由和尊嚴的生活,而這種要求必然動搖、並最後摧毀他們的專制統治。這就是為什麼拉登得到了伊朗、伊拉克、塔列班等獨裁政權的窩藏和支持。這就是為什麼今天中國和中東那些獨裁者這麼痛恨美國,這麼竭盡全力地用他們劫持的國家機器,抓住每一個機會煽動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的根本原因。

不久前發生的領館被炸和軍機相撞事件,就是明顯的例子。無論從事實還是常識上,有點分析能力的人都能得出領館被誤炸的結論,但在中國的媒體上就完全變成了有意轟炸。且不說即使從最簡單的邏輯推理也無論如何都推不出美國往中國領館扔一顆炸彈能得到什麼利益(難道美國政府會像撞五角大樓的劫機犯一樣荒唐地認為炸完就沒事了嗎?),更不必說以美國這種西方文化(他們會為在戰場誤殺了平民或婦女兒童而痛苦、悔恨、反省),他們不可想像去蓄意炸毀一個國家的駐外外交機構。只有心地和思維方式像把美國外交官都抓起來做人質的伊朗政權一樣邪惡的人,才可能以惡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海南島軍機事件也是一樣,中共政府更是不失時機地對中國人做了一場從頭到腳的民族主義洗禮。硬是通過它劫持的媒體,讓中國人相信,美國那個巨大、笨重、慢吞吞、自動控制飛行的偵察機,會主動撞上那個小巧、靈活、高速、完全在飛行員掌控下周旋的戰鬥機。退一萬步說,即使美國方面像中國政府那麼隨便拿人命開玩笑,美國軍人都是董存瑞,那麼他們連用24條命去換1條命的賬也不會算了嗎?更荒唐的是,美國的飛機明明是由於機身嚴重受損,為了挽救機上24條生命,才不得不迫降在海南島,而中共政府不僅毫無人道情懷地不回答美國飛機的求救信號,還把美機的迫降作為侵入中國領空的證明。這是一個多麼不可理喻的政權。更荒唐的是,他們在美國親人一片焦急的等待中扣押了11天迫降在島上的美國士兵之後,最近更向美國提出要100萬美元的管理費。這簡直和我槍斃了你要向家屬收子彈費一樣地禽獸。

中國和中東的獨裁者們這種宣傳、洗腦顯然卓有成效,這就是為什麼在這次美國遭襲擊後,這兩個群體裡同時發出了和恐怖份子首領拉登同樣的喝彩聲。中國那些被共產黨劫持的頭腦們,已經完全開始像炸毀世貿大廈的恐怖份子一樣自願、狂熱地為劫持、毒化他們的獨裁者服務了。唯一不同的是,穆斯林世界那些劫機者把自己的“命”也送了進去,而中國網上的恐怖份子們則連“名”都不敢留下,只敢用暗箭向人類文明射擊。

面對美國的這次災難,作為中國人,我們沒有多大幫助的能力,美國自有她強大的軍事力量去打贏這場反恐怖主義的戰爭;美國自有她強大的人民去捍衛自己的和平。如果美國人已經意識到了這是一場和恐怖份子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那麼那些為美國的死難者而流淚的中國人,那些想呼應美國為世界和平貢獻一點力量的中國人,也應該意識到,中國也需要一場21世紀的戰爭。這場戰爭是渴望自由的中國人、要求做人尊嚴的中國人、認同人類共同文明價值的中國人和極權意識形態裡的中國式恐怖份子進行的一場戰爭。

就像美國反恐怖戰爭的最終目標不能只是緝拿拉登本人,而應是摧毀製造恐怖主義運動的獨裁政權一樣,和中國式恐怖主義份子的戰爭也必須是以結束共產黨這種國家恐怖政權為目標。因為只要劫持中國這架飛機的共產黨還在駕駛盤上,它就會一批一批地不斷製造出新的小恐怖主義份子。所有渴望做自由人的中國人,尤其是知識份子,應該勇敢地站出來發出聲音,打響21世紀中國人反恐怖主義的戰爭——揭露中國這架大飛機被共產黨劫持的現實,呼吁所有的乘客奮起反抗,奪回駕駛員的位置,讓中國這架飛機能夠安全地著陸,成為文明民航中的一員,成為自由天空的一部份!

2001920日於紐約 原載多維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