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江澤民的人質晚宴

曹長青

今年的聖誕節,最讓我高興的新聞是徐文立獲得自由,來到美國。因為他在監獄的時間太長了,前後兩次16年(人生有幾個16年啊!)。幾年前我在紐約採訪過徐文立的女兒徐謹,她當時在美國讀大學。她說父親被抓走時,她還沒上小學,到他父親第一次服刑12年被釋放時,她已到美國讀大學了。徐文立夫婦的這個唯一的孩子,是在沒有父親的環境中長大的。

報道說,現已大學畢業、在羅德島當老師的徐謹,趕到芝加哥,迎接在那裡入境的父親。父女在機場相見、擁抱而泣。從照片上看到已年近60的徐文立,不禁一陣感慨。在20多年前的七十年代末,當我在黑龍江大學讀書的時候,就被徐文立他們從事的西單民主牆運動所感動,曾從哈爾濱坐了一夜火車到北京,在一個四合院裡找到徐文立的家。他當時是民刊《四五論壇》的主編。正在開會的徐文立匆忙當中只和我談了幾句話,塞給我幾本《四五論壇》,又匆匆回去開會了。當時他給我的印象是,年輕、有活力,充滿正在從事一項偉大事業的神聖,他使我想起《列寧在一九一八》。

或許是徐文立這種使命感使我感到了他所從事的事業的危險性,回到哈爾濱後,我給他寫了三封信,表示如果他在北京有危險,可以到黑龍江來,我有地方藏他。沒想到大學畢業時,我被留校反省,罪名除了辦社團,就是給徐文立的信。據說徐文立把所有信件都編號儲存了,他當時一直主張在共產黨的制度下合法鬥爭,他認為自己襟懷坦白,沒有秘密。我還以為徐文立會像其他革命者那樣,把我的信看過後就燒掉了。被審查時我才意識到,寫信的時候,根本就沒想過到底把他藏哪兒,那只是一個大學生的熱情,再加上吹點牛而已。

我只是被審查了一陣子,而徐文立卻不僅遭到逮捕,而且被判15年的重刑。他服刑12年後獲釋,但幾年後又遭逮捕,被判13年。這次他又坐了4年多監獄。如果沒有美國的壓力,誰知道他會不會把刑期服滿才能出來呢?而那時他將是年屆70的老人了;而我當年見到他時,他才36歲。共產專制的殘酷,想來都令人脊背冰涼。而在今天的中國,還有多少“徐文立”被關押、多少個“徐謹們”在聖誕之夜,思念著父親,渴望和親人團聚?

中共把政治犯當作籌碼,和美國討價還價,已是公開的秘密。過去在中國申辦奧運,奧委會投票表決時,在北京辦亞運會之際,在江澤民想和美國拉關係,累積他的所謂政治遺產時,都會釋放一、兩個政治犯,像拉斯維加斯的賭徒一樣,扔出幾個“籌碼”(目的是想贏回更多)。而且幾乎都是“遣送”到中國之外的土地上。

當年俄國的沙皇把異議團體的“十二月党人”流放到荒涼的西伯利亞,讓他們在那裡自消自滅。共產蘇聯則把“索爾仁尼琴們”押送到沒有人煙的古拉格,強迫他們在那裡做苦役。目的都是把他們與世隔絕。現在中共把政治犯“遣送”到外國,並設立黑名單禁止他們返回,和沙皇和克格勃做的在本質上是一樣的,就是不讓這些人在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土地、自己的人民中間發出獨立的聲音。它在本質上仍是“流放”。

中東的伊斯蘭激進組織,把美國人、以色列人等抓做“人質”,然後和西方國家討價還價,謀求利益。雖然這也是極為殘忍、卑劣的行為,但畢竟人家還是抓外國人,不是本國公民。而江澤民政府則是抓自己國家的人當作“人質”,然後和美國等西方國家“交易”。中共抓本國公民當然比抓自己籠子裡的鳥還容易。就在徐文立被釋放之前幾個星期,據報道,中共就抓了北師大學生劉荻、辦網站的劉毅斌、異議人士何德普等,並宣佈逮捕異議人士王炳章等,且不說在這之前關押的黃琦、楊子立、秦永敏、王有才、楊建利等。這些人將來都可能作為政治籌碼,來和美國“交易”。中共做的是“放一個抓一打”的人質生意。

美國政府對“人質”的政策是,不和綁架者談判;認為只要談判,就等於承認這種方式的可行性,那麼今天你通過“交易”使一個人質獲釋,明天他們會綁架兩個、十個西方人質。在今天旅行方便的時代,對這種綁架行為難以預防。因此只有採取不和綁架者談判,拒絕承認這種方式,來中止綁架行為。美聯社記者安德森(Terry Anderson)等八名美國人質被中東伊斯蘭激進組織綁架後,美國政府一直不予談判和交易,最後他們被關押長達七年才得以獲釋。這些伊斯蘭組織最後承認,這種綁架人質的方式不靈。

但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共實行這種“拒絕”策略則很困難,因為“人質”都在共產黨控制的地盤,有13億之多,根本無法阻止。而且西方如果採取不理睬和不予談判的政策,江澤民更可以獲得利益,那就隨便抓吧。禁止了這些獨立聲音發出來,就可以保持共產黨的統一聲音,統一專制。江澤民政權的殘酷,在任何一點上都不亞於鄧小平時代。

因此,杜絕這種人質現象的唯一途徑,只能是結束共產黨的統治、鏟除中共獨創的這種人質制度。讓所有的徐謹,都能在有父親的環境中長大;讓所有的劉荻,都能在聖誕之夜,和她的奶奶及家人在一起;讓所有的王有才、楊子立、王炳章、楊建利們,能夠回到他們的妻子和家人身邊,不再被鐵窗分隔。

《紅樓夢》中有句名言﹕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中共用抓自己土地上的人民做人質的方式來維持它的宴席,說明它已走進這場“世紀大宴”的尾聲。每個中國人都使把勁兒,就一定會把這場吞噬人民血肉的“宴席”掀倒。讓我們懷著這樣的信念,跨進新的一年。

 2002年聖誕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