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對吳征的六點質疑(上

曹長青

中國“新浪網”聯席主席、“陽光衛視”執行主席吳征(英文名Bruno Wu)近幾天成了以網絡媒體為主的焦點新聞人物,很多人在網絡論壇上對他的學歷提出了置疑。雖然多數置疑都頗具說服力,但由於網絡論壇上的文字是自由輸入,作者又多不署真名,因此在某種程度上削弱了其報道和分析的新聞公信力。本文對吳征提出六點質疑,在參考了網絡上提供的信息的同時,主要根據以下四種被認可的媒體的資料(文尾附有這些資訊的來源和網址)﹕

1,《北京青年報》123日刊登的對吳征的採訪;

2,美國《富比士》、《紐約時報》和《新聞周刊》對楊瀾和吳征的報導;

3,吳征簡歷中提到的美國大學的網站資料;

4,新浪網和陽光衛視網站刊登的吳征的中、英文簡歷。

質疑之一﹕

吳征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我是恢復高考后第一批由上海華東師范大學二附中免試保送復旦大學的學生,也是當年唯一的保送生,因為當時我的成績在這所全國聞名的重點中學中名列文科第一。”

這種說法令人疑問﹕首先,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制度後,獲免入學考試、被保送上大學的幾乎都是在數、理、化和英語競賽中獲得前幾名的優秀生,這點許多人應該仍記憶猶新。當然這並不絕對排除有文科學生被保送的可能性,但如果吳征的確是“免試保送復旦大學的學生”,那么吳征是哪一年被保送到復旦大學的?據“陽光衛視”網站2001年資料﹕“吳征博士,現年三十四歲”;據96318日《紐約時報》報道,吳征當年29歲;據《富比士》報導,“吳征於1966年出生在上海”,那么從時間上推算,中國恢復高考那年(1977)吳征才11歲。當然“恢復高考后第一批”並不等於“第一年”,那么從1977年到1986年(因為86年以後吳征已經不在中國),吳征到底是在哪一年、幾歲的時候被保送的?

既然吳征已經清楚地說明他是當年(1977-1986年間)上海華東師范大學二附中文科第一名,被保送到的學校是復旦大學,相信一定會有敬業的上海記者去這兩個地方查到事情的真相。如果吳征說法屬實,本文的第一個質疑即可消除。

質疑之二﹕

據新浪網和陽光衛視刊登的吳征簡歷,吳征“1986年畢業於法國薩伏大學法語系”。

但是,2000515日《富比士》報道﹕“當法國總統密特朗1986年訪問中國時,密特朗夫人幫助安排了吳征去法國學習。”該報道的上下文中清楚地顯示,這個關於吳征的背景介紹來自吳征本人。那么,第一,密特朗夫人為什么要幫助吳征這個中國學生去法國學習?第二,即使密特朗夫人真的在1986年幫助了吳征去法國學習,那么他是否有可能在同一年就“畢業於法國薩伏大學法語系”? 按中文的理解,畢業於法語系就是得到法語系學士學位的意思,入學的當年就畢業於法語系的說法明顯不合常理。

質疑之三﹕

新浪網上的吳征中文簡歷說他“1989年獲美國卡爾文—斯多克頓學院(Culver-Stockton College)工商管理學士學位”。經查“卡爾文—斯多克頓學院”是一所教會學校,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北部的坎頓鎮(Canton)。

這裡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如果吳征在法國已經得到了一個學士學位,那么他是否還有必要再在美國念一個學士?如果吳征有志於從商,可以直接讀商學院的碩士學位。根據吳征對《北京青年報》的說法,他在美國需要靠賣保險打工讀書,從經濟核算上來說,他是否值得再花錢、花時間讀本科學位?按美國大學的常規,只要有被承認的本科學位(法國的本科學位當然得到美國大學的承認),就可以申請讀碩士學位,而讀碩士可自由選擇專業。吳征所以需要在美國再拿一個學士學位,很可能是由於他在法國薩伏大學沒有拿到學士學位。

如果吳征從法國薩伏大學拿到的不是學士學位,而是語言短期培訓的結業證書,那么所謂“畢業於法語系”明顯是一種誇大性質的障眼法。

質疑之四﹕

新浪和陽光衛視網站的吳征簡歷說,吳征“1993年和1996年分別獲華盛頓大學文學碩士學位和美國巴靈頓大學哲學博士學位”。那么吳征到底有沒有從巴靈頓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如果他真的有巴靈頓的博士學位,那么那到底是一個什么性質的博士?毫無疑問,這是最令讀者和新浪網股民質疑的,當然他們已經從互聯網上的信息得到了基本的答案。這裡用經過核實、調查後的資料給讀者理一個較為清晰的線索。

從巴靈頓大學的英文網站得知,這是一個1991年成立的遠程網絡函授大學,該大學的英文介紹上也承認,該網絡大學“沒有被美國教育部的任何機構認可”、沒有校址;僅設學士和碩士學位,沒有博士學位。據美國《南佛羅里達商業報》(South Florida: The Business Journal20001016日的報導指出,巴靈頓大學是由一個虧損嚴重的網絡公司所辦,自稱總部位於阿拉巴馬州,但他們提供的地址卻是一家文書服務公司。該校總裁羅伯特.貝廷格(Robert K. Bettinger)自稱“博士”,但卻從未獲過博士學位。貝廷格也坦承那僅是周圍人對他的尊稱,表示下次印學校招生簡介時去掉這個“博士”頭銜。

吳征就該校是否有博士學位的問題對《北京青年報》說﹕“至於說,該校的網址上沒有設博士學位的說法,我這裡下載的中文網址是有的,而且我是6年前在那裡上學,學校因為師資力量的原因調整學位的設置,原來設置的學位現在不設置了有什么奇怪的呢!”

看到吳征的這種說法後,通過朋友給巴靈頓大學中文網站提供的美國阿拉巴馬州的號碼打電話詢問,接電話的“Richard Gao”顯然是中國人,用極為流利的中文回答說,他已收到“太多這種電話了”,但對該校以前是否有過博士學位,無論如何不肯回答,只是說“你去看我們的網站好了,網站都說了。”當指出網站上沒有博士學位時,他說,“我沒權管這事,你去問(學校)總部。”Richard Gao對網上質疑吳征學位的說法不僅相當瞭解,且十分憤怒。在為吳征辯護的同時,強烈指責那些對巴靈頓大學信譽提出質疑的網民。

一所大學是否設立過博士學位,是一個極為容易回答的問題,它是一個事實,不存在任何責任問題,但奇怪的是,巴靈頓大學負責招生的人卻在反復追問下,仍拒絕回答。它只能讓人對這所“大學”的可信度更產生懷疑。

經向巴靈頓大學總部電話核實,自稱該校“學生事務副主管”(Vice President of Student Affairs)的馬克.史密斯(Mark Smith)表示,該校在幾年前的確曾設過博士學位,但現在取消了,理由是為了加強本科部的工作。這種說法可能是真的,但由於下列原因仍不得不對吳征獲得該校“博士學位”表示質疑。

第一,由於在電話中忘記問這個自稱“馬克.史密斯”的人在該校的職務,於是在大約五分鐘之後又打去第二通電話,一個說她叫“琳達”、是行政助理、但卻不肯給出姓氏的女性,對要找的“馬克.史密斯”明顯不知所雲,在解釋這個電話的目的是詢問該校是否有過博士學位事宜,並就此剛跟馬克.史密斯通過電話之後,她做出了和史密斯同樣的回答,但仍是不肯給她姓氏,並說馬克.史密斯不在,先是留下姓名電話說要讓史密斯回話,然後又讓等候。過了一會兒,“馬克.史密斯”出來解釋他的職務。

在美國一般向一個部門詢問事宜,被問對象會自然給出姓氏,尤其是在告知了是記者採訪之後,因為名字多重復(叫馬克、琳達的人在一個部門就可能有好幾個),不和姓氏連在一起不能確認是誰。但這位“琳達”卻無論如何不給姓氏多少令人疑惑。她一開始對“馬克.史密斯”這個名字的陌生也令人感到蹊蹺。

第二,當被問道是否可以證明Bruno Wu曾在該校得到博士學位一事時,史密斯回答說,這需要吳本人授權才可以告訴。但在電話詢問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耶魯大學、紐約市立大學等學校時,他們都表示不需要本人授權,只要學校查到記錄就可以給出該校畢業生所獲的學位。想到或許阿拉巴馬州有自己的法律,於是又致電阿拉巴馬州立大學,該校行政辦公室答復說,學生的學位是公共信息,無須本人授權就可以給。於是,再致電巴靈頓大學,這次一個連名帶姓都不給的女性,不僅不給關於學校學位的任何信息,甚至連“馬克.史密斯”是什么職務也無論如何都不說。在強調其他美國大學、以及阿拉巴馬州立大學都說這屬於公共信息,學校有責任提供時,她讓等候,然後掛斷了電話。以這個學校這么鬼鬼祟祟的舉動,更無法不令人感到這個 “需要本人授權”的吳征的學位是有問題的。

同時,所謂曾設“博士”學位說法的可信性也相當令人懷疑。當然,如果連該校總裁的“博士”頭銜都是假的,那么學校職員的回答又有多大可信度?另外,對於這個明顯以賺錢為目的的學校(下面解釋),是否有可能被人以巨款買下一種並不需要負任何法律責任的空頭說法,也難免被人列為一個質疑的角度。

第三,如果吳征的博士學位屬實,為什么在互聯網上出現了對吳征學歷的質疑之後,在沒有做任何解釋的情況下,新浪網把其聯席主席吳征的英文簡歷內容刪掉了?而新浪另一個聯席主席和其他董事們的簡歷都在。(但新浪網上曾刊登的吳征英文簡歷已被美國一個大會計師事務所網站收錄,讀者仍然可以查到。)

為什么近日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網站也在不做任何解釋的情況下,把列為該中心“任課人員”的吳征簡歷中曾有過的(包括博士在內的)學位全部刪除了,只留下他的商業頭銜?(北大網站曾列出的吳征簡歷上有“復旦大學學士,美國華盛頓大學金融管理博士”的學位)

另外“陽光衛視”網站也在過去一個星期內大幅刪掉了媒體對楊瀾吳征報道的內容。如果吳征的學歷堂堂正正,那么像新浪和北大這種大機構的小動作豈不是在毀壞吳征博士的名譽和形象嗎?如果這些刪除都毫無緣由、毫無道理的話,吳征有可能不提出異議、甚至抗議嗎?

在互聯網上出現了許多對吳征學位的質疑之後,吳征擔任副主席的陽光四通(集團)有限公司通過新浪網發出“通告”,要“在全球範圍之內以法律手段追溯”,並以新浪網名義設立名為“警察”的電子信地址(police@vip.sina.com),期望全球舉報毀壞他名譽的人,並“將予以重獎”。那么吳征首先應該緝拿、追究的是否應該是新浪網,然後是北大網?因為是新浪網首先刪掉了說他有博士學位的英文簡歷,這等於是給“通告”中所指控的“造謠中傷”提供了第一個最有力的佐證。而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網站把吳征簡歷中的所有學歷都刪掉了,這難道不是給“造謠中傷”提供的第二個有力佐證嗎?

質疑之五

即使巴靈頓大學曾經設過“博士學位”,吳征也的確拿到那個博士學位,那么這個網絡大學的學位到底有沒有實際內容和意義?

巴靈頓大學是1991年在美國阿拉巴馬州成立的網絡教育公司(Virtual Academics.com)下屬的一個學校。該網絡教育公司的創始人是當時只有19歲的美國青年斯蒂汾.貝廷格(Steven M. Bettinger),現任該公司執行總裁。根據該公司自己網頁上的資料,其主要業務是提供網絡遠程教育(Internet distance learning)服務,目前共有10個學校,其中巴靈頓大學是最主要的一個,也是由斯蒂汾.貝廷格創建的。

該校中文網站介紹說,申請該校“無需TOEFLGRE成績”“不需要入學考試”,“工作年資每滿一年可抵免6學分”。碩士學位需36個學分,“以工作年資最高可抵20個學分”,剩下的16個學分僅需再上5門多課(一門課3個學分)就可修滿而拿到碩士學位。

該校英文網站介紹說,外國學生的申請注冊費為700美元(一般美國大學的申請費約在2560美元之間),學士學位的學費是3,800美元,碩士學位4,000美元。

至於具體學習方法,記者仔細閱讀了網上的中英文資料,仍只得出一個非常模糊的印象,就是在繳納了注冊費之後,該校會寄一定的材料。在過去的這幾天裡,記者曾給貝廷格本人和該網絡教育公司的各個主管打去十幾個電話,希望瞭解該校學生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學習過程、該公司和巴靈頓大學最新的發展情形等。但是,他們不是拒絕回答,就是轉到電話錄音,在多次留話之後仍不回話。當記者做最後一次努力時,該網絡教育公司位於佛羅里達總部一個不留姓名的男性表示,他們不對記者發表講話。

巴靈頓大學為什么這么躲躲閃閃?大概和他們頒發的學位不被美國教育部認可有關。這點巴靈頓大學在自己的英文網站上也不得不承認﹕“巴靈頓沒有被(美國)教育部的任何機構認可”。他們之所以得寫上這么一句,是因為阿拉巴馬州教育局每年進行網上檢查,如果不注明沒有被認可,就會被吊銷營業執照。

但該校中文網站(譯為柏林頓大學)則可能由於沒有懂中文的教育局人員去檢查,所以他們就可以這樣說,該校“是得到美國阿拉巴馬州教育部門許可的”,它的學位被“國際大學及學校聯合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and Schools)承認”。

就巴靈頓大學是否得到過阿拉巴馬州教育部門認可一事,記者電話採訪了阿拉巴馬州教育局助理總監(Assistant State Superintendent of Education)艾迪.約翰遜博士(Dr. Eddie R. Johnson),他說“巴靈頓大學從阿拉巴馬州申請的是營業執照,這種執照有效期為一年,學校需要每年申請延期。只要能證明他們符合阿拉巴馬州的法律,他們的執照就會被續延。但巴靈頓大學並沒有得到美國教育部機構的認可。”

阿拉巴馬州高等教育委員會項目署(Interagency Programs of The Alabama Commission on Higher Education)主任伊麗莎白.弗倫奇博士(Dr. Elizabeth French)在接受電話採訪時更詳細地解釋到﹕“他們(巴靈頓大學)既沒有得到美國教育部的認可,也沒有得到阿拉巴馬州教育局的認可;他們擁有營業執照,並不等於他們得到認可。他們注冊的是盈利的商業公司,通過提供教育服務,進行賺錢的商業活動,但是並沒有得到教育機構的認可,因為沒有學術監督他們提供的教學內容。”

當被問道一個不被教育機構認可的學校怎么可以發學士、碩士、甚至博士學位呢?弗倫奇博士介紹說,“(在美國)任何人都可以注冊一個商業公司,然後提供教育服務。他們自己可以設置學位,你可以說自己是碩士、博士,也可以頒發各種學位,但沒有人承認這些學位。”

記者開玩笑說,“那我不是也可以注冊一個頒發博士學位的學校了嗎?”弗倫奇博士認真地回答,“當然可以,並不需要得到認可就可以提供教育方面的服務。但是從巴靈頓這樣的學校得到的學位不僅不被市場接受,在他們那裡修的學分也不可以轉到其他學校。”當記者指出也有一些在美國的學生選擇巴靈頓大學的課程時,艾迪.約翰遜博士表示,“我不知道那些學生完成那些課程之後是幹什么用的。”

當被問道什么是“不被市場接受”時,弗倫奇博士回答說,“不被市場接受就是,如果這個人申請我這個機構的工作,我們根本不會考慮,因為他的學位不是從一個被認可的教育機構得到的。進入這種學校想得學位的人不是冒險嗎?”

是不是冒險呢?據該網絡教育公司2001102日發佈的簡報,到2001630日的財政年度為止,該公司的財政收入(revenues)是263萬美元。

127日雅虎金融網的資料,該公司在美國納斯達克進行櫃台交易,其股票價值去年高時曾達到每股3.15美元,但在過去52個星期來下降了73%,當日的股票價值是每股0.4美元。全部股票的市面價值(Market Cap)是430萬美元。同樣根據127日雅虎金融網的資料,這個擁有10個學校的網絡教育公司總共只有15個雇員。這等於平均一個學校一個半人管理。

弗倫奇博士倒不見得瞭解這么令人咋舌的具體內容,但她顯然對網上大學的質量相當不滿,她說,“這不僅是巴靈頓大學,網上學校多是欺騙。有各種各樣不被認可的學校。”

當記者指出,採訪這個網絡教育公司得不到任何答覆時,弗倫奇博士說,“這本身就告訴你他們是怎么回事兒了。如果你只跟這個學校聯係,而不諮詢更高的機構,你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信息。”

艾迪.約翰遜博士則說,“如果他們不回答你尋求學校信息的提問,你應該告訴、規勸在中國的學生,這個學校不是一個被美國的教育機構認可的學校,應該停止進入他們的課程;如果你想進入一個被認可的學校,那么你選錯了學校。”

至於巴靈頓大學中文網站上關於他們的學位“被國際大學及學校聯合會承認”一說,倒是事實。但這個“國際大學及學校聯合會”是個什么機構呢?

據《南佛羅里達商業報》(South Florida: The Business Journal20001016日的報導,“國際大學及學校聯合會”是一個1998年在佛羅里達州成立的盈利公司;更有意思的是,參與創建巴靈頓大學的該校總裁、自稱“博士”的羅伯特.貝廷格(Robert K. Bettinger)本人就是這個公司的注冊人之一。

《南佛羅里達商業報》的記者達根(Ed Duggan)按照“國際大學及學校聯合會”在首都華盛頓的注冊地址尋找,結果那個地址和電話是另外一個網絡公司,他們從沒有聽說過這個“承認”巴靈頓大學的“國際機構”。當達根指出這一點時,巴靈頓大學的總裁羅伯特.貝廷格說,“那個辦公室已經關閉了一段時間,現在搬到日內瓦去了。”當達根又指出,在日內瓦也找不到這個機構時,貝廷格“博士”又說,那個辦公室也關閉了。但在他們的所有網頁上繼續給的是日內瓦的地址。

達根的報導最後指出,這個“國際大學及學校聯合會”由於沒有按規定提交年度報告和繳費而被州政府取消。但後來他們又在另一個州注冊了。

巴靈頓是個什么樣的大學還可以從它的中文譯名看出﹕在新浪網上的吳征中文簡歷上它被稱為“巴靈頓大學”;但吳征在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中稱它為“巴林頓大學”;而該校中文網頁上寫的是“柏林頓大學”,同一個網頁的“總裁致詞”使用的是“白林頓大學”,而在有一批中國名牌大學的教授們開辦的該大學在中國的工商項目培訓基地的網頁上使用的又是“百林頓”。“巴靈頓、巴林頓、柏林頓、白林頓、百林頓”,一個美國大學同時有五種中文稱呼,其“正規”程度不言而喻。

中國教育部在最近也宣佈,六種洋文憑不予認證,其中第五種就是“函授取得的國外學歷、學位証書”。這樣看來即使吳征“有博士學位”的說法屬實,那么拿到這個既不被美國教育部、也不被中國教育部認可的學校的學位,除了對不知情的國人有某種“效果”之外,不知它的真實價值和意義在哪裡?

對於吳征到底有沒有這樣一個巴靈頓大學的博士,大概人們的興趣會越來越小了。其實,在高科技這么發達的今天,只要吳征用掃描機把他的學位證書掃到網上,早就把“造謠中傷”的嘴都給“掃”住了;何必興師動眾設立“警察”舉報網站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