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王蒙和“諾貝爾獎提名”騙局

曹長青

中國文壇最近好像又有人為“諾貝爾獎”發燒,南京《現代快報》等幾家媒體報道說,王蒙今年又被“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提名(第四次)。報道還說,社會各界對此關注不已,王蒙為此躲開媒體追蹤,去了北戴河。害得幾位中國文學評論家和教授,正經八百地討論起王蒙到底會不會得獎。

看到這消息,沒法不皺眉頭,這“皇帝的新衣”這台戲又來演了,每年演一回,還沒鬧夠呢?這戲前台的騙子是那個“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主席”冰凌,後台騙子是王蒙本人,他倆默契地年復一年地表演這出戲,好像高行健唬成了一把,開了“先河”,後邊就可以流動地騙下去,演出連續欺騙鬧劇。

按瑞典的規定,只有四種人有資格提名諾貝爾文學獎的候選人﹕一是瑞典文學院院士和相應的他國文學院士;二是高等院校的語言和文學教授;三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四是各國作家協會主席。那位連續四年提名王蒙的“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主席”冰凌根本就不具備上述任何一種資格。

冰凌是誰?他的真名叫姜衛民,今年47歲,1994年從福建來到美國,自稱在福州某報當過編輯,還說在福建時完成了上海復旦大學新聞學院的學業(不知道這個學是怎麼上的)。冰凌來美國後,在康州餐館打工,據他的朋友撰文介紹說,做收拾碗筷、清理桌子的“Busboy”,冰凌自稱是“助理侍者”。1996年,冰凌在美國成立了“全美中國作家聯誼會”,任會長。1998年,又籌組“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冰凌任主席。

像冰凌這種在國內時喜歡點文字、來到美國後繼續做文學夢的中國人,並不少見,也無可厚非。出於虛榮心,成立個什麼全美、或全球中國作家協會(我就見到過“世界華人作協主席”之類),在美國也沒人管你,因為美國是個自由世界,成立什麼組織,只要不是盈利機構,連注冊都不需要;而且你起什麼名字,自稱“全宇宙協會主席”,全宇宙也沒人管你。但冰凌這種做法,就不只是一個虛榮問題了,而是公然造假,用這種根本不被瑞典文學院接受的提名,矇騙中國文壇和媒體,簡直到了可惡的程度。

這出近來每年都上演一回的鬧劇,不止提了王蒙,去年還“提名”了四川的羅先貴、羅清和,當時《成都商報》頭版頭條新聞標題是“成都兩作家獲諾貝爾推薦”,隨後天津《今晚報》、《江淮晨報》、《福建工商報》、南方網等一片炒作,說中國作家入圍諾貝爾獎。只有天津《新報》質疑說,“這麼陌生的名字,如果不是《成都商報》報道,壓根兒就不清楚中國還有這樣兩位作家。報道中說的兩本書《黑渡門》和《方腦殼傳奇》之前也沒聽說過。”而這兩位羅姓作家居然一本正經地表示,“我們的心情應該是平靜而喜悅的,”這次獲推薦“意味著對中國作家、四川作家,尤其是成都本土作家的一種肯定和激勵……這一次推薦讓世界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到中國作家群,等於無形中提高了成都的知名度,更有利於打造成都在世界的文化形象。”鬧什麼呢!

所謂兩位羅姓作家被提名,只是海外一紙傳真,是冰凌和他的提名委員會顧問褚成炎聯名發去的。褚成炎是誰?國內的記者在網上查到,他是四川的一個企業家,發明了多種中藥,並喜歡點文字,參與編過字典。被推薦的兩羅的兩本所謂“一進美國即產生轟動”的作品(在美國都沒聽說過,不知道怎麼轟動的),都是新疆伊犁出版社出的,而且都是“推薦人”之一的褚成炎寫的序言。這種炒作賣書法倒是別出心裁。(現在又有人開始以聲稱好萊塢巨額買版權,在國內炒作賣書;還有人聲稱電影版權賣了三、四遍,看來中國人的騙招有的瞧呢。)

冰凌在製造假新聞上還是有點想像力的。一位知情者透露說,幾年前兩位福建作家到康州,冰凌帶他們去馬克.吐溫舊居前,對文學問題發表演講。冰凌確實手拿話筒做了“演講姿勢”,左右站著兩位福建作家,並拍了照片,但下面除了拍照者沒有一個觀眾,而他的話筒既無連線,更無音箱,整個兒一場小騙局。不知那張“全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主席”在馬克.吐溫舊居前演講的大照片,被哪些中國報刊發表了。

像冰凌這種為了虛榮和私利行騙的人,哪個國家,哪個種族都有。但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樣,如果沒有那位皇帝的老臣在中間穿針引“騙”,那兩個假裁縫的騙局是無法進行的。而在“諾貝爾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這個騙局中,前中國文化部長王蒙就是那個“皇帝新衣”中的“老臣”。沒有王蒙的入伙,冰凌們的騙局早就被當成笑料了。

據知情人披露,王蒙幾年前來美國訪問時和冰凌結識,冰凌給他當司機,做跑腿,請吃宴,極盡恭維,於是搭上了關係。冰凌連續四年“提名”王蒙為諾貝爾獎候選人,而王蒙每次都接受,今年還擺出要“躲避”記者狀,好像真有諾貝爾獎提名這回事似的。王蒙真的不知道這是一個騙局嗎?他當然清清楚楚。因為王蒙屬於中國文人中“最精明”的那種(否則怎能當上文化部長)。而且王蒙和冰凌直接打過多次交道,冰凌的“全美提名委員會”到底是怎麼回事,以王蒙的精明勁兒,早就心知肚明。冰凌們曾提名巴金,雖然巴金已不省人事,但他的子女們還有基本常識,拒絕了冰凌們的提名。但王蒙連續四年都接受,他要的就是這種新聞炒作,把他和諾貝爾文學獎連到一起。而且高行健以他那誰都看不下去的《靈山》都唬成了諾獎,王蒙怎能服氣呢?所以現在以“躲”到北戴河,來增加這個“提名”的真實性。

這種把戲台灣作家李敖早就玩過。中國旅美作家張辛欣曾撰文說,旅居瑞典的陳邁平(筆名萬之)在訪問台灣時,李敖手下人曾主動找他詢問向瑞典文學院提名的方式。然後李敖給瑞典寄掛號信,拿到對方收到信件的“回執”後,就開記者會宣佈,他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提名”,在新聞炒作之際,李敖把他的小說《北京法源寺》趕印了單行本,賺了一筆。這種做法是李敖把自己玩成小丑的經典之一。

李敖在台灣被稱鬼精,王蒙在大陸則是人精,可他玩的“精明遊戲”也只達到李敖的小丑水準。王蒙對冰凌的“提名”不僅心知肚明,而且知恩圖報。冰凌“提名”王蒙之後,曾去北京,擔任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的王蒙,通過他的關係,使中國作家出版社出了《冰凌自選集》。王蒙為這個《自選集》親自寫了序言,稱讚這位每年提名他的冰凌“是一個永遠不墮其志的獻身於文學者”,其作品”反映了一種對於更高文明程度和個人尊嚴的呼喚。”他這時候可知道怎麼用大空話周旋了。

前年年底北京召開有近千人參加的第六屆中國作家代表大會時,冰凌又通過王蒙的關係被邀請作為兩名海外特別貴賓之一出席會議。另一個貴賓是在康州開日本料理餐館的老板,因為王蒙兩次到美國,都曾下榻這個餐館,吃住免費,受到款待。這個餐館的另一個名字是“中國作家之家”。一個在美國開日餐的老板,和一個除了王蒙捧場的那個《自選集》之外沒什麼作品,虛張聲勢成立“諾獎提名委員會”的人,就成了中國作家代表大會的唯一兩個海外貴賓。而冰凌回到美國後,繼續堅持不懈地“提名”王蒙。難怪有人諷刺說,冰凌只有一個提名資格,他是“康州日本料理國”的作協主席。

由於王蒙的關係,冰凌不僅被邀請到中國作協當貴賓,他還向作協主辦的中華文苑網贈送了一面“錦旗”,然後又在作協人員的陪同引見下,到《人民日報》主辦的強國論壇,以美國的“冰老師”“冰主席”身份和網友對談。

我斷言王蒙絕不是被蒙騙,起碼有強國論壇的佐證——因為那些既沒到過美國,也沒和冰凌打過交道的普通網民,僅僅通過和冰凌的幾十分鐘對談,就感覺到這位“冰主席”不對勁兒。

比如,有網友問他美國哪些作家作品給他留下較深刻印象,並請他介紹給國內讀者時,他反復說的只是海明威、馬克.吐溫。有網友指出,“說了老半天,我的問題一直不回答。拿幾部好作品推薦一下有什麼難的嗎?”可這真難死了“冰主席”,他在忙著打餐館、推薦諾獎候選人和上北京當貴賓之際,哪兒還顧得上瞭解美國的當紅作家、作品呢,他提到海明威和馬克.吐溫,大概還是在國內時記住的名字。

再請看下面這些網民的提問﹕

☆請問冰凌,您作為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主席,就國家來講是否就是一種擺設?好像在美國注冊什麼協會很容易啊,注冊個世界華人文學協會都可以,只有一兩個人也行,是這樣嗎?

☆糟糕透頂,冰先生看來沒什麼思想,只會寫寫而已。抱歉,嘉賓先生,您是不是有些緊張?

☆我感覺,冰凌這個組織肯定是跟大陸官方有關係的,否則,也不會他到強國論壇來。冰會長,為了你的協會發展,我對你有絕對幫助的建議——你不要和中國作協走得太近,它在中國人民口碑中並不太好……

☆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主席這個頭銜是否很好玩? 1,誤導人以為諾貝爾文學獎在美國;2,這個提名委員會肯定是自封的……

☆冰會長,你剛才說讀了1000遍魯迅小說?我覺得有點吹牛。全美中國作家聯誼會會長是不是個騙錢的騙子協會,有辦公場地嗎?

☆冰會長,你的會員的作品,在美國發行量是多少?進入主流階層沒有?(冰凌答﹕有。我們的常務理事周勵,她的作品發行量就非常的大。)【事實上,周勵的作品根本沒有譯成英文,哪來的發行量?】

☆冰先生,不懂中國的歷史就不要亂講話,你居然說毛偉大,你崇拜皇帝啊。(冰凌答﹕這是我的看法。)

普通網民都看出了問題,難道精明透頂的王蒙就看不出來?而不解內情的文學評論家們也被唬得很認真地討論,“怎麼樣,看皇帝這件新衣可不可以代表中國參加世界服裝展呢?”

快拉倒吧,別逗了,皇帝光著屁股呢!

2003年7月22日於紐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