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九章)

我們在星期五的傍晚搭上了開往美國南部的列車。三個行,喬治,柯麗絲和我。

南西爲什麽不隨行?昨晚吵架的結果是什麽?南西在哪里過夜?喬治爲什麽改變主意?什麽解釋都沒有。他只說了那麽一句話:素素,謝謝你提醒記住柯麗絲的生日。

那是今天早晨,他臨出門前在厨房婸〞滿C然後,在中午的時候,他打來電話,說,我們三人將搭乘晚上的火車,去南部一個城市度假。

出門前,電話鈴響了。響了很久,沒人接。我跑過去拿起話筒一問,原來是查堙C問我晚上有沒有空?我說,我們正要出門旅游,大約一個星期,回來後,再和他聯繫。

上路後,我問喬治,南西爲什麽沒有來?

他說,是不是她的電話?

不是她,是查堙C我說,開學了,他回來了。

噢,他好嗎?

我笑著說,怕耽擱時間,沒有來得及問呢!

到了車站,喬治去辦手續,我和柯麗絲在候客廳堿搡瑑菃畯怐漲瑽鶠C據喬治說,我們買的是單行票,回來的時候坐飛機。昨天,畫草圖的時候,他給我講了沿途的路綫和城市,但是,我對美國非常不熟悉,仍舊是一頭霧水。

火車八點準時開。喬治回來的時候說。他把柯麗絲扛上肩膀,給了我一個手推行李箱,其他都雇人送進了車厢。柯麗絲騎馬一樣高高在上,東張西望,得意洋洋。我指著火車,告訴她,那是“TRAIN”,瞧,底下有那麽多輪子,哇,兩層樓,比汽車高大,大房子一樣,會開著走呢!

柯麗絲附聲道“TRAIN”,“WHEELS”,……

火車底層是臥鋪和行李房,樓上是客座和餐廳。我們有兩個包廂,每個包廂有兩張床,一張在底下,另一張在上方,隱藏在椈癌堙C要用特殊的“鑰匙”打開,才能放下來。每個房間有厠所和淋浴。我和柯麗絲用一間,喬治單獨用隔壁的。

把東西安頓好了以後,我們到樓上的餐車去吃了晚飯。回到包廂,大家都很累。喬治問我,要不要喝點酒?他到樓上去買。我說,我不喝酒。他開門離開的時候,我再補充了一句:我烟酒不粘,不喝咖啡和茶葉,是個乾淨的女人。

喬治回頭說,乾淨的女人?呵呵,有意思,乾淨的女人,很有意思。

我說完了有些後悔。跟一個男人單獨出門,我有點緊張。但是,對他不放心,是沒有道理的,否則爲何不拒絕?再說,分住兩個房間和同住一個大樓,有什麽區別?我想了想,覺得還是自己有點心虛。

柯麗絲的行李最多,除了替換衣服,書籍,玩具,點心,還有爲她生日準備的許多用品。我整理著柯麗絲的東西,心媟Q,我們要在火車上住三天,除了看風景,還能做些什麽呢?看書?聽喬治講故事?我倒是期待在旅途上聽他講講自己的過去。喬治象個大謎團,我只看到一些蛛絲馬迹。對于他,除了作爲柯麗絲的父親,其他方面都不瞭解。而他從一開始的時候起,就說要慢慢告訴我他的故事。但是,每次到了關鍵的時刻,却閉上眼睛加以回避。越是如此,越讓我覺得神秘。我也考慮過,他不說,可能幷不是不信任我,而是因爲故事太悲慘,怕我經不起。我不是在他告訴了勞瑞是柯麗絲的媽媽以後,就失去了控制,險些出車禍嗎?我是個膽小鬼,喬治一定看透了我。

喬治回來的時候,還是端了兩杯酒。他坐在靠窗口的那一頭,旁邊是個茶几。我坐在床尾,靠門的一邊。他脫了夾克衫,扔在床上,堶惇O一件白色的體恤。他把一杯酒遞給了我。

我沒有接,笑著說,我不喝。你不相信我?其實,我差一點要把酒接過來。我想起了和查埵b意大利餐館的那個晚上,自己被酒精解除了武裝,不希望今晚做出後悔的事情。

他說,那麽都是我的了。他喝了一大口,情不自禁地說,啊,離家的感覺多麽好!

火車上的床有軟墊靠背。喬治往後一仰,雙腿伸直了架在前面的椅子上,好像得到了解放一般。

離家的感覺多麽好!他不喜歡那個家,所以,家堥S有任何的歷史記錄,所以,在中國餐館堙A他表現得象孩子一樣。他這麽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到了我這堙A變得很沈重,很悲凉。那個家,那棟房子堥s竟隱藏了多少傷害他的東西?

幾口酒下肚以後,他說,你不是問我,南西爲什麽沒有來?等我喝完了,我再告訴你。

我幫柯麗絲洗了洗,換了睡衣,讓她上了床。床邊用兩張椅子當圍晼A避免晚上滾下來。我的床在上鋪,喬治幫我放了下來。柯麗絲睡在靠窗口的那一頭,喬治只好往門邊移,我讓出了自己的空間,坐了對面的椅子上,否則太擁擠。

柯麗絲上床後,說道,素素,講故事。

呵,對對,我們講故事。

柯麗絲,不能自己看嗎?喬治說。素素很累了。

柯麗絲翹著小嘴說,NO,素素, NO

好吧,好吧,我們一起讀書。柯麗絲,你要讀哪一本?說完,我從旅行包堥出一叠書,讓她選。

這本,這本,她眉開眼笑地翻來複去,選了五六本。

喬治在一旁看著笑,說道,柯麗絲,爲什麽不看看窗外面的景色,樹呵,房子呵,都在動?

柯麗絲讓我把她抱起來,拉開窗簾看外面。

天已經黑了。窗外,只有流動的燈光,其他什麽也看不見。柯麗絲還是要看書。

我說,今天,爹地講故事,素素唱歌,好不好?

柯麗絲說,YESYES

于是喬治念了一首童謠。我唱了一首兒歌,柯麗絲跟著念,跟著唱,象個百靈鳥一樣。唱完了,她也累了,道晚安後,不一會兒就睡去了。

喬治已經喝完了一杯酒,指著另一杯,說道,素素,你真的那麽乾淨?

我笑了笑,問他,乾淨不好嗎?

他說,乾淨的代價很大。

我知道他話埵雩隉A接過酒杯,喝了一口,還給了他,說,好了,不乾淨了。

喬治大笑。

“噓!”我提醒他,柯麗絲在睡覺。

他站了起來,拍著我的肩膀,說,走,到我那邊去。

我猶豫了一下,想說,明天吧,早點休息。但是,又怕他有了聊天的興致,被我澆冷水。我不是一直在期待他講故事嗎?最近的故事是南西,然後是安娜,勞瑞,這些女人沒有一個不是謎。平時,是喬治沒有勇氣講。難道現在反而是我沒有勇氣聽?我對自己說,你怕什麽呢?他是魔鬼嗎?去就去吧!

嗯。我說,你先去,我馬上過來。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