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為什麼要追究誰殺死了耶穌

曹長青

我來美國快16年了,還從來沒有見過媒體為一部電影進行這樣的爭論和“征戰”。自2002年報出好萊塢著名影星梅爾.吉布森要拍一部有關耶穌的影片以來,陸續一直有評論,而在《耶穌受難記》這部影片上映前後的兩個多星期以來,各大電視台的專題報道、人物採訪、專家討論,以及各大報的各種評論,其關注程度遠遠超過對剛結束的奧斯卡頒獎會,被釘在十字架上滴著鮮血的耶穌,使億萬觀眾矚目的奧斯卡金像黯然失色。

媒體的報導和評論都主要圍繞兩個問題﹕第一,影片是否會引起反猶情緒?第二,該片中的暴力鏡頭是否過於嚴重?

人們對於這部影片的看法,仍像對其他政治、文化等問題的看法類似,左右派觀點涇渭分明﹕以《紐約時報》為代表的左派觀點認為,把被打得遍體鱗傷、鮮血淋淋的耶穌一遍一遍地展示在觀眾眼前,太殘酷了;而且由於影片中猶太人不僅出賣了耶穌,主張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暴民也主要是猶太人,所以會引起反猶情緒。

以《華爾街日報》《華盛頓時報》《紐約郵報》《紐約太陽報》等為代表的右派觀點認為,該片描寫的只是耶穌生命中的最後12小時,凸顯耶穌所承受的痛苦是影片的目的;至於猶太人出賣和主張處死耶穌,則完全是根據《聖經新約》的前四章福音書,影片並沒有渲染猶太人是“殺耶穌者”,而是強調“耶穌為我們每一個人的罪而死。”

我在該片首映的當天看了這部電影;既沒有被所謂過份的暴力而震驚(好萊塢比這更血淋淋的片子多了),也沒有感覺出其反猶意圖,只是印證了我在看影片之前就有的一個感覺﹕引起如此強烈爭論的根本原因,既不是暴力,也不在於反猶,而是“信耶穌”和“不信耶穌”的人們對“到底誰殺死了耶穌”這個問題的認知上的根本性不同。

正如有的美國電視觀眾所提問的,為什麼要追究二千年前誰殺死了耶穌?不管誰殺死的,他們都早已不在人世,有必要那麼在意嗎?另外,描寫德國人殺害猶太人的《辛德勒的名單》《生命是美麗的》和《鋼琴家》等影片怎麼沒引起德國人抗議呢,許多納粹都還活著呢,也許會有許多中國讀者提出同樣的問題。

其實,《聖經》是猶太人寫的,寫猶太人的歷史。耶穌是生長在猶太人家裡,他首先是猶太傳教士(Rabbi)。正如一個基督徒所說,“上帝創造了他們(猶太人),見證他(耶穌)的存在,寫出並保存了上帝的話;並且讓拯救世界的上帝的兒子從他們那個種族中以肉身誕生。這一切功績都屬於猶太人。”所以從淵源上來講,基督徒應該是感謝猶太人的。但就因為猶太人的祖先參與了殺害耶穌,就導致基督徒們千百年來一直排斥、甚至敵視猶太人嗎?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以這部電影為例,猶太人認為,影片再現了歷史以來基督徒對猶太人的負面描寫,他們一直指責猶太人是殺害上帝之子耶穌的罪人;由於在《新約》中,羅馬總督不情願殺死耶穌,當眾用水洗手並說自己不承擔殺死基督的責任時,那些要求把耶穌釘上十字架的猶太人高喊“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將為他的死負責(電影中有這句話,後迫於壓力字幕被刪掉了)”,於是這個罪成了猶太人集體的罪,所以歷史以來猶太人一直遭到歧視和迫害。 

但是,據2月15日ABC電視台公佈的民調顯示,只有11%的新教徒和6%的天主教徒認為今天的猶太人仍要對耶穌的死負責。也就是說,絕大部分基督徒並不再追究二千年前的責任了。但不可否認的是,基督徒和猶太人之間仍有很大的矛盾,而且這是個幾乎無法調和的矛盾。其主要原因是,基督徒對猶太教的不認耶穌不能接受。

猶太教只信一個上帝,只信《舊約》,他們不信生長在普通猶太人家裡的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是他們一直期盼的的拯救猶太民族的彌賽亞,不信耶穌有神奇的超自然力量,不信耶穌死後三天復活了,所以也不信耶穌降升以後才人們才陸續寫出的《新約》;有的猶太人甚至認為,只要閱讀和相信《新約》就是反猶。而基督教則相信聖父、聖子和聖靈的三位一體;《新約》的核心內容是其“原罪”論,所以信不信《新約》,歸根到底是一個是承不承認“原罪”的問題。如果不承認耶穌是上帝之子,也不承認耶穌因人類的罪而死,那自然是從根本上挑戰基督教義了。

猶太人認為,人生來是純潔的,而不是有罪的,其觀點類似孔子的“人之初,性本善”,或者說上帝的美好影像在人身上佔的比例高於邪惡。而基督教則強調人有與生俱來的原罪,人類邪惡大無邊;不相信耶穌,不承認原罪,是個人和人類整體災難的源頭。所以基督傳教士成年累月地,反反復復地強調每一個人都是有罪的,耶穌的血是為每一個人的罪而流,人需要不斷禱告贖罪。

基督徒認為,猶太人之所以不相信為眾人贖罪的耶穌,是因為他們不承認自己是有罪的;還有一些被認為是反猶的觀點認為,由於猶太人不承認自己有罪,不需要祈禱贖罪,所以他們貪婪、苛刻;由於他們不承認自己有罪,也不感覺急需精神生活,於是成天忙著去做下一筆生意、買下一棟房子,而顧不上禱告反省;所以他們雖然很富有,但名聲卻不夠好,無法贏得應有的社會尊敬。

上述說法還比較表層,構成一定的反猶情緒,但不對猶太人造成太大傷害,因為每個民族身上都有被其他民族討厭的特色,尤其是猶太人作為一個人數並不多的民族,事業上卻最成功、最出類拔萃,所以更容易遭人嫉、遭人恨,這並不奇怪。另一種反猶觀點則更嚴重,或者說是猶太人被排斥的更重要的原因。這種觀點認為,像馬克思、恩格斯、托洛斯基以及蘇維埃早期創始人中的多數都是猶太人並不是偶然的(索爾仁尼琴的《紅色車輪》一書也指出,當年列寧、斯大林建立的秘密警察組織“契卡”中有三分之二是猶太人),這些與猶太人不相信原罪有直接關係;不信原罪,下一步就不真信上帝,再進一步就想設計人類,共產主義災難如此帶來。

今天多數猶太人依舊持左傾立場,尤其是猶太人主導媒體,導致美國主流媒體發出的不是美國主流價值的聲音(近年情形已經大為改觀),難免引起美國大眾的主流(中產階級和基督徒)的不滿情緒,這種情緒自然最容易集中到猶太人這個群體身上。另外像投資家索羅茲這類猶太富豪,又左瘋到把布什等同於納粹,聲稱要不惜動用全部資金把布什趕出白宮,而基督徒多是保守派,支持布什的,所以索羅茲這類表現又增加基督徒對猶太人的反感。一個民族裡面只要出一、二個什麼方面的代表人物,就足以引起大眾對其整個民族產生某種成見或偏見。像意大利出了個黑手党,在大街上看到哪個意大利人都像黑手黨樣子。所以猶太人對“反猶”問題的極端敏感不僅有其歷史原因,也有其現實原因。

但指責吉布森這部《耶穌受難記》是在繼續追究猶太人當年殺耶穌的責任,則不僅太狹隘,完全不理解基督精神(當然,不信自然很難理解),甚至給人以故意強調歷史而回避今天的感覺。其實,作為一個接受無神論教育長大的中國人,我認為猶太人的很多觀點跟無神論者接近。無神論者在許多問題上的認識都類似猶太人,極自然、極容易地走向左傾,這和兩者都不承認原罪有直接關係。

所以,今天基督徒和猶太人之間的矛盾,集中代表的是“信耶穌者”和“不信耶穌者”,“承認原罪者”和“不承認原罪者”之間的巨大沖突。但大概是由於沒有歷史上那些原因,一般無神論者沒有猶太人那麼敏感;也由於無神論者不信上帝,不恐懼上帝,所以覺得不管你們指責耶穌是誰殺的,反正和我沒關係。

“不對,耶穌的死是和你有關係的,你和我都參與了殺害耶穌。”這,才是吉布森這部電影那些滴血的場面所強調的。影片中第一個拿釘子釘耶穌的是吉布森自己的手,這是他的刻意之做,是他承認自己有罪的宣言。他要用這部電影提醒人們,我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個有罪的行為,都是往耶穌身上釘一下釘子。

影片中羅馬士兵狠毒地鞭打耶穌場面,沒有令我震驚,沒有令我產生某些天真的西方人那種疑問,“他們哪來的對耶穌那麼大的恨?憑什麼那樣打他?”我腦中閃現的是中國土改、文革中那些揪鬥、把人活活毒打致死的場面。沒有上帝,人的無緣無故的恨的能力,遠遠地超過無緣無故的愛的能力。暴力、屠殺、邪惡,別人不懂,中國人怎麼能不懂!人心中那巨大無邊的罪,誰不承認,中國人也不能不承認。

影片被暴力充斥,但我卻沒有像周圍的美國觀眾那樣被鞭子抽出淚水,倒是幾個短暫的、耶穌平靜地,用真誠的愛傳教的鏡頭令人感動至極,它和殘暴、凶惡形成鮮明的對比。而最後,當耶穌被打得遍體鱗傷釘上十字架的時候,他對著天空高喊,“父呵,寬恕他們,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則是全片最令人心靈顫抖的鏡頭。還有什麼比如此這般的寬恕和愛,更令人意識到自己的罪,人類的罪。是我們每一個人參與殺死了耶穌,而且在繼續往他的身上釘釘子。

關於這部影片的爭議,這兩天已經被上映五天就創造的一億二千萬票房而壓了下去。相信耶穌的血會讓這千百萬觀眾中的“信基督者”更虔誠地禱告,“不信基督者”終於打開《聖經》,走進一個智慧的開端,擁抱一個愛的源泉。

2004年3月3日於紐約(轉載多維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