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上帝在美國

曹長青

429日美國公共電視台(PBS)播出布什總統宗教信仰心路歷程的專題片。這部片子再次預示,今年美國的總統大選,不僅是兩党的經濟和外交政策之爭,還將是一場圍繞社會議題的宗教信仰之爭。共和黨籍的布什更多代表基督教保守派等強調宗教信仰、靈修人生的理念,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約翰.克里,則傳遞左派那種在個人自由名義下自我放縱、喪失信仰的世俗傾向。

布什早年曾酗酒,沉迷石油生意的金錢、購買棒球隊的榮耀等。但自從美國基督教佈道大師葛培理(Billy Graham)帶他進入《聖經》世界,成為上帝的子民,布什的人生就發生巨大變化,他從此戒了酒,迄今滴酒未沾;他進入教堂,研讀《聖經》,從基督信仰中尋找自己生命的意義。

美國遭受恐怖襲擊之後,布什在多次講話中,都強調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有道德責任來鏟除邪惡,並把北韓、伊朗、伊拉克列為“邪惡軸心”。“邪惡”一詞是《聖經》中多次提到的;“道德責任”,更是基督教非常強調的。

和布什相比,左派民主黨的領袖則不同。上屆民主黨籍總統克林頓,任職八年中,只在他和白宮女生萊文斯基的性丑聞爆出之後,才第一次去教堂,雖然他也自稱是基督徒。現在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則支持墮胎、同性戀者結婚,反對把傷害胎兒者定罪等。羅馬教廷已表示對克里當選的擔憂。

美國兩党所代表的這種理念差別,已有很長的歷史。曾擔任布什總統演說稿撰寫人的知名作家戴維.弗魯姆(David Frum)總結說,過去二百年來,美國兩黨的理念之爭,發生了很大變化﹕

19世紀的時候,美國被分成南方、北方。共和黨籍的林肯總統,代表的是北方的底層人民以及黑奴,來對付民主黨主導的南方白人莊園主們。

20世紀,美國被階級所劃分,兩黨代表不同的“收入”階層。共和黨代表中產階級;民主黨則代表窮人以及大都會的富人。如果說美國是個金字塔的話,共和黨是中間部份,而民主黨佔兩頭,由此形成對峙。

進入21世紀,則有了新的變化。美國的兩黨則更多被信仰所區別。布什所代表的共和黨更加強調宗教信仰和道德的力量。雖然民主黨不敢公開宣稱它傾向無神論,但民調顯示,民主黨的支持者中,虔誠信仰基督教的比共和黨的支持者少很多。

例如上次美國大選時,在每周至少去一次教堂的美國選民中,布什得到57%的選票,戈爾得到40%。民主黨一直攻擊共和黨只代表富人,但在年收入10萬美元以上的富人選民中,布什所贏得的選票比例,遠沒有在上述每周上教堂的選民中多(少四分之一)。這至少說明並不是越有錢的人越支持共和黨,而是越有宗教信仰的人,越支持布什。

一般人的印象是,民主黨代表窮人,共和黨代表中產階級和富人,但事實並不是這樣。例如美國有非常多的大企業家、大富豪,都是民主黨的狂熱支持者,像電腦大王比爾.蓋茨,金融投資家、億萬富翁索羅茲,紐約房地產大亨川普等,都是知名的民主黨支持者。索羅茲出資幾千萬美元,建立專門網頁,攻擊布什與共和黨,並準備用掉全部家當,來阻止布什連任。而好萊塢的億萬富翁和富婆們,幾乎全部都支持民主黨(知名演員中好像只有當上加州州長的施瓦辛格和剛拍出《耶穌受難記》的吉普森支持共和黨),而且當年反越戰、現在反伊拉克戰爭的狂熱者,幾乎都是支持民主黨的好萊塢左派們。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本身就是億萬富翁,僅他現任妻子帶來的資產就達五億美元!

美國大學的教授們,也基本屬於高收入階層,高校更是左派民主黨支持者的大本營。民調顯示,95以上的美國大學教授支持民主黨。而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的民主黨籍的大學教授也比比皆是。幾天前,我到華盛頓一家電台參加一個電視辯論節目,對手就是一位美國大學教授,也是中國問題專家。辯論的主題是美國中小學生念的“忠誠誓詞”中那句“under God”(在上帝之下,或在上帝的庇護之下)應否取消。

構成諷刺意味的是,我這個來自無神論的國家,並曾受到共產主義教育的中國人,堅持應該保留這句誓詞,強調美國是個有神論的國家,基督文明是美國的立國基礎;而那位在基督文化中長大的美國教授,則宣稱他是“無神論者”,什麼宗教也不信,並否認美國是個有神論的國家,堅持要把那句誓詞拿掉,理由是它將導致“政教合一”。

112年歷史的“忠誠誓詞”原來沒有“under God”這句話,它是1954年由美國總統提議,經國會通過決議加上去的。五十年代是冷戰的高峰,加上這句話,主要是為了更清晰地區分,美國是個有神論的基督國家,而共產蘇聯和中國等,是無神論的邪惡世界。我當時反駁那位美國教授說,加上這句話至今,已整整50年,半個世紀在美國歷史上是個很長的時間段,事實證明美國並沒有因為這句忠誠誓詞而走向“政教合一”;因此沒有理由和根據說今後會如此;所以根本沒有必要取消這句誓詞。

針對這位教授強調美國是個無神論的國家,我特別強調指出,事實不是這樣,美國是由從歐洲逃過來的新教徒建立的,當時有條件建成“政教合一”的國家(因當時逃來的人幾乎都是基督教徒),但正像托克維爾在《美國的民主》中描述的,這些新教徒在歐洲遭到宗教迫害,因此更懂得建立政教分離制度、傳播真正基督精神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此過去二百多年來,美國的制度既是政教分離、三權分立的,又在尊重信仰自由的同時,強調基督文明的重要性。

美國立國之本有兩個最重要的文件,一個是《獨立宣言》,一個是憲法。《獨立宣言》特別強調了上帝的存在和力量﹕“上帝創造了平等的人類,上帝賦予他們與生俱來的、不可剝奪的權利,這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而美國的憲法則更是基督文明的產物。前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沃倫.柏格(Warren Burger)早在1954年的一項判案中就明確指出,“美國是建立在宗教原則基礎上的,所以宗教已經成為這個社會結構的一部份。”“上帝保護了美國和這個尊嚴的法庭。”

恰恰是這個有神論的美國,保護了那位美國教授這種無神論者的人身安全和一切言論自由;而在無神論的前蘇聯和今天的中國,有神論者不僅一直遭到嚴重的身心迫害,更毫無言論自由。而且在長期宣揚無神論的中國,其道德已有目共睹地淪落到人類文明中史無前例的程度。即使不比較其他的一切,僅僅這兩點就足夠證明兩者誰更人道,誰更文明。

美國從歷史上、傳統上和今天都是一個有神論的國家。據《紐約時報》1994年的民調,91的美國民眾相信上帝。前年福克斯(Fox)電視的民調,87的美國人表示宗教是他們生活中的重要內容。前年布什總統訪問中國在清華大學演講時說,95的美國人相信有上帝。在美國的貨幣上,印著“In God We Trust”(在上帝面前我們相互信任);每逢新一屆國會開始,全體議員要祈禱;總統就職,要手撫《聖經》表示效忠美國;在法庭作證,要舉手向上帝宣誓,說的是真話;政治人物演講,常在結尾祈求“上帝保佑美國”; 而基督耶穌降生之日的“聖誕節”,則是全體美國人的法定假日。即使連那些不信上帝的人,也常脫口而出My God(我的上帝),Jesus Christ(耶穌基督),Thanks God(感謝上帝)……

美國不僅是個多族裔共存的社會,更是一個基督文明的大熔爐。據《華盛頓時報》去年專題報道引述的數字,現在美國的288萬華裔中,三分之一以上是基督徒。據美國2000年的Zogby民調,在美國的阿拉伯人,只有23%信伊斯蘭教,而其他70%以上的絕對多數竟是基督徒!這些美國阿拉伯人基督徒中,42%是天主教徒,23%是正教徒 Orthodox),12%是新教徒。吉普森的《耶穌受難記》一上演就票房收入第一,絕非偶然。迄今僅在美國就已收入三億多美元(全球近五億),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賣座電影第八名!

因此,429日《紐約時報》在“理解總統和他的上帝”的專題報道中說,布什這位以“信仰為基礎”(faith-based)的總統,“他的理念,不僅影響對伊戰爭,也影響美國的國內政策。”就因為美國民眾多數信仰上帝,成為布什所代表的保守派政治力量的主要支持者和基礎。

200451日(原載《觀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