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二十五)

接我們去酒會的司機叫丹尼﹐穿一身黑色的西裝。中等個子﹐很結實﹐肩膀厚厚的﹐幽黑的皮膚﹐一頭捲曲的黑頭髮。我覺得丹尼很臉熟﹐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他﹖喬治坐在前面﹐我和柯麗絲在後座。我問道﹐丹尼﹐你是否和哪個電影演員很像﹖我從後視鏡裡看到丹尼笑了﹐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

我說﹐好像見過你﹐讓我想一想。

喬治說﹐素素﹐丹尼是自家人﹐蓓蒂的兒子。

噢﹗那就是在喬治生日的那天﹐見過他。對了對了﹐因為他的頭髮特別漂亮﹐給我印象很深。我說﹐丹尼﹐你記得嗎﹐在廚房裡﹐在吃午餐的時候﹐你在那裡幫忙。

丹尼仍舊笑笑。真是個文靜的年輕人。

喬治說﹐丹尼是我的飛機駕駛員﹐明天﹐我們坐飛機回家。

我說﹐小飛機嗎﹖安全不安全﹖喬治﹐你飛來飛去﹐都是丹尼開的嗎﹖

丹尼還是笑笑。喬治說﹐是的﹐很安全﹐沒有問題。

汽車突然慢了下來﹐動一動﹐停一停。柯麗絲在兒童坐椅上興奮得指手畫腳﹐時不時喊道﹐爹地﹐LOOK﹐素素﹐LOOK……。窗外﹐許多汽車都在朝一棟大樓開去。警察東一個﹐西一個﹐象一條條黑棍子一樣﹐立在路旁指揮。

想到了第一次聽安娜說家裡有客人來﹐著實令我興奮了一番﹐希望見到美國人的大場面。結果呢﹐就象看到了肉湯上面飄浮雞的那層油﹐貌似華麗﹐虛情假意。我有了一次就倒足了胃口。可是﹐瞧這馬路上的車和人﹐好像潮水一樣往這裡涌。他們為什麼興致勃勃﹐樂此不疲﹖更不明白的是喬治﹐長年累月地泡在油湯裡﹐有什麼樂趣﹖

好不容易﹐尾隨在其他車輛的後面﹐丹尼開到樓前﹐我們下了車﹐他便開車走了。

酒會舉辦在底樓﹐裡面燈火輝煌。剛走到門口的時候﹐亮得眼睛不能適應。

他攙著柯麗絲的一隻手﹐我拉著另一隻手﹐小姑娘在中間連蹦帶跳﹐笑逐顏開地跟著我們走。一眼望過去﹐都是黑男人花女人。

黑男人花女人﹖什麼意思﹖喬治轉過臉來問我。原來我自言自語地把話說了出來。

我說﹐自然界的雄性動物都比雌性的美麗﹐為什麼人類恰恰相反﹖

女性提高了地位﹖

是嗎﹖我說﹐女人穿得花枝招展﹐理所當然。男人穿上了花衣服﹐綠帽子﹐紅鞋子﹐就變成了小醜。是不是女人見丑不丑﹐習以為常﹖

喬治怔了一下﹐指著我說﹐素素﹐你的歪門邪道可不少。

我說﹐喬治﹐為什麼不安排幾個小醜來活躍一下氣氛﹖

喬治呵呵笑著說﹐像你的哲學教授那樣﹐酒會開成麥道勞快餐店﹖素素﹐你真喜歡胡鬧。

我剛想為哲學教授辯護﹐忽聽見有人在招呼喬治。走廊的終點有個進口處﹐半圓形的櫃檯後面露出了一張大花臉。

笛可蓀先生﹐你好﹗你好﹗

好﹐好﹐茱利亞。喬治說﹐啊﹐瞧你﹐越來越苗條﹐越來越漂亮了。他湊過去﹐吻了她的前額。女人臉上的粉隨著笑容皺折了起來﹐紛紛往下掉。

這位是……﹖茱利亞給了喬治一個掛牌﹐上面印著他的名字﹐然後指著我問道。

她是素素﹐S-U-S-U。喬治拼給她聽。

是你的……﹖

我的﹖不是﹐不是﹐她是柯麗絲的好朋友。你知道﹐柯麗絲是我的女兒。

當然﹐當然。小姐笑了﹐再朝我看了一眼﹐往機器裡輸入了我的名字。我笑著說﹐茱莉亞你好﹗我故意向喬治顯示﹐素素才不怕陌生人呢!

一會兒﹐我的掛牌出來了。她遞給了我。

柯麗絲穿一件天藍色的連衣裙﹐一會兒抱著喬治的腿﹐一會兒拉我的裙子﹐在我們之間串來串去﹐嘰嘰喳喳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我穿一件高領的深藍連衣長裙﹐讓美容師把披肩的頭髮攏到頭頂﹐盤成一個結﹐看上去象個老太婆。我知道喬治不喜歡衣服的顏色和我的髮型。但是﹐他沒有流露出任何的不滿。

一進大樓的門﹐喬治的談吐舉止馬上變成了另一個樣子。他的背挺得筆直﹐腳底下好像多了點彈性。走路的時候﹐有肩膀的移動配合﹐挺瀟灑挺有魅力的。他和人握手﹐點頭打招呼﹐都和南西一模一樣﹐看上去很熱情﹐內心很收斂。酒會真象一個演戲的舞台﹗

哇﹐好大的廳﹐就象一個抽幹了水的游泳池﹐人們在裡面象插蠟燭一樣﹐擠得滿滿的。喬治介紹柯麗絲給各位客人﹐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拉著我。一路跟在他的旁邊﹐他介紹了柯麗絲﹐再介紹我﹐說我是柯麗絲的朋友。客人們把柯麗絲讚美一番﹐和我一一握手。頓時﹐各種目光﹐像光芒四射的探照燈一樣﹐在我的背後﹐掃來掃去﹐非常不舒服。

我對喬治說﹐我真的成了明星啦。你看見人們的目光了嗎﹖

他說﹐看到了﹐有什麼不好嗎﹖

我說﹐為什麼要介紹我﹖

他說﹐不介紹你﹐光芒就會自動消失嗎﹖

我想了想﹐覺得他也挺為難的。是我不要做總裁的未婚妻﹐現在他說我是柯麗絲的朋友﹐錯在哪裡﹖除了柯麗絲的朋友﹐他還能做什麼介紹呢﹖也許正是這個不明不白的介紹引起了人們的興趣。如果介紹我是他的女朋友或者未婚妻﹐我們的難堪或許要少一些﹖這樣一想﹐我鼓起了勇氣﹐對喬治說﹐就說我是你的女朋友吧﹐免得被人家亂猜。他朝我看了看﹐抿著嘴笑了。就在那一瞬間﹐我知道自己又上當了﹐又進入了他的軌道。看他眼睛裡﹐裝著多少得意呵﹗

有人過來﹐請喬治到臺上去講話。我說﹐把柯麗絲給我。他說﹐沒關係﹐我們一起上去。說完﹐挽上了我的手臂。我甩了甩手﹐說道﹐和你一起上臺﹖我不去﹗他說﹐你不是我的女朋友嗎﹖說完了﹐別過臉去﹐偷偷地笑。我真想給他一拳頭﹐懲罰一下他當總裁的威風。可惜人太多﹐不好意思。

那麼﹐我和柯麗絲一起去。他說。

我憤怒得兩眼冒火﹐一個字一個字地從牙縫裡蹦出來﹕不要把孩子當玩偶﹐把柯麗絲給我留下﹗

喬治好像沒有聽見似的﹐臉上風平浪靜。但是﹐不再堅持﹐親了親柯麗絲﹐獨自走到臺上去了。

柯麗絲看到父親到了臺上﹐吵著也要去。我說﹐柯麗絲﹐我們去吃飯吧﹗你餓了﹐是不是﹖很多好吃的東西哎﹐來﹐我們走﹗

我抱起了柯麗絲就走﹐一口氣走到大廳的另一頭。這一路﹐就象穿過槍林彈雨一樣﹐被人們看了個夠。我裝得很開心的樣子﹐點頭再點頭﹐微笑再微笑﹐幾十米路好像萬里長征一樣長。

最後面的牆壁旁﹐一張張長桌子上堆滿了吃的東西。服務員過來﹐問我要喝什麼酒﹖

我搖搖手﹐謝了謝他。把柯麗絲放下﹐想找個椅子讓她坐﹐然後喂她吃飯。環顧四周﹐竟然一張椅子都沒有﹗

背後的那群人﹐一個個象鴨子一樣伸長了脖子﹐站在那裡聽喬治演講。

柯麗絲還沒有桌子高﹐我抱起她﹐讓她自己挑東西﹐挑中的食品﹐請服務員裝在盤子裡。

身後﹐不時傳來一陣陣笑聲。忽然﹐柯麗絲大聲地說了一句“謝謝每一位朋友”。

柯麗絲﹐你說什麼呀﹖

她說﹐爹地說﹐感謝每一位朋友。

我回頭一看﹐喬治正聚精會神地在表演呢﹗小丫頭連演講也要模仿﹐她把“謝謝”說得很重﹐講得比她父親還要認真﹐真是出人意料﹗幸虧我們離人群較遠﹐沒有鬧出笑話來。

我和柯麗絲在酒會結束之前先回家了﹐是丹尼開的車。路上﹐我問了不少關於小飛機的事情。丹尼終於說話了。他的聲音渾厚圓潤﹐富有古典的韻味。我從他那裡得知﹐丹尼的父親是黑人﹐早幾年去世了。

柯麗絲在回來的車上睡著了。丹尼抱她到了客房。客房已經被收拾乾淨﹐我們的床恢復了沙發的原狀。柯麗絲睡在臥室的大床上﹐四週放了許多枕頭﹐造了一個圍城﹐怕她晚上滾下來。

我請丹尼坐一會兒。他說﹐要趕去接喬治回來。我問﹐酒會要開到幾點鐘﹖丹尼搖搖頭。我說﹐你給喬治開車開飛機﹐見過柯麗絲的媽媽嗎﹖丹尼點點頭。他的嘴很緊﹐沒有多餘的話。

臨走的時候﹐丹尼說﹐勞瑞就被埋在這個城市﹐喬治沒有告訴你嗎﹖他沒有說“埋”﹐他說“睡”。他說對了﹐勞瑞是睡ぴ了﹐再沒有醒來。那個時候﹐柯麗絲剛剛來到人世。

喬治沒有告訴我任何關於這個城市的事情﹐我不知道應該如何答復丹尼﹐便說﹐勞瑞是好人﹐她很愛喬治。

丹尼說﹐是的﹐勞瑞很愛他。

我把丹尼送走。套房在走廊的盡頭﹐我們走了很長一段路﹐一路沉默走到電梯口。

在我走回來的時候﹐仿彿覺得丹尼已經告訴了我一籮筐的故事。他對勞瑞的尊重和同情﹐對這場淒美愛情的惋惜﹐以及對喬治和柯麗絲的熱愛﹐都透露在他的宇眉之間。他越少說話越讓我用心去品味。勞瑞的故事﹐原來在印象中只有兩個人﹐現在多了丹尼﹐也許還有他的媽媽蓓蒂。我想象著在喬治失去勞瑞﹐悲痛欲絕的時候﹐蓓蒂和丹尼及後樓的一些朋友一定幫助喬治度過了最困難的一段人生。所以﹐喬治稱他們自家人。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欣賞我照顧柯麗絲﹐對我很尊重很親熱﹖

進了臥室﹐我趴在柯麗絲的“圍牆”上﹐把她從頭看到腳。從第一次在安娜的麵包車上和她相遇到今天﹐柯麗絲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那個時候﹐她只會笑﹐不會說話﹐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除了吃就是睡。幾個月來﹐她的個子長高了許多﹐已經能夠自己走路﹐自己跑跳。每天要說許多話﹐除了模仿成人以外﹐還知道選擇YESNO

祝賀你﹐柯麗絲﹐素素為你驕傲。

記得喬治和安娜吵架的時候﹐曾經說柯麗絲是個可憐的孩子。當時我並不明白。現在知道了﹐因為這個孩子一來到人間就沒有了媽媽。安娜接受了一個自己丈夫和別人生養的孩子﹐是多麼不容易啊﹗

柯麗絲第一天見到我﹐就和我無比親熱﹐幾乎讓安娜產生妒忌﹐是不是她下意識裡感受到了母親的感情﹖她對我是那麼地依賴﹐那麼地信任﹐我能承擔得起嗎﹖

我想到這一路旅遊﹐名義上是為了慶祝她的生日﹐實際上﹐我和她父親在談情說愛。

本來﹐我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她﹐現在﹐心中有了喬治﹐我要兩面兼顧。我們到了這個城市﹐到了她媽媽安息的地方﹐應該安排孩子去見見她的媽媽﹐在墳上添添土拔拔草。可是﹐我們去了那個鬼酒會。我不由地一陣難過﹐心中很愧咎﹐不禁眼淚汪汪。

柯麗絲﹐小寶貝﹐你能原諒我嗎﹖

我去洗手間卸妝洗澡。套房有兩個廁所﹐女用的﹐有個很大的梳妝檯﹐一面牆都是鏡子﹐兩端還有能折過來﹐看到後背和側面。男用的﹐簡單一些。但是﹐兩個洗手間裡面都有彩色的小屏幕電視﹐還有電話。這些被稱為高級的享受﹐對我沒有一點吸引力。

很累了﹐想把沙發拉開來﹐卻不知道開關和竅門。試來試去﹐都不行。於是﹐便靠在上面等喬治回來。閉上眼睛﹐卻看到了酒會上美女如織。隨便拉一個和我比﹐都比我熱情鮮活。喬治為什麼偏偏選中我﹖他剛剛離婚﹐單身﹐成熟﹐富有﹐風度翩翩﹐難道沒有女人的追求﹖今晚﹐總算見了世面﹐我哪裡是美國女人的競爭對手﹖我是多麼土氣啊﹗

不知什麼時候﹐我在沙發上睡著了。睡眠中﹐被人抱了起來。那個人是誰﹖看不清他的臉。我把他推開﹐可是﹐手腳都不聽使喚。我揉揉眼睛﹐發現自己已經睡在沙發床上﹐喬治正側身躺在旁邊看ぴ我。他的背後亮著柔和的燈光。

喬治﹐我伸一條手臂給他﹐又閉上了眼睛。我說﹐對不起﹐我怎麼睡著了﹖夢見有人把我搶走了。

他摟著我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回來那麼晚。

我說﹐你不喜歡我今晚的發式和衣服﹐是不是﹖

素素﹐你不需要靠衣服打扮﹐你是天生的明星。大家的眼睛都盯著你看。

我說﹐很多很多漂亮的女人﹐我不能和她們比。

怎麼啦﹖有誰傷害了你嗎﹖

沒有誰傷害我。喬治﹐覺得自己不配。

他說﹐不配去參加酒會﹖

NO﹐看到那麼多人圍著你轉﹐看到你在臺上談笑風生﹐我覺得你不應該選我做太太。

喬治沉下了臉﹐瞪了我一眼﹐背過身去﹐不理我了。

這下子﹐我完全清醒了。我糊裡糊塗地說了些什麼呀﹖是在說他不滿意我﹐還是我不滿意他﹖他已經夠努力了﹐如果我還不滿意﹐他能做什麼﹖突然我感到非常後悔﹐覺得自己做錯了許多事情。後悔自己沒有穿漂亮的衣服去酒會﹐後悔自己白天和喬治吵架﹐後悔現在惹喬治生氣。

我一點一點地靠近他﹐用身體貼上去﹐貼得很緊﹐輕輕地說﹐睡著了嗎﹐喬治﹖

素素錯了﹐向你道歉。

他回過身來﹐撩起遮在我臉上的頭髮﹐認真地說﹐大家都在祝賀我﹐為我高興。你也應該高興麼﹗你以為我介紹你是柯麗絲的朋友﹐他們真的相信了﹖誰有那麼傻﹖我們的愛都在眼睛裡﹐誰也瞞不了。素素﹐不要和自己過不去。愛情多麼美好﹐為什麼要躲躲閃閃呢﹖

我說﹐喬治我是愛的你呀﹐愛得害怕。

他說﹐為什麼要害怕呢﹖

我很不聽話﹐惹你生氣。

喬治笑了﹐點著我的鼻尖說﹐親愛的﹐這就是我最喜歡你的地方呀﹗你有個性﹐有獨立見解﹐不輕易放棄﹐這樣的女人並不多﹐你知道嗎﹖……

我沒有提勞瑞的事情。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