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五章)

第一個學期馬上就要結束了。暑期和秋期中間有一個多星期的假期。同學們都回家或者去度假去了,我到哪里去呢?查堙H到了這個時候,自然而然地想到查堙C但是,理性上不允許,必須把度假兩個字移到了腦後。我的處境根本不具備度假的條件。也就是說,即便查埵釩蚾痕滬p劃,在我這堣]是行不通的。

果然不出所料,查堥茯搷琱F,幷且有他的計劃。

在喬治家工作期間,每天的時間排得很緊,可謂分秒必爭,時間就是金錢。查堛噬麇o很,從不纏我。他畢竟是哲學專業出身,比一般年輕人要成熟得多。我們能相伴,恐怕和我缺少孩子氣也有關係。身處异鄉,什麽都要靠自己,被逼著長大。這和美國的一些年輕人被家長趕出家門,逼著獨立是一樣的道理。人在荷爾蒙高峰的階段,最容易男女相吸却沒有成家立業的資本。我們好像都明白這一點。結婚,從很大的程度上來說,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後代。這是我當時對查堛熔z解,也是對我們之間有愛有性,到此爲止的解釋。

在傍晚的時候,推著兒童車帶柯麗絲外出散步,有時候,我請了查堥茬郎韺琚C他不能每次來。我也不需要他每次來。但是,如果他來了,三個人走在落日的霞光和徐徐的秋風堙A心頭常常劃過一絲絲的遺憾。多麽希望我們能够成爲溫馨的小家庭啊,就象現在這樣!在這種時候,我會瞟一眼查堙A看看他是否也有一個白日的夢想?看來看去,看不出他像我這般陶醉。

天氣漸漸地凉了起來,中午仍舊很熱,到了晚上,就有了早秋的氣氛。那天傍晚,查堥茪F城堡。我們在圍暀漯滌|子奡疏B。我披了一件白色的夾克衫,在柯麗絲的小車婸\了條粉紅的薄絨毯。查堣ㄕb乎,穿了件紫色的短袖體恤。

空中,一群群的小鳥都在朝南飛。草地上的落葉時不時被秋風吹起來,或高或低,打一個轉又落下來,象跳舞一樣。

查婸﹛A放假了,我們應該好好玩一玩。

我說,你想到哪里去,查堙H

他說,素素,願意去見見我的父母嗎?

見你的父母?我笑了,說道,我們的關係已經到了要向父母攤牌的地步嗎?

不,不是這個意思。美國沒有這種規矩,但是,我想,你是願意和我的父母見面的,不是嗎?

說這番話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來,擋在我的面前。他大概是知道我的答案的,知道問與不問其實是一回事情。但是,他還是打算碰一下運氣。

應該說,我還是高興的。有玩白不玩。但是,沒有馬上答復他。我對自己說,如果答YES,將是什麽結果?最多是輕鬆地去玩一陣子,討一下他父母的喜歡,讓查堭o到一些滿足,但是,我將離開柯麗絲,甚至可能永遠不再回到這個城堡來。我付不起這樣的代價。如果答NO,將是什麽結果?失去查堙H不至于吧,他應該理解我的處境。

我說,我有柯麗絲,怎麽走得開?

素素,應該休息一下了。你怎麽到現在還不知道柯麗絲的媽媽勞瑞在哪里?喬治爲什麽不另外請人,而要把負擔壓在你一個人身上?

我朝他看了看,轉身走到小河邊,采了幾粒野生的黑莓,放在柯麗絲的手心堙C再去采了一把,給查堙C蓓蒂曾經用這種黑莓做成攀(PIE),很好吃。我無法答復查堛滌暋D,但是,這份工作是我需要的,必須盡力做好它。

就在吃黑莓的時候,我的腦子堿藒M轉過一個念頭。

查堙A如果我休學一兩年,讓喬治辦身份,你覺得是否值得?

他怔了一怔,留著黑莓汁的嘴唇動了動,楞在那堙C

我說,有了身份就能合法工作,可以收入高一點,支付讀書和生活的費用。

他贊同地點點頭。

我說,我是外國留學生簽證,沒有身份的話,讀完書應該回國去。

他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我說,如果喬治幫我申請永久居留的身份,我再讀書,拿學位以後,就可以在美國留下來了。

他好像聽明白了,說道,素素,很對不起,我沒有能力幫助你。看來這是一個最好的辦法。

那場談話,讓我覺得很失落,很孤獨。他一點不在乎我住進喬治的家堨H後,對我們倆的關係會有什麽影響。他也不是一點不能幫助我。他完全把自己放到了局外人的地位,好像我的選擇和他毫無關系。他連想都不想,問都不問。

突然發現在內心深處查娷鬻瓻僈楚A我的心隱隱作痛。但是,在傷害之餘,多少有那麽一點驕傲,那就是,我有能力解决自己的問題,不需要依靠別人。大概就是因爲這個原因,那天晚上,我作出了休學的决定。

查堣韺琣郃哄A走得很失望。爲了這份工作,我已經不止一次地拒絕了他的邀請。他在我的心目中究竟重要到什麽地步?其實也是一個大問號。但是,沒有別的選擇呀!如果他真的不理解,我也無能爲力。

等到柯麗絲上床和我說了晚安以後,我下樓到客廳,喬治正在看報紙。

我說,喬治,你真的準備留家照顧柯麗絲嗎?

他覺得有些突然,朝我看了看,說道,我在等你的答復。記得嗎,下學期的學費我來付,你住進來照顧柯麗絲?

我說,那麽讀書的時候怎麽辦?

他說,我另外找人。

我說,勞瑞,柯麗絲的媽媽在哪里?她爲什麽不來照顧女兒?

勞瑞?喬治很意外,眼睛堸{過一道驚慌。勞瑞,勞瑞,勞瑞,他喃喃地重復著,像是爲了鎮靜自己。他的聲音越來越輕,臉越拉越長,在發出最後一個音節之後,臉部的肌肉僵在那堙A再也收不回來。眼睛也象定格一般,再也不動了。

我吃了一驚,忙說,對不起,喬治,我不該問的。

好像被我喚醒了似的,他眨了一下眼睛。NONO,不要這樣想。他把NO拖得很長,說得很緩慢,好像去了一個遙遠的地方,正在一點一點地倒回來。他擰起了眉,咬著下唇,看了看我,又把目光移開。

他望著外面的夜空,半眯著眼睛,好像在祈求上帝來回答。過了好一會兒,他那痙孿的臉鬆弛了下來。他說,你沒有問錯。柯麗絲的媽媽在哪里?爲什麽不來照顧她?這是很正常的問題。很正常的問題。他又說了一遍。就在這時,他說,柯麗絲的媽媽……已經不在人世了。她……在柯麗絲……出生的以後……離開了我們。

他說得很輕很輕,斷斷續續,象嗚咽似的,音節不全。他沒有說完,我已經泪水漣漣。

我一邊抽泣一邊說,喬治,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惹你傷心。不要爲柯麗絲擔心,我搬進來住,休學一到兩年,全心全意照顧柯麗絲。

喬治猛然轉過臉來看著我,眼睛通紅,强忍著不讓泪水掉下來。

是的,我說。我準備休學,你去上班,我來照顧柯麗絲。

他還是看著我,不理解不相信的樣子。

我說,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麽條件?

給我辦身份,在美國的永久居留權。

噢,對了,你是留學生身份。可以,可以考慮。

還有,我的工資和假期?

他稍微想了想,說道,是的,我們需要商量你的工資和假期。素素,你坐,坐下,讓我好好想一想。

他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前額,自言自語地說,天!這下全解决了。他側過身來對我說,素素,我要想一想,我還沒有思想準備呢!

我起身說,那麽,我走了。

走了?

是的,我說,你想好了以後答復我。

這時他已經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張開雙臂,然後,象巨鳥一樣把我夾在懷堙C

素素,應該怎麽感謝你?

我說,謝什麽呀?你也幫助我麽!

他說,我頭發愁白了許多。

我笑著說,讓我看看。

他站在我的面前,又高又挺拔,却是那麽謙卑。我不由地一陣感動,順手去撫摸他的鬢髮,笑著說,剃掉它,剃掉它!

就在我靠近他的時候,他第二次擁抱我,幷且吻了一下我的頭髮,說道,你讓我快樂,知道嗎,素素?

我甜甜地朝他笑了笑,他也開心地笑起來。

學期一結束,我就搬進了城堡,住在三樓。喬治給我每星期一天假期,每個月一千五百美金。他回公司上班去了。

查堨h了另外一個州探望他的父母。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