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女作家的醜陋謊言——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六之二)

 曹長青

在調查《泰坦尼克號》電影導演卡梅隆到底是否以百萬美元買了貝拉小說的電影版權過程中,我到網上查了一下有關貝拉的資訊,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一篇在新浪和許多網站轉載過的“日本專欄女作家小林舞美對貝拉的採訪”。就像美國導演以百萬美元買一個根本沒出英文版的中文小說電影版權是幾乎完全不可能的一樣,這個“日本專欄作家”採訪也有諸多令人質疑之處。

 首先,在這個所謂“採訪”的只有70個字的“導語”中就有謊言。該導語第一句說﹕“《911生死婚禮》一書出版後,在海內外引起強烈的反響。”國內的情形我不知道,但在海外,除了幾個月前在網上看到一條所謂“好萊塢百萬美元買版權”的消息之外,這本中文小說連影子都不見,也沒有英文版,更沒有任何人評論,哪來的強烈反響?這不是睜眼撒謊嗎?

 其次,《911生死婚禮》並沒有翻譯成日文、在日本出版,一個日本專欄作家為什麼要採訪這個在日本毫不知名的中國作者?它的新聞價值在哪裡?這不符合最基本的新聞常識。

●哪來的“日本專欄女作家”?

 第三,這篇採訪到底是用日文,還是中文?如果是日文,那麼採訪原文發表在哪家報紙或雜誌上?從外文翻譯過來的採訪,一般肯定要注明是哪個報刊、什麼時候發表的。除了版權問題,還為了表明其真實性和權威性(中國前幾年就曾有過冒充德國人寫的《第三隻眼睛看中國》)。但這篇有關貝拉的採訪卻沒有給出日文出處。如果是用中文採訪,那麼一個日本專欄作家,如果不是為了在日本發表的話,做一個中文採訪有什麼意義?這不符合常理。

 第四,日本真有這麼個叫小林舞美的專欄女作家嗎?為此我請教了日本翻譯家金谷讓(Joe Kanatani)先生(他翻譯很多中文著作和文章,部份文章登在﹕www.eva.hi-ho.ne.jp/y-kanatani/minerva)。住在京都的金谷先生回信說,他不知道,也查不到這個叫小林舞美的專欄作家。他表示,“小林”是個常見的日本姓,“舞美”則是個罕見的名字,但是有。當然,一個日本人不知道,絕不等於沒有這麼個專欄作家。那麼最簡單的做法是,請貝拉指出這個“小林舞美”是日本哪一家報刊的?我請金谷先生直接採訪她。如果貝拉拿不出這麼個“日本專欄女作家”,那麼她就是在撒像“卡梅隆百萬美元買版權”一樣的彌天大謊。

●到底是提問,還是吹捧?

 第五,至於這個採訪本身,任何一個稍有記者常識的人都可以看出,這根本不是在提問,而完全是在吹捧貝拉;而且明顯不是問題在先,回答在後;而是先有回答者想說的話,然後虛擬的問題。有些“名人”用自問自答的方式,表達一些自己想說的話,這並不是不可以的(因為有太多的記者提問不到位,導致回答者想說的話無法表達);但如果是硬編造一個“日本專欄作家”,用提問的方式自我吹捧,那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請看下面這些文字,到底是在提問,還是在吹捧?

 “你的人生足跡不僅染上過東洋的色澤,有歐美的風塵,又是一個在潛意識裡烙上了舊上海情調的女子。而且,更經歷過如此可歌可泣的異國愛情故事。讀了你的《911生死婚禮》更讓我驚異於你作為一個女人在愛情世界的色彩,是何等繽紛和光鮮。”

 “你書中‘偷情的故事’始終是最完美和動人的,那是為什麼呢?”“聽說,有讀者竟把你捧成‘愛情的女神’,是這樣嗎?”

 “近年,中國的‘美女’作家,‘妓女’作家流行,有人評價你是‘情女’作家,是一個把人類情欲寫得最美、最深、最極致的中國女作家,對此,你怎樣看?”(這個“小林舞美”難道是中國當代文學專家?把中文作品全都看了個遍,得出貝拉是“最最最”的?)

 第六,一般對作家的採訪,總不外乎這麼幾個常規的問題﹕你是怎樣走上文學創作道路的?喜歡哪些作品?受哪些作家影響較大?創作中有哪些甘苦?再就是探討該作家的作品等等。而這篇對貝拉的採訪,卻提了一些簡直荒唐的問題,諸如﹕

 “你睡的時候,是不是有漂亮性感的法國睡衣陪你?”

 “與男人約會,你喜歡把自己打扮成怎樣?”

 “你愛吃醋嗎?”

 “你認為女人最性感的是什麼?”

 “你喜歡自己長髮飄逸的形象嗎?”

 “你夢想中的愛人是怎樣的?你找到了嗎?”

 “你常常與愛人煲電話粥嗎?”

 “你的夢經常應驗嗎?”

 “當一段愛情已持續久了,你會不會在‘甜蜜時分’添入一些性幻想,以依然保持性的狂烈?

 “你有過一夜情嗎?你怎樣看待它的?”

 “你對中國男人的評價如何?”

 和西方國家相似,日本的絕大多數專欄作家都是由專業記者提升上去的,他(她)們怎麼可能提出這種類似兩個淺薄的小女人閨房對話般的問題?這種問題拿到報刊上,不貽笑大方嗎?

 貝拉聲稱她的小說是半自傳體,說她本人的確有一個相戀多年的美國男友在911中喪生。但在回答“你找到你的意中人了嗎?”這個問題時,貝拉說,“這是我的intimity(隱私),讓我保留一點空間吧。”拼錯了的英文和括號中的譯文都是該採訪中的原文。一個和美國人有過長征戀愛經歷的人,總不至於把“親密”(intimacy)和“隱私”(privacy)兩個字都弄不清楚吧?

 (未完待續)

附錄﹕

星星生活報導貝拉聲稱追究曹長青的法律責任,曹長青表示非常歡迎,揭露不會停止星網快訊記者周星復報導/美東時間1013日深夜,小說《911生死婚禮》作者貝拉透過星網(www.newstarweekly.com)、星星生活報發表聲明稱,曹長青文章涉及人身攻擊和誹謗。貝拉續稱,該文對她本人造成了極大的名譽和精神傷害,對此,她將追究其法律責任。1013日,多維新聞網轉載多維時報近日發表的曹長青文章《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六之一),文中稱,旅居加拿大的上海女作者貝拉和中國出版人安波舜宣傳“美國20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董事會一致決定,購買貝拉小說《911生死婚禮》的電影版權,版稅高達102萬美元,由《泰坦尼克號》的導演卡梅隆執導”,經調查,完全是謊言。

針對獨立撰稿人曹長青的上述指稱,貝拉則向星星生活報、星網發來《貝拉聲明》的傳真件。貝拉的聲明說,曹長青的《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一文中多處涉及到對她的人身攻擊和誹謗,貝拉續稱該文對她本人造成了極大的名譽和精神傷害,對此,她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星網現特刊發貝拉的聲明全文︰

貝拉聲明

本人貝拉發表聲明如下︰

一、有關我的小說《911生死婚禮》及續集《貝拉的神秘花園》和《傷感的卡薩布蘭卡》的影視版權和各種語言的圖書版權均有新加坡國家印刷出版集團(SNP)設立在北京的創作中心代理,主任為安波舜先生。

二、曹長青的《貝拉的百萬美元騙局》一文中多處涉及到對我的人身攻擊和誹謗,對我本人造成了極大的名譽和精神傷害,對此,我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三、《多維時報》未經我本人或本網站(www.beila.net)許可,擅自刊登我的照片,侵犯我的私人肖像權,對此,我將保留法律起訴權。

貝拉2003.10.13於多倫多

針對貝拉的聲明,獨立撰稿人曹長青對多維社說,他非常歡迎貝拉追究他的法律責任,他的相關揭露文章不會停止發表。

 (轉自多維)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