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三章)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莉莎不知道去了哪里?房間埵麻I悶熱。

我趕緊洗了澡,梳妝一番,出了門。我先到學校的圖書館找到當天的報紙,把廣告中當地人需要家庭服務的電話抄了下來。然後到公用電話處,一一給對方挂電話。有的是癱瘓老人需要護理,我沒有護理執照,白打了。有的是打掃衛生,有的是花園工作。我沒有經驗,也不行。有幾家尋找看顧孩子的,電話過去,有的要約時間面談,有的已經找到人了,有的不要學生,是全天工作,包括做飯,清潔衛生。我有些泄氣。只剩下最後一家了。心想,如果再不行的話,只能到餐館去洗碗了。我的老鄉朋友曾經提到,他們的餐館需要一個洗碗工,但是,他擔心我經不住那樣的勞累。

電話接通以後,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我沒有馬上談工作的事情。怕談,怕丟失了最後的機會。自報姓名以後,我說,剛看到你們在報紙上的廣告。你的孩子多大了呵?

不到兩歲。她答道,話音沈穩。那種聲音就象在有空調的房間堙A舒適地坐在沙發堬嶀悀@般。

我說,開口叫爸爸,媽媽了吧!

是呵,是呵,她說,開始呀呀學講話了呢!

我說,學走路了,是不是?

她說,對,對,搖搖擺擺地走呢!

幾句對話,讓我感覺到她很坦誠,對我毫無戒心。于是,我便輕鬆地無顧忌地介紹起自己來了。我說,我特別喜歡孩子,以前修過幼兒教育的課程,我會彈鋼琴,畫畫,折紙玩具,但是,我是單身,沒有結過婚,讓我帶孩子,你放心嗎?

沒關係,沒關係。她接話很快,沒有片刻的猶豫,說完再補了一句,有我在家呢!

我說,我在大學讀書,恐怕沒有許多時間。

她說,每天只需要三到四小時。

我說,這最好了。心媟Q,應該談價錢了。不料她已經說了出來。

她說,我們原來的開價是每小時四元,我給你四塊半,你覺得如何?

我說,我不在乎錢的,就是喜歡孩子,隨便你啦。

她停了停,說,五元吧,你是學生,需要錢用的。

我聽了心堣@陣感動,十五二十元一天,不正好付了我的房錢?那個太太沒聽到我的答復,哈羅,哈羅地招呼我。我答道,是的,我在這兒呢。你真理解人,我們做朋友吧!當時,我不知道幼兒教育專業人士帶孩子,價格還可以高很多。不過,我只是選修了一些課,算不上專業人才,五元一小時,超過了餐館堛漪~碗工,我很滿意了。

她在電話堹漱F,說道,那麽,你今天下午就來吧!

我說,可是我沒有車,請告訴我坐公車的路綫。她說了他們家的地址。我一一記下,但是,兩眼一摸黑,還得去買一份地圖呢!

就在我作記錄的時候,女人說,坐公車很慢,還是我來接你吧!你在哪兒?

我說,我在大學的圖書館門口等你。我告訴她,我是中國人,穿白T恤衫,黑短裙。

她誇獎說,你的英語說得很好,我們半小時以後見。

終于在最後的機會塈鋮鴗F一份輕鬆的工作,好像比賽贏了球一樣,我在心媢鵀菑v說了聲“好樣的!”。我直奔電梯,想利用剩餘的半個多小時,到圖書館的五樓找份中文報紙看看。來美國以後,我還真不知道世界上發生了什麽事情呢!

圖書館埵w靜極了。靠窗的一邊是書桌,一張挨著一張,幾乎坐無虛席。另一邊是書架,一望無際的樣子,簡直象一支鋼鐵的軍隊。我從報架上取了份北美“世界日報”,沿著窗邊一路走去,尋找空餘的位子。想不到,居然發現了查堣]坐在那堙A他的面前放著一大堆中文資料。我躡手躡脚地繞到他的身後,用中文輕輕地說,湯姆斯先生,原來你是中國通。

查堣j吃一驚,猛擡頭,看見我,馬上轉爲笑容,說道,是你呵,素素。

我說,你在看什麽文件呵?

他皺眉問道,文件是什麽意思?

我改口說英文,他答道,噢,中國歷史。你呢?

我漫不經心地說,玩玩。熟悉一下環境。

他往窗邊挪了挪,請我坐下。我說,馬上有人來接我,我得走了。

他自言自語地說,接你?但是,馬上回過神來,問道,今天晚上,我能請你吃飯嗎?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老實說,我對他昨晚的舉動,幷不理解。也許,我可以在吃飯的時候,測一下他的目的。我說,好呵。你來接我,還是請別人送我?我沒有車。

他沒有馬上回答。我看他的眼神,好像在想很嚴肅的事情。他的藍眼睛不停地轉動著,變換出不同的光彩,象暗藏著密碼似的。然後,他深呼吸一下,轉入了平靜。他問我,到哪里接你?

我就把口袋堛澈K條拿出來,給他看地址。

哇,他一邊抄,一邊說,這是城堻抴I裕的地區。好,我七點準時到。

和查塈i別以後,我隱隱覺得有點餓了。心媟Q,從昨天到今天,我沒有化一分錢給自己買食品。現在,找到了帶孩子的工作,應該好好招待自己。但是,一看表,只剩下了五分鐘,沒有時間了。我去了厠所,喝了幾口自來水,趕快下樓,到門口等候。

一眨眼的功夫,一輛白色的麵包車停在圖書館門口,車門打開,下來一個非常窈窕的女子。她的頭髮剪得特別短,幾乎象男人的髮式一樣。上身穿重磅絲綢的淺灰色針織無袖衫和配套的短裙,整個的臉好像被口紅和太陽眼鏡霸占著,紅黑相爭。她看到我,笑著走過來,唇上的紅色在太陽下閃閃發亮,我的臉印在她的眼鏡堙C

安娜。她很輕地握了握我的手,作自我介紹。她的聲音有點沙啞,象唱流行歌曲的女中音。

你好,安娜。這是素素。

上車吧,她說,堶凉快一些。

我跟在她後面,她給我開了車門,等我上了車,才走到車的那一邊,把駕駛員的座位往前一推,對後座說道:這是素素,柯麗絲。

我正在插安全帶。聽她這麽一說,馬上朝後面看。嘿,小寶貝也來了呀!老天爺,你爲什麽那麽可愛?我情不自禁地亂說一氣。看著這個活生生的洋娃娃,我的心堹u是樂開了花。瞧她那捲曲的頭髮,滾圓的眼睛,天真的笑容,被綁在兒童坐椅上的安全帶底下,手脚白嫩光滑,時不時還吐出那粉紅的小舌尖兒。我喜形于色,忘乎所以,越過障礙,爬到了後排,坐到柯麗絲的旁邊。我和她玩手指游戲,一會兒彎彎勾,一會兒頂指尖,我讓她點我的鼻子,我就說NOSE,點我的耳朵,我說一聲EAR,點我的眼睛,嘴巴,頭髮,我不斷重復著這些單詞的發音。柯麗絲一點不怕陌生,我說一次,她就發出銅鈴般的笑聲,手舞足蹈,歡天喜地。

到家的時候,安娜下了車,解開柯麗絲的安全帶。我說,我來抱她。安娜說,她那麽喜歡你,真讓我妒忌。我說,你是媽咪,最幸福了,誰敢和你比呵!安娜說,你覺得我們很像嗎?一邊取下了太陽眼鏡。我一時語塞,答不上來。她們根本不象!安娜的臉乾瘦乾瘦,額骨顴骨都棱角分明,下巴也是尖尖的。但是,她的體形很勻稱,走起路來,好像舞臺上的模特兒一樣,左右前後地擺來擺去,非常嫵媚。

我說,不像媽媽象爸爸。我親親柯麗絲的臉蛋,一邊說,柯麗絲集中了父母所有的優點,是不是?

安娜帶我樓上樓下走了一遍。這是一棟三層樓的大洋房。底樓是公共場所:客廳,起居室,書房,辦公室,厨房,厠所和化妝間,還要一間臥室,我猜想是給傭人住的。二樓,有四個房間。主臥室非常豪華,窗簾又高又長,印有淡黃色的水仙花,意大利家具。厠所堙A有桑拿房,雙淋浴,和巨大的浴盆。健身房也設在二樓,堶惘釵U種不同的運動器具。另外兩個房間,其中一間的家具是日本式的,另一間是中國的紅木雕刻。柯麗絲的房間靠在主臥室的旁邊,完全象一個兒童樂園。

柯麗絲有點累了,用手背揉眼睛,不停地打呵欠。我讓她趴在我的肩膀上,一邊哼著小曲,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在室內來回走動。不一會兒,她就睡著了。

我把柯麗絲放到了她的小床上,下樓找安娜。

樓下的客廳很大,有鋼琴,有皮質沙發,有落地花瓶,還有非常珍貴的錦織地毯。安娜正在打電話。

我沒事可幹。等待中,突然覺得餓極了,好像被饑餓的潮水淹沒一樣,手指和雙腿都顫抖了起來,渾身出冷汗。乘她還在電話上,我趕緊去了厨房,打開冰箱,不管三七二十一,倒了一杯桔子水,一口氣喝了下去。我走到水池子旁邊,不停地用冷水沖臉。我再打開冰箱,上上下下地找東西吃。那是一個象衣橱一樣的雙門冰箱,堶却空空如也,除了啤酒和飲料,能當飯吃的東西一樣沒有。冰箱的抽屜埵酗@些蘋果,桃子,梨和葡萄,但是,我不知道水果刀放在哪里,不削皮,沒法吃。我還找到了幾罐水果酸奶,但是,我不喜歡吃乳製品。

正在這時,安娜進來了,我心堣@陣緊張,不知道如何解釋,不敢擡眼看她。

安娜說,柯麗絲的食品在這兒。她指著水池旁邊的一個儲藏櫃,走過去,打開門,堶惇O一個小冰箱。

噢,在這兒。我說,她午睡醒來,吃什麽好呢?

安娜取出一小瓶蘋果醬,一片乾酪。

我說,乾酪讓她自己拿著吃?我喂她蘋果醬。

安娜說,素素,你真是內行呵。

我說,安娜,剛才我有點口渴,喝了一杯桔子水。你在電話上,不好意思打斷你。

安娜笑著說,沒關係,冰箱堛漯F西隨便你吃。實在也沒有食品,我們都在外面吃。她打開了另一扇橱門,拉開抽屜說,看這堙A刀具和餐具都在。

我謝了謝,咽了一下口水,腦子了出現的都是蘋果和桃子。但是,在安娜面前,我不能露饞相。我希望她也去睡個午覺什麽的,給我一點自由。

正這麽想著,安娜果然要走了。她說,我要出去辦些事情。柯麗絲睡覺的時候,你做什麽都行,開學以後把功課帶來做吧!

我又謝了謝。

安娜走了幾步,退回來,凑近我的耳朵小聲說:來個熟悉的朋友也沒有關係,你可以用三樓的客房。

不知怎麽地,我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她那付神秘而得意的樣子,看上去出于好心,到了我這堙A完全變了味。所謂熟悉的朋友,無非是指男朋友。我應該向她解釋,我沒有男朋友。但是,不知道爲什麽,我一個字都沒有說,反而面紅耳赤,好象被她擊中了要害一樣。其實,我感到害羞的是後面一句:三樓的客房。這間客房,以後真的派了用處。

我注視著她的背影和脚步,一直看到她消失。這個女人給我忽近忽遠,捉摸不定的感覺。她走路的樣子,就象挂在空中的樂譜,溫柔婉約,自成風景。在以後的許多日子堙A我幾乎每天看著她在下午出去,七點以前回來。她究竟去幹什麽呢?第一天剛來,我根本沒有想。

安娜離家後,我吃了兩個桃子。饑餓解决了,困意又來干擾。我回到柯麗絲的睡房,躺在地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哎,還是時差在作怪。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