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八章)

我下樓去,安娜已經等在樓梯口。她說,素素,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柯麗絲能自己走路了!

我們倆幾乎是跑步奔向主臥室,安娜在前,我跟在後面。想不到,柯麗絲正迎面走來,象個小鴨子一樣,搖搖擺擺,前挺後蹶地走著,脚步很碎很快。她穿一身白色的薄紗連衣裙,頭上別著一個大紅的蝴蝶結。她看到我,大聲嚷嚷:素---------

她把“素”說成了“嘻”,惹得我忍俊不禁。

我越過安娜,跑過去,一把抱住她,貼上她的圓臉蛋,親昵地說,柯麗絲,我的寶貝,你能走路啦!你能叫素素啦!我真爲你高興!

我放下柯麗絲,說道,再來一遍。柯麗絲往回走,我蹲著弓步,伴在旁邊,和她一起移動,一邊數著數字:ONETWOTHREEFOUR……。我說一個數字,柯麗絲模仿我說一遍。我們就象軍事訓練那樣,一邊喊口令,一邊換著步伐。我只顧著和柯麗絲玩,沒有注意室內的人物,直到有人輕輕叫了我的名字,才站起身來。

我仍舊沈浸興奮之中,我的臉色一定很好看,紅彤彤的,精神也很飽滿,滿臉笑容。我說了聲“YES”,回身一看,一個高大文雅的男子從沙發上站起來,向前走了幾步,伸出手來。他的手很冷很軟。他說,喬治.笛克蓀。

你好,笛克蓀先生。你有一個出色的女兒。我興致勃勃地說。

叫我喬治,他說。聽說,我女兒很喜歡你。

是呵,我是大孩子,我們玩得很好。

他說,我兩個星期沒有回來,女兒的進步令人吃驚。

我說,是柯麗絲聰明好學,我彈琴的時候,她還跳舞呢!

真的嗎?他的眼睛堨X現了喜悅的光芒,但是,依舊不失文質彬彬的風度。他穿一件灰綠色的長睡袍,黑色的軟皮拖鞋,眼睛一直打量著我。我被看得很不自在。突然我意識到了是自己身上的性感連衣裙,招惹了他的注意,馬上把雙臂繞到□背去,遮住露裸的部份。

這時,柯麗絲走到了我的脚邊,拉我的裙子。我不得不騰出手來抱她,當且强作鎮靜地問道,爹地回來了,怎麽不叫爹地?

柯麗絲朝喬治看看,伸出了雙手,要喬治抱。安娜走上來把女孩接住,說道,爹地很累,下午有許多客人來,讓爹地休息。喬治說,來,柯麗絲,爹地抱。柯麗絲朝喬治看看,本來一張快樂的臉,這時,眼睛鼻子都擠到了一起,嘴巴翹得老高,“哇”地一聲哭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柯麗絲哭泣。她在我的面前從來沒有流過眼泪。看到他們夫妻暗中作對,殃及孩子,我的心堹F起了一股無名之火。我說,柯麗絲,我們到外面去,草地上,好嗎?孩子一邊哭一邊朝我撲過來。

我抱著孩子往外走,竟然忘了給喬治和安娜打招呼。主臥室堥犖媕ㄖ磲漁薵^,僵硬的平靜,假裝的和氣,我一分鍾都不能容忍。我想到以前看的小說和電影,講有錢人家的內部勾心鬥角,今天也算親眼目睹了一回。這個城堡,這棟大樓,小橋流水,花樹月影,落在互相沒有感情的人手堙A真是白白浪費了。

我到柯麗絲的浴室堙A給她洗了臉,逗她看鏡子堛漲菑v。我說,柯麗絲,笑笑,說“哈哎”。柯麗絲揚了揚手,對著鏡子說“哈哎”,笑了起來。我拿了兩條大毛巾和一些玩具,抱著柯麗絲下了樓。

這時,已經過了中午十二點,人們在走廊堥茖茤鼎髡a忙著,外面的草地上多了許多長桌子和長椅子,上面複蓋白色的桌布。我把毛巾鋪在有陽光的草地上,讓柯麗絲自己玩。然後坐在一張有樹蔭的桌子旁,想著剛才的事情。

柯麗絲的父親,一個做國際貿易的富人,僅僅憑幾句對話和他的長相,是一點不令人討厭的。他長得高大挺拔,溫而文雅,舉止不卑不亢,十分得體。但是,想到安娜突然之間象殘花敗柳一樣,失去了生命的活力,我覺得這個男人不同一般。究竟是他發現了安娜的秘密,要扼殺她的快樂?還是因爲安娜心中有愧,做賊心虛擡不起頭來?或者是因爲喬治本身的責任造成安娜的不忠?我沒有任何綫索。

桌子上有一個大藤籃,堶惟騊蛦\多麵包,上面蓋著一條藍白方格子的餐巾布。麵包剛剛出爐,散發著誘人的香味。我的食欲一下子被喚醒了,看看表,已經到了午餐的時間。瞬間,滿嘴的口水不停地涌出來。

前方有一個胖胖的老大媽,手臂上挽著一個大花籃,正在往大花瓶奡〞寣C她穿了一件小碎花天藍色的寬鬆連衣裙,頭上帶相同布料做成的寬邊遮陽帽。

我大聲問道:我可以吃一點桌上的麵包嗎?我餓了。

她說,到厨房去吧!那埵酗u作人員的午餐,比麵包好多了。她朝我笑了笑,說道,你是素素吧,我是蓓蒂,我們都知道你。

蓓蒂,你好!你們爲什麽都知道我?

我們住在隔壁,看你每天來帶孩子。

是嗎?我開玩笑說,我在明處,你們在暗處,是不是?

這時,我才知道,主樓後面連體的房子是給傭人住的,那堶惘矰F多少人?清潔工?花匠?洗衣燙衣?也不少吧。平時沒有人做飯,但是,喬治回來住的話,一定有人服侍他。

蓓蒂說,我們都很喜歡你。柯麗絲也很喜歡你。

是的,我說,我也喜歡她。我注意到蓓蒂沒有提及安娜。

我說,蓓蒂,今天是什麽PARTY

生日PARTY,喬治五十歲生日。

我說,笛克蓀先生已經五十歲了嗎?看上去他很年輕。

蓓蒂說,五十啦,眼睛一眨,他也五十啦。

我說,你在這埵礅靰灡伅﹞F嗎?

她說,二十多年了,他父母在世的時候,我就在這堣F。

我說,那麽說,你對他們家很瞭解。可是,他們家一張照片和畫像都不挂,不知道爲什麽?

蓓蒂笑了,沒有搭話。她在每張桌子的中央都放了一個大花瓶,精心地把籃子堶悸漯嵽c插進去,布置得象一個大型的扇面,五彩斑爛,生氣盎然。她的笑容有點詭秘,好像在告訴我。她是知道內情的,不說而已。她給花瓶灌水,然後打開一把小花傘,插在花瓶媥B太陽。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把傘罩在花瓶上。蓓蒂真聰明,否則的話,一個下午曬下來,鮮花都變成花幹啦。

我走到柯麗絲那堙A坐在草地上。她正在和一個絨毛白兔對話,一會兒抱在懷堙A一會兒讓它躺下,一會兒玩弄它的長耳朵。我朝柯麗絲笑了笑,回頭再去看蓓蒂,只看到了白桌布下面無數條金屬的桌腿,細細的,孤零零,陰森森,冷冰冰……。

過不了多久,一輛輛汽車魚貫而入,把主樓前面的空地幾乎停滿了。我是車盲,但是我敢肯定大部份都是豪華車。

柯麗絲去睡午覺的時候,我去厨房吃了午餐。剛巧蓓蒂也在厨房堙A她給我介紹了其他幾位美國傭人,有的是厨師,有的是幫手,我記不住他們的名字。午餐在一個塑料盒子堙A牛排,土豆,奶油菠菜,還有一塊巧克力蛋糕。我根本吃不了那麽多,而且不喜歡吃奶油的東西。我吃了三分之二的牛排,想把剩下的存在冰箱堙C蓓蒂拉拉我的手,說,倒掉,晚餐吃鮭魚。我突然意識到,這堛漲B箱堿O不存食品的,更不要說吃剩的食品。但是,心堹u有點捨不得,那麽好的土豆和牛肉白白浪費了,多麽可惜!

吃完,我回到三樓客房,往底下望去,汽車還在繼續進來,大門口已經站了兩個警察,指揮著汽車停到樓背後去。

本來想躺一會兒,一來不困,二是不知道柯麗絲什麽時候醒來。平時,我都是躺在她那兒的地毯上的。我忽然想起了那個“竊聽器”,就把開關打開。心想,如果柯麗絲醒了,應該有信號給我。不料,竊聽器媔ヮ茪@男一女的對話,就象收音機一樣。我仔細一聽,老天爺,是喬治和安娜,他們在吵架!

本來,我應該馬上關掉它,但是,我聽到了他們在講柯麗絲的事情。喬治說,我希望我們能够離婚,給柯麗絲找一個名符其實的媽媽,但是,我考慮到你,你的名聲和你的將來。我允許你去找你的同伴,但是,前提是必須把柯麗絲照顧好。安娜,你沒有孩子,爲什麽不能把女人的母愛給這個可憐的女孩?

喬治吵架的聲音和說話一樣,不緊不慢,用詞很精煉,沒有多餘的話。我不明白的是,他爲什麽要說柯麗絲可憐而不是可愛?

接著是安娜如泣如訴的女低音。安娜的話不很清楚,斷斷續續的,大意是:誰不知道我們的關係?……我不願意再偷偷摸摸地下去。同性戀幷不可耻,別人能正大光明地公開同居,我爲什麽不能?……你是爲了你的面子。你自己寧可在外面混女人,不同意我離婚。你也太過份了。……希望我們好合好散,不要搞到法庭上去。……求求你,讓我走,我不需要很多錢,給我自由吧!

我聽得手脚發抖,不敢再聽下去。這會兒所有的疑問都有了答案。可謂真相大白!原來安娜是同性戀,喬治在外面混女人。這對夫妻也够離奇和出色的了。關了機器,我即刻去了柯麗絲的房間。我有一種要保護柯麗絲的衝動,我怕她聽到父母吵架,而傷害她幼小的心靈。我相信,如果他們吵得不可開交,我願意把柯麗絲抱回家!

小乖乖睡得那麽甜蜜,那麽美麗。看著她,我的眼睛媢“t著泪水,心如刀絞。老天爺爲什麽要惡作劇,將不幸落在一個純潔和無辜的孩子身上?奇怪的是,柯麗絲的房間堣麽聲音都沒有。吵架的聲音還在耳邊繚繞,但是,這却靜得出奇。這是不是白日的一場惡夢?還是我的幻想?我怎麽可能有那樣的幻想呢?我怎麽可能知道安娜是同性戀?一定是房間的隔音材料太好,所以,聽不到隔壁的吵架。我在房間堥麭B搜尋,沒有找到那個竊聽器的插頭。那就對了,一定是誰插錯了竊聽器,插到主臥室去了。我决定,不管喬治和安娜的吵架是真是假,今晚我不睡到三樓去。我睡在這堙A守著柯麗絲,就象每天下午一樣,睡在地毯上……。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