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劉荻和中國黑社會

曹長青

被海外媒體報道和議論多時的北京師範大學女學生劉荻被抓事件,最近有了一個結果,劉荻父親從北京市公安局得知,他的女兒已被正式逮捕,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一個才22歲、正在讀大學的女孩子,怎麼能危害國家安全?北京公安局沒有給劉荻的父親任何解釋。

我在網絡上讀到劉荻的一些文章,感到這個女孩子確實和許多她的同代人不一樣,她喜歡讀書,對人生,對社會,都有相當獨立的思考。例如她強調記憶,不是狹義的記憶,而是對歷史經驗的記憶,對人類苦難的記憶。她強調自由,認為人生最珍貴的五樣東西,前三樣是生命、自由、創造力。記得中國有位知名的美學家,好像還被頌揚為青年人的導師,卻把穩定排第一位,和中國歷來的統治者想法完全一樣。劉荻好像根本沒有聽這位“導師”的話,而是認為,沒有自由,人就是吃飽了的豬。劉荻特別強調個人的價值,獨立思考的意義。

劉荻的這些文字,根本沒有從政治上挑戰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權力,更沒有呼吁推翻政府,它怎麼危害了國家安全呢?

任何人做事,都應該有基本的常識和判斷能力。我們可以設想,如果劉荻真的想做什麼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她有沒有這種能力?她既沒有武器,更不是軍人;她既不在政府要害部門工作,又不是上了年紀的社會組織者。而且據說她還身體很弱,有先天性心臟病,連爬山等戶外運動都不能做,以這樣一個資歷、經歷、身份、年齡的現狀,她怎麼能危害國家安全?中國是世界大國,有250萬軍隊,近100萬警察,13億人,這麼大的國家,難道它的安全能被劉荻這麼個女孩子危害了?這符合常識邏輯嗎?

如果僅僅因為她在網絡上寫點讀書感想,就把一個女孩子關進監獄,讓一個應該在大學課堂繼續學業的學生,在監獄渡過她的青春,這樣的政府是不是太野蠻、太殘酷、太荒唐?

網絡上有人猜測,可能是因為劉荻和某個工運組織的人有過來往,或參加了這種組織,因此才獲罪。即使這種猜測屬實,但中國的憲法第45條不是白紙黑字、明明白白地寫著公民有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嗎?以劉荻的年齡和身份,她即使參加了這種工運組織,她又能怎麼危害國家的安全,江澤民政府是不是脆弱到連讓一個女孩子自由講話它就會垮台的地步?

16大結束後,中國政府對外宣稱說,進行了“和平的權力轉移”。既然最高權力都和平轉移了,中國政府是不是應該至少有一點自信,不要草木皆兵到把劉荻這樣22歲的女孩子都當作假想敵?

劉荻的網絡作品中,確實有一些言詞和政治有關,但這大概和劉荻喜歡科幻小說有關,讀來不像是成年人談的政治,而更像科幻小說中的政治。例如﹕

劉荻呼吁,“我們可以發起一個‘今天,我們都是自由人’的運動,定期(比如每個月一天吧)以自由人的標準行動。在這一天﹐大家都只說自己想說的話﹐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要管什麼GCD。然後把自己說過、幹過的值得一提的事,寫出來貼在網上,供大家欣賞。”

劉荻在同情因辦網絡而被捕的黃琦的文章中呼吁﹕“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全國各地曾在網上發表過反動言論的柿油派網蟲,同時前往當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到達公安機關後應當說明頭案原因及與黃琦共進退的決心”

在題為《虛擬現實主義方案﹕上街宣傳共產主義》的短文中劉荻呼籲﹕“同志們應該來一次行為藝術實驗﹕讓我們走上街去,宣傳共產主義!”

這些文字,怎麼讀怎麼都不像一個真正要從事政治的人的呼吁,而更像是一種20剛出頭的年輕人的科幻式政治遊戲。媒體報道說,劉荻非常喜歡讀科幻作品,而且已經決定報考北師大中文系新設立的科幻文學專業的研究生。而且她使用的不袗老鼠這個網絡筆名,就是取自美國著名科幻小說家哈里森的系列小說《不袗老鼠》。

在我們上大學的時代,學校的政治輔導員會說,某某女生看愛情小說“中毒”; 現在他們似乎應該說劉荻是看科幻小說中毒。這個女孩似乎對她同齡女生所沉迷的談情說愛,以及愛情小說沒有興趣,而是著迷科幻作品和人生思考。但把這麼個女孩子當作“政治犯”正式逮捕,然後要判刑、關進監獄?共產黨真的是總想階級鬥爭,嚴重“中毒”,才能對一個愛讀書思考的女孩子下毒手。

但劉荻事件似乎不是孤立的。據報道,另一個辦網絡的中國青年劉毅斌最近也被公安人員抓走,下落不明。異議詩人廖亦武近日在重慶被公安局傳訊,他的電腦、磁盤和書等,像劉荻的一樣,被警察抄走。共產黨現在無法檢查人的大腦,就用查電腦的方式檢查人們頭腦裡想法,然後沒收書和磁盤等思考工具。而另一個曾辦網站的青年人黃琦,因為在其網頁上刊登了幾篇政府不喜歡的文章,就被從家裡抓走,至今一年多了,誰也不知道他被關在那裡,什麼罪名,命運是什麼。

劉荻也是這樣,被公安人員抓走後,30多天都下落不明,什麼罪名,關在哪裡,既不告訴她的家人,也不通知她就讀的大學,直到他的父親到公安局打聽,才被告知正式逮捕。有人說中國在走向法制,但這樣的法制不是黑社會的法制嗎?而且連黑社會都不如,那些“教父們”還講一些規矩。即使黑社會的“綁票”,都立即通知家人,告訴你條件。而北京公安局把人抓起來,像吞噬到黑洞裡一樣,無聲無息,讓外界完全不知道。

中國政府的這種舉動只能證實,這個政府越來越虛弱,越來越恐懼自由信息的流通,越來越懼怕獨立思考的中國人。但古往今來的人類歷史已證明,用抓人的方式,把青年人關進監獄的方式,把電腦沒收的方式,是根本無法封閉人們的大腦、阻止人們對自由的渴望的。它只能適得其反,促使人們更認清這個政權的專制本性,更激起人民的反抗!

(載《爭鳴》20031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