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二十一)

第二天﹐喬治過來的時候﹐我和柯麗絲已經在樓上餐廳裡吃了早飯。吃完飯﹐小姑娘在長長的走廊上來來回回﹐瘋瘋癲癲﹐玩了好一會兒。火車經過平原的時候﹐牧場上有牛有馬﹐我們一起唱歌﹐學牛羊叫。

我們剛剛回到包廂﹐喬治來了。他面帶倦容﹐眼睛有些腫﹐其他如常。進門後﹐他抱起了柯麗絲﹐親了又親。還親了我的前額﹐問早安。

我說﹐樓上的早餐挺好的﹐什麼都有。他說不覺得餓。我說﹐你看ぴ柯麗絲﹐我給你去買回來。他拉住了我的手﹐說再等等﹐我們一起去吃午餐。

我拿出一些柯麗絲的點心﹐餅乾和乾酪片﹐他吃了幾片﹐說夠了。我借口到外面看看﹐去樓上給他買了杯咖啡﹐端回來的時候﹐他非常感激。

火車往南開﹐穿過了平原﹐進入了山區。火車時不時鑽進山洞﹐一片漆黑。開始的時候﹐柯麗絲有點害怕。後來﹐我給她講了一個太陽先生眨眼睛的故事。我說﹐柯麗絲﹐把眼睛閉起來﹐你看見了什麼﹖她閉上眼睛以後﹐左右搖頭。我說﹐我們就在太陽先生的眼睛裡頭。他閉上眼睛的時候﹐我們什麼都看不見﹐必須用燈光來代替。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到火車進山洞的時候﹐她跟ぴ我一起說“CLOSE”﹐並把眼睛閉上。陽光普照的時候﹐我們說“OPEN”。遠山上覆蓋的白雪﹐山腳下流淌的山泉﹐柯麗絲都是第一次看見。我把兒童書籍找出來﹐讓圖畫照片和現境相配﹐她學會了許多單詞。

柯麗絲睡覺的時候﹐喬治邀請我去隔壁的房間。他說﹐我們應該討論一下柯麗絲的
生日PARTY了。

好哇。我笑著說﹐本來就是為了柯麗絲出來度假的﹐我們得策劃出一個漂亮的生日PARTY。

我們將在星期一上午下車﹐停在南方的一個城市。星期一就是柯麗絲的生日。所以﹐星期天的晚上﹐我們和餐廳聯繫好﹐邀請列車上所有五歲以下的小乘客參加柯麗絲的PARTY

星期天早上﹐喬治起得較早﹐來敲門的時候﹐發現我在地上搭了一個鋪﹐他跺腳垂首﹐後悔莫及﹐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道歉。他說﹐每天把上鋪翻上翻下的工作應該是他的責任﹐居然忘得精精光光。我趕快把他拉到隔壁﹐因為柯麗絲還沒有醒來。

我解釋說﹐我不需要上鋪﹐睡地板習慣了。

他說﹐素素﹐坐下﹐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他穿一件藍白細條的襯衫﹐坐在射進來的陽光裡﹐顯得很有精神。

我坐在他的對面。他要求我坐到他的旁邊。我坐到了他的旁邊。

這時﹐他看著我說﹐素素﹐能把你的手給我嗎﹖我要拉著你的手才有勇氣說。

我把手伸給他﹐笑著說﹐看你這嚴肅的樣子﹐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啊﹖

素素﹐這些話已經想了好久﹐早就應該告訴你了。

噢﹐說吧﹐我聽著呢﹖

把手伸過去以後﹐我就覺得情況異常。他沒有捏住﹐而是雙目低垂﹐把我的手托在手心裡﹐好像在鑒賞文物似地看了又看。然後輕柔地撫摸﹐搓來搓去﹐好像要把勇氣搓出來。我的心就在這來來回回的摩擦中被吊了起來﹐隱約感到﹐他所說的勇氣究竟意味著什麼﹐並且開始擔心﹐一旦他獲得了勇氣﹐將是什麼結果。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讓他吻一下我的手背﹖還是把手抽回來﹖就在在進退兩難的時候﹐他停止了搓動﹐說話了。

他說﹐原來我不同意安娜離婚﹐她總是和我吵。現在看來還是離了好。否則﹐拖累了她﹐也拖累了我自己。他說﹐原來我想尋找一個女朋友﹐希望柯麗絲有個媽媽。

現在我什麼女人都不需要﹐因為你就是柯麗絲的媽媽。

我說﹐是啊﹐柯麗絲確實把我當媽媽﹐我也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

他說﹐我還需要找女朋友嗎﹖你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嗎﹖

我﹖是你的女朋友﹖我裝出很鎮靜的樣子﹐心裡象翻江倒海一般。我說﹐你付我工錢呀﹗我怎麼成了你的女朋友呢﹖

他兩眼直直地盯著我﹐突然捏緊了我的手﹐說道﹐親愛的素素﹐你會嫌我太老嗎﹖

你是否願意嫁給我﹖

他在說什麼呀﹖我怎麼可能嫁給他﹖我用力地把手抽出﹐起身就走﹐跑進自己的房間﹐鎖住了門。

柯麗絲已經醒了﹐不吵不鬧﹐獨自在床上玩字母游戲。二十六個字母要按秩序鑲進木板﹐鑲對了﹐游戲機會有讀音發出來。每一個發音﹐柯麗絲都要重複一邊。多麼聰明的孩子啊﹐離兩週歲還有幾天﹐就自己學習了起來。我看ぴ她那付認真的樣子﹐禁不住撲上去抱住她痛哭﹐一邊說﹐柯麗絲啊﹐素素有話沒人說﹐你趕快長大呀﹗

柯麗絲被我嚇著了﹐也跟ぴ我一起哭。

不要哭﹐不要哭﹐柯麗絲﹐都是素素的錯。

她說﹐NONO

我說﹐好的﹐好的﹐素素不哭﹐素素不哭。

這時﹐她把小手伸過來﹐抹了一把我臉上的淚水﹐然後把手指放到嘴巴裡吮吸。我轉悲為嗔﹐責問道﹐你怎麼能吃眼淚呢﹖好吃不好吃﹐柯麗絲﹖

她皺著眉搖搖頭。

我說﹐不可以吃眼淚。

她睜大了淚眼望著我﹐好像在說﹐我想幫助你。

我給她洗了手﹐擦了臉﹐對她說﹐素素不哭了。來﹐我們笑笑。我給了她一個笑臉。

她也笑了。我說﹐你自己去玩﹐素素要去洗個澡。她對ぴ我說﹐ABC。我說﹐對﹐玩ABC﹐很好玩﹐是不是﹖她點點頭﹐自己玩去了。

打開了水籠頭﹐站在浴池裡﹐眼淚隨著浴水流。水珠如密集的子彈﹐劈頭蓋腦地射出來﹐很難抵擋很難招架。我抱著頭﹐蹲下去縮成一團。往事就這樣爬上了心頭﹐一個個男人象走馬燈一樣﹐圍ぴ我轉。為什麼到最後﹐總是被男人打上了主意﹖總是以失望而告終﹖我想起了自己的初戀﹐年紀輕輕不知天高地厚地投入一個男人的懷抱﹐希望他能愛惜我﹐結果一場空。我想起了查裡﹐對我那麼有感情﹐可是﹐離現實卻是如此遙遠。漫長的經歷重複ぴ一個簡單的道理﹕不要靠男人﹐要靠自己。

我的教訓還不夠多嗎﹖

現在﹐出現了這個五十歲的美國人﹐家產萬貫﹐和我沒有戀愛﹐沒有浪漫﹐因為一個沒有媽媽的女孩﹐要娶我做太太。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婚娶方式﹖

我確實愛他的女兒柯麗絲﹐這個孩子已經成了我生命的一部份。為了她﹐我放棄了學業﹐放棄得甘心情願。因為她﹐我和喬治成為朋友。如果沒有柯麗絲﹐我絕不會進那個城堡﹐也不會擅自和她的父親度假旅遊。如果沒有柯麗絲﹐我對勞瑞﹐安娜毫無興趣﹐更不會去聽喬治那悲慘的過去。我愛的是柯麗絲﹐不是她的父親。我從來沒有想到要做喬治的太太。對他﹐我一無所知。同樣地﹐他對我又了解了多少﹖

他甚至都不問一問我和查裡的關係。這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我不能象現在一樣﹐做孩子的保姆﹖

想到這裡﹐我關了水從浴缸裡出來﹐穿好了衣服﹐去了隔壁。

門半掩著﹐就是剛纔我出去的時候留著的樣子﹐一推就進去了。喬治正對著窗口發呆。看到我進來﹐顯得很不自在。他隨即把臉轉向窗外﹐好像是在拒絕我。

我搖搖頭﹐笑了笑。這個世界上﹐只有女人追求他﹐而他從來沒有被拒絕﹐除了同性戀的安娜。他是大亨﹐上天入地﹐指點江山﹐易如彈灰一般。可是﹐今天失敗了。他還沒有想通呢﹗

我走過去﹐推了推他的肩膀﹐說道﹐喬治﹐我們沒有戀愛﹐如何談婚約﹖你不怕自己的家產被一個陌生的女人卷走﹖

他仍舊不理我﹐眼睛看著外面。

有什麼好風景呵﹖我問道﹐湊到他的背面往窗口看﹐只見景物在飛快地後退﹐令人眼暈目旋﹐好像騎上了游樂場的電馬一般。

我說﹐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我睡地板﹐睡在柯麗絲房間的地毯上﹐是因為我的背曾經在中國受過傷﹐不能睡軟床。我放棄學位來照顧柯麗絲是為了得到綠卡。我支持美國的自由派﹐欣賞我的哲學教授﹐和你的價值觀念不一樣。喬治﹐你對我的家庭﹐我的過去一點都不了解﹐為什麼要冒這個險﹖

這時﹐他轉過臉來﹐神色非常凝重。他看著我﹐一直看著我﹐目光如炬。哎喲﹐他要幹什麼呀﹖我開始一步步往後退。

他說﹐我們一直在戀愛﹐你不敢面對﹐不敢承認。連我自己﹐也是時而清楚時而糊涂。到了昨天晚上﹐我才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你。素素﹐我不能想象﹐在我的生活中﹐沒有你﹐我能快樂得起來﹖我原來一直活在勞瑞的影子底下﹐我恨自己不能讓她起死回生﹐要不是為了柯麗絲﹐我早想到天堂裡去和她相會。但是﹐昨天晚上﹐當我把心中的積郁都吐出來以後﹐我和過去作了了結。素素﹐我發現這個重新開始的希望是因為有了你。

我目瞪口呆。

他站了起來﹐嚴肅得象在作演講一般。他說﹐你相信自由平等﹐我和你的信仰相同。但是﹐在我的地位和財產面前﹐你自覺矮了一截。你看到那個城堡﹐看到那些地位顯赫的名流﹐便退到了牆角邊。你不知不覺地讓物質拉開我們的距離﹐而忘記了我們之間本質上的平等人格。如果我是一個普通人﹐我們愛著同樣一個孩子﹐你會不會這樣拒絕我﹖

他的下巴翹得高高的﹐氣宇盎然的樣子﹐一邊說一邊以手勢配合著語言。

素素﹐相信平等的是我﹐所以﹐我愛勞瑞﹐儘管她是一個風塵女子。相信平等的是喬治﹒笛克蓀﹐所以他愛素素。親愛的﹐我不需要知道你的過去﹐不需要了解你的家庭和背景﹐因為我愛的是你﹐一個現在的你。

他一邊講﹐一邊走﹐一步一步逼近我。

素素﹐你難道不愛我嗎﹖一塊毛巾﹐一杯咖啡﹐我的喜怒哀樂都影響著你的情緒。

你不期待我說甜言蜜語﹐是因為你知道我多麼看重你﹐重到不需要用言語來表達。

你看不到死去活來的愛情﹐但是﹐問問你自己﹐如果幾天不見我﹐你會不會著急﹖

你對查裡有這種感覺嗎﹖再問問你自己﹐如果有一個女人闖進我們之間﹐你會不會擔心﹖素素﹐這就是我不願意讓南西在我們家過夜的原因。她都看得出來﹐你在我的心目中﹐份量比她重。

我已經退到了門框旁邊﹐只要一拉門﹐我就能從這裡逃出去﹐把他關在裡面。

就在這時﹐他停了下來﹐直挺挺的站在我的面前﹐眼睛裡飽含淚水。

素素﹐承認自己愛上了你﹐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以為是你的年紀和容貌打動了我﹐那是不完整的。我愛你﹐愛得無法抗拒﹐好像不呼吸就活不下去一樣。

他說得斷斷續續﹐但是﹐我還是聽清楚了。這個美國人總是讓我心軟心碎。我能理解他。他什麼都有了﹐只需要和我相依為命。但是﹐這就是我期待的愛情嗎﹖喬治﹐不要再說了。我低下頭去﹐正巧看到他襯衫最下面的一粒鈕釦鬆動了。我干脆把它扯了下來﹐放進了口袋﹐說道﹐回家我給你縫上。

就在我抬頭說這句話的時候﹐喬治一把摟我在懷裡。他一動不動﹐好像在等待我的回答。耳旁沒有了他的話音﹐卻聽到他的心“咚﹐咚﹐咚﹐咚”地跳躍﹐他就是為了讓我體會他的心跳﹐感受他那有血有肉的軀體﹐才把我摟得那麼緊。

他彎下腰來﹐托住了我的臉。因為太接近﹐我幾乎睜不開眼睛。他問道﹐信仰自由平等的素素﹐吻你一下是否要征得同意﹖我想了想﹐閉著眼睛笑了笑﹐說道﹐教育出來的愛情不算數﹐我要考慮考慮。他大笑﹐真的放開了我。這麼容易就擺脫了他﹐我不禁暗自吃驚。

我們就這樣來到了隔壁﹐把剛纔的一切都丟到了腦後。這就是我認識的喬治。他的成熟﹐不僅在於控制自己﹐更在於把握對方。對於這一點﹐以前我稍有察覺﹐但是﹐還沒有看得象今天這樣清楚。在我要求辭去工作的時候﹐他沒有來求我﹐結果是我自己改變了主意﹐主動要求留下來的。在我放棄學業的時候﹐他也沒有要求我﹐是我自己最終進入了最符合他理想的軌道﹐而且毫無怨言。他的敏銳也許是在做生意時培養出來的﹐但是﹐他能攻心﹐卻不是一般生意人的水平。這一回﹐我拒絕了他的求婚﹐拒絕了他的接吻﹐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早晚要進入了他的軌道﹖他說﹐他愛我愛得不可抗拒。我抗拒得了他嗎﹖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