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七章)

第二天,我醒得比查埵迭A因爲心堸O著要去安娜家堣W班的事情。我躡手躡脚地爬起來,從查堛瑣橱堮釣茪@件短袖的圓領汗衫,望頭上一套,正好像睡袍似地把我大半個身體都遮住了。

我到厨房去,先燒了一壺水,倒了些龍井茶在茶缸堙A泡上。然後,去厠所洗澡。可能是放水的聲音太鬧,在我洗到一半的時候,查媞V門進來小便。隔著浴簾,他問,素素,昨晚睡好了沒有?爲什麽起得那麽早?我說,睡得很好。我得回宿舍去,九點鍾有人來接。

查里拉了一下抽水馬桶的水箱,我的洗澡水突然燙了起來。我“哇哇”亂叫,趕快關掉水龍頭。查媗巨ㄖ琲漲y叫,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立刻返回來,撩起浴簾,抱起我就走。我先是慌亂後是掙扎,一邊喊著:放下我!放下我!他扔我到了床上,自己的上身和短褲上都是肥皂泡沫和水迹,好像落湯雞一般。他乾脆脫了褲衩,揉成一團往身上擦。然後,一絲不挂地站在床邊。

我假裝捂上眼睛,轉過身去不看他。他笑著撲上來把蓋在我身上的毯子全部掀掉,也讓我赤身裸體。我趕快從床上滾下來,躲到了他的壁橱堙C壁橱有兩扇拉門,我拉上一扇,他拉開了另一扇。我從壁橱堸k出來,躲進了厠所,鎖上門。忽然,他在外面“哎喲”叫了一聲,好像被什麽東西壓著了似的。我趕緊開門,以爲出了事情,想不到中了他的圈套。他“哈哈”大笑擠進浴室,抱起我一起洗澡。我們就象兩個幸福的孩子在溫暖的水霧中玩耍……。最後,他摟抱著我說,哪里都不要去,陪我,好嗎?

我說,查堙A我是留學生,我要讀書,拿學位,還要賺錢養活自己。我是去打工的。

他說,你去打工?打什麽工?你哪有時間打工?你的父母或者親戚不資助你?那個有錢人家是你的什麽人?不是你的親戚嗎?……他問了我一連串的問題,一邊用大毛巾上上下下地吸幹身上的水珠,然後套上了體恤和短褲。

我套了那件性感的連衣裙,頭上裹了一條白毛巾,答道,我在美國舉目無親,我給有錢人家帶孩子。今天早上,安娜要來宿舍接我。我是一個賣火柴的窮女孩。

他說,素素,你爲什麽不早告訴我?

我說,爲什麽要告訴你?我不是挺好的嗎?

他抓了抓頭髮,想說什麽,動了動嘴唇,沒有聲音。

我拉著他的手,一起去了厨房。我倒了兩杯茶,坐下。我把一杯推到他的面前。他沒有接茶杯,而是握住了我的手,把我拉到身邊。他解開我頭上的毛巾,把濕瀘瀘的頭髮夾在毛巾中,不停地搓。毛巾把水份和潮氣都吸被納進柔軟的纖維,變厚變沈幾乎能溢出水來。查却象得了失語症一樣,沒有說一句話。

我開玩笑說,哲學家,留學生打工是很平常的事情,周末正是好機會,可以多賺一些錢。

他托起了我的一條手臂,橫在他的面前,輕輕地撫摸我的皮膚,然後閉上了眼睛。他從我的肩膀開始親吻,緩緩的移動,一直吻到手指。

他的一舉一動都牽連著我的感情。我多麽想留下來陪他啊,哪里都不去了!哪怕沒有明天,沒有前途,又有什麽關係?愛到深處時,內心象火藥桶一樣,甘心情願,同歸于盡。但是,當我吃餅乾的時候,我的胃把我拉回到現實之中。照顧柯麗絲是我的工作,我已經答應了安娜,怎麽可以毀約?

我安慰他說,安娜倒是說過,在柯麗絲午睡的時候,我可以自由支配時間,包括請熟悉的朋友來玩。

他說,我可以去玩嗎?

我故意不回答,抿著嘴對他笑。他也笑了,自言自語道,我是傻瓜。

我看了看手錶,說道:我得走了,我要回宿舍拿衣服,今晚在安娜那媢L夜。

你說什麽?要在那媢L夜?爲什麽要在那媢L夜?查堛瑭y一下子綳得很緊。

我說,睡覺也給錢呵。說完,我的臉紅了,心媜{怦亂跳,說道,你不會誤解我吧!

他說,NO,我不懂她爲什麽要留你過夜?

我說,我們走吧!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明天告訴你,好嗎?

走到門口,我再看了看表,已經過了八點。我說,查堙A我得給安娜打個電話,讓她到這堥荓筆琚C時間來不及了。

查堿O求之不得,他幾乎歡呼一般地抱著我,回到了客廳。

我說,我只能順路去超市買內衣了。我沒有替換的衣服。

我要了查堛漲a址,給安娜打電話。

在我打電話的時候,查堣ㄙ器D去了哪里。一會兒,他拿來了一個銀色的禮品盒,說道,打開看看,給你。

我打開一看,堶惇O一套鏤空鈎花鑲邊的紫紅稠緞女內衣褲和睡裙。我驚訝地說,這是怎麽回事呵?

他笑著說,我是魔術師,你信不信?

我說,你把別人的禮物給了我?

他說,尺寸對不對?

我趕緊把領子後面的商標翻出來,一看,更驚訝,和我的尺寸居然一模一樣!我怎麽會相信查堿O魔術師呢?二三分鐘的時間堣]不可能去商店買禮物。只有一個可能,查堛漸肮↗埵野t外一個女人,一個和我個子差不多的女人。但是,我不露聲色,給了他一個擁抱,謝了他的好意。

不一會兒,安娜來了。查爲我開了車門,當著安娜的面吻了我,才讓我上車。我覺得挺好的,讓安娜知道我在查堻B過夜,一能增加她的內疚感,二使她對我放心,一個陌生的女孩子住到她家堨h,不會有什麽出格的行爲。

一上車,我就覺得氣氛不對。首先,柯麗絲沒有來。第二,安娜一直沈默著,不象往常那樣喋喋不休地說話,也不聽音樂。

我沒話找話說,安娜,柯麗絲呢?怎麽沒有來?

她父親回來了。

噢,她的父親不常回家嗎?

嗯,他做國際貿易,全世界飛。

我們之間的談話到此爲止,一路無語。我想,如果安娜是柯麗絲的母親,如果安娜和柯麗絲的父親關係和睦,當丈夫好不容易回家一次,她應該很幸福。可是,安娜反而比平時更少了生氣。我好像對安娜每天下午出去三個小時有了些許的同情和理解。我懷疑她是去會情人的,那三個小時一定是她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光?我偷偷地瞟了她一眼,忽然覺得她一夜之間瘦了許多,她的臉,她的手,幾乎只剩下了皮膚和骨頭,而且多了許多皺紋。整個的她只能用形銷骨立來形容。難道是我以前觀察得不够仔細,還是被安娜的悲凉情緒所傳染,帶上了“有色眼鏡”?她怎麽可能在一夜之間換了人樣?安娜好可憐!我希望能爲她分擔一些痛苦。我想,周末這兩天,我一定要盡心盡力,把孩子帶好。

正想著,汽車開進了城堡的圍晼C

大樓前已經停了三輛汽車,其中一輛黑色車非常豪華,設計得古色古香,是敞篷車。進了門,安娜引我直接上了三樓,我看到有不少人在樓下忙碌,這些人平時從來沒有看見過。上樓梯的時候,我聽到了男人的說話聲,那是從二樓的主臥室傳出來的。我好像聽到了柯麗絲的笑聲。

到了三樓,安娜說,客人都要下午來,你有兩三個小時熟悉一下這層樓的情况,朝南的睡房你用,朝北的那間,如果今晚有人喝醉的話,就住在那堙C否則,是空的。她進了我的客房,我跟在後面。房間比宿舍的睡房大一點,堶捧t暗的,有一種神秘的氣氛。安娜走到窗旁,拉開了窗簾。霎那間,滿屋子燦爛的陽光。安娜向我交待了睡房堣@個特殊的傳音器以後,就走了。那個機器象一本書大小,上面有個開關,還有一根小辨子一樣的天綫。能够“竊聽”柯麗絲房間堛瑭n音,她要求我晚上放在枕頭旁,如果柯麗絲哭的話,要下樓觀察一下。不過,她說,一般來說,她睡得很安靜。

我的睡房是三樓的主臥室,內連著厠所和浴室,外面還有一個公用的浴室。也就是說,如果有酒鬼,也不和我用一個厠所。三樓也有客廳,有電視機,長沙發和一排書櫃。客廳的屋頂上有個玻璃天窗。

安娜走了以後,我打開睡房的壁橱,堶惇E著各種式樣的男女睡衣,地上整齊地排列著各種款式的軟底鞋和拖鞋。厠所埵酗@個梳妝檯,暀W一面巨大的鏡子,吊橱堣麽都有,化妝品,香水,電吹風,護髮用品,等等,等等,令人眼花繚亂。另一個立地橱櫃,挂著一件件厚實的毛巾浴衣,架子上叠著整齊的大小毛巾。所有的家具一塵不染,好像剛剛被人收拾乾淨。我稍微化妝了一番,在自己的頭髮和脖子上噴了一點香水。

我倒在睡床上休息了一會兒,突然覺得這種席夢斯綳得很緊,沒有陷下去的危機。以前我以爲席夢思都是一樣的,其特點就是彈性不足柔軟有餘。想不到軟床中也有不同的類型。我想,如果將來我在美國結婚,非得買這種席夢思不可。哎呀,我怎麽想到結婚呢?還要在美國結婚?我不由地笑了,嫁給誰呢?查堙H不,誰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女朋友?剛來美國,哪能輕易定終身?我還要好好看看這個國家,看到自由自在的時候再說。

我從查媟Q到自己的初戀。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可是一旦啓開記憶的大門,往事依舊歷歷在目。我以爲自己會和他結婚的。在愛得難分難舍的時候,突然得知他娶了別人作老婆。我永遠忘不了他和我最後的一次見面。他說,素素,不要恨我,婚姻是爲了利益。

一直以爲婚姻是愛情的升華,怎麽一下子變成了利益的結合?好像自己受騙了一樣,我簡直不知道是否應該活下去?我想了好長時間才想通了這句話。他是對的。只圖愛情的男女不需要婚姻,有婚姻的男女未必有愛情。相信有愛情的婚姻,不是欺騙自己就是挑戰夢想,不是淺薄無知就是大智大慧。就在這虛無和真實的一綫之間,多少人因爲寧信其有,非信其無,賭博似地押上了青春和生命,結果輸得兩袖空空!

不過,失戀未必是一樁壞事情,挫折往往從反面來冶煉生命的彈性和韌度。尤其是失去貞操,痛定思痛以後,反而象打碎鐐銬一樣,開拓了兩性相悅的自由路。後來,我有過不少男朋友,一夜情,幾夜情,更長一些的情,我都拎得起,放得下。該來的時候展開雙臂歡迎,該走的時候,决不哭哭啼啼。查堙A安娜,莉莎,戴維德,他們都沒有像我那樣把人生看穿,只有那個穿紅褲子的哲學教授,和我心靈相通。

窗框上垂挂的窗簾,印著東方的櫻花,床單,床罩,枕頭都和窗簾配套,粉紅的櫻花團團簇簇,如天上飄著的彩雲,就像我今天的心情。

我走到窗旁,望著樓下的花園,居高臨下,心曠神怡。正在這時,安娜在樓下叫我了。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