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三十一)

給莉莎打電話的時候,外面下著大雪。雪景很雅致。雪花無聲無息,從從容容地飄著,落在地上,樹上,房子上。前面的化了,後面的跟著。前面的滑落了,後面的來扶持。有秩有序,前赴後繼,織造了一片銀白色的天地。

莉莎接電話的時候很吃驚。她以爲我已經離開了城堡,因爲多次來電話,沒有人接。

真正吃驚的事情在後面呢!莉莎。

是不是身份辦好啦?

不是,哪有那麽快?

申請到獎學金?

不是。我笑著說,你想不到的,莉莎。

說吧!

我要結婚了。

啊……!她驚叫了起來。

邀請你來參加婚禮。

我的天哪!素素,怎麽回事啊?

她問了我許多問題,最後驚呼道:素素,好樣的,你到底把他搞到了手!

她就是這個模樣,說話沒有遮掩,有時鋒利得令人難以招架。她興致勃勃地趕來就是想聽聽素素如何“俘虜喬治”的故事。

我,柯麗絲和海倫都穿上了羽絨大衣,裹上了圍巾,套上了帽子,到院子堛掖楚C我們把雪抓起來,捏成一團,扔來扔去。衣服上帽子上綻開了無數雪花,一團團白氣夾著笑聲在我們之間傳來傳去。柯麗絲在雪地媞L了跤,一骨碌自己爬起來,白了一身,象小雪人。

我說,柯麗絲,明天早上,我們大概能够做一個雪人。記得書上講的雪人故事嗎?

她點頭說,記得。

我說,你能給雪人裝眼睛鼻子嗎?

爲什麽要等到明天早上?柯麗絲問道。

因爲雪不够多不够厚。

怎樣給雪人裝眼睛鼻子?

噢,我說,胡蘿蔔當鼻子,燒烤的煤炭做眼睛,嘴巴麽,……海倫,用什麽做嘴巴?要彎彎的,微笑的樣子。

香蕉,用香蕉做嘴巴。柯麗絲脫口而出,扯著我的衣服說,香蕉彎彎的,香蕉可以嗎?

海倫說,我們還可以剪一段細樹枝,彎曲了以後當雪人的嘴巴。

我朝海倫眨眨眼睛,說道,柯麗絲真聰明!香蕉彎彎的,太好了,可以做雪人的嘴巴,大嘴巴。

正說著,一輛黑色的汽車開了進來。啊,莉莎!那是莉莎的汽車。我一邊揚手一邊奔跑過去。海倫抱起了柯麗絲跟在後面跑。脚後雪浪追逐,一直鬧到路邊。

莉莎還是那麽漂亮,穿一雙米灰色的高統皮靴和同樣顔色的皮風衣,咖啡的呢制長裙和配套的上裝。她的舉手擡足還是那麽高貴,挺胸收腹,下巴微微上擡。但是,當我們擁抱的時候,她完全象個孩子,繞著我的脖子,跳了又跳。

她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側過臉去望著柯麗絲,說道,我知道你叫柯麗絲,對不對?

是的,柯麗絲仰著小臉問,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

柯麗絲,我說,這是莉莎,素素的同學。

你是第一次來吧!小姑娘問道。

是的,柯莉絲,我是第一次。她彎下腰去親了親小女孩蘋果一樣通紅的臉蛋。

明年,我也要上學。

你喜歡上學嗎?莉莎問。

素素說,學校埵陶\多小朋友和我一起玩。

我們向樓堥哄A一路都是柯麗絲的問題。

素素,你爲什麽不上學呢?

素素爲了留在家媟蚥U你啊,柯莉絲。莉莎說。

素素,明年和我一起去上學,好嗎?

我說,如果柯莉絲希望有個小妹妹或者小弟弟的話,素素需要繼續留家照顧他們。我說這話的時候,已經進了大樓,她們都在脫外套,海倫打開了走廊口存衣室的門,用衣架把它們挂起來。沒有人注意到我說了些什麽,只有柯麗絲。

我要小妹妹,不要小弟弟。她跑過來,抱住我的腿,擡起了小臉問道,素素,小妹妹在哪里?

我拉她的手貼在腹部上,說道,在這堙C等她長到和你的玩具娃娃一樣大的時候,你就能見到她了。

莉莎和海倫不約而同地叫了起來:素素,你懷孕啦?海倫手堛熒く楹m掉到了地上。

我說,今天早晨測的小便,是陽性。

那就是了。海倫說。

真的嗎,素素?莉莎捂著嘴巴叫起來。

不知道呀!我說,海倫,測試會出錯誤嗎?

很准,很准的。

是嗎?我上前抱住莉莎,說道,喬治要是知道了,准發瘋呢!

莉莎喊道,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素素,我好羡慕你!羡慕死啦!

我的耳朵差點兒被她震聾了。等她停下來,我看到了泪花象鑽石一樣在她長長的眼睫毛上閃爍。

海倫抱起了柯麗絲在旁邊高興地說,柯麗絲有小妹妹啦!柯麗絲跟著一起喊:小妹妹!小妹妹!

我說,莉莎,戴維德好嗎?你們結婚了嗎?

哎呀,素素。她叫道,別提了,求求你,讓我多高興一會兒。

怎麽啦,莉莎?

吹了。

噢,I AM SORRY,你們那麽相愛……?

莉莎幷沒有很悲傷的樣子。上次在宿舍堙A丟了戴維德,就象丟了魂似的,當時的情境,歷歷在目。而今天,她却連提他都沒有興趣。同樣的一個人,因爲沒有了感情,掉價到如此地步,多麽大的變化啊!

當我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時,莉莎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名符其實的城堡啊!素素,你終于得到了。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和喬治的結合太容易讓旁人看到實際利益了,但是,我相信,即便換了莉莎,也不會爲了貪圖利益而隨便嫁人的。

莉莎,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我和他處不長,好了鬧,鬧了好。周圍的誘惑太多,他不缺女人,我不缺男人,還是分手好。

有了新的男朋友?

怎麽會沒有呢?一個人可以沒有家室,沒有孩子,但是不能沒有愛呀,素素,對不對?

對啊,不能沒有愛。我說。看著她那明亮的眼睛和自信的神態,心媟Q,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她?女人在受傷以後往往很軟弱,有的人就趴下了,爬也爬不起來。莉莎是堅强的,屬于自救型。

好樣的,莉莎!我拍拍她的肩膀,說道,說得真好,男朋友很喜歡你,是不是?

她說,喜歡,喜歡,找個伴而已。不知道能維持多久?

不要那麽沒有信心麽!我笑著說,只要有愛就好。

莉莎突然拉著我的手,聚精會神地看著我,好象在打量一個陌生人。

我笑著說,怎麽啦,莉莎?

你們,……素素,……你們宣誓了嗎?

宣誓了。在法官面前。

你害怕嗎?

爲什麽要害怕呢,莉莎?

爲什麽?她瞪大了疑惑的眼睛,說道,那是假的,是謊言。是欺騙。

我想我們說的都是真話。我沈靜地說。

不,素素,你理解錯了。她一邊說一邊搖頭,金色的頭髮遮住了半個臉。她說,這個誓言是經不起證明的,是不堪一擊的。

我吃了一驚,身體往後一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沒有,我當時沒有這樣想,莉莎。

她說,當你們在法官或者牧師面前宣誓的時候,那怕當時是真心實意的,只能證明一時,不能證明整個的婚姻過程。與其保證白頭到老,不如宣誓愛一天珍惜一天。你說是不是?

哇!莉莎,真沒想到你是個女哲學家!我說。

莉莎仰天大笑,一邊把外套的鈕扣統統解開,舒暢地靠在沙發上。

海倫給我們送來了熱咖啡和小餅乾。她問我,素素,你還要什麽嗎?

不要了,海倫,謝謝你。我說,我和莉莎曾經是室友,好久不見了。她來聽我的故事呢!

海倫笑著走開了。

對呀,素素,講你的故事吧!

我說,我和你分手的時候,故事發展到哪里?

莉莎想了想,說道,你想另外找工作,因爲柯麗絲的媽媽夾在中間。

噢,對了。我大笑,說,你太落後了,太落後了。我那時候正在和查婼芶妢R。喬治把我搶了過來。

湯瑪斯先生嗎?他很不錯的。喬治本事不小啊!

我說,他象强盜一樣,搶到手了以後,便做起了君子,向查媢D歉。

到底是怎麽回事?素素,是你搶喬治還是喬治搶你?莉莎瞪大了眼睛問。

我說,你不知道,勞瑞已經去世了。沒有人和我搶喬治。

真的嗎?莉莎問,喬治離婚以後,一定有許多女人打他的主意,你可能不知道細節。

我說,那倒是的,不過,我有優勢,近水樓臺先得月啊!

莉莎笑得倒在沙發上,說道,看你美的,近水樓臺先得月。哈哈,近水樓臺先得月。

我說,好了,好了,真是這樣的話,我成女英雄了,不,不,女强盜。事實是,沒有人給喬治帶孩子。我給他帶,他就娶我做老婆。

莉莎又是一陣大笑,捧在手堛漫@啡差點兒濺了出來。她眯上了眼睛說,素素,你是故事大王。

我說,還有一個版本,喬治把我的肚子搞大了,不得不娶我。

素素,你亂編。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愛他嗎?

我故意不回答她,說道,一男一女在這麽短的時間堶q婚,還可能有別的版本嗎?

莉莎說,當然有啦!比如一見鍾情。

一見鍾情?太簡單了。

莉莎說,看我來編一個。于是,她有聲有色地說起來。一會兒,她說,兩個陌生男女在購物中心相遇,突然天下起大雨,他們都沒有帶傘,等在屋檐下躲雨。一會兒,她說,兩個陌生男女坐在飛機上,非常寂莫,雙方都有一種把時間消耗在快樂中的願望。于是,從客氣轉入熱情。然後,眼來眉去做試探,電上啦。她描述了許多細節,比如,男的把自己喝過的咖啡杯傳給女的喝。他們的手,在毯子的掩護下,握在一起。然後,互相撫摸身體。就是這麽簡單。

我說,我們之間就象一杯自來水,他外出掙錢養家,我照看孩子,普通得不要再普通了。

莉莎的眼睛轉了一圈,很神秘地說,那麽,是SEX,你們的床上功夫好!

我笑著說,好一個“床上决定論”,莉莎,你相信嗎?

嗯,她說,不是“床上决定論”,床上的快樂很重要。你們到底怎麽好上了呢!記得當時,我勸你把他搞到手,你說什麽啦?

我說什麽呀?不記得了。我說。

于是,她拿出演員的天才,把我那天晚上說的話學了一遍。她伸長了脖子,裝成理直氣壯的樣子,說道,我不是爲了他而是爲了他的女兒去工作的。我還年輕,我不想爲了錢去定終身。

我笑著說,你啊你,爲什麽不去好萊塢?

她用手扳住了我的雙肩,竪起眉毛認真地問道,不要轉移目標。你能說你沒有打他的主意?

我們倆在沙發上扭成一團。我一面笑一面說,說了實話你也不會相信的。

莉莎說,不老實交代,再呵你癢。

我說,投降,投降!讓我坐起來,給你說。

我坐起來,喝了幾口咖啡,吃了一塊小餅乾。

莉莎等不及了,盡朝我扔白眼,

告訴你實話,我和喬治,誰都沒有打誰的主意,我們都不敢相信已經相互愛上了。

天啊,你不說得更神了嗎?我們,都,不敢相信,已經相互,愛,上了。她把句子斷了念,好象在念詩一樣。

不知不覺地愛上了。她自言自語地說,好象是神的安排,多麽浪漫啊!亢奮的表情在她臉上消失了。她俯身去拿了一塊餅乾,沒有放入嘴堙A而是用前齒一點一點地啃,象在咬大姆指的指甲那樣,啃得很慢。

我說,莉莎,要不要來點水果?

她不理我,一條手臂支在膝蓋上,陷入了沈思。

莉莎曾經談起,美國有許多書籍,教授如何在短時間內,讓一個陌生的男人或者女人喜歡自己。她是不是在理論上尋找我和喬治的軌迹?我一直沒有機會去看些書,根據她剛才杜撰的故事,俘虜對方,猶如舉手之勞。那種喜歡,是在霎那間發生的,是非常激動人心的,就象喝一杯烈酒,打一針興奮劑那樣,但是,也是短暫的,不顧明天和將來的。現代人說,有愛總比沒有好,不在乎天長地久,只要曾經擁有,也許真是這一片片短暫的珍惜串成了完整的愛情項鏈?

我說,莉莎,你怎麽啦?

我好羡慕你們。有家有業有孩子。

我說,莉莎,你也會有的。

她搖了搖頭,又去拿了塊餅乾,塞在齒間啃,啃了好長時間。

看到她鬱鬱寡歡的樣子,我有點愧疚。她一直是個快樂的女人,爲什麽要在我這堨╞h光彩?

我說,莉莎,你有你的福氣啊。瞧我,顧了家庭,就沒辦法讀書。也沒有你那麽多的自由。你可以選擇很多的男人,生活中充滿了激情。都是有利有弊,沒有十全十美的。

她說,想聽心婺僆隉H

當然。

我沒有你那麽好。她擡起頭來,把頭髮往後面擄了一把,說道,我管不好自己,我怕砸鍋。與其害對方害孩子,還是不要好。

好了,好了。我說,不要貶低自己。能這麽想,就說明你是負責任的女人。你沒有必要和我活得一樣。

她說,你照顧柯麗絲,愛得象自己的孩子那樣,我做不到。當時我就知道你能找到好男人。哪個男人娶了你,幸福一輩子。喬治好幸運啊!你要告訴他,是我說的。

我說,他是知道的。他很感恩。我也很感恩。

……

送走莉莎,我在大樓門口站了好久。雪越下越大,剛才我們玩雪時留下的痕迹都不見了,只剩下莉莎車後的兩條輪印。不一會兒,這兩條軌道也要被複蓋。白茫茫的天,白茫茫的地,真乾淨真寧靜。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詩,堶掩﹛A雨是來自天堂的泪水。那麽,雪呢?應該是天堂媦遘角U來的笑容吧!

愛一天珍惜一天。莉莎說得多好啊!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