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二十九)

旅游回來,喬治白天去公司上班,晚上準時回家。有宴請的時候,來徵求我的意見。我只願意出席有亞洲夥伴的宴會,主要是爲了幫助喬治的生意。大部份的宴請他一個人去。我就這樣當起了這個城堡的女主人。我看許多書籍,負責柯麗絲的早期教育。家務由蓓蒂和海倫來照顧。

什麽都很順利,只有一件事常常令我心煩。我答應查堙A回來以後打電話去,一直沒有打。

我們訂婚以後,我和喬治都沒有回避過去的戀情。他說了許多關于妓女的事情,從待人接物到床上經驗,對她們深表同情和尊重。我也說了我的初戀,對待愛情和婚姻的態度,尤其說到了查堙C我和查媗妢R的時間幷不長,但是,和以前的戀愛很不一樣。他總是留給我許多空間,從不勉强我做不願意的事情。有時候,我覺得對不起他,有時候又很欣賞他。尤其在訂婚以後,原來覺得他顧我不够的感覺消失了,反而感受到了他對我的尊重。我很珍惜和查堛熒P情。

每次談到查堙A喬治總是提醒我,應該約查埵Y一次飯,好好談談心。

那周末的一天,我排了一份參加婚禮的名單。我在美國沒有多少朋友,把查堭あb第一位。我下了個决心,拿起電話,約他出來談一次。

查埵b電話堸搕F許多問題。諸如爲什麽沒有消息?旅游快樂嗎?去了哪里?等等。我說,欠你一頓飯,查堙A你選飯店,到那埵A談。他正巧選了我們去過的那家中國餐館。我說,我知道怎麽走,你不用來接我。

梳妝打扮了一番,穿上了那件高領導藏青連衣裙,我到樓下客廳堙A在喬治的面前轉了個圈,問道:這樣出去可以了嗎?

他正坐在那堿摀灝,摘下了眼睛,說,把頭發放下來很好,很文靜很端莊。

我笑了,說道,不能穿得很性感去會舊情人,是不是?

他說,就這樣,很好,很漂亮。

我要走了。但是,不知什麽原因,心埵釣в婽蚺ㄕw。我忍不住問他,喬治,我一個人去會查堙A你放心嗎?

喬治笑了笑,說,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爲什麽要不放心呢?

我說,其實我在問自己呢!如果你去會一個舊情人,我放心嗎?

他說,你不放心我嗎?

我說,應該放心你的。否則就是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對不對?

他贊同地揮了揮拳頭,說,有道理。

不過,我說,有一個問題,一直想打聽,你願意告訴我嗎?

什麽問題?

你在外面呼風喚雨,有女人追你嗎?

啊,調查敵情,是不是?他哈哈大笑,從沙發上起身,把眼鏡放在報紙上面,走到了落地窗的玻璃前。外面很亮,草坪被落葉覆蓋,象一條陳舊的印花被單。

聽他那個笑聲,我已經猜著了八九,答案是肯定的。現在的女人都很開放,誰管你是訂婚還是結婚呢!但是,愛情是兩個巴掌不打不響。我要聽喬治怎麽說。

他說,如果我說有。不會把你嚇著了吧!

我說,如果你說沒有,我才不相信你呢!

他走到我身旁,真誠地看著我,說,是的,常常有女人追求我。

啊,我好妒忌哎!說完,身體往後一仰,假裝要昏倒的樣子。

喬治托住了我的腰,說道,可惜她們都比不上你。

爲什麽?

因爲她們不看重自己。

我說,你的意思是,我是你心中之最。你是我心中之最。我們都不怕第三者?

對。喬治說,有一個好女人比十個追求者强多了。

我笑嘻嘻地說,等我回來,你要告訴我詳細的故事。現在沒有時間,我得走了。

他擁抱了我,輕輕地說,能代我向查婸﹞@聲對不起嗎?

對不起?我說,我是你搶來的嗎?

喬治說,你曾經是他的女朋友。我很尊敬他。

好吧。我說。

他說,好好玩,家埵釦琠O!

天氣開始冷了,出門便感到了風的力量。我的藏青高領連衣裙被吹得象旗幟一樣,呼臘臘地響。我的頭髮更象發脾氣似地,無規則地甩來甩去。我趕緊跑上三樓,套了一件白色的毛綫大衣。

查堣韺琤到,老遠地看見我,快步走過來,一把抱住。我聞到了他的體味,那種熟悉的香水味。他挽著我一邊走一邊說,素素,你還是那麽美。

我說,好大的風啊!

周末,飯店堳僂鷎x。查塈銈y位,我找我的中國朋友。果然,他在上班。中國朋友的眼睛真厲害,引我們坐下以後,便問道,結婚了嗎?目光朝我手上的戒指掃了幾次。

我朝查媞豸F一眼,不知他聽懂了沒有?好象沒有,他正全神貫注地翻菜譜。他只懂中國的官方語言,朋友說的是家鄉話。朋友繼續說,很不錯啊,年輕,沒有拖泥帶水。

他以爲我的戒指是查媯鼓滿A而且把查堜M喬治做了對比。

我說,我給你打電話,邀請你和太太來參加婚禮。

朋友說,素素,你真有本事啊。

查婸﹛A先生,我準備好了。素素要點什麽菜?

今天我請客,你先點。

查娷I了清蒸鱈魚,羅漢齋和鹽水鴨子。

我笑著說,你是美國人嗎?怎麽長了一個中國的胃?

朋友插話道,這樣,你們今後的生活就沒有什麽矛盾了。他說英文。查堻熊M不予澄清。

我對朋友說,還要一客蘿蔔絲餅和春卷。心媟Q,是啊,查媮A解中國文化,如果我們在一起生活,語言幾乎沒有障礙。

查塈j了吹茶盅堛獐鰨臐A呷了一口茶。

我等著他來問我,然後,準備把訂婚的事情告訴他。可是他好象忘掉了一樣,什麽問題都沒有。

我們談了一些中國烹飪。我告訴他,我把麻婆豆腐和甜酸肉混在一起,招待喬治的朋友,受到了誇獎。他笑了。但是,只顧著喝茶。

沒話找話,我突然想起了第一次PARTY上他把我扛在肩膀上的事情,這個謎至今沒有解開。便問了他。

他吹了喝,喝了吹。沈默了半晌才說,中國有一句著名的哲言:一失足成千古恨。曆史上有不少女子因失足而自殺被殺。你看上去很古典,就拉你一把。

我笑了笑說,那麽,後來,你怎麽把這個著名的哲言忘得一乾二淨?

我不知道。他擡了一下肩膀,皺緊了眉,一付很煩躁的樣子。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說完,眼睛看著杯堛滲糷禲C

我說,是不是一見鍾情?你不想讓別人占有我,查堙H

NO,他說,YES,你很吸引我。但是,……無倫次。

我說,查堙A你考慮過結婚生孩子嗎?

他擡眼看我,問道,你是什麽意思?

我斜睨了他一眼說,問問而已。

他說,這就是我最困惑最矛盾最無法解决的難題。他側過身來,撫摸我放在桌上的手。他的手幾乎是從我的戒指上擦過去的,居然沒有一點感覺。

他說,難題是,我欣賞東方女性。但是,她們都認爲,戀愛必須用婚姻來證明。而我,對婚姻毫無信心。你看看,那麽高的離婚率,誰敢結婚?素素,你不覺得人們在結婚宣誓的時候,其實在欺騙自己?

是啊,我說,以前也是這麽想的,婚姻好象已經走上了末路。愛情很容易,很快樂,婚姻太沈重,有太多的責任。

他說,素素,我就是這樣看你的。你很獨立,很有自信,不是一般的東方女子。

這時,菜上來了。我突然胃口大開,吃得很香很高興。不知道是因爲這席談話讓我進一步瞭解了查堛瘋[念,還是因爲證實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我好象被松了綁一樣舒適自在。

查堨庛_,吐魚刺,都很中國化,喬治在這方面遠不如他。有意思的是,這個會說中國話,對中國的歷史哲學諳熟無比,甚至能講出著名哲理的男人,却困惑于東方的觀念。而我的喬治,對東方一竅不通,却要娶一個中國女人做老婆。人生真是無模式可尋啊!如果沒有遇到喬治,我可能贊同查堛漸肮﹞閬﹛A兩人同居?也許一輩子,也許到愛情消失?現在和喬治在一起,很安全,很甜蜜,覺得自己很象女人,很願意當母親。

朋友送來了賬單,我故意在簽字的時候,把手臂伸到查堶惚e。我相信他看到了我的戒指,那麽大一顆鑽石,閃著耀眼的光芒,怎麽可能視而不見?唯一的解釋是,他不把戒指當一回事,因爲他不要結婚,戒指在他的心目中沒有地位。

出了飯店的大門,查塈漭~套的領子竪了起來,臉色凝重地問,素素,我們就這樣分手了?

我真不知道應該如何答復他,本來爲終結關係而來,吃了一頓飯,却什麽都沒有說。我看了他一眼,看到了一泓憂鬱的泪水在他的眼睛堨朝遄C正在這時,脚一軟,身體被風吹得轉了個圈。他跨步上來抱住我。他是怕我被風刮倒還是不捨得分開?我不得而知。但是,被他擁在懷媟P覺還是那麽美好。這是他最後一次擁抱我了呀!我夾住了他的手臂,不讓他走。

這個初冬的午後,狂風是爲我們而起舞的,繞著我和查堥髐F一圈又一圈,把我們越卷越緊。

查堙A我訂婚了。

知道了。他說,依舊抱著我依舊在我的背後。他的下巴擱在我的肩膀上,悄聲問,爲什麽要等到分手再說?怕我受不了嗎?

查堙A查堙C我叫著他的名字。他的臉貼在我的耳朵上,象冰袋一樣冷。

我問:從哪里知道的呢?吃飯前還是吃飯後?

他說,你和招待的對話,你邀請他參加婚禮。

呵,原來你聽懂了我們的家鄉話?

簡單的,我懂一些。

那麽,爲什麽還說我是獨立的女性?

你確是獨立的女性。選擇婚姻和被傳統收編不是一個概念。在今天,選擇婚姻需要很大的勇氣。你的未婚夫也很了不起。

他要向你說聲對不起。

是喬治?

嗯。你怎麽知道?

我感覺到他愛著你。告訴他,查婸”S關係,希望他好好愛素素。

我的眼睛紅了。我對自己說,不能在這個時候掉眼泪,不能眨眼睛,强行讓泪水留在眼眶堙C我說,他會的,查堙C他很愛我,我也很愛他。沒有說完,泪如泉涌,叭答叭答地掉在查堛漱煻u上。

那就好。他從口袋來掏出來手絹,抹去我的眼泪,說道,祝福你,不要忘了邀請我。

不會忘記的,不會忘記的,查堙A你真好。我哭了起來。

他望著蒼天,眼睛堸{著泪光。

我讓他開車先走。自己縮著脖子抱著肩膀,默默地看著他越走越遠。就在他要坐入汽車的那一霎那,我不顧一切地奔過去,一邊跑一邊喊著他的名字。

查堙I……查堙I……等等我。

他聽見了。他轉過身來。他向我敞開了胸懷。他的臉上挂著泪。

我一頭撲過去,一邊哭一邊說,查堙A我是個壞女人,是不值得你愛的。我是個膽小鬼。查堙A原諒我。……

他說,素素,不要這樣想。膽小的是我,不是你。

我說,就把我當作一個俗氣的女人吧!我選擇了一個很有錢的男人。

不,素素,爲什麽要折磨自己?我真的爲你高興,真的,你不相信我嗎?

他捧起了我的臉,最後一次親了親,轉身進了汽車,“呼”地一聲開走了。

飯店門口的路筆直如綫,狂風把他車後的塵土掀起來,攪得昏天黑地,模糊了我的視綫。就這樣,查堮車谷a走進了我的生活,不聲不響地走了出去。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