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六章)

我就這樣住進了城堡,不就是爲了解决生存和綠卡而住進來的嗎?我根本沒有想到這個决定改變了以後整個的人生。

我的房間堜騊菗_麗絲的監聽器,在她睡覺的時候,我可以看書,寫日記,也可以休息。其他時候,我和柯麗絲一起玩,唱歌,散步,念故事給她聽。

喬治在我住進去以後,關照了他的律師給我辦身份。我同意把申請經費從工資埵庚ㄐA每個月减去五百元。每天,在去公司以前,他等著柯麗絲起床,然後親親她再走。他在家吃早飯,只喝一點咖啡,吃一些水果。下午的時候,會來電話,是不是回來吃晚飯。如果回來,我就開車去超市買一些他要求的菜。但是,他回公司去以後,回來吃的頻率很低,有時候半夜才回來,也有不回來的時候。我記得安娜說過,他的生意是國際貿易,在我的腦子堙A不回來就是外出做生意去了。

有一天晚上,我已經睡著了,睡夢中好像聽到耳邊有人在說話。我以爲是柯麗絲在叫我,趕快開燈,把耳朵貼上了監聽器,結果,堶惜@點聲音都沒有。等自己完全清醒以後,再聽聽,發現聲音是從窗外傳來的。我的窗沒有完全關閉,留了一條小縫。我穿上了睡袍,把窗開大一點,往樓下看。正巧是滿月,樓下特別亮,就象一幅黑白的風景照。有兩個人影,正在推來推去。

我聽到了喬治的聲音。他說,我送你回去。

另一個聲音不熟悉,是女人,口齒很含糊。

又是喬治的聲音。他說,你醉了,不能開車。

喬治不斷地重復上面的話,好像受到了女人的拒絕。後來,我看見喬治開了自己的車門,走過去把女人抱起來,塞進車堙C女人還想掙扎出來,喬治把她推回去,“砰”地關上門,開車走了。

因爲已經打了一個磕睡,不覺得困,我便開了臺燈讀小說。不知道過了多久,眼睛有點累了,我把書合上,放到枕頭底下。正準備睡覺,聽見喬治的車開回來了。我本能地去關臺燈,不希望他知道我看到了剛才的一幕。但是,已經太晚了。他在開車從大門進來的時候,肯定看到我房堳G著燈光。後來再一想,其實,在他離開之前,已經知道吵醒了我。他急匆匆地把女人塞進車內送走,是否就是爲了寧人息事?我想,如果明天他來作解釋或者問我聽見了什麽,我準備裝聾作啞,一無所知。

躺下來,却是睡不著,腦子堣@直出現兩個黑影,扭來扭去。如果不知道勞瑞已經過世,我一定會懷疑這個女人就是她。現在,猜想她是喬治的女朋友,兩人發生了口角,女的不願意在這媢L夜?或者她本來就是一個酒鬼?我馬上否定了酒鬼的想法。喬治是個有地位有品味的紳士,怎麽會和酒鬼談戀愛?也許他們不是戀愛關係?那麽爲什麽半夜在這堻黹s?我象猜測小說的情節一樣,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喬治起得很晚。我和柯麗絲在草坪上玩的時候,看到他的車仍舊停在車庫。柯麗絲走路走得很穩了。我在草坪上教她跳舞,雙手插腰,一腿跨前,點脚跟,再點脚尖。換腿,點脚跟,再點脚尖。柯麗絲學得很努力。有幾次重心沒有把握好,不小心摔倒在草地上,我前去扶她,問她摔疼了沒有,她搖搖頭。問她還要不要學?她連說了三遍“yes”。休息的時候,我做蘭花指頭給她看,說道,柯麗絲,手指舞蹈是這樣的,我們明天學。她看我中指突出,小指和母指外翹,五指分開,如一隻正在飛翔的鳥兒。開心地拍起手來,一邊嚷嚷,小鳥,小鳥。意思是她也要做小鳥。我們學了蘭花手指以後,學轉動手腕。我們倆坐在草地上,不停地練習手指和手腕的動作。

後來,我再教她把手臂舉過頭,手心外翻。柯麗絲學得興致勃勃。

中午,我們進樓吃午飯。這時,喬治在厨房堻靬@啡。

呵,喬治。我假裝很吃驚的樣子。你沒有去上班?要不要我做午飯?

他說,做個三明治吧,簡單一些。

我說,昨天,包了一些中國的餛飩,在凍箱堙C你知道餛飩嗎?嘗試過嗎?

他說沒有。

我開了凍箱的門,把冰凍的餛飩端到他面前。

他說,噢,大號的tortelini,很好。

tortelini是意大利的一種麵食,形狀和餛飩很像,個子很小,只有餛飩的三分之一,媊悒]乳酪。以前蓓蒂從商店媔R回來,放在水媯N熟,象意大利麵條一樣,撒上乾酪粉或者調料醬就能吃了。

我托著玻璃盤,突然間對一個個金元寶般的餛飩産生了特殊的感情。以前在中國的時候,習以爲常,大人拌餡,孩子圍在桌旁,一手攤開餛飩皮,另一隻手用筷子把餡兒夾起來,放在皮兒的中央,對折再對折,兩邊角搭上,就成了一個餛飩。但是,在喬治面前,餛飩變得身價百倍,意大利的tortelini哪能和餛飩相比,都是機器做出來的。中國的餛飩,堶惘釦琲熊ㄕ~我的回憶,餛飩代表了我一部份的生命。

我說,餛飩是藝術品,手工包出來的,這是一。第二,堶悸瑰`也不一樣,餛飩餡是蔬菜和肉末的混合,營養平衡。第三,餛飩有湯,湯堨i以放各種蔬菜,也可以什麽都不放,純粹的broth(清湯)。

喬治捧著咖啡杯“呵呵”笑了起來,說道,素素,你應該去開一個餐館,專門出售餛飩。我怎麽不見中國飯店堨X售餛飩呢?

當時因爲我從來沒有進過中國飯店,只能兩手一攤無可奉告。

我說,那麽我們就吃餛飩啦!

心媟Q,大幸,大幸,他沒有提昨天半夜堛漕き﹛C

我燒了一大鍋水,切了一些洋葱絲和西紅柿丁,在油堛ㄓF一下,加了一罐雞湯在另一個鍋堙C等水開了以後,我便把冰凍的餛飩扔到水堙A時不時攪拌一下。在有雞湯的鍋里加點清水和青葱末。

喬治看我在兩個大鍋之間忙來忙去,抱起了柯麗絲,站在旁邊看。

我把煮熟的餛飩,瀝幹了水,倒入雞湯堙A關了火。讓柯麗絲坐進了高椅子,在圓臺子上放了餐巾,刀叉,湯匙和冰水。

柯麗絲的餛飩必須和雞湯分開,而且要冷却了以後才能給她。我把雞湯倒入柯麗絲的杯子堙A幷加了一點碎冰。杯上有個蓋子,蓋上有一個突出的“嘴”,孩子從“嘴”塈m吸堶悸熔G體,很安全。柯麗絲很渴,一口氣就把雞湯喝完了。

我說,柯麗絲會跳舞呢,做給爹地看。聽我這麽一說,她吵著要從高椅子上下來。

我說,跳小鳥。小女孩眼睛一亮,笑著“爹地,爹地”不停地喊,一邊轉動那玉脂般的小手。喬治雙臂交叉在胸前,興高彩烈地看了一會兒,隨後也把手舉過頭頂,轉了一個圈,惹得我和柯麗絲哈哈大笑。我用一個大湯碗裝了一碗餛飩端給他,也給自己裝了一碗。

喬治在腿上鋪了餐巾,楞楞地坐在那堙C我說,吃呵,趁熱吃。他說,等你一起吃。我以爲他怕燙,去拿了一小塊冰扔進了他的碗堙A然後,轉身去嘗試柯麗絲的餛飩,不燙了,用刀對切再對切,放到她的盤子堙C柯麗絲抓起來就往嘴堸e。我說,嚼的時間長一些,不要馬上吞下去。記住了?她點點頭。

等我坐回自己的椅子,對面的喬治還正襟危坐,一動不動。

我說,你怎麽不吃呢?餛飩爛掉了就不好吃了。

他說,等你。

爲什麽要等我呢?快吃快吃!說完,我才醒悟到,原來他不知道如何吃餛飩!就像我剛來美國的時候,不會吃意大利的麵條一樣,不好意思說。

我一邊搖頭一邊笑,說道,用湯匙,一個餛飩一湯匙,連湯一起吃。就這樣,看著我。我吃給他看。他照做了一遍。滿滿一大匙,規規矩矩地被他送進嘴巴。但是,他看不到餛飩和湯水入口以後如何運作。中國人是先把湯咽下去,再來對付餛飩的。喬治可能把湯和餛飩都留在了嘴堙C他的臉就變了形。雙唇外翻,面頰鼓起來,象被打腫了臉一樣。看得我哭笑不得。我忍住笑,在旁邊鼓勵他,一邊又一邊地說,對,對。好,把湯咽下去,是湯,不是餛飩。對了,咀嚼,對了,嘴唇不必閉得那麽緊,放鬆一些。對了,張開一點也沒有關係。對了,老天爺啊,這餛飩到了喬治的嘴巴堙A爲何天使變成了魔鬼?他象贖罪一般地把第一個餛飩吃完,前額沁出了汗珠。我和他一樣,好像長跑回來,滿頭是汗。

他問道,能把湯和餛飩分開來吃嗎?

我說,象柯麗絲那樣吃?

他瞪大了眼睛問,可以嗎?

我說,爲什麽不可以呢?心媟Q,他還是把餛飩當成意大利的tortelini了。

于是,我給了他一個空盤,說道,你把餛飩撈出來,裝在這堙A邊吃邊喝湯。

他沒有照我說的做,而是把碗堛煽鬗@匙一匙地吃完。然後,取一個餛飩放在盤子上,對切,散了一些乾酪紛,半個半個地吃。他嚼了幾下,對我說,好吃,好吃!

我忍不住笑了,心媟Q,把中國風味都扔掉了,好吃個鬼!

我差不多在打掃碗底的戰場了,喬治還有一半餛飩沒有動。這些餛飩就象戰場上的殘兵敗將一樣,軟塌塌地聚在一起。我問,好吃在哪里?他說,堶惘釵U種東西,不知道它們是誰,很神秘。他的話令我捧腹大笑。

柯麗絲玩了一會兒,就去睡午覺了。等我下樓來,看到喬治還在厨房堙C

我笑嘻嘻地走過去問道,今天不上班?晚上想吃什麽呢?中國炒面?酸甜猪肉?

他說,我們晚上出去吃。你,我和柯麗絲。我們到中國餐館去。

我說,那還是由我來做吧,不見得比餐館差。

喬治說,我說不清楚要哪些中國菜。你知道mushoo pork嗎?

我說,無錫猪肉呵?是不是有很多軟骨在堶情H

他說,沒有,沒有骨頭。有點象墨西哥菜。

我更糊塗了。對墨西哥菜一無所知,哪個中國菜和墨西哥有聯繫?我怎麽可能想出來?

喬治看我爲難的樣子,說道,到了餐館你就知道了。

他坐在窗臺旁的椅子上,上面穿一件藏青紅條的體恤,下面是牛仔褲,一介平民百姓的樣子。窗外,日本的紅楓樹夾在密密的松林堙A秋風象個淘氣的孩子,時不時地爬上綠男紅女的肩膀,掠走一批秋葉,往空中撒去,飛飛揚揚。我正看得出神,聽見喬治在問我。

素素,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好哇,我說,什麽事情?

關于柯麗絲的生日。

兩周歲的生日Party

是呵,他說,柯麗絲太小,不適合開Party。我的意思是,成人的PARTY。我們出去度假怎麽樣?你願意和我們一起去嗎?

度假?心埵n高興啊!我終于也要度假啦!而且和柯麗絲一起去!

我笑著說,我的工作就是照顧柯麗絲,哪有不願意的呢?

他說,還有一個人和我們同行,她叫南西。

南西?誰是南西?

喬治說,南西是我的生意上的一個朋友。我想借此機會瞭解她。

我的心堙妙瘚n”了一下,好端端的假期,插進來一個陌生女人,多麽彆扭啊!但是,我馬上想通了,這是柯麗思的假期,喬治的計劃,我沒有什麽好說的。

我問,去哪里?

喬治在紙上畫了一張草圖。

我翻了一下臺上的日曆,柯麗絲的生日在星期一。

喬治說,我們星期五下午走,好嗎?

我說,好哇。

我們有兩天的時間作準備。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