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二十)

他笑了笑﹐問我﹐真想聽我的故事﹖

想聽。我認真地說。

就讓我們從南西開始吧﹗他把杯子裡剩下的那點酒一飲而盡﹐輕輕地嘆了口氣﹐說道﹐那天半夜裡﹐把你吵醒了﹐是不是﹖

那個半夜﹖我假裝糊塗。原來那個喝醉的女人是南西﹗

素素﹐許多天以前的半夜裡﹐我和南西在樓外爭吵。你沒有聽到嗎﹖

沒有。我繼續否認﹐希望他的故事和我沒有絲毫的聯繫。

那麼﹐昨天晚上﹐我們再一次爭吵。你一定聽到了吧﹗

我說﹐聽到你們在爭論﹐沒有注意聽。

噢﹐是這樣。他松了一口氣﹐把手中的空杯子放到了身旁的小臺子上。隨後﹐雙手交叉﹐擱在腿上﹐作了一個很勉強的微笑。

吵架的原因很簡單﹐南西要在我們家過夜﹐我沒有同意。

他說得那麼直接了當﹐割斷來龍去脈﹐很出乎我的意料﹐卻讓我感到安全﹐好像在聽他訴說別人的事情一樣。喬治一點沒有醉﹐臉都不紅。我坐在他的對面。

火車有規則地晃動ぴ﹐地面﹐椅子和□子都不很穩定。窗和門都關得緊密﹐空氣都是舊的。

我說﹐現在人們都很開放﹐南西沒有什麼錯﹐是不是你並不愛他﹖

愛不愛她﹖他動了動嘴角﹐似笑不笑地說﹐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愛了。兩個男女睡在一起﹐是愛嗎﹖女人同女人﹐男人同男人發生性關係﹐是愛嗎﹖我留下了她﹐就愛她了嗎﹖

他說得有些激動﹐雙手撐住床沿﹐好像要站起來的樣子。他的眼睛左顧右盼﹐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我想﹐是不是他要找雪茄煙抽。我知道他的煙盒在哪裡。喬治﹐你想找什麼﹖雪茄煙﹖

不﹐他搖搖頭﹐不找什麼。我沒事。說完﹐他坐得安分了些。

我說﹐你和安娜一起生活了多少年﹖

多少年啊﹖

憑他的口氣﹐我已經知道是很長很長的歲月了。

十七年了。他嘆了一口氣。我的父母和她家是老朋友﹐我們從小就在一起玩﹐我比她大十三歲﹐她一直喜歡和男孩子玩﹐我保護她﹐不讓她受其他男孩子的欺負。我等到她滿了二十歲和她結婚。我們是甘心情願的。我們結婚的時候是快樂的﹐有許多照片為證。但是﹐他突然煞住了。

他不再看我﹐望著地面﹐好像犯了錯誤似的。隔了一會兒﹐吞吞吐吐地說﹐我們的性生活不和諧。很不和諧﹐很不好。

難以啟齒的事情﹐一旦說了出來﹐他便不在乎了﹐重複了好幾遍﹐聲音有些哽咽。

你們是不是很守規矩﹐婚前沒有同居﹖我問道。

沒有﹐沒有。我們在婚前從來沒有性關係。

十七年前﹐同性戀的常識沒有今天普及。我說。

他突然抬起頭來﹐目光峰利地看ぴ我﹐問道﹕這是你第二次提到同性戀的問題。素素﹐你哪裡得來這個結論﹖

我支支吾吾地說﹐除了你和安娜﹐難道別人都不知道嗎﹖

我的父母知道﹐他們都已經去世了。除了他們﹐再沒有了﹐再沒有別人知道安娜是同性戀。素素﹐是安娜告訴你的嗎﹖

不﹐不﹗我忙解釋道﹐不是安娜﹐是﹐是……。

素素﹐難道你認識她的愛人﹖那個每天要在她身上胡鬧的女人﹖

不﹐喬治。我急得虛汗直流。不﹐不是的。我不認識任何同性戀的女人。我﹐我﹐我是在你五十歲生日的PARTY時﹐通過監聽器﹐柯麗絲的監聽器聽到的。你們在吵架。記得嗎﹐有人把監聽器插錯了﹐插在你們的房間裡。

監聽器﹖呵﹐上帝﹗喬治一巴掌擊在自己的大腿上﹐說道﹐想起來了﹐是安娜插的﹐插錯了。她吵著要搬出去﹐把監聽器插到了我的房間裡。

他伸長了脖子問我﹐那麼說﹐你第一次見到我﹐就已經知道了我們的秘密﹐是不是﹐素素﹖你沒有透露一點風聲﹖沒有對別人說嗎﹖

我﹐……我說了﹐告訴了查裡。我低下頭﹐說得很輕很輕﹐輕到自己幾乎聽不見。

你告訴了查裡。查裡告訴了彼得﹐彼得告訴了麥克﹐哈哈哈哈﹐整個城市都知道了喬治的老婆是同性戀。喬治一陣冷笑﹐聲音越來越高。

我說﹐對不起﹐我累了﹐想去睡了。晚安﹐喬治。說完﹐我起身走了。

在開門的時候﹐我聽見他哭了。握住門把的手象燙著了似地﹐收了回來。我不由回過頭去﹐看見他趴在床邊的小臺子上﹐肩膀抽動得很厲害。

我不得不退回來﹐到浴室去取了一條小毛巾﹐用溫水弄濕了﹐攪干﹐走過去﹐遞給他。他的頭仍舊埋在手臂裡﹐“哦……哦”地嚎哭ぴ﹐一邊說﹐不要走﹐素素﹐不要走。

他一下子變得那麼軟弱﹐好像在求我一樣。

好吧﹐我不走﹐別哭了。來﹐把臉擦了。我坐到了他的旁邊﹐把毛巾遞給他。

他就像一個聽話的孩子﹐接過了毛巾﹐擦眼淚。

我說﹐要喝水嗎﹖他點點頭。我給他倒了一杯水。他喝了一口﹐又趴倒了。

我說﹐同性戀的人有好多﹐不是他們的錯。他們比正常人更痛苦﹐值得同情。

喬治抬起紅腫的眼睛﹐悲哀地看ぴ我﹐說﹐她是女人﹐是我愛的女人。開始的時候﹐我以為她怕羞。女人在男人面前常常躲躲閃閃的﹐不是嗎﹖她越躲﹐我越受刺激﹐越有攻擊性。我以為這是女人喜歡的方式。後來﹐我發現不是那回事。她好像在受刑一樣﹐每一次都要掉眼淚。我說﹐你怕過性生活﹐那麼我們就不過。我們就象小時候一樣﹐相親相愛。但是﹐素素﹐我沒有做到。我是為了安慰安娜﹐我在欺騙自己。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邊無奈的搖搖頭。他說﹐我是個男人﹐那個時候﹐我還年輕。她睡在我的旁邊﹐我做不到不要她。我以為是自己沒有做周全。於是﹐……他停了下來。

火車在夜裡加快了速度﹐震動得劇烈起來。椅子抖﹐我的腿也一起抖。

他的眼睛象盲人一樣﹐黯然失色。

於是﹐我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非常愚蠢的事情。他說了兩遍。說完﹐他垂下了頭﹐一手托ぴ前額﹐張開的手掌正巧遮住了眼睛。我只看到他的下半張臉。他的嘴脣在哆嗦﹐喉結滑上滑下﹐好像咬緊了牙關﹐要把語言嚥下去。

我說﹐再喝點水吧﹗

他喝了﹐幾乎把一杯水喝完。在他放下杯子的時候﹐他說﹐我去了妓院。

原來如此﹗難怪他的往事不堪回首。他把“妓院”說得含糊不清﹐這個詞好像是從他的牙縫裡擠出來的。

他說﹐我想學一學男人和女人在床上應該如何配合。我找最高級的女郎﹐化了很多錢。

我打斷了他﹐說道﹐因為安娜是同性戀﹐怎麼學也沒有用。

可是﹐素素﹐我不可能往那裡想﹐誰願意往那裡想呵﹖連安娜自己都不願意往那裡想。我回家來就告訴她﹐應該如何如何做。她照著做了﹐她很努力地照著做了。但是﹐她把晚飯都嘔吐了出來。從那以後﹐她睡到了另外的房間﹐不准我碰她。

他說﹐我一錯再錯。妓女很專業﹐很讓我滿足。後來﹐我買了一套公寓﹐招女人上門。

我說﹐你們吵架的時候﹐聽到安娜說﹐你在外面混女人。

是的﹐我是一個非常壞的男人。非常壞。

我說﹐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看你是個好男人﹐好父親﹐你沒有必要和自己過不去。

他打斷我說﹐素素﹐你不知道我有多麼壞。勞瑞知道﹐勞瑞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我的。

勞瑞﹖我大吃一驚﹗柯麗絲的媽媽勞瑞﹖

是的﹐勞瑞﹐她就是我招來的女郎之一。

勞瑞是妓女﹖我簡直要跳起來。

喬治瞪大了誠實的眼睛﹐緩緩地點點頭。

NO﹐我說﹐NO﹐喬治。我開始流眼淚﹐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哭了起來。自從他說了勞瑞已經不在人世﹐我心中的勞瑞可憐得令人心碎。她怎麼會是妓女啊﹗我說﹐喬治﹐你不能這樣毀壞柯麗絲的名聲。勞瑞不是妓女﹐她是你的情婦﹐你是愛她的﹐是不是﹖你不是給她買了汽車﹖你不愛她﹐為什麼接受她的女兒﹖你說呀﹗

我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彈出去似的﹐一直衝向窗口﹐拉開了窗帘﹐想吸一口新鮮的空氣。我想把窗打開。可是﹐一點力氣也沒有。我一邊抽泣﹐一邊喊﹐喬治﹐快來幫幫我呀﹗喬治站起來﹐打開了一條窗縫。霎那間﹐狂風象惡魔似的“嗚嗚”吼ぴ鑽進來﹐他又把窗關上了。

我靠在窗框旁﹐幾乎邁不動自己的腿。從他談妓院開始﹐我已經承受不住了﹐強打精神去勸慰他﹐說他是個好男人。哪裡知道他給我的回報比上妓院還要殘酷﹗勞瑞﹐柯麗絲的媽媽變成了妓女﹗我不能也不想再知道他的任何故事。他的過去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希望他到此為止﹐不要再說了。我早該走了。

可是他好像是一輛壞了剎車的汽車一髮而不可收拾﹐橫衝直撞。

他說﹐我是在勞瑞告訴我懷孕了以後﹐才注意上她的。我接觸的女人太多了﹐我分不清她們誰是誰﹐哪一天到我這裡來。我問勞瑞﹐你睡過那麼多的男人﹐能保證是我的孩子嗎﹖她說﹐我知道是你的孩子﹐如果你不想認﹐我也要把孩子生下來。她說﹐這是上帝在幫助她﹐生下了孩子﹐她就不再做風流事了。這個孩子……就是……柯麗絲。

說到這裡﹐他崩潰了﹐涕淚交垂。他的嘴張得很大﹐好像要喊口號一樣﹐卻被堵在那裡﹐發不出聲來。他大口大口地喘氣﹐好像淹水了以後剛剛浮出水面。

喬治﹐你累了﹐睡吧﹗

他說﹐我已經死了。我的靈魂早就死了。勞瑞﹐你為什麼要讓我回頭﹖為什麼不讓我和你一起走﹖哦……勞瑞﹐勞瑞……﹐他抱頭痛哭﹐一遍又一遍地喊ぴ勞瑞的名字。

這時﹐我開始害怕了。一方面擔心他走火入魔﹐精神崩潰。另一方面又覺得他可憐﹐好像一個迷了路的孩子﹐到現在還沒有找到自己的家。他受的刺激太重﹐太壓抑自己﹐應該讓他說出來。說出來﹐就讓他說給我聽吧﹐總比悶在心裡好。但是﹐誰知道發展下去將會如何﹖

喬治已經精疲力竭﹐雙目緊閉。我扶他躺下﹐幫他脫了鞋﹐坐在旁邊陪ぴ他﹐直到他沉沉地睡去。
拖著沉重的兩條腿回到自己的包廂﹐關上門﹐直奔柯麗絲。未走幾步﹐只感到眼睛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呵﹐我怎麼變得那麼輕﹖好像飄起來了一樣﹐飄到了邈無人煙的荒野之中﹐睜眼瞎一樣斷了視線。我伸長了雙臂在空中摸索﹐移來移去﹐都是一場空。直到自己倒在地上﹐摸到了毛茸茸的地毯。我順ぴ地毯往前爬﹐總算摸到了床架﹐摸到了毯子﹐摸到了柯麗絲。這時﹐懸在半空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我睜開眼睛﹐看到了孩子美麗的臉孔。柯麗絲睡得正甜﹐臉上露出微笑﹐好像在做美夢一樣。我趴在床邊睡著了。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