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三十二)

那天傍晚,我正準備給哲學教授打電話,海倫送來了一叠信件。大部份是喬治的,其中有一封藍紅鎖邊的航空信引起了我的注意。抽出來一看,是媽媽的筆迹!

我在帶上了訂婚戒指的當天晚上就給大陸寫了信。喬治也在到家以後的第二天給我的父母寫了信。他讓我翻譯成中文。我說,父母的英文詞彙量比我還要多,閱讀絕對沒有問題。

父母回信說,同意我和喬治結婚,而且把柯麗絲當作他們自己的外孫女。我們寄去的照片,已經被裝入鏡框,挂在暀W。他們感謝喬治照顧他們那個總是自說自話,多灾多難的女兒。我們要求他們來參加婚禮。媽媽因爲暈車,怕坐飛機,就不來了,歡迎我們回國度蜜月……回信是爸爸手寫的英文,媽媽簽了名。

喬治當時沒有留意“自說自話”和“多灾多難”的具體含義。他最在乎是否得到他們的同意。當他看到求婚得到了批准時,抱著我亂轉,好象中了彩一樣。

我們的回信還沒有寫,媽媽怎麽又寫了信來?有什麽急事嗎?

拆開一看,才知道是我那個餐館工作的中國朋友“惹”的禍。他把查媟禨筆琲漸摹B夫了。如果不是我邀請他們夫婦來參加婚禮,他可能不會管這種閑事。當初,畢竟是他第一個迎接我,現在又是他親眼看到了我的婚戒和查理,他是爲我高興才寫信回去報告的。這個未來的美國女婿,七傳八傳,到了媽媽耳朵堙A和我們所說的,完全不一樣了。媽媽一定也把喬治的故事告訴了周圍的朋友。現在,她應該相信誰呢?別人說,洋女婿是英俊的年輕的無牽無挂的,可是我們寄回國的照片却是中年的有孩子的。她心虛了,因爲他們的女兒在大陸的時候,就是一個管不住的野姑娘。

媽媽特別容易擔心,總是從消極的方面來看問題。她在信婸﹛A當父母的,寧可你找一個年紀大一些的丈夫,將來不會出變故。後面她又說,你是不是被年輕的美國人迷了心竅,做出三心二意對不住喬治的事情?本來只是她自己的猜想,可是下面的文字簡直就象真的發生了一樣,火辣辣地把我教訓了一頓。這些話,我在中國的時候聽了幾百遍,從來就象客廳堥滬虒谷a鍾,叭答叭答地擺來擺去,我們聽而不聞。她是知道的,說了也沒有用,但是,她特別喜歡重復,好象不重復,我的問題就變成了她的問題一樣。

記得我來美國讀書的前夕,有一天晚上,我半夜醒來,聽到父母在爭論。爸爸說,在中國的“問題孩子”到了美國可能幷不壞,因爲評判標準不一樣。媽媽說,我們可以不再乎社會的評判標準,但是,自己女兒應該成爲怎樣的人,回避得了嗎?爸爸說,你的希望和社會標準分得開嗎?

爸爸總是幫我的。小時候他編的課本堙A大部分是西方童話和神話。中國的古典小說,只給我看“西游記”。在那貧困苦難的日子堙A這些故事真象精神糧食,給我帶來了許多快樂。他教我數學的時候,把邏輯學的常識一起教了。我和哥哥常常在月夜,點個小油燈,聽爸爸講物種的起源,生物鏈和世界地理。有時候我聽不懂,爸爸就在油燈下畫圖,看了圖,我就懂了。我的英文基礎就是在那個時候打下的。中國對外開放以後,爸爸一直鼓勵我到國外去接受教育。

媽媽總是幫哥哥。和爸爸不同的是,她更關心哥哥的身體和衣食住行。可能因爲她是醫生爸爸是教授的關係吧!我和哥哥完全不像是一個家庭出來的人,哥哥很懂事,很聽話,很細心,也很願意幫助人。大學開門以後,他考取了醫學院,我讀了教育專業。

我來美國讀書以後,操心最多的還是媽媽。她有時候瞞著爸爸給我寫信,不是問我需要什麽東西就是教育我應該怎樣做人。在她的眼睛堙A我永遠是長不大的。今天的信,又是她單獨寫的,沒有爸爸的簽名。爸爸是不會在乎女婿是洋是中,年紀輕還是年紀大的,也不會在乎別人怎麽說的。媽媽特別在乎這些事,真是自討苦吃啊!

信中提及了一件事,令我興奮無比,那就是,用我寄去的錢給家婺豸W了電話。我已經這麽久沒有聽到父母的聲音了呀!看到這個消息,我不由自主地把客廳堛犒q話抓了過來,放在腿上。兩隻手在電話上摸來摸去,我恨不得馬上撥電話回去。我看了幾次手錶,心埵b呼喚,喬治,你爲什麽還不回來?

抱著電話,呆呆地坐在沙發上,八仙桌,長板凳,老家的白椈嚏A水泥地,我的小房間,就象從中國搬來了一樣。還有那房門關進開出的凉風,那黑夜中拓開的一個空洞,亮著我小日光燈青白的燈光。

喬治終于回來了。我跳了起來,三步幷作兩步走,差點而被電話綫拌倒在地。本來我應該說懷孕的事兒。可是,忘得精光。

喬治,媽媽來信,家婺豸W了電話!

媽媽信堳麽說?喬治問我。

我只想著打電話,把媽媽的話都忘了說。喬治聽我翻譯了以後,大笑,說道,一個誤解就把你媽媽愁成這樣?趕快,素素,打電話,打電話。

我們晚飯都顧不上吃,喬治衣服都來不及換,就催著我撥電話。

我說,你準備和他們講話嗎?

他苦惱地說,我不會講中文怎麽辦?

講美國話。我說,不會有什麽大問題吧!

柯莉絲象小鳥一樣飛奔過來,一邊喊著“爹地爹地”。喬治抱起她,說道,我們要和中國打電話啦!

柯麗絲問道,誰是中國?

喬治說,中國是一個地方,在太平洋的西面。記得嗎,我們曾經在海邊玩?海的那一邊就是中國。

柯麗絲說,海的那一面是素素的HOME。

對啦!喬治說,我們和素素家長打電話。

誰是素素的家長?柯麗絲問道。我們都笑了。

我說,素素的家長就是你的外公外婆。

我可以和他們講話嗎?她問。

當然可以。喬治說,你想說什麽呢?

柯麗絲眨著大眼睛,想了想,說道,我叫柯麗絲,兩歲,我的父親叫喬治,我的媽咪叫素素。

聽到柯麗絲叫我媽咪,我感動得直想哭。這是她第一次用話語叫我媽咪,是出自內心的呀!我背過身,不想讓柯麗絲看到我的眼泪。

喬治說,對啊,你的爹地叫喬治,你的媽咪叫素素。還有呢?

嗯,我想想。柯麗絲說,我還想說,……素素,我應該說什麽好呢?

喬治抱著她走近我。柯麗絲不解地說,爹地,素素爲什麽哭了?

喬治說,我看看,噢,素素真的哭了。他對柯麗絲說,素素是高興,高興得哭了。不信你問問她。

柯麗絲說,是這樣嗎,素素?

我點點頭,說道,是的,柯麗絲,素素是高興了才哭的。因爲我們要和中國打電話。

和你的家長打電話。柯麗絲糾正我說。

對,對!我說,和我的家長打電話。

電話撥通了。那“滴鈴鈴”的聲音就象一條細細的絲綫,把我的心牽了過去。媽媽在電話婸﹞F一聲“喂”,我的眼睛就紅了。聲音真清楚啊,就象在身旁一樣。

“媽,是我,……”,沒來得及報名字,我地一聲哭了起來。

喬治接過電話,學我叫了聲“媽媽”,然後用英語問候,你好,媽媽,我是喬治。我們收到你的來信,馬上給你們打電話。說了沒幾句,把電話傳給了柯麗絲。

柯麗絲眉飛色舞,在電話上說了好久。她本來就不怕陌生,父母問她的問題,都用YES和NO來回答,然後,她給他們講自己的故事。比如,堆雪人啦,卡通電視啦,畫畫啦,讀書啦,媽咪不讓吃很多巧克力,爹地用關禁閉懲罰她,等等。她的表示常常不是完整的句子,而是一些零碎的單詞,熟悉她,能猜出其中的意思。我不知道父母究竟聽懂了多少?

我把和查堥鴗什窷漫悸漕き☆挭壑F一遍。媽媽說,知道了。她不希望談這個話題,可能是覺得自己理虧,更可能是不想能讓爸爸知道給我們寫信的事。

爸爸來接電話的時候,我又哭了,一邊哭一邊說,爸爸,我多麽感激你啊!你說的話都對,我在這埵p魚得水,很開心很幸福。

爸爸說,開心就好。讓我和喬治說說話。

喬治握著電話。恭恭敬敬地好象軍隊堛漱h兵接受首長訓話一樣,只有YES沒有NO。他和父親說英文,兩人談了很久。

看著他那個認真的樣子,我不由地笑了起來。這個曾經在大場面上叱咤風雨的人物啊,被父親的電話搞得滿頭滿臉都是汗。我抽了幾張面紙給他,拿起一本雜志給他扇風。我一邊扇,一邊想,科技真偉大,一個電話,突然縮短了我和中國的距離,聲音載著父母的身影,好象他們就在我的身邊。

喬治說完了,挂了電話,還留著一張緊張的面孔。我忍俊不禁,幸灾樂禍地說,上帝到底創造了制服你的人啊!他朝我看看,還是緊綳著臉。

哎喲,什麽了不得的事情麽,我說。他們是我的父母,你怕什麽啦?

他說,你小時候是個非常調皮的孩子,你可是從來沒有告訴我。

我臉一紅,說道,他們說我欺負我哥了,是不是?

他說,原來你是有前科的。老實交待,怎麽欺負你哥哥的?

這時,我大呼上當了。我說,你真壞啊,引蛇出洞!

喬治大笑,說道,你以爲你是個壞蛋?

我說,那麽,爸爸說我什麽了,讓你那麽緊張。

他說,你很倔,主意很大,叫我要有思想準備。

我笑道,喬治上當了,找一個不可救藥的女人。

他說,如果你沒有那麽壞,我恐怕還看不中呢!

我唱道,兩個壞蛋,兩個壞蛋,跑得快,跑得快。

柯麗絲原來盤在沙發的角落堿搧e報,聽到我唱歌,便站在沙發上亂跳。

喬治說,你唱什麽歌?

壞蛋歌。兩個壞蛋。你和我。

他仰面朝天地大笑。

我說,好了,好了,你總算活過來了,我真怕你被父母教訓成木頭人了呢!

晚餐的時候,喬治說,要不要請你的中國夫婦朋友來家堛惜@次?乾脆讓他們仔細地看看,感受一下我們的生活,向中國發送正確的情報?

好哇,我說,我打電話問一下。

飯後,我和中國朋友約好了來訪問的時間,電話堻q知了哲學教授,幷請他把我要結婚的消息轉告同學。

一個晚上就這樣過去了。一直在忙,沒有喘息的機會。我們在和柯麗絲道晚安的時候,小姑娘躺在床上,摟著我的脖子悄悄地說,你肚子堛漱p妹妹能否借我用一用?讓她和我一起睡?

我說,不行啊,柯麗絲,妹妹太小,現在還不能借給你。

你說什麽,柯麗絲?喬治大聲問道。

媽咪說,小妹妹在她的肚子堙A我摸著了呢!

這個消息對于喬治來說,實在太意外了。他張開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半晌說不出一個字。他躬著背彎著腰,把臉轉來轉去,朝我看看,再看看柯麗絲,戰戰兢兢地問:你們不是在開玩笑吧!

我笑著說,忙著打電話,忘了告訴你。是的,喬治,我懷孕了。

我的上帝啊!他大喊一聲,把我攔腰抱起來,一口氣上了三樓。他把我放在床上,撲在我的腹部親了又親,親了再親。他跪在床沿邊,一邊掉眼泪,一邊微笑。他說,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孩子啊,我沒有準備,你來得那麽快,我一點沒有準備啊。他側過臉來,泪眼汪汪地看著我。他說,素素,我的寶貝,我應該如何感謝你?我已經五十歲了呀,你真的懷上了我的孩子!

我用手指整理他淩亂的頭髮,用手背抹去他臉上的泪水。我喊著他的名字,感動得沒有了言詞。

這個時候,我才真正感到了懷孕的幸福,做女人的幸福。因爲愛,我和喬治創造了新的生命!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