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三十三)

婚禮,婚禮,這些日子,除了正常的生活,我們就是在籌備婚禮。

那天,喬治笑嘻嘻地從公文包了取出了一個奶黃色的信封,遞給我。我好奇地打開一看,原來是婚禮請柬!真高雅啊!無色的城堡爲背景,以凹凸來勾畫的輪廓,配上了新娘新郎的卡通圖畫。哈!女的象天使,插著透明的翅膀,黑髮紅旗袍。印著我的臉。男的象卓別林,留著小鬍子,夾著文明棍,是喬治!我笑得差點兒斷了氣。

他問,喜歡嗎。還能改,這是樣卡,我設計的。

很好!我說,不同一般,很有趣。

他說,我找到了理想的場所辦婚禮。在一個小島上,非常幽靜的教堂,租船把客人接過去。

我說,何必搞那麽複雜啊?

他說,因爲珍貴。婚禮以後,我們將在船上度一周的蜜月。

去哪兒?

哪兒?他笑著說,給你一個懸念。

學校放假了。同學們從哲學教授處得到我要結婚的消息,紛紛打電話來祝賀,打聽什麽時候辦婚禮?

喬治說,等雪停了,冬天過了,萬物復蘇的時候,就是我們結婚的日子。日期將寫在請柬上。

美國從感恩節開始就拉開了度假的帷幕,喬治和丹尼經常回家吃晚飯。有時候,還有客人來訪問。蓓蒂也來得比以前勤多了。海倫以照顧柯麗絲爲主,蓓蒂在厨房埵ㄐA冰箱堸嚘﹞F食品。我回想起剛來這堣u作的時候,只有安娜和柯麗絲,整棟樓冷冷清清沒有炊烟。後來,安娜走了換成喬治,我搬進來住,這堸禰賑O我和柯麗絲的兩人世界。現在,從早到晚能聞到麵包的香味,書房客廳和走廊上,進進出出,人來人往,隨時能看到一張張笑臉和談話的聲音,這才象個家呀!

外面連續幾天大雪不停,好一個熱鬧的冬天!

唯一不稱心的,就是我的妊娠反映越來越明顯,動不動噁心,嘔吐,兩眼泪汪汪。這時,我才想起,明年春天辦婚禮,我正大腹便便。

喬治說,大肚子也能當新娘,有什麽關係?

我說,要麽早一點辦了,要麽等孩子出生以後。大肚子新娘多麽難看。

喬治說,現在天凍地裂,絕不能讓你出意外。

我說,其實,請朋友來家堛悸情A不要把婚禮看得那麽嚴肅。我是不在乎的。

你不在乎嗎?喬治懷疑地看著我。

真的不在乎,我已經得到太多了。

婚禮是不能不辦的。

你比我在乎得多。我說,辦一個吧!早晚得辦一個。

我想起了哲學教授曾經在課堂媮縑A婚禮和葬禮都是爲別人辦的,不是爲自己。他說,人可以逃避婚禮,但逃不了死亡。他希望自己的追悼會開在斷氣以前,聽完了世界上最美麗的贊詞再離開人間。

喬治聽後笑了,說他確實是個人物。

我說,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問他,如果參加我的婚禮,你將穿什麽衣服?他說,也許什麽都不穿。

喬治“哈哈哈”大笑,說道,難怪你這麽喜歡他。

訂婚以來,他的笑聲越來越多,越笑越放肆,有時候,整棟樓都能聽見。深沈老練,文質彬彬的喬治,在笑聲中消失了。他和我打打鬧鬧,和柯麗絲搶玩具,從厨房堸蔽F西吃,簡直頑皮得象孩子一樣。這棟古老的房子,越來越在他的笑聲中變得年輕。

聖誕節前的一個周末,我的中國朋友夫婦被邀請來我們家吃晚飯。喬治臨時抱佛脚,想學幾句中國話。

我以前教過他說“你好”,“歡迎”。他對四聲毫無感覺,每個字到了他那堻ㄕ角F第四聲。他把“你好”說成“逆耗”,把“歡迎”說成“混硬”。笑死我不算,他還自以爲說得很好,差點兒把我這中文老師活活氣死。喬治說德文,法文,西班牙文,都非常流暢,他哪里知道中文與其它語言的區別?如果我聽不懂他的中文,還有誰能聽懂呢?

我說,喬治,他們生活在美國,能用英語和你交流,就不要說中文了吧!

不,他說,你不瞭解人的心理。他們到我們家來作客,如果主人能說幾句他們的家鄉話,意味著賓至如歸,對不對?

他說得如此認真,我不教他也說不過去。我想起,我們剛來到時候,大概也是這樣的吧!對于我們的洋涇幫,美國人是不是象我一樣,又好氣又好笑,又不能不爲我們的認真而感動。學習外國話不容易,接受外國人更不容易。美國接受了那麽多不同種族和膚色的外國人,是何等寬闊的胸懷!我想,如果他堅持要學,我再教他一次試試,也許能有進步。

我說,你從哪里學起呢?

他說,從他們的中國名字學起,可以嗎?

好吧!我說,男的叫“王達”。你能說“王達”嗎?

王達被他說成了“WHAT(王)”“DUCK(鴨子)”。結果我的朋友變成了“什麽鴨子”。

我差一點笑瘋了,拔腿就跑,跑到了後院,抱著一顆大樹,捏緊了拳頭,一邊笑。一邊使勁地捶。

喬治跟了出來,喊道,外面這麽冷,趕快進來!

我回頭,看到他那認真的樣子,又忍不住大笑。

他跨著大步走來,一把抱起我,駝在肩膀上,進了客廳。一邊說,我說錯了嗎?你爲什麽不幫助我糾正?你跑到後院去幹什麽?

我說,你念錯了,不是“WHAT DUCK”。不要學了。你就不能喊他“王先生”嗎?

他一本正經地問,那麽他究竟叫什麽名字?

我說,王,達。 W - A - N - G, D - A 。

他說,噢,叫“忘,大”。

我說,別學了,別學了,我笑不動了。

你爲什麽要笑?他說,還要罷工?

喬治,我累了。我求他道,讓我休息一會兒,好嗎?

中國朋友夫婦來訪問的時候,喬治穿了一件花格子的薄絨針織衫,下著牛仔褲,脚上是一雙高幫旅游鞋。

如果我是客人,走進如此豪華的城堡,看見他來開門,很容易誤認他是個工作人員。可是,他却在我介紹王太太了以後,上前就是一個擁抱,把人家嚇得滿臉通紅。我暗暗慶幸他忘了說中文,否則“忘大”“枉大”地亂叫,真不知道還要鬧出怎麽樣的笑話來。

我說,這是喬治,我的丈夫。

王達往後退了一步,猶猶豫豫地把手伸出來。喬治一把握住,嘴婸﹛A老朋友老朋友,我們在餐館見過面。我記得你,你不會忘記吧!說完也是一個擁抱。

到了這個地步,王達象掉了魂一樣,眼珠子在我和喬治之間象機器人一樣掃來掃去,好象走錯了地方一樣。

我們坐到了客廳堙A喬治七搭八搭地說醬油糖茶,木須猪肉等中國菜。王太太滿臉笑容,把客廳的各個角落都細細地看來了一遍,嘴婸△菑@些別人都聽不清楚的話。只有王達閉口無言,不停地眨眼睛,好象在發電報。

我想象著他的那份電報:這是怎麽回事呢?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時候,素素不是說,沒有結婚,他們給辦綠卡嗎?那個時候,手上幷沒有鑽石戒指啊!和那個男人在一起的時候,素素不是說,要辦婚禮嗎?那個美國人幷沒有否認啊!素素是帶帶著鑽戒的,難道這堣隊J了兩場婚姻嗎?

這些問題還沒有得到解答,喬治却超越式地把我懷孕的事情捅了出來。

夫妻倆的目光霎時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驚奇,一連串的問號,都寫在他們的臉上。按照王達的版本,這會兒,那個年輕的美國男人便成了情人。而且素素在懷上了喬治的孩子以後,繼續與情人約會。

正在這時柯麗絲醒了,被海倫抱到了樓下。柯麗絲已經改口叫我媽咪或者媽咪素素。她一會兒說要彈鋼琴,一會兒爬到喬治身上,在客人面前很不安分,只怕我們不注意她。我問她是否還記得在中國餐館吃飯?她搖搖頭。

半路上殺出來一個柯麗絲,王達的版本是不是更變得撲朔迷離?這可不是道聽途說,而是真切切的親眼目睹啊!

我連想到美國的媒體和兩大政黨,整天吵吵鬧鬧的,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現在我才明白了,同樣的事實,在不同的邏輯下,可以黑夜變成白晝。

我說,好吧,媽咪彈一首中國的兒童歌曲給你聽。我一邊唱一邊彈琴。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個好朋友,

敬個禮呀,握握手呀,你是我的好朋友。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個好朋友,

敬個禮呀,握握手呀,你是我的好朋友。

再見

柯麗絲聽到音樂就要跳舞。她一邊蹬著脚尖脚跟,一邊舞起手臂,兩隻小手就象小鳥一樣,飛上飛下。王太太愛極了這個孩子,情不自禁地去和柯麗絲跳舞。王太太向小姑娘敬禮握手,兩人一邊擊掌一邊跳。

這時,王達象睡醒了似的,緩過神來對喬治說,這是我們兒童年代的流行歌曲,題目叫“找到一個好朋友”。喬治聽懂了意思以後,馬上站立起來,向王達敬個禮,握握手,惹得王達哈哈大笑。

這場意外的舞蹈,至少讓他們瞭解了喬治的幽默性格和柯麗絲的天真可愛。所以,到了晚餐的時候,王達的話就多了起來。蓓蒂給大家烤了PRIME RIB。昨天就用各種香草料和胡椒粉腌了一晚上。今天上午放進烤箱,烤完後悶在堶情A一直到晚餐前才加熱。這麽一大塊牛肉,有近十磅重。上桌的時候,外面焦黃香脆,堶悼b生半熟,呈粉紅色,鮮嫩如瓊膏一般。

王達說,他們來美國兩年多,從來沒有去西餐館吃飯,一生沒有見過如此美味的牛肉。王太太見到牛肉的血汁不敢吃,王達把太太的那份也吃了。蓓蒂另外切了外層的牛肉給王太太。王太太說,美國的牛排種類太多,永遠也搞不清楚。于是,喬治便從牛身體的各個部位說起,一種一種給他們解釋。我懷疑他們是否聽懂。但是,他們却不停地點頭,表示了專心致志的態度。

離開我們家的時候,喬治關照蓓蒂把剩下的牛肉和蛋糕全部讓他們帶回家。還送了兩瓶白葡萄酒。

王太太在我的耳邊說,素素,你好福氣啊,嫁了這麽一個好老公。王達主動和喬治握手擁抱告別。王太太也不怕難爲情了,被喬治摟著幷在臉上重重地親了一下。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