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八章)

第二天,喬治果然把南西請來吃晚飯。打電話來的時候,大約是下午三點鍾。柯麗絲剛剛睡下不久。我正在柯麗絲的房堿摁恁A幸虧房門沒有關緊,聽到電話鈴響,我趕快奔到了喬治的主臥室,抓起臺燈旁邊的電話。

他問我,是不是太倉促?我說,昨晚不是帶回來許多菜?正好把它們打掃乾淨。喬治說,要不要蓓蒂來幫忙?我說,蓓蒂不懂中國菜。我能應付。喬治很高興,說,他帶酒回來。

這是我第一次擅自進喬治的房間,出于不得已。挂了電話,朝周圍看了看。他的床沒有鋪好,外翻的床單兩面不對稱,靠窗的那邊長出一大截。我把床罩,毯子和床單全部重新鋪了一遍,還把他的枕頭拍得鬆軟一些,叠整齊。靠窗的那個床邊櫃上除了電話,還有幾本書和一個記事簿,翻了翻那些書籍,都是人物自傳。沒有動他的記事本,就出來了,到厨房去準備晚餐。

俗話說,巧婦難爲無米之炊。現在是巧婦巧搭配。從冰箱塈漎Q晚上帶回來的中國菜整理一遍,一個個白色的塑料盒放在圓臺子上,我拿了一支筆,在紙上塗來塗去。數了數,一共五個菜。蚝油芥欖,蒜蓉茄子,豆豉四季豆,麻婆豆腐,叉燒肉,還有就是吃剩下來的炒牛肉片和甜酸肉。幾經“周折”,菜單出來啦!

1,叉燒肉片配四季豆。2,甜酸肉配麻婆豆腐。3,蒜蓉茄子。4,我去超市買一磅海蝦,做個青豆炒蝦仁。5,買一點牛肉和芥欖炒在一起。那個椰花菜炒牛肉,顯得陳舊,晚上就不用了,以後我來吃。

根據蓓蒂的規矩,客人晚餐用的盤子必須在烤箱媢w熱,有利于熱菜的保溫。我把這些盆子都放入了烤箱,到時候扭一下開關就是了。再把家堛獄餐具檢查了一遍,其它都錚亮發光,有幾個不常用的大匙子有點氧化,把它們都擦乾淨了。然後,把厨房地上和櫃檯臺面都整理清潔了一遍,把一些吃剩的沒用的東西都扔進了垃圾箱。不知道什麽原因,我對這頓晚餐格外地仔細和小心。

理東西的時候,發現一些過期的的幹麥片,我開了厨房的後門,倒在後花園的地上。朝天空望了好久,盼望著嘰嘰喳喳地飛來一群小鳥,看到的却是漫天乾枯的樹葉。一陣風吹來,象掃地似的,把麥片趕到了落葉堆堙C

深秋的傍晚,落日顯得有氣無力,天邊由黃變紫,由紫變青,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夏日茂盛的樹林到了秋冬却被剝光了衣裳,赤身露體地在冷風中經受磨練。我呆呆地坐在臺階上,雙手抱膝,任憑頭髮被風吹來吹去,心媟Q著柯麗絲。可憐的孩子,出世不久失去了母親,繼母安娜走了。現在,有一個叫南西的女人要進來,不知道善良不善良?

喬治說,南西是他生意場上的朋友,那意思是否意味著如果他們結了婚,南西還要去上班?還要繼續留我照顧柯麗絲?希望南西是好人,能和我和睦相處。

“吱呀”一聲,背後有人開了門,嚇了我一跳。回過頭,看到了喬治。

回來了?這麽早?

怕你忙不過來,回來看看。他一邊說,一邊解領帶。

沒事,都是現成的。我站了起來,轉身朝走廊上走,準備到樓上去看柯麗絲。

素素,怎麽啦?喬治在背後說,你好像有心事?不要爲晚餐發愁。

我繼續往前走,沒有搭理他。

素素,你的男朋友,查堙A好久沒有他的消息。他好嗎?

這時我已經上了樓梯,停下來說,查堨h外州探望父母了。心媟Q,查媕雩茼^來了,學校已經開學,怎麽也不來個電話?

把柯麗絲抱下樓,回到厨房時,喬治正在把一袋碎冰塊倒入金屬的盛器堙A那是凍酒用的。

柯麗絲剛醒,親昵地叫了聲“爹地”。喬治把她接了過去,親她的臉蛋。我以爲他接下來的話就是告訴她,今晚我們家有客人,她的名字叫南西。如果柯麗絲能够反復地念幾遍南西的名字,那麽晚上,將給南西很大的面子。但是,喬治沒有說。

我說,我要去超市買一點菜,一會兒就回來。柯麗絲,留在家和爹地玩。

喬治說,我去,我去。

我笑著說,買中國菜,你去?

喬治說,給你錢。

我說,上次給的還沒有用完呢!

喬治經常給二,三百元家堨峈瑪,從來不要報帳。但是,我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在超市里,選完菜,付了款,拎著口袋出來的時候,我才明白,今晚如此認真地準備晚餐,是爲了給南西一個好印象。

回來的路上,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明天,應該是外出旅游的日子。喬治爲什麽不交待?是不是忘記了,還是改變了計劃?所以,一到家,就問他,明天走不走?

他說,看看今天晚上的情况再說。

我說,柯麗絲的生日和今晚上有什麽關係?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要問你一個問題,爲什麽柯麗絲過生日,不請安娜請南西?無論如何,安娜是愛柯麗絲的,安娜一定非常想念她。

喬治顯得很難堪,隨即閉上了眼睛,一個問題都沒有回答。過了一會兒,他走到一個櫃子前,拿出了一個盒子,點上了一支雪茄烟。

第一次看到他抽烟,知道自己又問錯了問題。問題,道歉,痛苦的回憶,幾乎成爲我們之間的一種交流模式。那麽,這一次,如果不道歉,是不是會减少他的痛苦?

他只顧著抽烟,我一句話都不說。

厨房的地上有一塊小地毯,都是柯麗絲的東西。傍邊放了一張彩色的塑料桌子,柯麗絲握著蠟筆在紙上塗鴉。

白烟從他的口埵R出來,緩緩地向四周散去,越來越淡,直至肉眼看不見,却留下他的悲哀,無處不在,越來越濃,越來越近。僵持在沈默中發酵膨脹,好像要把人壓扁。

我必須說什麽,哪怕是吵架,或者摔破一個盤子,都比半死不活來得舒暢。

我狠了狠心,叫道,喬治,不能到外面去抽嗎?

YES,他掐斷了烟火,起身走了。他去了書房。

望著他的背影,好像看到了一個失敗的士兵,被繳下了槍支一樣。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我無非是想提醒他,對于柯麗絲來說,南西幷不重要。如果因爲南西的關係而改變了原來的計劃,那是本末倒置。但是,想到這堙A已經後悔了。我是誰?有什麽權利來指揮他?他是愛女兒的,怎麽可能做出不利于柯麗絲的事情呢?

我把拳頭堵在嘴上,低頭在厨房堥茼^地走,思忖著是不是應該去作一點說明?我就這樣走到了書房的門口,輕輕地敲了敲門,問道,喬治,可以進來嗎?

好一會兒,才聽到他的答復:進來。

我進去了。走到他面前的時候,知道這一步也走錯了。喬治的眼睛鼻子通紅,好像剛剛哭過。我趕快裝著什麽也沒有看到。

一時無語,真想回頭就走。最怕男人的眼泪,尤其是喬治的。但是,如果離開,不是更令他難堪?挖空心思,想出了這麽一句話。

想問問你,今天晚上,要不要把柯麗絲打扮得漂亮一些?

他說,不必了。

不敢看他,不知道他說話時的表情,不知道談及他寶貝的女兒,是不是能讓他開心一點?

我說,除了中國食品,還有什麽其他的要求嗎?

沒有,素素,謝謝你。

喬治,我把剛才說的話收回。你不必回答任何問題。

他說,希望有這麽一天,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

不,不。我說,你不要太當真啊。

他說,沒有人要聽我的故事。也許,你有興趣。

有興趣,當然有興趣。我說,等你開心一點的時候。

南西是七點半到的,很準時。喬治在聽到了門鈴以後,很高興地走過去,熱情地擁抱了她。他們應該先在客廳堬嶀@會兒天,然後我送兩杯葡萄酒過去。以前蓓蒂都是這樣對待客人的。不料,喬治直接把南西引進了厨房。

素素,這是南西。南西,這是柯麗絲。

南西很有禮貌地點了一下頭,伸手過來,說道,很高興遇見你,素素。

我說,我也是。

我不敢很仔細地打量她。根據她的身體動作,很明顯,是經過待人接物的專門訓練的。她握手的時候,上身往前傾,腹部却收得很緊,以弧度拉開與對方的距離。說話的時候,頭往一邊側,脖子是直的。她的每一個移動都有規有矩,一板一眼,以求得到最佳的效果。這種動作,喬治一定很滿意,很熟悉,在商場上見怪不怪了。但是,作爲局外人,我能區別出南西和安娜的不同。安娜是真誠的,南西是在演戲。

柯麗絲被介紹給南西的時候,喬治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南西對柯麗絲格外地熱情,親了她不够,還要把柯麗絲抱過去。柯麗絲撲在喬治的背上,不停地搖頭,把身體一起搖了起來。我大吃一驚。喬治也感到意外。

他們三人去了客廳,我留在厨房準備晚餐。過不多久,喬治抱著柯麗絲回來,柯麗絲撲到我身上,“素素”“素素”叫著。喬治拿了兩個酒杯和那個盛冰塊的容器走了。容器堜騊菑@瓶酒。

不知道沒有記憶的孩子是不是有其他方面的特异功能?這種功能是否在自我能力加强以後逐漸地喪失?反正,那天晚上,柯麗絲很不安分,發出嗚哩嗚哩非哭非笑的聲音,而且很粘人,不讓我離她很遠。

我想,也許是餓了,不如先喂飽了她。我挑了幾個蝦仁,剁碎了,放到微波爐娷鄐F轉,然後淋了一點番茄醬(KETCHUP),和米飯混在一起,我喂她米飯,再給一些四季豆。她自己抓著吃。

蓓蒂在這兒做菜的時候,一再顯示其對時間的控制能力(TIMING)。也就是說,烤箱,爐頭,微波爐,要同時工作,統籌兼顧。今晚,首先要把青豆化凍,然後在兩個爐竈上同時炒牛肉和蝦仁,在微波爐堨[熱茄子和豆腐。還有,要開烤箱,把盤子預熱。

喬治原來是打算四人一起上桌的。我不同意。他和我爭執了幾句,便放弃了。我把菜端去晚餐室的長臺子以後,自己在厨房塈漎Q晚的椰菜炒牛肉熱一熱,吃了。

過了好久,喬治來厨房,說他們吃完了。我問,要不要把柯麗絲抱過去?喬治搖搖頭。他又拿了一瓶酒,走了。不一會兒,南西進來了,擁抱我說,每個菜都很好吃,尤其是那個討婦(豆腐),又酸又甜又辣,有利于健康,第一次嘗試,非常好。她說,過幾天也要到那個中國餐館去,再吃一遍“討婦”。

我沒有吭聲,心媟Q,這樣的“討婦”哪個餐館也不會供應的,讓她去碰一鼻子灰吧!

我把餐盤刀叉放進了洗碗機,抱著柯麗絲上了樓。

柯麗絲最喜歡睡前有人坐在床邊講故事。有的兒童書,圖文幷茂,還有兒歌相配,只有按一下開關,音樂就起來了。這種書,重復了幾遍以後,柯麗絲就記住了。如果問問題,她能用單詞回答,萬一答不上,就指著圖畫來表達自己的意思。我們每天晚上要“共同學習”半個多小時。

柯麗絲睡下以後,我到樓下準備喬治第二天喝的咖啡,機器到時會自動跳上開關。

明天是垃圾日,我把垃圾捅拉到了城堡的大門口,南西的車還停在那堙A估計今晚她可能要在這兒過夜。心媟Q,正巧,喬治的床鋪好了。

回到大樓的時候,聽到喬治和南西正在吵架,那是文明人之間的吵架,雙方都很克制。我聽見了一部份。

南西說,我不相信你。

喬治說,這是規矩。

南西說,這樓堣ㄛO沒有女人。

喬治說,我已經說了好幾遍,不願意再重復。

這些話都是在上樓梯的時候親耳聽到的。我的心怦怦亂跳,很明顯,南西在說我。真不明白,爲什麽要把我拉進他們的爭論堨h?是不相信我和喬治的關係還是喬治拒絕了她的什麽要求?他們爲什麽要吵架?我和喬治從來吵不起來。一定是這個叫南西的女人驕橫無理,把喬治惹火了。但是,他選擇南西,一定有喜歡她的道理。難道不能好好說嗎?爲什麽要傷她的心呢?

回三樓的時候,我拐到喬治房媯馴L寫了一個便條。

喬治:

請安排好柯麗絲的生日。此事最重要。

素素

我把紙條放在他的床頭櫃的臺燈旁,心媟Q,他們不應該在柯麗絲的問題上有分歧。等度過今晚的魚水之夜,第二天,應該是一個艶陽天。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