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七章)

來美國以後,我住學生宿舍,帶白人的孩子,基本上和中國人沒有聯繫。今天晚上,喬治,柯麗絲和我到中國餐館就餐,是第一次回到中國人集中的地方去。

餐館地處市中心,平房,門口有兩根粗圓的柱子,上面畫著金龍。玻璃橱窗內陳列著各色燒烤,堣T層外三層,金燦燦,油亮亮,還有懸在半空的一排烤鴨,錦上添花般地使橱窗的氣氛更加熱鬧。

兩道燈光從屋檐上射下來,正巧落在金龍的身上,把龍眼龍須龍鱗龍爪都照得一清二楚,栩栩如生。中國的龍來自天堂,是神的象徵,海外的中國飯店,門口立著一對金龍,從心理上來說,比金狗和金獅子都安全。我就是這樣向喬治解釋的,金龍意味著美國人的上帝保佑。

不知道他是否聽懂,話題轉向迎面而立的金魚水池箱。搖頭晃尾的魚群,色彩絢麗,柯麗絲正看得眼珠子骨碌碌地轉。

喬治問我,爲什麽有了堶悸漪○膜籉嚏A還要搞一個金魚展覽?

活魚水池的魚是吃的,金魚水池是看的。

噢,他說,這點常識我還是有的。

我說,別把我當專家。我們半斤八兩。心媟Q,這金魚缸的文化內涵究竟在哪里呢?爲了高雅,爲了憐憫?還是象女人塗口紅那麽簡單?

女招待來領位的時候,我問了一下,想不到她也爲難地搖搖頭。

餐館是喬治選的,他說以前曾經來過,有許多問題找不到答案。

我說,東方人講究神秘主義,沒有答案就是答案。

這倒是個好答案。他笑著說。

外出吃晚餐,喬治穿得很正宗,西裝領帶,皮鞋。我穿了件紫紅色的連衣裙,外披一件黑色的風衣。女招待和柯麗絲打招呼的時候,說到爹地和媽咪。我當作沒有聽見。

茶來了。先給喬治倒,再給自己倒。喬治在茶里加了糖,再加了一點醬油。

這是幹什麽呀,喬治?我說,雞尾酒嗎,中國式的?

他說,要不要試試?味道很獨特。

我連忙搖頭,說道,鹽和糖都不是好東西。

喬治已經一飲而盡。

他招呼我靠得近一點,合用一份菜單,便于指點給我看。我把椅子挪了挪,他看英文,我看中文。薄薄幾頁紙被他翻來複去,看了好長時間。他點的是:鍋貼,春卷,綠椰菜炒蚝油牛肉片,酸甜猪肉炒洋葱菠蘿,木須肉,還有白米飯。一邊點,一邊向我證實是不是好菜?

我說,中國菜都是好菜。

他說,Chinese Way

我們倆都笑了。這是他知我知的暗語。記得第一次學習室外燒烤,喬治用一把金屬的長叉子翻牛排,我用筷子。他很吃驚兩根短小的筷子竟能把一磅多重的牛肉翻過來。我回答說,Chinese Way。後來,我用中國的煎鍋做一些西餐,時間短,口味比烤出來的還要嫩。他說,素素的ChineseWay。總之,Chinese Way 就象一座橋似的把我們倆連接了起來。

我問道,喬治,你要的那個猪肉呢?無錫猪肉?

要了呀!他嘩啦啦地翻菜單,指了指木須肉說。

木須肉?木須肉是什麽東西?原來我把“木須肉”誤聽成“無錫肉”啦!

我說,第一次聽說,從來沒有嘗過。無錫肉骨頭才真正有名呢!

女招待過來的時候,喬治問,你們有,素素,你說什麽猪肉很有名?

我說,無錫肉骨頭?

無錫,肉骨頭?女招待說,沒有,沒有,太太,我們只有豆豉排骨。

我說,木須肉是什麽意思?

她說,薄餅啊,包著菜吃。

噢。我說。其實一點不懂,不再問了,怕鬧笑話。

我和女招待說的是普通話。喬治坐在旁邊聽得很認真。等女招待一走,他便“哈哈”大笑。

你笑什麽?笑我們說中國話?

他說,象開機關槍一樣。一邊叠起雙臂,做出開槍的樣子,嘴堙妞藇藇臐谷a叫著。

我忍不住放聲大笑,說道,柯麗絲,你父親是一個優秀的戰士。同時,側過身去用拳頭頂在喬治的後腰,壓低了聲音喊道:繳槍不殺!

喬治假裝投降,翻起了白眼珠,撲倒在餐桌上。柯麗絲拍手鼓掌,大叫“爹地!”“爹地!”。這一叫,引來了許多注意力。我的朋友,我母親朋友的朋友的孩子,也就是來飛機場接我的的那個中國朋友就是這樣走過來的。他本來在招待另一個桌子的顧客。

“素素!”他老遠地打著招呼。走近以後,朝喬治和柯麗絲看看,問道“好久不見,結婚啦?”

剛才的笑容還挂在我的臉上,我說,原來你在這堣W班!挺不錯的餐館。

他笑了笑,說,沒有辦法,凑合著幹。

我說,沒結婚,照顧孩子,他們給辦綠卡。

他再看了看喬治和柯麗絲,露出警惕和窺視的眼神,好像不相信我的解釋。然後,用英文和喬治打招呼,說,我們是很熟悉的朋友。

喬治本來正在興奮中,見他是我的朋友,便說,素素是我見到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之一。

別嚇說了。我說,你喝醉了,喬治。然後用英語對朋友說,你知道嗎,他把醬油和茶,糖混在一起喝,比喝酒精還要厲害!

來,來,來!你也來一杯。喬治說,真的很好喝,要不要試試?說完,利索地配製了一杯。

朋友連忙擺手,一邊退一邊說,不用,不用,謝謝,謝謝!說完,朝我再看了一眼,說不出是爲我高興還是爲我憂愁,皮笑肉不笑地工作去了。

我說,喬治,你相信嗎?我差一點來這堨握u了。

他說,剛才還說是第一次來中國飯店,怎麽可能在這堣u作?

說來話長啊!我說,要不是找到你們家,朋友要介紹我來洗碗呢!

洗碗?能賺多少錢?

許多中國留學生都在幹。我說,都是讀碩士和博士的,沒有合法工作的權利,來這堨普瞻u。

噢,喬治說,不容易,是不是?

是的,非常不容易。我的眼睛一直跟著男女招待走,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離開家鄉,無依無靠,常常是沒有選擇的餘地,什麽活都要幹。

喬治說,素素,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他說這話的時候,一把捏住了我擱在臺面上的那只手。我沒有回頭,依舊看著眼前的中國人。

女招待送來了鍋貼和春卷,在我們面前操起剪刀,把鍋貼一剪爲二,把春卷一剪成三,再淋上醬油。我感到莫名其妙,中國菜哪有這種吃法?可是,喬治好像幷不見怪,說了聲謝謝,用筷子把春卷夾到了自己的盤子堙C

我說,你會用中國筷子?

喬治說,瞧,很中國,是不是?說罷,又去夾鍋貼,沒有夾住。他看了我一眼,伸了伸舌頭。

我說,把筷頭對齊,對了,保證夾住。他把鍋貼夾了過去。

我說,你不覺得鍋貼很像意大利的麵食?應該撒一點乾酪粉?

Good idea,他說,你能做鍋貼嗎?以後在家堨i以這樣吃。

我朝他白了一眼。在他的概念堙A凡是能和自己熟悉的菜肴接上聯繫的,絕不會輕易地另立新的門戶。他把餛飩當作意大利的面食,把木須肉歸類于墨西哥食品,同出一轍。我轉身照顧柯麗絲,把春卷切得再小一點,讓她用手抓著吃。

木須肉上來的時候,我真是跌破了眼鏡!準確地說,是驚訝得有點憤怒!木須肉木須肉,原來就是鬍鬚那麽幾根猪肉絲!

喬治說,這是我最喜歡的中國菜之一。他在圓圓的薄餅上均勻地塗了甜蜜醬,就象平時在麵包上塗白脫那麽熟練,然後,把那些亂七八糟的包心菜炒鶏蛋的混合物夾在薄餅中央,卷起來,封住兩頭,捏在手堙A象啃甘蔗一樣地咬了一口。

呵,他揚起了眉毛,說道,好吃,很好吃。

我問,很墨西哥?

YES,非常墨西哥。他點點頭,輕輕地哼起了節奏感强勁的墨西哥歌曲,一付陶醉的樣子。難得看到喬治如此放鬆自己。

柯麗絲不能這麽吃。我把餅撕成小塊,另外給了她一些填充料。這時,我才找到了木須肉中的“木”字,這個“木”,原來是黑木耳!

喬治問我,自己做,難不難?

我說,做菜不難,不知道有沒有現成的薄餅出售。

他說,墨西哥的玉米餅到處都有。

這個美國人,竟然如此移花接木,簡直亂彈琴!我順便問了問女招待。她說,中國菜場有賣的,幷告訴了我一個很遠的中國超市的地址。喬治知道了以後很高興。

菜太多,我們根本吃不完。我問喬治,爲什麽不請南西一起來?

他說,不知道她是否喜歡中國菜?

我說,以後請她來家堙A我來燒,讓她試試看。

那倒是個好主意。喬治一邊說,一邊吃著酸甜肉。紅醬留在他的唇上,象口紅一樣,看得我直想笑。柯麗絲也喜歡酸甜的食品,臉上一道道紅杠,象大花臉似的。我一邊擦柯麗絲的臉,一邊對喬治說,其實中國的蔬菜很好,熱炒茄子和四季豆,有獨特的風味,還有豆製品,有許多種類,不知道你嘗過沒有?

他說,好哇,那麽我們訂一些帶回家,明天吃。

于是,臨走的時候,女招待給我們打了包,許多盒子重重叠叠,被裝在兩個塑料袋堙C

該走了,喬治和柯麗絲的位置上都空了,我却懶得動。揚聲器傳來二胡演奏的樂曲,幷不好聽,却是那麽熟悉,音符劃過,揪心揪肺,好像琴弦就在我的身體堙A一根根脆弱得就要崩潰。空氣中的油烟薑葱味,久違了,吸進去,好舒服,却堵在胸口,不肯出來,就象遇到了知己的老朋友。男女招待在眼前穿梭而過,漸漸地被泪水蒙起來,好像罩上了一層粗玻璃,越來越模糊。什麽都不清楚,什麽都換成了家鄉的符號,我的娘家,娘家的山水和土地。我是在夢中,還是變換了時空?

喬治攙著柯麗絲的小手已經走得很遠,當他回過頭來招呼我的時候,我正在用白色的餐巾擦眼睛。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