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兒子“吃素”記

融融

念高中的兒子,變得古里古怪的。那晚,我烤了兩個香噴噴的童子雞,切了半只放在他的盤子里。小雞的肚子里填進了碎面包和香料,出爐的時候,金燦燦亮閃閃,令人愛不釋手。那是兒子最愛吃的晚餐之一。我一邊端給他,一邊笑著說,不夠的話,烤盤里還有……。

他謝了謝,狼吞虎咽起來,我也高興地進餐。不一會兒,他說,吃飽了。我正想起身準備給他添一點,抬眼一看,盤里完整地留下了那半只小雞,其他的沙拉,熟菜和面包填充料都打掃得一干二淨。

看到我不理解的神色,他為難地說﹕“媽咪,不是烤雞不好吃,是我決定吃素了。不要不高興,那是我的選擇。”

在美國,選擇是保護個性最厲害的武器。不到十六歲的孩子,開口閉口談選擇,書上說,那是孩子開始成熟,走向獨立的好現象。做家長的只能因勢利導,不能針鋒相對。

兒子一直很能吃。小時候,沒有規矩時,我炒中國菜,剛剛裝入碗中,轉身去炒第二個菜,他就把第一碗吃得精光。我的外甥女來這兒度假,兒子暗地里向她宣戰,兩人開展吃“熱狗”比賽。他一口氣吃了六個。要不是外甥女輸慘了,來向我告密,當娘的從來不知道兒子有如此“宏胃”。後來,他在餐館里又創造了吃下一條半乳豬肋排(PORK BABBY RIBS)的記錄(二十根之多),一臉的調料醬,吃得象大花臉。當然啦,他的模樣就象一頭白白胖胖圓圓滾滾的小豬。

這些都是他可愛的過去。自從學校里開設了環保和保健的課程,他象中了邪似的,天天嚷嚷要減肥,好像已經得了心髒病一樣。他說,自己已經落伍了好久,同學中大部份是素食者。我說,中國人吃素,不會影響健康,因為有豆制品作為蛋白質的補充來源。他說,美國人不喜歡吃豆制品的,怕豆腥。是呵,我說,你怎麼能吃素呢?

他還是吃了,這是他的選擇呀!做家長的,聽到“選擇”兩個字,能不膽戰心驚嗎?打顫有啥用啊?選擇是人權呵!如果從小不教育孩子獨立自主的能力,美國能這麼強大嗎?要引導---在美國,做家長沒有水平可不行。

我像偵探一樣,給兒子立了專案。從歷史到現狀,仔仔細細地分析了一遍。我發現,兒子雖然食肉量明顯下降,但是,從小被我調教出來的中國口味並沒有徹底敗壞。

別的孩子像牛羊兔子一樣只吃植物,我的兒子還吃一些炒雞塊,腌篤鮮,醉雞等。我知道,這是過渡階段,他遲早要和肉類說再見。于是,餐桌上增加了海鮮水產的份量。兒子正處于發育時期,怎麼能沒有蛋白質,礦物質?我說,你不吃肉(MEAT),海鮮不是肉,是SEAFOOD。他無話可說。但是,不能天天吃魚,他怕魚刺和魚腥。我就買來螃蟹,放些姜蔥干燒。他吃得津津有味。海蝦,蛤蜊和鮮蠔,他照吃不誤。“美式吃素”試驗成功,我心中的石頭終于落地,日子過得太太平平。

就在這時,我讀到一篇關于癌癥病人的飲食注意事項,其中說,任何帶殼的海鮮都要禁吃,那當然包括螃蟹,蝦,蠔,蛤蜊,淡菜啦。因為這些食品的尿酸含量很高,對病人有害。那麼,對健康人呢?經常吃也不見得好到哪里。說來也巧,我得到了一個機會去采訪灣區一個來自台灣的“天然療法”醫生。他的飲食規則竟然和那篇文章不謀而合。他說,帶殼的海鮮有一種甜津津的味道,那就是尿酸。我問醫生,病人不能吃,常人能吃嗎?他朝我看了看,聳了聳肩膀,沒有回答。嘿,這回輪到我做選擇了。

不敢入禁區,我踏上了尋找替代品的征途。其實,吃素,是社會風潮,男女老少都向“素海”跳。市場上,替代品層出不窮。美式的有豆制漢堡,豆制乳酪等,買回家一嘗,質如爛泥,味同嚼臘,實在不堪入口。中式的有炒腰花,素鮑魚,素豬腸,素肉片,素魚蝦等等,大多來自日本和台灣,美味可口,紅油濃醬,簡直比真腥真葷還有好吃。我們的冰箱就此成為“偽造”者的天下。

但是,兒子畢竟不能一直做中國人,他時不時地想念美國食品,尤其是三明治,熱狗,披薩等快餐。我從英文報紙上看到,去年感恩節,市場上曾經推出素食品的“感恩大餐”,因價格不菲,問津者寥寥無幾。我就想,哪個聰明的亞洲人能根據美國人的口味做素食,他就發財啦!

終于,我找到了這樣一家素食店。小小的門面,五髒俱全,應有盡有。他們的素熱狗,咸甜鮮恰到好處,還微帶燻味。素火腿的“肉質”,細細的,緊緊的,能切得薄紙一般,做精致的三明治。沾上了面包屑的假豬排,放進烤箱烘熱以後,又松又脆,一咬一口汁,成了兒子的最愛。還有桔紅的三文魚(KING SALMON),潔白如雪的鱈魚(SEA BASS),連皮肉都做得顏色逼真。意大利香腸,煙燻一口腸等等,“貨”真價實,維妙維肖!

我的兒子其這樣徹底地“素”化了。營養問題解決了以後,我倒有點欣賞他的吃素行為。小小年紀,能夠做得見魚見肉嘴不饞心不動,也屬難能可貴。

沒多久,我帶他翻山越嶺去一家中國超市買蔬菜。那天是周末,一進門就見到了食品部的玻璃櫃,真是琳瑯滿目,堆滿了中國點心。

“媽咪,買一客生煎包吧!”兒子說。

“嗯?”我朝他看了兩眼,以為自己聽錯了。我買了三客。

從那以後,每到周末,我們就去那個中國市場。有時候,他要吃肉棕,有時候,他要吃烤乳豬肉。只有看到素食點心的時候,他記住了自己的“身份”……冰箱里增加了許多中國的點心。

那一年,他長高了一個頭。

融融信箱﹕RongRongZh@aol.com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