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在美國之音談《臥龍藏虎》

融融提供

美國之音記者方斌2001325日晚采訪銀河網銀河萬象電子雜志的主編融融和副主編魏碑記錄﹕

方斌﹕觀眾好,歡迎收聽《新聞天地》節目。我是方斌。奧斯卡金像獎的頒獎典禮正在進行當中。毫無疑問,全球華人一定最為關注獲得十項提名的《臥虎藏龍》,現在我們邀請銀河萬象電子雜志的主編融融和副主編魏碑參加我們今天的《新聞天地》節目,來談談圍繞著《臥虎藏龍》獲奧斯卡提名和獲獎所引起的一些問題。

融融、魏碑倆位好。

《臥》片不僅得到奧斯卡提名,而且現在已經打破一億美元的票房這個數字,確實使全球的華人振奮不已。可是,為什麼李安導演的這部影片在華人圈子里很明顯地普遍地沒有受到像美國藝術圈主流和民間這麼高度的評價呢?請倆位談談這個問題好嗎?

融融﹕首先美國人對李安設計的那個藝術武功特別欣賞。第二就是美國人對于underdog、就是比較弱勢的、就像章子怡在電影里面扮演的那個玉嬌龍小姑娘那樣的角色,他們都是非常的欣賞。還有里面的科技、剪輯、風景等都是美國人非常欣賞的。我聽說很多人在電影院里一邊看,就一邊就拍手鼓掌,可見他們對這部電影是多麼的歡迎。這種現象在美國近年的電影院里面幾乎是沒有的,是創記錄的。

方斌﹕融融,據我所知,你所在的地方是一個中型的鎮子,以前是不放外語片的。

融融﹕對,以前外語片一般第一輪都沒有,只有到了以後出錄像帶的時候、或者是得到了什麼獎、票房肯定了以後,然後到第二輪的時候才能看到。

方斌﹕魏碑,我們甚至聽到不少圈內的華人、主要是藝術圈子里面的、或者是對電影創作比較熟悉的華人,認為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甚至于還不如他以前創作的一些作品,為什麼這些華人的觀感同主流圈子里,無論是影藝屆、的還是民間的,會相差這麼遠?

魏碑﹕我覺得中國搞藝術的這些人這些方面,像電影嘛,是美國的最好,所以中國人都特意的要好好學,那麼最近這幾年學得非常有效果,就像我們的導演、還有台灣的、香港的、最近獲得的獎特別多,但是這些獎,還是傾向于傳統的、經典的藝術。我覺得中國現在缺乏的是一種大眾化的、叫好又叫座的藝術。這次李安在這方面是得天獨厚,他有美國長期的訓練和燻陶,所以,他能把這兩方面的藝術結合起來,他這次是叫座又叫好。這對大陸來的、搞藝術的人來說還是有一段差距,感覺還是差一點,以後可能會好一點。

方斌﹕融融,一般華人看了《臥虎藏龍》這部電影之後,說他們感覺雖然還是不錯,但是,他們就是沒有美國主流社會藝術界的評價這麼高,你覺得這主要原因是什麼?是不是因為華人看這種功夫片太多了?

融融﹕功夫片看得太多是一個原因,但是,他們以前看的功夫片和李安的功夫片不一樣,又是一個原因,因為在他們的思想觀念中,認為是認同以前看的功夫片還是認同現在李安創作的功夫片,就是要根據他們自己的判斷了。對于一般華人的價值觀念來說,都有一種取舍,就是說,在創作和真實這兩者之間,比較傾向于真實。不偏向于想入非非呀、什麼智慧呀、或者一種什麼意象呀。這方面的素養少一點,所以,雖然覺得電影好看,但是,說它是世界第一流,說不上。

方斌﹕對于華人來說,前幾年,中國大陸的張藝謀的片子在海外得獎的比較多,其實,大家也蠻希望張藝謀電能夠在奧斯卡上得到最佳外語片的提名,可是最後,也還是沒有什麼結果。這次李安的《臥虎藏龍》確實是大出了鋒頭。現在我們已經看到,今天晚上,到現在為止《臥》片已經拿到一個最佳藝術指導獎。看來,今天晚上《臥》片的鋒頭會很勁。張藝謀的片子你們也看了很多,和李安的電影相比,有些什麼差別?是什麼原因,讓張藝謀沒有取得這樣的成就?

魏碑﹕從傳統藝術的角度上來說,我覺得張藝謀的東西比較有深度,而且,它的攝影比較漂亮,因為他是攝影出身的。同時,他的故事把觀眾、尤其是中國觀眾,都帶到了一個非常沉重的地方去,那麼外國人看了之後,就會有一種震驚。其實他的東西,中國人也不那麼喜歡,不過外國人看了就是一種震驚。至于他沒得獎,一個原因,是因為奧斯卡是一個以美國觀眾為主、比較傾向于大眾化的東西。另外,藝術這個東西多多少少有點主觀性質,運氣也很重要。但是,你連著幾次,運氣就會有了。這次,運氣是給李安踫上了。

方斌﹕在你們銀河網上,這次就臥片得獎一事,最近有非常激烈的爭論。爭論的焦點之一是有人在網上貼了文章,說《臥》片和張藝謀以前的片子一樣,有這個所謂媚俗的問題,也就是說,這個片子是為了迎合美國人的口味而拍的,不應該對這樣的影片進行所謂的吹捧,請問你們倆位的觀點是怎樣的?

融融﹕我認為,只要是好的影片,不管是適合誰的口味,都是應該宣傳和評論。我們也不至于到吹捧這個地步,我們發表了一萬多字的影評,仔細地分析李安的電影世界,應該說是寫得相當有專業水平的。有人說,李安電影里的武術都不是真實的、都是輕飄飄的、特技的東西,不值得我們這樣去宣傳。是不是因為現在他得到了奧斯卡的提名,你們也跟著人家的屁股去吹捧。但是,假如你仔細地看一遍,有些人還看了第二遍,你就會覺得,這影評是很有他的邏輯和道理的。其實,我們也不一定完全同意影評上的所有觀點,但是人家有自成一體的意見,我們就應該讓他發表。不同的意見,也可以發表,只要寫出來的東西言之有物,我們就歡迎,就發表。

方斌﹕那魏碑,你的看法呢?

魏碑﹕我們現在辦的是網上雜志,網上雜志就有一個特點,比如說,我們網上的這幾個撰稿人,相互都不認識,大家的背景也不清楚,有時候自己介紹一點,有時候就不說了。但是,我們選擇文章的時候,完全是從文章的質量、或者是他文章是否有獨到之處來考慮的。我覺得,網絡上有一些人,他們在美國比較成功,他們大多數都是搞理工的,對大眾藝術並不是很注意,他們覺得,只要大家一窩蜂上的東西,他們就應該反一反。實際上,當時我們爭論的時候,我們就說,你們批評我們是可以的,但是,請指出媚俗具體的地方來。其實,李安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很多,把中國傳統文化和現代科技,加上中國武術這些神奇的東西,再加上一些樸素的東西,他把這些東西弄在一起,雖然還有不少漏洞,但是已經是相當不容易。

方斌﹕《臥》片得到奧斯卡十項的提名,你覺得這對華人的電影創作有什麼意義?

魏碑﹕我認為《臥》片的成功,對于華人電影事業來說,意義重大,尤其是中國大陸電影,一直很慢。因為,香港和台灣的電影界的商業化和好萊塢差的並不太遠,但是大陸方面,就一直沒有起來。這幾年也遇到不少困難,現在,他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這次,假如《臥》片能獲獎的話,我相信,對大陸電影界的影響會非常大,而且非常有意義。

方斌﹕融融,你覺得這個《臥虎藏龍》在今天晚上的奧斯卡頒獎已經頒了七項,《臥》片剛剛開了一個頭炮,拿了一個最家藝術指導獎,他總共有十個提名,根據你的分析和判斷,你估計它還會拿到其他什麼獎?

融融﹕我覺得最佳外語片是很有把握,還有攝影、服裝、

方彬﹕服裝已經給《神鬼斗士》拿了。

融融﹕對、對。音樂也是有可能的。

方斌﹕音樂的提名是譚盾。

魏碑﹕譚盾的音樂有很多電子琴的風味在里面。

融融﹕但是,我覺得《臥》片並不會全都能拿到,因為美國這方面的競爭也很強。

方斌﹕對,尤其是《神鬼斗士》,它的場面就非常是宏偉的,奧斯卡一般來說,對場面宏偉的片子都比較喜歡,得最佳影片的機會可能會比較高一點。你們覺得李安得最佳導演獎這個機會高嗎?現在看起來,好幾個媒體對他的評價都非常高。

融融﹕如果他能得到最佳導演這個獎,那是最好了。

魏碑﹕我覺得他應該得這個獎,因為他不光這個片好,以前三、四個片子都展示了他的實力,而且一位是多方面的、全方位的導演。我看這方面投票的都是這方面的專家,他們不應該是光看這一部電影的。

方斌﹕你們覺得這次這部影片的演員沒有得到提名,是不是有點遺憾?

魏碑﹕在這部影片里,每個演員的表演機會都比較平均,這是它吃虧的一個地方。

方斌﹕其實,章子怡在影片里的表現是比較突出的,是吧?在這個之前,她好像在別的地方拿了一個獨立獎。

魏碑﹕對,她在英國拿到了一個最佳女配角獎。

方斌﹕所以你們估計,《臥》片至少還會拿到最佳外語獎,是吧?

融融﹕對,這比較有把握。我就覺得這部電影對中國大陸來說,就看他們今後怎麼來學。假如他們學得比較膚淺,哦,人家拍武功片拍成這個樣子,我也就這樣去學。那就不會學到什麼東西。

方斌﹕那你覺得應該學什麼東西呢?

融融﹕應該學內涵,也就說怎麼能雅俗共賞。就是你怎麼樣去切入,就是說又是雅的,又要有票房市場。就像美國的Stephen Spieberg一樣,他總是搞出些東西來,像一個天才一樣,兩方面都切入得非常好。

方斌﹕我們節目的時間到了,謝謝融融和魏碑參加我們的《新聞天地》節目,我們接著看奧斯卡的頒獎典禮。

融融、魏碑、方斌﹕謝謝,再見。

(本采訪記錄由初聽根據美國之音網上版本錄音整理,並由融融、魏碑審閱校對,除了某個別地方作了一些文字上的修飾,基本忠于原意。任何與交談者原意有出入的地方,責任由初聽負責。3-27-0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