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五章)

查堸e我回來的時候,我們倆都出奇地沈默。他一邊開車,一邊握著我的手,但是,沒有說話。如果這個時候,他開我到他的家堙A我可能不會拒絕。但是,我們好像都在情感和理智的門口徘徊,跨一步就過去了,退一步又回來了。飯店堛瑪佷鶼N象一個夢,一場戲,當英雄把美人救出來,落幕之後,我們都發現自己和角色有很遠的距離。我沒有和他過夜的衝動。查埵n像也沒有。我們之間只在手拉手的水平。最後,車開到了宿舍的門口,他朝我笑笑,說,過了一個很開心的夜晚。我謝了謝他,說道,很溫暖。他爲我開了車門,我出來的時候,居然不敢靠近他。我們就這樣分手了,就象第一天晚上,剛剛把火燒起來,就把它踩滅了。

因爲時差,我又是一宿未合眼。我想到安娜談及的男朋友之事,我在日記中寫道:乍來他鄉,希望被環境接受和容納,希望能够如魚得水般地生活得愉快,所以,我期待朋友,期待友情。但是,恐怕不是對男朋友和异性的渴望。查堿O好人,是個負責任的男人。他待我,充其量是出于愛護和憐戀。男女相悅,未必要馬上墮入愛河。至少我和查堥S有。我們之間存在著明顯地高低和强弱之區別,這不是我理解的愛情……。

在意大利飯店塈畯抭黹s擁吻以後,我很少見到查堙C我的哲學老師是一個脫頂的老頭。他穿得很邋蹋,布襯衫從來不燙,就像他的臉差不多,都是皺紋。西短褲又肥又大,長過膝蓋,好像是長褲剪去了一小截。他經常說一些令人吃驚的話,好像把人生看成一場游戲。而且,這個老頭特別幽默,總是和學生開玩笑。有一次,他提早進教室,坐在講壇後面。上課到一半的時候,他走到講壇的前面,舉起了食指,一邊走,一邊說,現在是你們最需要集中思想的時候,不得有一點馬虎。各位注意,集中注意力!整個教室哄堂大笑,因爲我們發現他穿了一條鮮紅顔色的褲子!

肥大的紅褲子把他一截爲二,上身陳舊蒼老,下身如嬌艶的大姑娘,很不協調。我跟著大家一起放聲大笑,但是,當我領悟了他的意圖之後,再也笑不出來了。他讓我們思考紅褲子背後的問題,那個問題不僅不好笑,而且是相當嚴肅的。我感到應該嘲笑的恰恰是自己。我的聽力在他的課上進步很快。我很喜歡聽他的課,沒有要求換課到查堛滲Z級。

宿舍堥S有裝私人電話,下了課,安娜就來接我,到七點以後才回來。

我每天早上喝一杯牛奶,吃兩片白麵包。麵包便宜的時候,只要三毛五分錢一條。中午,我吃兩個雞蛋,一碗米飯。降價的雞蛋九毛九分錢一打。下午在安娜那埵Y水果。晚飯也是牛奶和麵包。

我在宿舍堭艀菢蛂A除非必須查資料,才去圖書館。我儘量不去,一來,到圖書館要走一段路程,二是,怕在那媢J到查堙C我和他就象兩捆潮濕的木柴,不會馬上燒起來,但是,碰到了,也有燒著的可能。也許離得遠一些,反而幹得快一些。我寧可留著木柴,等到該著火的時候,自然地乾燥。再說查堿O老師,開學以後一定很忙,也一定會結識許多新的女學生。我就不去打擾他了。

那是一個星期五的晚上,安娜送我回宿舍。路上,她的話明顯减少。我只顧著和柯麗絲玩,也不去理會。一直到車停在我的宿舍面前,安娜突然問我,素素,這個周末如何安排?

我說,沒有安排呵。

她說,能不能幫我照看柯麗絲?

好呵,我說,你需要幾個小時?

安娜說,在我們家過夜。

我楞了一下。從來沒有想到去那麽豪華的房子堙完L夜”,這個邀請來得太突然,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要外出嗎,安娜?我問。

不是,安娜說,家埵釩人來。

噢,我答。她不說下去,我也不追問了。反正,他們家將會很熱鬧,我喜歡熱鬧的場面。

其實,每天下午,我午睡在柯麗絲房間的地毯上時,心奡膩{過這樣的念頭:哪一天,我能住在這樣的房子堙H我想,這是不是一個先兆,如果能够在他們家過夜的話,也許以後,我不需要再住宿舍?再說,二十四小時的值班,我的收入就有一百二十美金,如果幹兩天,就能付半個月的房錢。一百多元美金,對于我來說是多麽重要啊!我欣喜若狂,但是,我不讓她看出來。

安娜沒有象往常一樣,在我下車前給我二十元現金。她拿出了支票本,開了一張支票。我接過看了看,是五十美金,便笑道,安娜,你把明天的錢也算進去了?心却有點警覺起來。

NOT AT ALL,她說,這些多餘的錢給你星期五晚上出去玩個够。周末就來我們家,好嗎?

我謝了謝,把支票放入手袋,心却存入了許多的問題。安娜想用加倍的價格買下我到他們家度周末的承諾,說明這些客人很重要。他們是誰?將發生什麽事情?和安娜平時的外出有什麽關係?從她的口氣和多餘的錢堙A我知道她很需要我,好像不是一般的需要,而是非去不可。看著她坐立不安的樣子,我既同情她毫無城府直來直去的態度,又討厭她用金錢來解决問題的方式。按照常規,我拿了五十元美金就等于答應了她。但是,我不想給她那樣的印象,我不能馬上答應她。拖延時間可能增加我的價碼,時間越長,價碼越高。我要讓安娜倒過來感激我。

我不知道自己爲什麽變得如此狡猾。大概是因爲我有點兒看輕這個女人。幫她帶孩子沒有多久,我便掂出了這個女人的份量。她有很多錢,但是,幷不懂得人生的艱辛。她每天迫不及待地等著我去他們家,就是爲了自己能够脫身,到一個神秘的地方去。她的心好像幷不在這個家堙A可愛的柯麗絲也不能把她拴住。

安娜真的等不及了,說道,素素,要你放弃兩天的休息,我很難開口。但是,……哎,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向你解釋。她的聲音很沮喪,使得本來就低沈的頻率變得更加沈悶。她把太陽眼鏡摘了下來,我看到了她近乎哀求的目光。

沒關係。我說,我需要你告訴我一些細節,住到你們家去,我應該帶一些什麽東西?做哪些事情?

安娜如釋重負,原來挺得筆直的身體,一下子鬆馳了下來,往後一仰,倒在椅背上。就在那一瞬間,她的眼睛潮濕了。她無意識地回過頭去看了看柯麗絲,泪光抛下一道悲凄的弧綫,好像從我的心堿儮L一樣。我突然意識到,周末的客人可能和柯麗絲有關係。如果我再沈默幾分鐘,安娜說不定把故事和盤托出。但是,我沒有讓她說出來。我擔心那是一個傷感的故事,害怕自己在感情面前變得軟弱。我打斷了安娜的思緒,溫和地說,安娜,你不必給我任何解釋,我來就是了。你讓我住哪里?

三樓……好嗎?她乾脆地回答,後面補了了一個“好嗎”,顯示了她的小心翼翼。

我聽到“三樓”兩個字的時候,心頭不僅抽了一抽。三樓好像是一個幽靈似的,遲早要找上我,沒有想到這麽快就來了,我也顧不上想太多,問道,你還是沒有告訴我,需要帶什麽東西?

什麽東西?安娜反問道,也許,替換衣服?樓上什麽都有。

我下了車,安娜在我的背後說,明天早上九點,我來這兒接你,OK

OK,明天見!我頭也不回地飛奔進了宿舍樓。我沒有上電梯,一個階梯一個階梯地踩上去。我的心中裝滿了快樂,雙脚在樓梯上又蹦又跳,好像要把快樂抖出來和整棟樓分享。一百多美金換走我一天一夜二十四小時,有吃有住有休息,對于剛來美國的我來說,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打開房門,莉莎正在厠所堥洏峓j風機,我說,勞駕,勞駕,讓我用一用馬桶。

莉莎關了機器,丟了句話給我:看你象一陣風似地,從哪里回來?

我才想起來,住進來以後,發生了那麽多的事情,我都沒有機會告訴她。

我放大了嗓音,對著門外說,你自己每天晚上不回來,你到哪里去了?讀書還好吧?

好。她的聲音拌著機器聲一起從客廳媔ЛL來。

今晚你上那兒去?

PARTY

沒有約會嗎?說到約會,我突然記起來她的那個男朋友。我洗完了手,馬上跑過去告訴她。

沒有約會。她說。

早先你的男朋友,戴維德,是不是他的名字?他來找過你,我忘了告訴你。

莉莎猛轉身,關了機器,反問道,你說什麽?他來找過我?

我說,是呵,就是你出門去等他的時候,他來這兒找你。

素素!莉莎喊了一聲,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她站在客廳的大鏡子前面,整個人就象螺絲釘一樣,踩著碎步,三百六十度地轉著,雙手捂著臉。

我看得頭暈,上前抱住了她,說道,莉莎,停下來!是我的錯,我忘了告訴你。你把他找來,我來賠罪。

我把她按在沙發上,一邊又一邊地重復著上面的話。莉莎的臉一會兒紅,一會兒白,剛剛吹幹的頭髮象稻草一樣亂七八糟。

我感覺到事情比想象的要嚴重。但是,還是爭取彌補自己的過錯,說道:莉莎,今晚你能碰到他嗎?我和你一起去PARTY,好嗎?我給他解釋。

莉莎閉著眼睛,不停地搖頭,說,太晚了,他已經走了。

莉莎說“走(GONE)”了。我理解爲“死(去世)”了。我的頭“轟”地一聲爆炸,整個身體癱倒在莉莎的旁邊,壓著了她的一條腿。

你怎麽啦?莉莎推推我,反問道。

我拉長了臉說,他死了?爲什麽去死呵?

莉莎給了我一拳,打在我的左肩膀上,哭笑不得地說,走了,不是死了。他離開這個城市了。

我“騰”地坐起來,打回莉莎一拳,說道:你把我嚇死了,也是一條人命。

莉莎笑了,說,他是爲了我而放弃了另一個大學足球隊的獎學金,到這堥蚥狙恁A我們是高中同學……。哎,素素,你爲什麽一字不提呢?

我想爲自己做一點辯護:我哪里知道你們的戀愛關係?你也沒有做關照呵。後來,我們倆根本互相不見面,哪有機會提及?再說,人與人之間出現誤會,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這點小誤會能把相愛的人拆開,這種關係有什麽值得留戀?但是,我沒有說。畢竟,那是一場失敗的戀愛,我也有過失戀的經歷。如果因爲我的過失,能减輕莉莎挫敗的心理負擔,我願意背這個十字架。

我說,只要他還活著,就有辦法。你有他的電話嗎?他走了以後,沒有和你聯繫嗎?

莉莎說,有電話,但是沒有聯繫。

我說,把電話給我,我來告訴他。

莉莎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半晌不說話。

我給莉莎倒了杯冰水。她一口氣喝完,報出了電話號碼。

我沖出房門,去打走廊上的公用電話。電話接通,正巧,戴維德在家。我介紹了自己的身份,問他還記不記得我。他說記得。我說,記得就好。那個時候,我的英語不行,你的話我都聽不懂,造成了你們之間的誤會。

我說,那天晚上,莉莎等了你很長時間,沒有等到,她到處找你,以爲你出了什麽事情。

他說,那天我和莉莎說好了,叫她在宿舍媯尼琚C

我說,是呵,是呵,她是在宿舍媯尼A,她讓我轉告如果有人來,請留下。她一會兒就回來的。但是,我沒有聽懂,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莉莎到今天還在想念你,你不能抽空來看看她嗎?

正說到這堙A莉莎懶姗姗地過來了。

電話那邊說,她沒有其他男朋友嗎?

我說,你說到哪里去了?我們住一個宿舍,她天天晚上在家堙A很痛苦呵。

對方沈默了一會兒。我和莉莎咬耳朵說,他要來看你了。莉莎搖頭不相信。

我對著電話說,戴維德,你在綫上嗎?

YES,我在。他說。

你有什麽話要轉告莉莎嗎?對方仍舊不回答。

我悄聲地對莉莎說,他說非常想念你。莉莎的眼睛馬上紅了。

戴維德,莉莎要和你說說話,好嗎?我把話筒塞到了莉莎手堙C莉莎抽泣著,說不出話來。

我把電話搶過來,說,戴維得,聽到了嗎,她好傷心呵,明天過來看看她,好嗎?

戴維德說,今晚就過來。

挂了電話,莉莎撲上來抱著我亂跳。我們象兩隻小兔子一樣,跳回了宿舍。我把和戴維德談話的內容復述了一遍,我說,莉莎,請原諒我沒有說實話。我知道你和其他男孩子約會,也知道你心堣朝繚R著戴維德。我的任務已經完成,把你們拉回到原來的地步,怎麽走下去,全靠你自己。

莉莎的眼睫毛上還挂著泪珠,臉上綻開了笑容,對我說,以後出問題,就說沒有聽懂,像你一樣。

我大笑,問莉莎,戴維德開車過來?

莉莎正在翻箱倒櫃地尋找衣服,一邊說,是的,大約兩個半小時。

我想,今天晚上,我應該到哪里去呢?我想到了查堙C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