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阿拉伯知識份子和邪惡軸心

曹長青

布什把伊拉克、伊朗和北朝鮮稱為“邪惡軸心”,引起輿論波瀾,三個當事國齊聲回擊,中共也跟著譴責美國,一向與美國總要作點對的法國,也指責美國這種說法“簡單化”。

這三個國家到底是不是邪惡政權,其實不用美國政府來定義,更不需要中共和法國來指導世人,這三個國家自己的行為本身早就已定性。尤其是聽聽這幾個國家的自由派知識份子們怎么說,就更清楚了。

共產北韓研制核武導彈是人所共知的,並曾試射核武導彈,穿越日本上空墜海。最近大批北朝鮮人沖進北京的外國使館要求庇護,人們用“腳”投票要逃亡,就是對這個政權性質的最好註解。

伊拉克當年侵佔科威特更是人所共知。而且這個政權是聯合國189個成員中唯一曾使用生化武器殺人的國家,而且是對付自己的人民。1988315日,伊拉克總統候賽因下令,對伊拉克的Halabja地區投放芥氣等毒氣,結果導致5,000平民被毒死,一萬多人傷殘。今年315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了紀念這個事件14週年的集會,悼念那些遇難者。

伊拉克著名持不同政見者、現在波士頓Brandeis大學任教的馬基亞(Kanan Makiya)最近在美國公共電視台(PBS)上說,“伊拉克當然是個邪惡的國家,早就應該推翻候賽因政權”。他說,波斯灣戰爭那年,美軍轟炸巴格達時,很多伊拉克人站到房頂上歡呼,等待美國軍隊來解放他們。但是,美軍半途而廢,讓他們極為失望。他希望小布什這次不要重復他父親的錯誤,能夠在反恐第二階段,軍事打擊巴格達,幫助伊拉克人民獲得自由。

當電視台請來的美國專家強調說,候賽因政權如果被推翻,伊拉克會陷入混亂,從而導致那個地區更大的不穩定時,馬克亞反駁說,伊拉克幾百名知識份子早就簽署了一份決議,一旦伊拉克結束候賽因專制,他們將採用日本式憲法,尤其是採用日本憲法第九條款,永不侵略,永不發展軍力,使伊拉克像戰後日本那樣,成為一個和平的力量。

伊拉克的另一名持不同政見者哈穆扎(Khidr Hamzah)是研制核武導彈的專家,他在幾年前逃到美國後寫了一本書《薩達姆的導彈製造者》(Saddam's Bombmaker)。最近在美國電視上談到聯合國核檢人員返回伊拉克問題時,他直率地說,“這是根本沒有用的。因為候賽因是隱藏核武的專家,伊拉克擁有很高級的監控系統,檢查人員要到哪裡,他們事先就知道,然後早把核武設備轉移了。”

伊朗的知識份子,對於德黑蘭是不是邪惡軸心,已不是辯論的問題,而是如何推翻這個政權。今年2月下旬,《紐約時報》雜誌曾以伊朗持不同政見者挑戰德黑蘭政權為封面新聞,報道了他們的故事。

流亡美國的阿塔貝(Zia Atabay)原是伊朗著名搖滾歌星,但伊朗革命斷送了他的藝術生涯,因為霍梅尼禁止一切搖滾樂。他曾流亡瑞典、西班牙、英國,最後落腳到洛杉磯。他妻子在當地開設了一間整容診所,後來收入不錯。於是這位歌星用這筆錢開辦了伊朗語的電視台,向散居美國及歐洲的伊朗人提供娛樂節目,並接受觀眾打電話進來參加討論(call-in)。

有一天,一位打電話進來的觀眾說,他是從伊朗打來的,這把阿塔貝等人嚇了一跳,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想到能夠播進伊朗。他們對這個電話是否真是從伊朗打來的有所懷疑,於是要了對方電話號碼,再撥過去。阿塔貝拿起一個鉛筆,問電話中的對方,他手裡拿的是什么,對方說“是鉛筆”。阿塔貝又拿起一個蘋果,還沒有等他發問,對方就說,“是個蘋果!”阿塔貝對《紐約時報》記者描述說,在那一瞬間,他和同事們眼睛都濕潤了,“我們的電視進入國內了!”

阿塔貝的電視節目是通過法國在伊朗的一家電視頻道播進去的。異議人士辦電視的消息在伊朗不脛而走,伊朗人紛紛去買電視機,去買收看無線頻道的設備,為此有的借錢、賣房子,有的甚至賣自己的腎臟。

伊朗政府很快就發現了這個電視節目,於是進行了干擾,同時向那家法國電視施壓,最後迫使它取消了電視頻道。

阿塔貝原來僅是想辦個娛樂節目,但伊朗政府的做法激怒了他,他決心和德黑蘭打一場新聞媒體戰。他把電視節目由娛樂改為了號召民眾起來推翻德黑蘭政權。他邀請了其他伊朗流亡者,有記者、評論家、詩人、教授等,製作了更多的節目,並找到更強有力的發射頻道,使更多伊朗人收看到他們的節目。他們還把前伊朗國王巴列維現在美國的兒子小巴列維(Reza Pahlavi)找來做節目,向伊朗民眾發表政治演說。

911事件之後,阿塔貝請來巴列維,在他的電視節目上向伊朗人喊話,號召伊朗人為表示對美國的支持,到大街上打出美國國旗。結果,第二天的德黑蘭大街上,有幾千名年輕的伊朗人舉起美國國旗,成為一個引起全球媒體關注的新聞。《華爾街日報》去年115日就此做了專門報道。

一位旅居美國的前伊朗學者最近在美國公共電視台說,當伊朗政府喊著“美國人滾出去”的時候,伊朗人民說,“把我們也帶走!”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伊格內修斯(David Ignatius)最近發自巴黎的文章寫道,聽到法國批評布什提出邪惡軸心是“簡單化”,他想起了當年里根總統把蘇聯稱為“邪惡帝國”時,法國等國家也是這樣反應,認為美國總統說了“蠢話”。但當年他採訪一個莫斯科的教授,那個教授對他說的話,他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美國的總統敢向世界說出蘇聯的真實,你們有勇氣說出我們真正的名字。”

這位美國專欄作家感嘆地說,他從此另眼看待里根。因為里根的話,給了仍在鐵幕世界中的蘇聯及東歐國家人民以自由的希望。而正是這種希望,在不到10年之後,摧毀了所有歐洲的共產制度。今天布什定義邪惡軸心,也同樣給了那些仍在專制社會中的人民以希望。

(載《開放》4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