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四章)

安娜和查媢閉O約好了似的,倆人同時出現在過道上。准七點鍾。

安娜說,素素,瞧,誰來啦?她那滿臉的笑容好像在迎接自己的朋友一樣。我不知道他們在外面是否互相作了介紹,看上去很熟悉的樣子。

今晚查婼虴A吃晚飯呢!安娜說。

我朝查堹漱F笑,對安娜說,我給柯麗絲洗了澡。

安娜說,素素,你真好。謝謝,謝謝。她一邊說,一邊握住了我的手。我感到,她把東西塞到了我的手心堙C她的眼神非常可親誠懇。我猜那是錢,因爲查埵b場,我沒有看,放進了包堙C

我和柯麗絲和安娜分別擁抱,查堜M安娜握手告別,我們走出了這幢房子。

下午進來的時候,我忙著和柯麗絲玩耍,根本沒有注意房子的外形和周圍的一切。現在,我才看清了,那是一座城堡,占著幾畝地。安娜只帶我參觀了其中的一部份,可能就是平時經常使用的部份。主樓後面的那些建築,不知道派什麽用場。每棟房子都有教堂那樣的尖頂,組合在一起,象群山峻嶺一樣。白棷艦芊A米黃的窗框,和內部的窗簾非常相配。房子的周圍花樹圍繞。房前有平坦的草坪,還有一條河流從中穿過,上面架著一座白色的小橋。

太陽已經沈下去了。我朝周圍看看,只覺得整個世界變得朦朧神秘。金燦燦的霞光無處不在,花卉,樹木和草地,都失去了本色,成了晚霞的俘虜。查堨j銅色的臉象油畫堛澈i士一樣,神采奕奕,容光煥發。我相信自己也一定紅光滿面。

上了車,我對查婸﹛A你覺得我是否應該梳妝打扮一下再去吃晚飯?

我知道自己臉上的化妝已經全部被冷水洗掉,下午睡在地毯上,衣服又皺又髒。

查婸﹛A如果你想回宿舍,我送你回去吧 !

我想了一下,覺得很不妥。爲了我而浪費查堛漁伅′O不公平的。我偷偷地看了看安娜給我的錢,是二十元。我心媟Q,兩個桃子,一杯桔子水,一個午覺,還拿二十美元,我真是交了好運呵!

我對查婸﹛A算了,路過任何超級市場,我進去買一點化妝品,就在車婺决了,我們不回宿舍了。

說句心婺隉A與其是去買化妝品,更是爲了買一件送給查堛甄妒哄C按照中國人的規矩,總不能白讓人家開車,白吃人家的飯吧!

查媯社陬菕A從高速公路上拐了下來。

這是我第一次走進美國的百貨超市。原以爲買兩樣東西很簡單很快就能辦完,想不到一走進去就傻了眼,好像看見的是鄉下的一片玉米地,不知道應該到哪里去找東西。心埵n著急,因爲查埵b外面等我。兩條腿從東跑到西,再從西面倒回來,跑了一條又一條走廊。終于看到了陳列架上無數個玻璃瓶,各種形狀各種顔色,凑近看,全部都是外國字,我被嚇得不知所措。如果說在异國他鄉,有什麽不懂可以開口詢問,那麽,在超市里,有了嘴巴也得不到回答。

我找葡萄酒。葡萄酒,葡萄酒,一邊自言自語,希望它們聽見我在呼喚,同時,在排著長隊的瓶子商標上的外國字上搜尋。好不容易找到了,却還是看不明白。爲什麽同樣顔色的白酒和紅酒,却有不同的名字?他們的區別在哪里?還有,不同的品牌和價格,我該如何選?算了,算了,心媟Q,超市購物應該從ABC學起,一上來就買酒是否太高級了一點?

我正準備退出去,身後來了一個中年男售貨員,笑嘻嘻地問我要不要幫助?本來我想婉言拒絕的,因爲怕自己根本就說不清楚哪個牌子哪種價格。我還沒有說出口,看到了他衣服上貼著一個“經理”的牌子,上面還寫著姓名。于是編了一個謊言,說道,我的男朋友請我吃晚飯,我想買瓶紅葡萄酒送給他。我不知道他喜歡哪個牌子哪種類型,你能幫助我嗎?我有二十塊錢。爲了避免回答自己不懂的問題,我補充道,他在車內等我,越快越好。

在超市經理的幫助下,我買了一瓶紅葡萄酒和一條唇膏和一支眼綫筆。

天已經黑了,回到車內,查婸﹛A如果你覺得去飯店不方便的話,到我家去好嗎?我來烤牛排。

我吃了一驚,沒有回答。我能感覺到他說這些話是花了點勇氣的,而且他的口氣幷不很堅定。

我說:查堙A我們上咖啡店去坐坐吧!

他以沈默來回答。

他的車在公路上開了很久,車外閃進來一道道移動的光束。我不知道他要把我帶到哪里去。我把化妝鏡打開,旁邊的小燈跟著亮了起來。我塗紅了嘴唇,然後點一點在手心堙A用手指塗勻,擦上雙頰。我畫完了眼綫,對著鏡子橫看竪看。我心媟Q,這化妝其實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查堙C看在他作爲一個男人的面上,如果女伴不注意容貌,在公共場所有失查堛漕郊驉C我朝查堿搕F看,希望他對我滿意。

查堥S有注意,集中精力在開車。但是,我覺得氣氛有些奇怪,他好像在想別的事情。否則,爲什麽連應付性的談話都沒有?前方,一個接一個的出口牌被車燈照亮,一個接一個地閃了過去,汽車無目標地開著。

沈悶,在關了化妝燈以後化開來,令人透不過氣。車內很暗,我只看到他一個側面的輪廓。昨晚的查爲什麽和今天如此不一樣?但是,我很餓了,懶得去琢磨別人的心理。我故意咳嗽了一聲,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EXCUSE ME。我朝查堹漱F笑,說道,你一定很餓了吧!

嗯,他說,我們就從這個出口下去。他的聲調變得自信了一些。他說,那埵酗@家知名的意大利飯店。

我們是挽著手臂進飯店的。在別人的眼堙A我們不是一般的朋友。可是,在我們之間,繞著一個很大的謎。

男招待穿一身白色的衣服,左手臂上搭著一條白毛巾,有點象中國歷史上跑堂的小夥計。年輕人熱情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查堨峟^文回答。從查堛熊玫_中我得知都是一些客套話。意大利人真厲害,在美國的土地上說外國話,還能成爲有名的飯店,令人刮目相看。招待轉身而去,不一會兒給我們送來冰水和菜單。

查堸搷痝萲w吃什麽,我聳聳肩,讓他給我選。這種菜單,對我就象天書一樣。各種麵條的名字,都是意大利文的拼寫和發音,我的英文還沒有過關,哪里對付得了第三語言?我說,查堙A你請客,我聽你的。他問我喝什麽酒?我對洋酒也是一竅不通,恰好剛才到超市去領略了一下酒市場,堶悸澈~種令人眼花目眩。我想,這個領域還是晚一點踏進去吧,否則一定出洋相。

我說,查堙A免了吧,你還要開車。心媟Q,趕快趕快,把定單送出去,把麵條做出來,我餓極了,快要昏過去了。

查媕酗凳D,我平時很少喝酒。我喜歡喝綠茶。

喜歡喝綠茶?聽了這話,我指著自己的鼻尖,眯眼笑道,只要留著這個中國朋友,你的茶葉我包了。我帶來了許多許多中國的綠茶。

我們之間的氣氛從這個時候開始,鬆弛了一些。這個感覺只有自己領會。我想,昨天晚上,我們面對面地大笑,好像互相都失去了警戒。如果我們在草坪上多呆一個小時,不知道和查堛疑鰜Y會發展到什麽程度。今天,一切重新開始。人就是這麽奇怪,特別在男人和女人之間,一旦關上了心靈的大門,就象陌生人一樣。剛才他還是挽著我的手臂進來的,看上去,好像是出于一種形式,是做給別人看的。但是,剖開來看,我們挽手和別人又有什麽關係?是不是雙方都在找理由實現理智不允許的願望?

招待先送來了麵包,我學著查堛獐豸l,塗上牛油,不管三七二十一,混著冰水送下去。查堹熊蛬﹛A你也餓了吧!我說,這麵包真香。

第二道是沙拉。第一次學吃生菜,很難下咽,好像在吃水果皮一樣。但是,我也混著冰水,把他們吞了下去。沙拉還沒有吃完,麵條來了,上面覆蓋著鮮紅的番茄醬,醬上象下過雪一樣,白茫茫的一片。我趕緊把沙拉推向一旁,準備一口氣把麵條統統到入胃堙C嘿,我暗自笑起來,沒有筷子怎麽吃?我朝查堿搰搳A他問,味道還好嗎?

我說,很好吃。其實,我還不知道如何吃呢!

我偷偷地瞅了一眼查堙A看到他把銀叉插入麵條,稍微挑一點起來,然後直竪叉尖,轉幾圈,當面條全部繞上去了以後,提起來,送到嘴堙C我也照著做。查堜C嚼的時候,閉緊嘴巴,不出聲音。我都照著做了,嚼得很小心,生怕咬著了自己的舌頭。這頓晚餐,一方面,因爲饑不擇食,另一方面,强迫自己入鄉隨俗,我吃得很累很累。

這一切,都是在查堛熔揖眯酗U發生的。他不知道我因爲忙于學習而忽視了對他的注意力。這可能是他最不能理解的地方。按照昨天晚上我們之間的熱度,他今天請我吃飯應該算是順水推舟,但是,剛才稍微松弛了的關係,在吃飯的過程中又變得冰冷冰冷。

快吃完的時候,他突然把男招待叫來,要了一瓶白葡萄酒。我心堣@沈,他要開車,怎麽能喝酒?同時,我聯想到自己買錯了酒的類型。查堻萲w白葡萄酒,虧得還沒有送給他。這個聯想影響了我對查堻黹s意圖的判斷。

查堶n了兩個高脚玻璃杯,斟滿,遞了一杯給我,說道:素素,爲你洗塵。

我大吃一驚,因爲他對我說了中文!

我和他碰了碰杯沿,然後移到唇邊,呷了一口清醇的葡萄酒。口中的遲遲不肯往下走,眼睛却涌出了泪水。就是因爲那句中國話:素素,爲你洗塵。

我突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多麽想放聲地大哭一場啊,在這陌生的地方!平時被壓抑的情感,因爲一句中國話,頓時,象潮水一樣泛濫。我低下頭,把白色的餐巾布繞在手指上,一邊繞,一邊看著大顆的泪珠落在白布上,化成一朵朵淡淡的暈。

我咽下了那口酒,剛擡眼就遇到了查堿X軟的目光。那雙漂亮的藍眼睛飽含著同情愛護和理解,一直在對面等著我。等著我迎上去,把我溶化掉。啊,我好像回到了PARTY的夜晚,在草坪上,我們就是這樣互相對視的,不同的是,這一回,我的眼睛濕淋淋。

查埵齈L手來,健壯的手臂越過半個臺面,伸到我的面前。他攤開了五指,好像在向我要什麽東西。我放下了酒杯去接他。他把我的手捏在手心堙A捏得很緊。他的體溫就這樣通過我的皮膚和骨頭間的疼痛,傳給了我。他的感覺就這樣通過我的手告訴了我。他的感情就這樣隨著雙手的接觸溶進了我的感情。我們之間象接通了電源一樣互相感應。

一瓶酒之後,我們中間的圍椐底地崩潰了。查堜l終一句話都沒有說,只用眼睛看著我。他側著頭,微笑著。我也抿著嘴笑,一邊流眼泪。他從口袋堮野X手絹,坐到我的旁邊。他沒有用手絹,沒有給我擦眼泪。他一點一點地凑近我,吻我的眼泪,吻我的眼睛。我倒在他的懷堙K…。

老天爺,我們只認識了兩天,加起來不滿五個小時。我們互相都不知道對方是誰?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但是,此時此刻,好像一切都是多餘的,都是不需要的,都是不在乎的,一切都是注定要發生的。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