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誰給中國放了毒?

曹長青

對南京914中毒事件,最後中國官方版本是,200多人中毒,38人喪生。雖然這個數字之低人們普遍質疑,但由於中國沒有獨立媒體和調查,誰也無法拿出更準確的數字。但即使這個數字,也是38條人命啊!

南京中毒事件後一個星期之內,中國又發生了數起嚴重中毒事件。據《健康報》和《南方周末》等報道,河北霸洲110名學童食炸雞中毒,廣東和平縣106人食染農藥牛肉中毒;北京日本人學校55人吃盒飯中毒;湖南漢壽縣22名學生吃八寶粥中毒。僅這幾例官方公開報道的中毒人數就達293人,遠超過南京的中毒人數。

中國衛生部主辦的《健康報》統計說,中國每年有10萬人中毒,其中57萬人是因鼠藥中毒,很多人像南京下毒的陳正平一樣,是故意用鼠藥殺人。去年1229日江蘇網報道,南京江浦縣永寧鎮83歲的王老太往30多戶同村鄰居放毒,利用串門機會,往人家米中放“毒鼠強”。被抓獲後她說,因玩牌賭錢輸了,想報復。中國人怎麼會“毒”到這種程度?

其實這些中毒事件,僅是中國整個社會道德淪喪、人心險惡的一個縮影;它是在共產黨摧殘人性的半個世紀統治下,醞釀、發酵的惡果。這裡僅從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及在海外看到的報道,就可看出那個社會已經被毒到多麼可怕的地步。

八十年代中期我在深圳辦報時,就曾採訪過市工商局查獲的製造假茅台酒的地下工廠。其實所謂“工廠”就是當地漁民村的住戶,屋裡滿地污水,廁所都堆著茅台酒瓶;他們是用殺蟲劑“敵敵畏”配水製的酒,居然還很有茅台味道。自從看到那個“茅台廠”之後,我這個喜歡喝白酒的人,再看到茅台酒,就條件反射想起敵敵畏,嚇得不敢“舉杯邀明月”,戒了茅台。

幾年前一些朋友到我家聚餐,一位剛從北京來的朋友帶來一瓶“酒鬼”。這是近年中國最有名的好酒之一,果然一開蓋就滿屋飄香,朋友們齊聲叫好。那天有十多個人,而只有一瓶“酒鬼”,所以每人只能喝一小杯。最後剩下一些沒喝,因那天有個喜歡酒的蒙古族朋友沒趕到,給他留一口。

過了約兩個星期,我實在忍不住酒癮,就把那剩下的“酒鬼”拿出來,決定“替” 那位朋友喝了。但酒倒出來就感到奇怪,有些白膜在上面,一喝,味道如同酸米湯。按道理酒是越久越醇,稱之“陳年老酒”,這“酒鬼”才打開蓋兩個多星期,就變酸了,哪裡會是真酒?

如果說平民百姓沒權沒勢,活該上當,那麼有權有勢的人就有了保險嗎?前年三月台灣大選時,我受《台北時報》邀請去觀選及寫些評論,選舉結果出來之後,台塑董事長王永慶在家裡請新聞界人士聊天,我也被朋友拉了去。王永慶家做的菜相當講究,可能有高級廚師;當我看到主人拿出的是“酒鬼”,馬上就提到曾喝過假酒。但這位企業家好像很懂酒,信心滿滿地說,他家的酒絕對不會有假的。隨後他就講起廣東省委書記謝非宴請他的往事,說謝非準備的是茅台,可他喝了一口,就告訴謝非,這酒不對勁兒。謝非很認真地說,“我請你王董事長的酒絕不會有假”,但這位台灣企業家也是說一不二的人,堅持說這酒有問題。於是謝非叫人把酒拿去檢查,換了別的酒。後來謝非見到王永慶,給他道了歉,表示那酒確實“有問題”。我聽到這段故事相當感嘆,連堂堂廣東省委第一書記請客的酒都是假的,這中國還有沒有真酒了?但看到王永慶對假酒這麼警惕,對真酒的識別又那麼在行,我也就放懷暢飲了,因為“酒鬼”實在醇香宜口,兩杯下肚,就真有“天子呼來不上船”之感。那天我喝了四、五杯,觀察到王永慶至少喝了11杯。但回到紐約後,我仍是堅持戒了白酒,不想“舍命陪假酒”。

為了防假,人們可以戒煙戒酒,但卻無法戒食。食物如果有假,那就只有一條路,當南京的中毒冤魂。幾年前,我的一位大學老師來紐約探親,他抱怨中國的米中沙子太多,他的牙都咯壞了。後來從199567日《北京青年報》看到報道說,吉林省伊通縣糧庫主任領人在廢棄的軍用飛機場上往糧食裡摻沙子,2,700噸玉米,摻了157噸沙子。當接到報告的公安人員來查問時,這位“人大”代表竟理直氣壯地說,“我們家的糧食,我們願意摻啥就摻啥,摻狗屎你們也管不著。”

而後來中國發生的“毒米”更是駭人聽聞。據去年1129日《山東日報》報道,濟寧市魚台縣14家大米加工場,把工業用油噴洒到60噸大米中,以提高米的亮度和色澤。這種礦物油可導致腹瀉、昏迷,嚴重影響兒童發育,並可使老人患痴呆癥。

中國報紙上不斷有這類報道,食物、水果等因外層被涂抹了工業油而導致的中毒事件,如濟南用有毒農藥噴灑的西紅柿和葡萄(光澤鮮艷,食後慢性中毒);浙江摻了工業油的“毒瓜子”(又黑又亮,食後嘴臉發麻);湖北和廣東噴灑了礦物油的“毒餅干”(表面極為明亮,一點火就能燒著,冒出黑煙);吉林摻了輕汽油的“毒豆油”(使人慢性致癌)。浙江用化肥尿素提煉的“毒味精”;北京用墨汁染的“毒木耳”……

《燕趙都市報》(去年1223日)報道,河北曲周縣槐橋鄉崔志晨家所食用的面粉、香油、豆瓣醬等食物以及飼料中都發現有鼠藥,全家7口人中毒後,兩位老人去世;他家的4頭豬和12只羊也被毒死了。

藥物本來是救死扶傷、人道主義的產物,但中國卻大量出現假藥,更是邪門透頂。1985年我曾在福州採訪過福建省委書記項南,他是共產黨內相當開明、能幹的一位官員,但後來因為轟動全國的福建晉江假藥案,而被保守派借機整下台。晉江假藥案僅是一個開端,後來中國報紙上不斷有關於假藥的報道。

共產黨的宣傳總是說西方物質豐富但精神空虛,中國貧窮但人們精神充實。但今天看看,中國人充實的是什麼。人性墮落的明顯標誌之一是造假。現在中國是假煙、假酒、假藥、假茶葉、假油條、還有假合同、假護照、假結婚、假學位,假人民幣,無所不假。有一家鎖廠生產的五千把鎖,一把鑰匙全都能打開,都是假鎖。不久前還看到報道說,中國竟查獲了“假雞蛋”,外殼是塑料,蛋黃是染料做的。雞蛋都能造出假的,中國人的造假工藝真是出神入畫了。

中國社會不僅漫天造假,還到處有真殘忍。從報上看到台灣一位女作家從大陸回來寫的遊記說,她親眼看到推銷燙傷藥的人把八、九歲的孩子當眾用燒紅的烙鐵燙,然後涂上“燙傷藥”以示有效。看到那被燙得嚎叫的孩子,嚇得訪客們紛紛解囊,懇求不要燙孩子,藥他們全買。幾天前,一個美國女性在停車場打自己孩子的場面被錄了下來,結果成了美國各大電視的新聞。警方說,這位母親因此最高可被判三年徒刑。但在中國,別說打自己的孩子,當眾用烙鐵燙孩子都無人管。

黑龍江的報紙報道說,一位先鋒派藝術家,在哈爾濱街頭,當眾用大鐵錘一下子砸在一只活蹦亂跳的猴子腦門上,然後把猴子腦漿迸裂、血水橫飛落到地上白布的血點圖,稱之為“行動藝術”。看到這條新聞,讓人想起那個用斧頭砍死妻子的詩人顧城(報道說,顧城砍了妻子一斧頭後,人沒死,在抽搐掙扎之際,顧城又砍了第二斧、第三斧……)。從哈爾濱砸猴子腦門的畫家,到用斧頭砍妻子的詩人,這種“藝術家、文化人”不讓人想起來就脊背發涼嗎?

中國人怎麼會這麼“毒”到這種程度?問題不在人種上,而在於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毒化。同樣是中國人,同樣是中國文化傳統的背景,在香港,在台灣,在海外的中國人社區,都沒有像中國大陸那樣發生那麼多起如此狠、毒的事件。

共產黨的文革,灌輸人們的是暴力和殘忍,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其惡果現在就開始惡性循環﹕在商業大潮的惡性競爭中,人們為了金錢不擇手段,以至親人相殘,真是“殺生宰熟”。更嚴重的是,整個社會價值顛倒,沒有任何道德準則的底線可言。如果你批評那些老百姓,他們會說,你看看當官的,哪個不貪,哪個不佔,哪個不腐敗。上樑不正你就別怪下樑歪。中國官員腐敗到什麼程度?有人說,把中共局級以上官員挨排一個個都槍斃,可能會有冤枉的;但隔一個斃一個,一定會有漏網的。當擁有六千萬共產黨員的執政党可以胡作非為、無法無天(而且永遠當權)時,它的政府還有什麼資格和能力使這個社會的民眾遵紀守法、有基本道德情操?

中國政府最後給南京中毒事件做的結論是個人行為所致,這可能是事實;但它所反映的本質卻是,共產黨給每個中國人心靈的井水都下了毒,《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宣傳是每個中國人長期吃的“有毒早餐”,共產黨給中國放了50多年的毒,毒化了13億人的靈魂!

表面上看,中國轟轟烈烈,經濟在發展,國力在增強。但人的心靈毒素蔓延整個社會的現狀卻是無法回避的;在人類歷史上,即使在資本積累最殘酷的時期,都從未有過類似中國目前這種道德底線徹底崩潰的現象。共產黨把經濟改革稱為“鬆綁”,鬆了點綁中國的經濟就迅速發展(如果壓根不綁,中國人早就會發財致富)。經濟可以在較短的時間內改變,但一個社會正向的文化、道德水準、社會整體的文明,卻需要幾代人才可能建立起來,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古代學者王陽明曾說,“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共產黨給中國人放的那個“心中賊”,不知道需要多少代人才會“清除”。今天,南京當局把下毒的凶手抓獲了,但中毒事件仍在中國繼續發生著,因為真正的凶手還在逍遙法外,它的名字叫“共產黨”。

(轉自多維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